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章 破鞋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还是你活好,那个死女人在床上跟个死人一样。”

    屋子里面传来的声音,让我整个人都呆住了。我手上的袋子没拿住,咚的一声掉在了楼梯口。

    屋子里面的人听见,马上就停了声音。

    我的眼睛死死瞪大,看着那房门打开,沈秋玲和吴军只穿了内衣裤的样子,气的直接扑了上去,追着这两个人就是一顿暴打。

    我为了养活吴军画画,做惯了粗活累活,这两个人被我打的抱头鼠窜。

    可忽然吴军转过来,啪的一下狠狠打了我一巴掌。我被打的懵了,沈秋玲却躲在吴军后面朝着我骂。

    “王秀秀,你自己傻兮兮的和李永斌离婚了,现在还怪别人。自己就是个搞破鞋的,还敢打我。呸,你爸妈死了你都不敢回去送,还不是没脸见人的。”

    沈秋玲的话就像是刀子一样,我当初跟着吴军跑了,成了满村子的笑话。再回去的时候,被我爸拿着扁担追着打的腿伤了之后,我就再也不敢回去了。

    吴军还是沈秋玲介绍我认识的,现在沈秋玲和吴军搞到一块了,还来笑话我,我气的就要直接上去就要和沈秋玲拼命。

    “你疯够了没有,要不是看你能赚钱,老子早踢了你了还在这唧唧歪歪,现在就给我滚……”

    吴军却一反常态,一脚朝着我踢了过来,和平时连一袋米都拿不动的男人完全不一样。

    我没料到吴军会打我,整个人没站住,忽然朝着楼梯下面栽了下去。

    我从头砰的一撞,疼的我的眼睛怎么也睁不开。我听到耳边有人在叫喊,还有邻居的声音让我睁开眼。

    可我已经不想睁开眼了,这辈子我过的太糟心了。为了渣男逃婚,让爸妈成了笑话。他们去世了我都没脸回去送葬,还有李永斌,我也对不起他。可已经来不及了,现在我只想要彻底的解脱了……

    “秀秀,你快点醒醒啊。”

    我被人摇着身体,难受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一个人恍恍惚惚站在我的床边,手还紧紧抓着我。

    “秀啊,你哥也是没办法,你爸……你爸那都是狠话,你要真的不想嫁给李永斌,妈想办法,你可不能这么吓妈啊……”

    妈?

    我猛地睁开眼,忽然看到我妈年轻了好多岁的脸,我吓得一下子就坐了起来。

    “妈?”

    我妈穿着格子布的上衣和黑的棉裤站在我面前,手不断的摸着我的头发,哭着抱着我,拍着我的后背说。

    “妈知道,妈知道让你嫁给个毁了脸的男人委屈你。可秀啊,李永斌救了你哥啊。你哥也是没办法了,你爸想要你嫁过去,那也是想着报恩。”

    我听着我妈的话,忽然看到我睡着的是一张小木床,床上是在供销社买的碎花床单,墙还是以前没改建的土墙,还有一个小小的楼阁可以放东西杂物。

    外面鸭子在鸭圈里面嘎嘎嘎的叫着,空气里面夹带着土腥味,根本不是干燥污染的灰尘味。

    我抬起手,看着自己完全没任何茧子的手,忽然明白过来,我回到了以前。

    “妈,我……”我忍不住哭了出来,看着还没有白发的老妈,和以后跟在我爸后面哭着让我爸不要打我的满头白发,我的心跟被刀子扎一样的疼。

    可我话还没有说完,外面忽然传来怒吼声。

    “哭哭哭,你个死丫头,你哥真是白疼你了。他参军的钱,全给你买东西了。你在这村里面数一数二的用着好东西,还不都是你哥给你的。现在你哥能活下来,都是人家李永斌不顾自己,才让你哥没事的。你要是只想着你自己,那你现在就给我滚。”

    外面我爸的怒吼声和拍桌子声,让我吓得一哆嗦,我爸从小就严厉,所以吴军对我好的时候我才会瞎了眼的觉得只要不和我爸一样吼我的男人,就是好人。

    “女儿都要让你逼死了,你还这么说。”我妈抱着我哭的厉害了,还不断的给我顺背。

    “妈,让我自己和我爸说。”

