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0章 想套话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你要是这样的话,以后事情被说出去了。咱们清清白白的,你被说闲话这样不好……”

    沈哥的脸上全是认真,我却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哥,别搞得我好像要扒了你的裤子一样成不?我知道怎么按摩,而且这是在腿上,你虽然自己力气大,可是有一些**位你使不上力气。

    跟你说的一样,咱们正大光明的,我把你当成亲哥哥对待。咱们两个人害怕别人说什么?放心吧,就算是李永斌知道了,他也没理由说我不能对自己的哥哥好啊。”

    我的话让沈哥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那好吧。”

    热气整上来的时候,满屋子都是药酒的味道了。我也没闲着,看着我哥在弄腿,我去把面粉先准备好了。

    昨天做了花卷,我心里想着明天再做点儿不一样。

    要是每天都是花卷,别人肯定也会吃腻了的。幸好面食我会的不少,就是拿出去卖的东西,肯定是有局限性的。

    我把面粉弄到大盆子里面,就再去厨房弄了一壶热水。

    “你放着,等会儿我帮你揉面。”

    我听了点了点头,说真的,男人要是肯动手的话,揉出来的面比起女人做的好吃。

    要不然的话,真正出来的面点大师,怎么都是男的?就是因为力气大,揉出来的面有劲头,更香一点。

    我走过去试了试水温,感觉有些烫手,就对着沈哥说:“哥,你一点点把腿泡就进去。”

    沈哥直接把腿就给放下去了,我有些呆的问:“不烫啊?”

    “烫。”沈哥点了点头说,我气的笑了。

    “烫你还这么急,我都说了一点点放了。”

    两兄妹这才慢慢的折腾起来,这按摩的手法是真的有讲究。就好像去中药店让人拔罐,和自己在家拔罐其实是不一样的。

    角度不一样,出来的效果就不一样。我低着头把手泡在水里面,帮着沈哥摁小腿后面的**位。

    “你这要多走动,小腿现在后面的经都硬的不行了。要是你再不注意的话,就真的不能好了。”

    沈哥这下子不开口了,我却也清楚。

    沈哥看着毫不在意随性洒脱的样子,可是对自己的腿却非常的在意。特别是这腿带给他的闲言碎语,让他从一个军人的骄傲里面受到了更大的打击。

    别的不说,因为这腿离开了部队,沈哥肯定难受。

    “这要是一天天的这么做的,大概也就是一年半载的时间,你这腿就能好。不能做剧烈的运动这是一定的,可是平常走路是没问题的。”

    仔细的摸了摸沈哥的腿,我发现里面没有变得畸形或者是扭曲了。就是膝盖骨头这块,的确是僵硬的很。

    “哥,你这腿是怎么受伤的?做任务的吗?”

    我忍不住好奇的问,当兵的都危险。看看我哥和李永斌,这两个人差点都回不来。

    “被车子碾压过的。”沈哥倒是不介意,很平淡的开口说。

    我点了点头,只以为是发生了车祸。虽然现在车子很少,可是他们在部队里面,接触的别说车子了,就算遇上坦克也都是正常的。

    这泡腿按摩就折腾到了晚上八点多,我看了看时间,对沈哥说:“哥,你帮我揉面吧,我把香菇炒了。”

    “你明天卖什么?”沈哥没二话,直接就上手揉面了。

    我把前天买的香菇拿了出来,因为没当天吃掉,现在香菇有些蔫吧。不过这几天天气变冷了,倒是没有坏的。

    我放在水里面洗了洗,一边和沈哥说:“我昨天做了花卷,买的不错。明天打算弄一些花卷,再弄一些馒头,上面放上一些香菇粒。”

