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9章 牙尖嘴利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不在正好,我是来找你的。你是不是和沈哥在一块儿?”

    这男人说着的时候,眼神在我身上打量的时候,变得有些冷。

    那眼神让我觉得很不舒服,我清清白白的一个人站在对方的面前,可是对方这样打量的眼神却好像是我完全低到尘埃的蝼蚁一样。

    这样的眼神很熟悉,和商场里面的营业员一模一样。

    完全的贬低我,自带高人一等的光环。‘

    “关你什么事情?沈哥可没有说过,自己还有弟弟?如果真的有的话……我觉得也不会是你这样的。”

    对方那打量的眼神太不客气了,这让我说起话来也没有多客气。

    在商场的时候,沈哥虽然说了要找这个李默男,可是见到真人的时候却没有过多的激动。

    如果真的是好友的话,沈哥这样热情耿直的人绝对会像是对待我哥李永斌一样,上去和人说话的。

    可是沈哥没有,只是冷冷的站在原地看了李默男一样而已。

    这说明这两个人是认识的,或许以前是好的关系,可是现在沈哥并不想要和对方更加的亲密。

    既然这样,我也不想要当个白痴,被这李默男套话去了。

    “没想到,你一个从乡下出来的,也这么牙尖嘴利。”李默男听到我的话,脸色没有变的多难看。

    甚至,打量着我的眼神变得更加的锐利了。

    我有些气恼起来,现在男女关系看得特别的严。李默男就这么站在门口这样子打量我,要是被左邻右舍看见了的话,肯定会说闲话的。

    “我牙尖嘴利也没咬人,这位先生,我不认识你。如果你想要找沈哥的话,那就等他回来。如果你是来找我的话,那不好意思,现在我要关门了。因为,我不想要和你说话。”

    说着,我直接就把门给关上了。

    在关上门的之后,我紧紧皱着眉,就怕李默男喊起来。

    要是这家伙喊起来的话,那还真的是麻烦的不行。

    可是外面很安静,等到我打开门的时候,外面已经没有李默男穿着西装的身影了。

    我松了一口气,刚才回来数钱的快感在见到李默男的时候,就被折腾的一干二净了。

    不过,我也没有把这件事情太放在心上,直接就开始撸袖子收拾屋子了。

    这家里实在是没有东西,沈哥这样一个人住,其实也没有关系。

    可是,要是想要娶媳妇的话,这样可就有些不够看了。

    我想了想,打算等赚了多一点的钱之后,帮沈哥把这里布置起来。然后让我妈再快点,帮我找一个嫂子。

    只要有了女人,沈哥的日子也就能过的和寻常人一样了。

    打开沈哥房间接着打扫,我忽然看到我拿给沈哥的药酒,里面已经少了一点了,看得出来沈哥有用过。

    我笑了笑,忽然想起来这屋子里面并没有一个可以用来泡脚的桶。

    我站起来,直接去商场。

    早上的事情好多人还记忆犹新,我进去买东西的时候,不少人都站在远处对着我指指点点。

    我也不在意,买了一个红色的塑料大桶,又买了针线还有毛线,还有毛衣针。

    加起来一共花了一块二,我有些心疼,可没办法,现在就是赚钱容易花钱也特别容易的时代。

    不过,我拿着东西往回走的时候,还是觉得很高兴的。

    一回到家,我就看到大门打开了。我一看,沈哥正站在门口等着我呢。、

    “去哪里了?”

    沈哥看到我拿着的这些东西,马上走了上来帮我接过手。

    我笑了笑说:“去了商场,我刚才看到酒瓶子,找了一下发现家里面没有可以让你泡脚的木桶,所以就去买了。

    还买了针线,我看你有的衣服都磨破了,等会儿给你收拾一下。这个是毛线,我打算给李永斌打件毛衣。”

    我一边说着,沈哥一边就笑了起来:“你还真是会过日子。想要买东西跟我说一声,这除了毛衣是李永斌的,剩下的钱都应该我花。”

    两个人直接进了家门,我一摆手,不在意的说:“钱赚了就是用来花的,没事。明天多赚点就好。”

    沈哥忍不住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说:“你这花钱的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从哪里来的小姐呢。”

    我也不在意这话,我是打算赚钱,赚更多的钱来让一家人都过上好日子。

    可我却不打算和上辈子一样省钱,那太苦了,人就一辈子活头而已。

    难道我还两辈子都省着?那我也太憋屈了。

    因为我爸妈都回去村里面了,只有我和沈哥在,我就把饭做上了,然后炖了白菜,另外炒了鸡蛋,下酱油。

    两个人吃两个菜,荤素搭配,也不算少了。

    “下午的时候,那个李默男来了。”我一边和沈哥说,一边吃鸡蛋。

    现在的鸡蛋特别的好吃,鸡全部都是在地上吃虫子吃杂草,还一个劲的跑跳,这鸡蛋香的不行,一点儿也不像是后世那种完全没有蛋味。

    “他找到家里来了?”沈哥的脸色却马上不好看了,我急忙摇头说。

    “你别担心,我没让人进来。他就站在大门口那里,我说了你不在,就让他回去了。”

    “他没为难你吧?”沈哥担心的问了一句,我有一点儿愣。

    这两个人还真的不是朋友啊?

    “没有,他就是一直打量我,看起来好像是在试探我。还打算从我这里套话,不过我没说。”

    沈哥点了点头说:“这人你不要搭理,以后如果来的话,也不要给他开门,知道吗?”

    我急忙点头,看来两个人真的不合啊?

    可看李默男那热情的样子,还真的看不出来。

    不过沈哥一副没多说的样子,我也没有追文。

    两个人吃完了饭,沈哥说要洗碗,我摇了摇头说:“不用,我正给你弄热水,要不你盯着水就好。”

    沈哥却直接把碗筷给拿走了,笑着说:“你盯着吧,要不然等会儿我也不知道药酒要怎么弄。”

    我点了点头,沈哥弄东西有一种当兵的利落劲头。不过一眨眼,东西就洗好了。

    还特别的干净,我笑了笑,水正好也开了。

    “哥,你来帮我把水倒下来。”

    这可是一大锅的热水,我自己一个人可还有点儿吃力。沈哥马上就跑了进来,把水倒在桶里面,然后拿了出去。

    我把一些药酒倒在水里面,看见色变了,这才对沈哥说。

    “把裤腿给挽起来,然后你当时是哪里受伤的,具体一点。放在这水桶上面,让热气蒸。等到水温够了,就把腿放进去。”

    沈哥顿了一下,说:“要不我弄到屋子里面坐吧,省的弄得这厅里面全是水。”

    “不用,等会儿我再帮你按摩一下,通通血气。这以后咱们每天都弄一次,别让肌肉缩起来。”

    沈哥还是有些犹豫,一直没有动作,我不明白的看着他。

    一时间两个人有些大眼瞪小眼,沈哥才咳嗽了一声:“秀秀,我这伤在膝盖,这挽起来裤子的话,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

    我刚才想要问出口,忽然一愣。

    是了,现在可不是内裤广告放大屏幕的时代,沈哥一个男的把裤子挽起来,我还要动手,这说出去估计有些不好听。

    如果我是原本的样子,那可能会觉得不好意思,。

    可上辈子我都看过多少瘫痪的病人了,现在还真的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感觉。

    “哥,我是把你当成哥哥的。你这裤子挽起来,最多就是让我看见了一腿,没事的。再说了,这要是医生都避讳,那外面的医院也没法开了。咱们就是做康复,我不介意的。”

    “秀秀……”沈哥皱眉,忽然一脸认真的开口说:“我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