    我忽然握紧了拳头,扶着我妈就站了起来。我顺便看了一眼镜子,镜子里面的我长得水灵白净,因为我爸是村里面的小干事,我又是家里面唯一的女孩子,再加上我哥宠我宠的不行,我从小就没干过重活。

    镜子里面的我只有十七八岁,一双眼睛哭得红肿的跟烂桃子一样。一头黑亮的头发,扎成两根麻花辫子,看起来干净利落。

    我深呼吸,牵着我妈的手就走出了小屋子。

    客厅里头,我爸气的满脸涨红,一双眼睛瞪大了嘴巴叼着自己卷的烟卷,粗糙的大手摁着桌子,显然刚才就是那只手使劲拍桌子的。

    我哥一身深绿的军装,头发还是寸头,坐在我爸对面的小木椅上头,抿着嘴,浓眉紧紧皱着。

    看到我走出来了,我哥的一下子就提溜站起来,一双眼睛看着我,我和他对上眼神的时候,他又马上触电一样的低了下去。

    “秀秀,你饿不饿,哥去给你热饭。”

    我看着我哥的样子,忽然想到上辈子,因为我逃婚。我哥觉得愧疚,不敢面对李永斌直接就退伍了。回到村子里面跟着我爸种地,到了后来娶了一个嫂子,我却连婚礼都不敢回来参加。

    “哥,你别走。”我眼泪又控制不住的掉了下来,急忙走过去,一把抓住我哥的袖子。

    我哥的头更低了,不敢看着我,低着头说:“秀啊,你要是真不愿意嫁给永斌,哥去跟他说。哥……哥想办法,只要你别再哭了。”

    “混账东西,人家的脸因为你,都成那个样子了,你妹子不嫁他,你是愿意打算看着人家打一辈子光棍吗?咱们王家,丢不起那个人,更加不能欠人家那么大一个人情。”

    我妈跑了上来,一把就挡在了我前面,对着我爸那暴跳如雷的摸样也跟着喊起来。

    “老王,秀秀是咱们唯一的女儿啊。她长得这么好看,你让她嫁给那么一个人,她一辈子就毁了啊。

    炸弹炸到的脸,还能看吗?秀秀从小就爱漂亮,你让她一辈子对着那么一张脸,她吓都要吓死了啊。咱们亲自去李家说,让李家找别的女孩子,咱们给送嫁妆钱都成啊……”

    我妈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爸整个人直接气的跳脚,砰的一下就把旁边的小椅子给踢到墙上,摔的巨响。

    “没门,就算那李永斌整个脸都没了,为了咱们家的名声仁义,秀秀都得嫁过去。除非我一口气没了,要不然这件婚事就这么定了。”

    我妈一听我爸的话,当下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哭声着急又悲切。

    “爸。”我忽然开口,拦在我哥开口之前说:“你不用发脾气,道理女儿都明白了,我嫁。

    哥,你去给李永斌打电话,我嫁给他。他能不顾自己救了你,说明他是个好人。你们都是军人,哥你这么好,他肯定也很好的。我相信哥,你不会随便把我嫁给坏人的。”

    我一边说着,眼眶一边红了起来。上辈子我哥为了我付出了那么多,这辈子,我一定要好好的珍惜身边所有的人。把那些害了我的人,全部都一个个收拾掉,踢出我的人生轨迹。

    更加不能让我哥等到三十多岁了,才结婚娶个悍妇回来,搅得一家子不得安宁。

    “秀啊,你不要犯傻。”我妈哭着拍着我的手,急的不行。

    “好,这才是我王何工的女儿。文强,马上去供销社那边打电话,让李家马上过来。”

    我看着我妈紧紧抓着我的手,忽然想到第一次看见李家人的样子,那些人看不去我的人还会再过来吗?

    我哥却扯了扯我的手,皱着眉对我小声说:“秀,你出来,哥跟你说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