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0章 住院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不中用……

    我想着王中平刚才看起来整个人都软软的样子,心底也是一阵的害怕。

    王中平看摸样,腿是撞得骨折了。

    这头也估计出现了很大的问题,要是王中平真的死了的话,王根夫妻两个人只怕真的能杀了我。

    毕竟,王根家可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啊。

    “沈秋玲呢?”我忽然想起来,这件事情最直接关系到的人是沈秋玲。

    这个女人真的是……喂不熟的白眼狼。

    我就跟那东郭先生一样,还傻傻的觉救了沈秋玲,以后再收拾她。

    是我自己太笨了,才会被沈秋玲咬了一口。

    “跑回去自己家了。”村里面一个叔叔听到我的话,就回答了我。

    我点了点头,心底却也有了一点儿成算,现在这里人不少,我不能真的背了这个黑锅。

    要不然,沈家收拾之后跑了,我爸妈就真的要为了我去和王根夫妻两个人打破头了。

    “我走到这边的时候,正好看到王中平要**沈秋玲。我喊了起来,没想到沈秋玲跑了,王中平恼羞成怒就要打我。

    我被逼的没路了,只能往斜坡上面跑了。没想到,沈秋玲这女人居然这么狠心,直接就跑回家了。枉费之前王中平还对她那么好呢,真的是……”

    我一边说着,一边有些腿软的让我爸扶着,有些皱眉说:“爸,咱家有上要不?”

    “你被王中平那畜生给打了?”我爸马上紧张了上来,我点了点头说:“背后和手都被打了。”

    我撩起袖子来,橙黄色的手电筒一照,我白皙的手臂上面一道三指粗的红痕,一看就是被打的。

    “这个都破皮了,要不要到卫生所洗洗伤口?”

    我这一看,才发现上面居然破皮了,我还没开口,我爸马上就说:“咱们回家拿钱,马上去卫生所。”

    我嗯了一声,被我爸扶着一拐一拐的朝着家里走。

    心底冷哼,这钱不能省。王根家的要是敢找过来,说我也受伤了,才能推开责任。

    要不然我都能想得到沈秋玲这样的人能怎么活活害死我?!

    我一回家,我妈就紧张的不行。听我把事情说清楚了,我妈又气又急。

    “这个该死的畜生,那沈秋玲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害了你之后就跑了,现在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跑回来了,被王中平发生这样的事情,还害苦了你……”

    我妈虽然说这话,可是也没有开口埋怨我去救人。我笑了笑,拍了拍我妈说:“要想要咱们家清静啊,现在还要去卫生院躺着。”

    回来之后我越想越清楚了,王根家在这村里头是真的宗亲太多了。

    现在我哥和李永斌都不在家,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我爸一个人肯定拦不住。

    特别是关系到一脉单穿的王中平,王根家更加不会咽下这口气。

    沈秋玲不管怎么抹黑我,我都要先做了准备。

    想着沈家那一家子都是心眼多的,反正之前几个村里人在跟前的时候,我已经把去卫生院的事情说了,现在就悄悄的,我爸带着我和我妈就朝着市里面走。

    等到到了医院,我自己跟医生说遇到坏人被打了,头也撞到了。

    我额头的确撞到了,不过是我自己撞到竹子的。

    说了头晕,我爸妈以为是真的,二话不说就住院了。

    我躺在床上,医生说其他问题不大,就是有一点贫血。现在农村没吃的,贫血是在是太正常了。

    反正打点滴不伤害身体,我跟我妈说了之后,我爸就出去给我买吃的了。

    这一折腾,家里面乱糟糟的没收拾,一家人还没吃上晚饭呢。

    “也不知道你大哥他们到了部队没有?”我妈拿着我的衣服,一边看着外面的月亮说。

    我也看了看那月亮,笑着说:“现在应该还在火车上吧,妈,等爸回来之后,我想要和你们商量一个事情。”

    正这么说着,我爸拿着饭就走了进来。一看就是冷的,没办法,现在都过了饭点了,有吃的就不错了。

    “我刚才出去买东西的时候,遇到王根他弟了。”

    我爸脸色凝重的跟我妈说,我妈愣了一下,我也跟着皱眉。

    “他不好了?”

    我爸摇了摇头说:“听说脑袋要看情况,可是腿算是废了。”

    我有些惊讶,不过想到摔下来的时候,王中平那狼狈凄惨的样子,这情况也算是意外之中意料得到的了。

    “幸亏咱们出来的早,听说王家先是去找了咱们家,找不到之后又去找了沈家。

    他们几兄弟的,在这村子里面王根还是村长。逼着沈刚生先拿了医药费,现在还让人盯着沈家,不让他们搬走了。”

    我爸不傻,现在王中平成了这个样子,只怕日后都是麻烦。

    沈家要是能破财消灾,就是最大的好运了。要是王中平有个三长两短的……

    那坟头上多几根骨头,还是能做的不动声色的。

    不要小看在农村里面宗亲的能力,特别是对沈家这样的外来户。户籍只要被王根消了,之前沈刚生还打了证明的。

    弄了沈家,他们报警,警察想要从村里面的人得到什么口供都难。

    因为,现在这些人全部都是文盲。他们不认识法律,只是本能的害怕警察,敬畏军人。

    可是要是一村子出了什么事情,团结的力量却也是可怕的。

    “爸,我有个打算。”我看着我爸,有些犹豫的开口说:“我想要你和妈都跟着我,搬到市里面去。我想要做点儿小生意,那天我已经和沈哥说好了。

    可是被吴军给算计了,沈哥都说了,我说的生意可以做。东西从他那里进货,卖出去咱们就有现钱。

    所以,就算不在乡下咱们也不会饿死。现在改革开放了,不是谁都需要种田才有吃的了。再加上村里面那些人说我的话……

    爸,咱们家按照村里面,大多数人都看着您的脸面给咱们方便。可是,正出了事情,就好像王根家这样的,要是真的要收拾咱们家,咱们真的能安然无恙吗?”

    “爸不会让他们欺负你们母女的、”我爸的脸色特别的不好看,我听了这话却是心底暖暖的。

    “爸,我知道你会保护我和妈。可问题是,这他们一次次的算计咱们,不就是看咱们家好欺负吗?要是咱们到了这市里面,虽然不是市里人。

    可是,这地方多的是外地来的。没有谁看不起谁的道理,咱们好好过日子,帮哥攒钱娶媳妇。要是等到以后,哥的孩子在市里面上学,你们不觉得哥更好吗?”

    “可咱们家什么都不会,到了城里面能做什么呢?”或许是我最后一句话让我妈心动了,我妈先开口了。

    我爸的眉头还是紧紧的皱着,看得出来不太愿意。

    “妈,我在这市里面看过了。就是现在很多国营的地方已经不包吃住了,所以上班的人多,可吃饭的地方少。

    咱们现在没本钱,就先做了包子馒头出来卖。等到有钱了,咱们卖什么不可以?大家能忍着不买新衣服,可没办法忍着挨饿。咱们卖便宜点,现在包子一毛钱一个,咱们就卖两毛钱三个。肯定能赚钱的。”

    我其实已经算好了,这样肯定能赚钱,就是真的需要吃苦受冻受冷。

    可为了钱,为了以后的好日子,我绝对要努力。

    “他爸,你说……”我妈是女人,做一个包子大概多少钱她也门清。这一算过来,就知道还真的能赚钱。

    我看我爸还不说话,就知道我爸还是担心的。

    所以,给我爸下了一记猛药。

    “爸,要是回去村里面的话,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