笔趣阁

第28章 女人的哭喊声(沈秋玲)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我振作起来精神,出去帮着我爸妈接待客人。

    村里面的男人都还好,可是那些妇女们我看着他们的眼神,都可以感觉得到她们的想法。

    没了男人,只怕以后在村里面,我都被看成小寡妇了吧?

    这才结婚的第一天,男人就走了。没了男人撑腰,我的日子要不好过了吧?

    我挺直了腰杆把客人都送走了,临走了还给两个表弟装了一袋子果干。

    “姐,你真好。”林生财拿了钱有拿了吃的,嘴巴都变得甜丝丝的了。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伸出手点着林生财说:“想着姐对你好,有空就来找姐玩儿。记住姐跟你们说的话,做到了,姐还有其他的奖励。”

    哪怕是为了我外公一辈子老实巴交的好名声,我现在也不想要看到两个表弟被教坏了。

    “什么奖励?秀秀啊,那男人走之前给你留了多少钱啊?”

    我舅妈忽然凑了上来,一副神秘兮兮的摸样,还撞了撞我的胳膊说:“你跟舅妈说个地,要不然的话,舅妈先给你找个人家……”

    我的脸黑了下来,李永斌这才赶走,我还隐隐觉心底不安,我舅妈说这话,我直接就顶回去。

    “舅妈,你别这样。一副惦记我钱的样子,不说我现在没钱,就是有钱了,我还有我哥哥在。两个表弟我能帮的肯定帮,可你要是跟我拿钱。

    我自己爸妈还没孝敬,外公外婆我还没孝敬,我就要先孝敬舅妈,这话说出去,你自己的名声不要了还好。可要是害的两个表弟将来娶不上好媳妇,我看舅舅就不会再不吭声了。”

    我舅妈眉毛一立,破口大骂了起来:“王秀秀,你这嘴是越来越厉害了。外面现在都在说你这嘴能杀人了,我还不信?

    没想到,这还没被破了身子呢,就什么话都敢说了。我是看你还是个大姑娘的身子,才帮着你的。你别不识好歹……”

    “说什么呢?”我妈拔高了声音,一脸气氛的朝着我舅妈吼:“永斌以后就是我女婿,你要是还喜欢说这样的话,就当没我家这门亲戚吧。”

    这是真的把我妈给惹毛了,刚才村里面的人还没说什么闲话呢,我舅妈就一个劲的瞎咧咧。

    我妈顾着伤心,没搭理,现在缓和过来这口劲了,可不是要气炸了。

    就没见过着极品的舅妈的,恨不得看我家每个人都倒霉才好似的。

    “好,那我就当没这门……”

    “闭嘴,你要是还想回家的话,就给我闭嘴。要不然,今天我就让你们夫妻两个离了,免得将来孩子真的被你这个做妈的给糟蹋的娶不上媳妇了。”

    我外公暴喝一声,我舅妈脸色刷的一下就变白了。可是看我舅舅没说话,还打算哭闹。

    “妈,你再这样,我们就自己回去了。”大表弟不耐烦的也跟着吼,被儿子这么一吼,我舅妈这才老实了下来。

    “走走走,都回去。”我外公气的摆手,一脸没眼看的气恼摸样。

    我站在我妈身边看着外公一家子走远了,听见我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你舅舅以前不这样的,你别怪他。”

    我摇了摇头,我还记得我小时候舅舅也是爱说爱笑的。舅舅和我妈是亲兄妹,能差距到哪里去?