    其实最简单的就是做白面馒头,这东西就算现在也是个稀缺货。

    可我想着要赚多点,这不比在村子里面,做的好点儿了,市里面的人也消费的起。

    沈哥嗯了一声,兄妹两个人就忙活了起来。

    把香菇洗干净了,片成条,再切成粒。拿出昨天炸猪肉剩下的猪油,直接把香菇给炸了。

    香菇的香气瞬间就出来了,我下了一些盐巴,就把火关小了。

    “真香。”我闻着都觉得香,看到今天吃剩下的还有一些饭,想了想直接把剩饭装了起来。

    “我把剩饭装起来,咱们明天早上坐香菇粥吃。”

    这样可比吃白粥好吃。

    “你倒是会找吃的。”沈哥笑了笑,正好面也弄好了。

    我蹲下来,把做好的香菇递给沈哥说:“捏个馒头,然后拿两粒香菇放在上头就好。”

    沈哥别看是个大男人,可我早就发现了,他是真的会干活。

    可能从小一个人生活吧,好多沈哥都会做,还做的蛮好的。比如这馒头,就捏的方方正正。

    用刀子切其实是最快的,可是家里面没有干净的砧板了,只能这么糊弄了。

    我再摸出一点儿黑糖来,开始做花卷。

    等到把东西做出来了,都晚上九点快十点了。两个人直接去睡了,隔壁的鸡开始叫的时候,我就睁开了眼睛。

    外面麻雀叽叽喳喳的叫着,天还灰扑扑的,我就起床把东西开始蒸上。

    沈哥也起来了,我的东西也都蒸好了,就开始做粥。

    剩饭有些硬,我直接掰成小块,扔到了滚水里面。拿着勺子不断搅拌,等到米粒分开了,我才把昨晚剩下的一点香菇和凝固了的猪油给放进去。

    猪油的味道特别的香,我笑着嗅了嗅,沈哥忽然走了进来。

    “好了吗?”

    “好了。”我笑着关了火,看见香菇变得白白胖胖的,拿了点刚才切的葱花扔了进去。

    一碗色香味俱全的香粥吃下去,在这还吹着冷风的初春里面整个人都暖和了。

    “我收拾一下就去卖东西了,你也快点去上班吧。”

    我还递给了沈哥两个馒头,一个大男人光吃粥可不顶饿。

    沈哥接过来就吃了起来,一边说“成,今天我就不陪你了。你自己有事情小心点,对了,把我的外套穿上,今天风更大了。”

    沈哥那外套穿起来都能遮住我的**了,跟裙子一样。

    不过现在我是真的没衣服穿,点了头就说好。

    等到出门的时候,我把外套的袖子卷了三圈上来,这才到手腕一点的位置。

    和昨天一样用热毛巾垫底,再把东西都放进去,我就抱着泡沫箱子到了昨天的位置。

    今天一放下,就有人跑了过来,我抬头一看,就看到是昨天开口帮我们说话的那个女营业员。

    ’“昨天的事情真是对不起了,因为我害你们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对方的脸上带着抱歉的笑容,我也笑了笑,点了点头却没有接腔。

    这人要是真的好心的话,就不会等到李默男来了才开口了。那样子分明就是在李默男这个经理的面前表现,哪里是为了我们声张正义?

    “你今天做了什么?我买一些,拿回去给朋友们吃。”这女孩子看我没接话,却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我也没客气,反正我出来做生意的,也没必要和钱过不去。

    “做了香菇馒头,还有昨天的花卷。花卷一样的钱,馒头是一个五分钱。”

    “好。那我买五毛钱的馒头和五毛钱的花卷。”

    我笑了起来,手上麻溜的打开了盖子,一股子香菇的香味马上就散开了去。

    我直接拿了东西,递给了这个女孩子,就等着对方开口。

    果然,东西一接过,这个女孩子就笑着问我:“你们和李经理是朋友吗?我看李经理对你大哥很客气。”

    这人根本就是来问话的,不是来买东西的。

    正好有别的人上来买花卷了,我笑着回头跟她说:“你是说李默男吗?他啊……”

    想来我这里套话,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