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5章 羊入虎口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我正在往外面走步子有些迟疑,因为我虽然出了屋子,可是这城里面的房子没有乡下那么的宽敞。

    我站在院子里头,还是可以听见我爸的话。

    “你倒是一口气说完啊,这不是让我吊着心吗?”我妈急的不行的扯着我爸,要我爸说清楚。

    “王家真的是畜生不如,王中平做出那样的事情来,自己摔了个残废了,以后看样子就算是人没事了,怕也不能好好的了。

    这个样子,居然王家黑了心肠的说是沈秋玲和秀秀害的。自己做人不检点,居然还怨别人。

    这次要不是我和云腾回去的路上,正好遇上沈家逃跑的事情,咱们一家子三人回去,只怕也要和秀秀说的一样,羊入虎口了。”

    我爸语气里面是又气又急,可是更多的是对王家的怨恨和不耻。

    “这是王中平和沈秋玲的事情,这关咱们家秀秀什么事情啊?”我妈也跟着着急起来,忽然一顿。

    屋子里面安静了下来,我在我外面听得很平静。

    王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实在是不奇怪,王家这样的人家,已经在村里面作威作福太长时间了。

    特别是王中平是王根唯一的儿子,王根这些年得到的好处,让他们家成了村子里面最富有的一个人家。

    所以沈秋玲搞破鞋,让王家没了脸面,可是沈刚生肯定隬补了王根什么好处,王根才肯高拿轻放。

    可是现在儿子都成了残废了,王根的确会卯足了劲的报复别人。

    要不就是沈家,要不就是我们家。

    “不对,要是他们只是记恨咱们家的话,你和云腾不会这么急巴巴的赶回来。你刚才说王家想要对秀秀做什么?”

    我妈忽然颤抖着声音问我吧,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王家那些人是真的气红了眼了,我跟云腾差点儿和他们撞上,幸好云腾带着我躲起来了。

    沈家所有人都被抓住了,沈秋玲直接给堵上嘴巴抓起来了。我听见王根说,沈秋玲是破鞋,可现在也只能抓住沈秋玲了。

    原来他们原本打的主意是,把咱们秀秀压过去,就给王中平做媳妇。”

    “什么?”我妈吓得叫了起来:“秀秀都结婚了,他们居然敢有这些念头,这都是畜生吗?”

    我听到我爸长长的叹息声,就好像一瞬间身心俱疲一样。

    “王根那畜生说,秀秀还是大姑娘的身子。可沈秋玲是个搞破鞋的,只要王中平好点了,就压着秀秀和王中平把事情直接给办了。

    等到李永斌回来了,他们一伙人再把事情闹大,秀秀也没脸跟着李永斌,李永斌也不能再要秀秀了。

    幸好啊,幸好秀秀一直说要在市里面躲着。要是真的回去的话,我根本护不住闺女……

    那些人跟土匪强盗一样,沈刚生也是个窝囊废。听到王根说把沈秋玲留下,就放他们家里面剩下的人走,沈刚生居然就这么丢下了这个女儿。”

    “造孽啊。这要是好好的,给王根家做媳妇还好说。王中平现在成了这样,沈秋玲那样一个女孩子,到了王家还不被磋磨死。”

    “是啊,不过咱们也没有办法。咱们家秀秀没事,已经是福气了。”

    我感觉肩膀被拍了拍,回头看沈哥,就看到沈哥朝着我使了个眼色,两个人这才轻手轻脚的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我回来的时候,听见爸说了,是你说害怕王家报复,才缠着说要在市里面住的?”

    沈哥一脸好奇的问我话,我也没隐瞒,一点头就把自己分析的事情跟沈哥说了。

    “王家那样的人家,在村里面喜欢压着人做事情。我年纪小,也没赶上吃大锅饭。不过我爸和我哥经常在家里面说村子里面的事情,什么好处王根都往自己的亲戚身上套。

    这原本没有什么大错,可是我记得我小时候,王根拿了不少人家的好处,直接给自家的亲戚。咱们村里面有一个人不服气,就在外面说了几声。

    正好被王家人听见了,一大帮的老爷们直接带着家伙,去人家家里砸了。

    这事情之后,我对王家的影响就非常的差。谁都要脸面,可王家是好处拿了还不许人家说嘴,这就太霸道了。”

    沈哥听了点了点头说:“是蛮横了,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有不公是正常的。可他们这是摁着牛喝水,迟早也是要出事的。”

    我点了点头,不过嘴角却忍不住上扬起来:“倒是没想到,沈秋玲兜兜转转的真的要去给王中平做媳妇了。”

    说道这个,我一点儿也不掩饰我的高兴。

    沈秋玲差点儿害死了我,算计我,还让吴军来强暴我。

    我当时一是没想到在斜坡上面的人是沈秋玲,二是想要让沈秋玲落在我的手上,我再好好收拾这个贱人。

    可现在,没想到一场大戏落幕,沈秋玲居然因为这件事情给王家抓起来。

    王家的人可全部不是吃素的,沈秋玲又是个心眼子活泛的。

    到时候,这两家人就整天打仗吧。

    “她算计你的事情,做的太缺德了。”沈哥也想到了上次我差点被吴军糟蹋了,而沈秋玲站在门口就那么冷眼旁观的事情。

    摇了摇头,有些感慨的说:“如果不是我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的话,其实当时我会上去救人。

    因为沈秋玲被人抓住了,绑起来,嘴巴堵着。一个妇女就抓着她的头发,她哭的很难看。

    可是他家人走的时候,连头都没有回,我看见她是真的绝望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王中平和沈秋玲是怎么搞上的,不过我跟你说,沈秋玲不是省油的灯。

    她之前一直躲着,怎么忽然就出现在村子里面了?我哥和李永斌也不是吃素的,之前你们那么找都找不到。

    等到她出现,却和王中平搞在一起。这事情啊,我看没那么简单,不过。

    现在最重要的,是咱们先赚钱。反正咱们小心点,这市里面这么大,王家找不到咱们,就没事。”

    沈哥笑着点了点头,我们两个人就把东西拿到了商场门口。

    正好要上班的时间了,我在泡沫箱子上面写了花卷,一个八分钱。两个一毛五,三个两毛。

    想了想,我拿出一个画卷放在箱子上面,沈哥看见了问我。

    “你想吃?”

    “不是。”我摇了摇头说:“咱们卖什么样子的东西,重要拿出来给别人看看。”

    沈哥有些认同的点头说:“这样好,比商场里面只看不买还好。”

    “你们这是花卷?”有几个在商场里面上班的营业员走了过来,一副居高临下的摸样看着我。

    我笑了笑,现在有固定工资固定工作的人牛逼的不行。

    就差觉得整个中国是他们的了,所以,态度根本不能要求别人好。

    “嗯,这是花卷。带甜味道的,不是那种没味道的。”

    我笑着把箱子掀开给她们看,摆放的整整齐齐的花卷看上去就跟画卷一样的好看利落。

    “给我来两个。一毛五对吧?”

    “我也要三个。”

    看到了价格,又看到了东西,马上就有人拿钱了。不一会儿,这几个人就买走了十五个花卷。

    沈哥看着我拿着钱,有些震愣了片刻,我还朝着她们喊。

    “吃好了再来啊。”

    那几个营业员回头看了看我,我朝着她们招了招手,笑的一脸的开心。

    她们哄笑了起来,这才走了。

    “你还真的是做生意的料子。”沈哥夸我,话音才落,就有一个男人黑着脸朝着我们走了归来。

    “干嘛呢?你们怎么能在这里卖东西呢?快点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