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8章 赚钱啦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这件事情,听你爸的。知道你担心我们,要不是不放心你一个人去做生意,妈肯定就跟着你爸回去了。

    不过,你说的也对。他爸,你要是这么直愣愣的回去,王家不会善罢甘休的。到时候扣着你,不让你回来,我们怎么办?”

    我听见我妈同意了我的说法,急忙附和说:“就是,算了。妈也跟着回去吧,顺便你在旁边要是能揉红了眼睛,那就更像了。”

    家里面那么多的事情,哪里能一天就收拾完的。

    就算找人帮忙看地,看家禽也没有办法马上找接手的。这些都需要一家家去找,我妈跟着回去,我爸才能去地里。

    我的话一说完,沈哥就开口了:“干爸干妈,这件事情你们还是听秀秀的吧。要不然的话,她也不放心。走的时候,她还在跟我说家里面的鸭子呢。”

    沈哥半开玩笑的说:“难道你们还担心我这个做哥哥的,会欺负妹妹呀?”

    “知道你不能欺负了秀秀,可是我们都回去了,秀秀你一个人能成吗?”

    我妈还是有犹豫的,毕竟家里面的家禽才刚刚到下蛋的时候,过年的时候都没舍得买,要死放着不管,她肯定心疼。

    可又担心我一个人,所以这左右摇摆的没办法做决定。

    “放心吧,妈。咱们第一天的也不能弄太多去卖,你们回去最多就是两天。不过你们一定要按照我说的做,回去之后不能被王家看出端倪来。”

    “知道了,既然这样,也不用等明天。吃过饭我们就回去,出来这两天啊,我就担心家里面的鸭子……”

    我妈一说,我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我一猜你就是舍不得那些鸭子。”

    我妈瞪了我一样,我这才止住了笑意。一家人收拾了午饭,我妈小声跟我说。

    “我看你爸应该是同意了。”

    我眼睛一亮,我妈马上压着我让我噤声:“你爸这是担心你回去,被王家那些不是人的东西给害了,你不知道,王家居然打着把你绑回去给王中平做媳妇的念头?

    黑了心肝的一家子,自己儿子做出那样的事情来不知道遮丑害臊,还想着害人,还想着抓个女人回去给王中平好传宗接代,我看啊,这家人没好下落的……”

    我妈一边念叨一边下面,沸腾的滚水下了我妈自己做的面条,白色的泡沫一滚一滚的,热气就上来了。

    我看着那些袅袅升起来的热气,这才笑着说。

    “所以我让你和爸回去,最好说的严重一点。我爸不会骗人,妈你记得演的像一点。最好吓一吓王家,他们不是逼着人想要出钱吗?

    要是他们敢上咱们家门的话……不,这样说不定会砸了咱们家东西。你还是一进村子,看到有婶子就说了吧。

    就说我病的厉害,医生说要到省里面的医院去,可是家里面没钱了,想要回来找吓着我的人算账。你先说出去了,王家最少会迟疑一点。

    家里面的菜地让人帮忙照顾一下,鸭子你直接就卖了吧。咱们现在还没找到自己家住的地方,等找到了,你再养吧。”

    我重生回来,自然知道过日子的仔细了。一棵菜一只鸡都恨不能当成宝贝,可是现在村里面全是是非,城里面也没有住的地方。

    只好先让我妈把鸭子给卖了,等到把东西卖起来了,再另外找地方住,然后让我爸妈养鸡鸭吧。

    “成。”我妈一点头,也没有二话。

    等到吃过了午饭,我妈和我爸就回去了。我看到沈哥在帮我弄花卷,马上开口说。

    “咱们提前吃了午饭,就是想要让你休息一下,好去厂里面上班的。中午你就不用跟我去摆摊子了,哥你快去上班吧。”

    沈哥笑了笑说:“没事,就当时请一天假了。再说了,我早上没去,下午就是去了也没钱了。”

    国营企业现在真的是个香饽饽,不过制度也算严格。

    我摇了摇头说:“那你也别跟我过去了,你厂里面一大堆的事情等着你。别把我当成小孩子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沈哥还想要说什么,我一摆手说:“你要是不放心,难道以后天天跟在我后头看着我卖东西啊?没事,我自己能行的。”

    我上辈子为了养活两个人,把自己当成男人来干活都可以,更何况,现在只是卖点儿东西?

    “好,那你有事情记得让人到厂子里面找我。”沈哥总算同意了,我这才自己拿着一个泡沫箱子去了早上去的位置。

    现在是十一点半了,为了让我爸妈早点儿能到村里面,我们一会去就吃了。

    这个点刚刚好就是大家下班,开始吃午饭的时间。

    商场这个时候也出来了好几个人,我站在箱子前面,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就喊了起来。

    “花卷,带口味的花卷。好吃不贵,新鲜出炉。”

    我这么一叫喊,马上就有人注意到了。

    有打扮的挺时髦的男女从我面前走过,看着我一点儿也不在意。

    我也没放在心上,现在做个体户还真的是被人看不起的。

    “你这个花卷怎么卖?”也有穿的一般的走过来问,我说了价格之后,把放在盒子上面的花卷指给对方看。

    “这些都是我自己做的,扎实还干净。我里面放了黑糖,也不会干巴巴的。”

    我这一口气说下来,对面站着的两个妇女倒是笑起来了。

    “给我来三个吧,你这嘴巴还真的是会做生意。”

    我朝着对方笑了笑说:“我会说也没用,要东西你们吃了好吃才实在。这是你们的花卷……”

    我把东西递过去,收了钱。看到有人买了,有路过的人也好奇的走过来看了看。

    我选在这地方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这里离国营饭店可不远,有那舍不得吃贵的,我这个就是不二的选择。

    “这是什么呢?”有人问,还伸着头朝着我箱子里面看。

    我也不介意,直接把盖子打开,再盖上说:“热腾腾的花卷,自己家做的,干净实在,还好吃。”

    “那给我来两个。”

    这种东西真的不贵,特别是在市里面。一两毛钱在乡下要抓紧了,可是在市里面大多数人都有工资,吃个八毛钱的面条或许要考虑,可吃个花卷就真的不用考虑了。

    不到半个小时,我就把一箱子的花卷给卖光了。

    我也没等着,直接跑回家去把另外一锅花卷拉出来卖。

    这次卖的慢一点,可到了快一点的时候,东西也全部都卖光了。

    我抱着空箱子回家,走在路上,脸上的笑容就没办法下来。

    一回到家里面,我就赶紧的把钱拿出来数了数。

    “三块九,四块四,五块,五块八。”

    我拿着这五块八,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把钱紧紧的摁在我的胸口,都感觉得到手上拿着的钱散发出来的味道。

    今天做了二块八成本的馒头,就算刨去了煤气和跟食品厂买的两个泡沫箱子三毛钱,也还能剩下大概两块五。

    现在的工人,最好的一个月顶天了三十,一般的也就是十八块到二十块。

    可我这一天就挣了两块五,这要是一个月三十天,那可就是七十五块钱?

    我激动的在屋子里面跳了起来,只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美好了起来。

    忽然,门口有人喊了起来:“哥,你在吗?”

    我吓了一跳,急忙攥紧了自己手上的钱,打开门一看,就看到院子门口站着的人,不就是那个西装李默男吗?

    李默男看到是我开的门,笑着朝着我问:“我哥在家吗?”

    这人的眼神,却在我的身上不断打量。我皱着眉,摇了摇头说:“我大哥不在家。”

    我以为这样对方就会走了,毕竟孤男寡女的,我可没有给他开门的打算。,

    可没想到,这李默男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说。

    “那正好,我是来找你的,你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