    可是自从我舅妈爱吵架之后,我舅舅吵了几次看我舅妈越来越不像话了,干脆就不吵了,什么话也不说。

    “会好起来的,只要两个表弟长大了,为了他们结婚的事情着想,舅妈也不能一直这样的。”

    我安慰我妈,转身就扯着我妈回去家里头了。原本的正常的话,酒席迟到最后,几个交好的婶子会留下来帮我妈把饭菜都收拾了。

    现在有吃的就不错了,可没办法讲究什么剩菜不能吃什么的。

    可因为李永斌和我哥都急匆匆的走了,这两人带来的影响还是有的。就好像交好的婶子,怕我家面上过不去,就先走了。

    剩下的想看热闹的,看到人人都走了,也不好意思留下来了。

    所以,这几桌酒席剩下的剩菜,还真的就要我们家自己来收拾。

    现在家家里面都有那种大盆,找出来,把能吃的菜一样一样的倒进去,我虽然受得了剩菜,可是看着一些太难看的,还是让我妈别留起来了。

    我妈被我说的有些无奈,直接对我喊:“得了,知道你爱卫生。这里也不用你帮忙了,省的你看了以后吃不下。你去村口那边,跟你叔借个大酒瓶子。把那些剩下的酒装起来,才是正经的。”

    我笑了笑,哎了一声就朝着外面走、

    现在是下午五点多了,家家户户都回去了,天色都暗下来落。

    我走在道上,心底也盘算了起来。上次出了吴军的事情,让我爸妈都气的不行。

    这次要是还跟他们说我想要做生意,而且还是去城里面,我爸妈肯定不同意。

    我要想个什么办法,才能让他们同意呢?最好是以后,直接能跟着我一块儿出去外面过日子的。

    村里面固然是好,可是我爸家里面在饥荒年代,几个兄弟就剩下他一个了。

    亲戚朋友也都不多,要不然王根家敢那么猖狂?

    就是因为他们家的宗亲多,亲戚多,虽然同样是王氏的族人,那也是分道道的。

    我可不希望我爸留下来,却没办法在村里面做干事,就被王根欺负了。

    王根那人心眼特别小,我们一家子都给了他没脸,估计他能恨死我们家人。

    最好的办法,还是带着父母去外面生活。

    而且以后的发展太快了,现在物价什么的都还好,吃点儿苦头现在在外面买房子。

    将来孩子读书什么的,都算是有着落了。

    “救……”

    忽然,我听见有一个闷闷的声音喊了一句,就马上安静了下来。

    我这边正巧走到一个斜披,是村里面的坟地。深绿色的竹子密密麻麻的,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的斜坡上面有几个墓碑。

    这段路走的人特别少,再加上现在是吃晚饭的时间,谁家也都没出来闲逛。

    我一下子就皱眉了。

    听着像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别是真的出什么事情了?

    可是这又是在坟头上,不说别的,我还是害怕的。

    一阵风吹过,竹叶窸窸窣窣的声音,天色好像在一瞬间彻底暗下来了,我感觉鸡皮疙瘩一瞬间炸了起来。

    啪的一声脆响,这下子我是真的听清楚了。

    是有人扇巴掌的声音,真的有人在坟头上?

    “不要……”有女人的哭喊声,接着就是衣服撕拉一声被撕开的声音。

    我的脑海里面忽然想起了吴军那畜生想要强暴我的样子,双腿都在隐隐打颤,可是却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锅。

    我要眼睁睁看着别人被强暴吗?

    不行!

    绝对不行!那种痛苦我自己知道,我不能坐视不管。

    我没有多想,这周围根本没有住人,我抓起一块石头,直接就猫着腰跑了上去。

    我的脚步放的很轻,打算直接从背后把男人给打晕了,再喊人来。

    可是,当我跑到斜坡,躲在竹林后头的时候,我的眼睛忽然瞪大了。

    因为,被压在地上的人居然是失踪了好久的沈秋玲。

    而现在的沈秋玲上身已经是完全没穿衣服了,压在她身上的男人脸上被沈秋玲抓了一下,疼的嘶了一声,抬起手朝着被布条堵住嘴的沈秋玲又扇了一巴掌。

    我看的触目心惊,因为压在沈秋玲身上的男人,居然是王中平。

    这两个人……

    沈秋玲被打的脸一偏,忽然朝着我的方向转了过来,当我和沈秋玲的眼神对上的时候,我忽然身子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