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6章 痛快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你说什么呢王根?我女儿害你儿子?我女儿好端端的跟你家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害你儿子?分明是你儿子要强暴别人,被我女儿撞见了想要害死我女儿,你现在这么胡说八道的,你就不怕一道雷劈死你吗?”

    我爸听到王根的话,气的直接跳脚大骂。

    我也没想到王根会那么的不要脸,这人根本就是在耍赖,打量着他胡说八道了,也没事一样。

    “我是村干部,我没必要和你们家计较。可是你女儿是什么东西,王何工你自己不知道吗?

    小小年纪就跑去学校找男老师聊天,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还不是因为你女儿记恨我不让你去村里面上班了?”

    王根一脸的不屑,就好像我真的是因为我爸的原因而怨恨他们家,才设计陷害了王中平。

    我冷笑了一声,一把摁住了我爸要冲过去的举动,直接开口。

    “王根叔,既然你说我设计王中平的。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当然是我儿子告诉我的。”王根说道王中平的时候,盯着我看,那凶狠的摸样像是要杀了我。

    我却笑的更加的灿烂了:“那王中平有告诉你,当时他要强暴沈秋玲的时候,是已经扒了沈秋玲的衣服了吗?

    沈秋玲可是没穿上衣就直接跑出去求救的,当时可是有不少叔伯赶过来斜坡那边的,如果他真的是被我算计的话,为什么还要去扒了沈秋玲的衣服?”

    “这……他也是不知道是你们故意设计的……”王根估计没想到我居然会反驳他。

    如果我没有经历过上辈子的事情,我或许现在也会跟我爸一样气的跳脚之后破口大骂。

    可是却想不出来办法,要怎么给自己证明。

    可是现在我却很冷静,因为我今天不单单要让王家的人知道我们家不能欺负,还要让王家的人得到教训。

    “既然你说王中平他不知道设计的,怎么清醒过来王中平就知道了?还是说,这些都只是你们胡乱说出来的呢?”

    我一脸的淡定看着对面脸色难看的王家人,嗤笑了一声说。

    “可能你们不太清楚,今天不是你们一套说辞,就可以决定事情的结果。这里不是村里面,不是你们横行霸道的地方。

    这里你们说的每一句话,明天都会有警察去村里面回访,问问村里面的人那天发生的事情。只要有别人说的说法和我一样。

    可是和你们不一样,那你们就是提供了假口供。到时候,麻烦的是你们。”

    “你……”王根听我一口气说话,脸上也出现了慌张的神情。

    坐在桌子后面的警察也跟着冷笑说:“这个小姑娘说得对,我们警察局是需要回访的。不是说你们随便说说,就可以算数的。”

    跟着王根来的人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刚才还义愤填膺打算看我下场的表情,现在全部都变成了害怕。

    “事情的经过就是,王中平要强暴沈秋玲。我是打算路过那段路,去前面一个路口跟别人借个酒瓶子。

    当天我家里面办喜事,剩下来的酒需要一个大的酒瓶子。我撞见王中平的事情之后,沈秋玲撇下我跑了,王中平恼羞成怒要追着我打。

    卫生院里面有我的病例,何建国医生也可以帮我证明。而王中平自己因为害怕摔下去的时候,村里面有五个叔伯都看见了,回访的时候你们可以询问这几位叔伯。”

    我站在办公桌前面,手指轻轻的敲打着,心底其实有些慌张。

    可是,我的脸上却镇定自若,眼睛直直的看着做笔录的警察,挺直了自己的腰背。

    当看到对方朝着我点头,快速记下我说的名字的时候,我才转过去看着一脸阴霾的王根。

    “王根叔,至于你想要把我抓回去给王中平做媳妇,那我可以告诉你。我身上是有军婚的,我是军嫂。

    我不管你们家里面谁的胆子那么大,想出来这么一个办法。

    我可以直接告诉你们,只要你们敢碰我一下,就是在破坏军婚。到时候,你们谁抓的我,谁就必须去坐牢。包括王中平……”

    说道这些话,我几乎是咬着牙瞪着王根小吼着说完的。

    这话音一落,在场的人都安静了。

    而王根的脸上却是不敢置信,就好像在问我,为什么会知道他们想的事情。

    “你这个畜生不如的东西,想要害了我的女儿,想都不要想。老天爷在上面看着呢,你们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迟早会有报应的。”我妈也气的朝着王根喊。

    “这位小姐,你说的事情如果全部属实的话,那他们全部涉嫌违法。你放心,我们警察局会给你一个交代的。特别你是军嫂,这件事情我们会谨慎处理的。”

    忽然一个人走了出来,我抬头看了过去,就看到对方警服上面比别人多了一横。

    脸上的表情非常的严肃认真,看着我朝着我点了点头。

    我心底放松了下来,对着对方轻轻的点头说:“原本我也没想到要报警,可是他们已经找到了市里面来。

    而且还到我们家对我父母进行了敲诈,一千块钱不是一个小数目,可如果真的是人因为我们家出事的。

    砸锅卖铁我们都给钱,可王中平是自己失足,再加上是打算害人的,这窝囊钱,我爸妈本本分分的人,没办法拿出来拿钱去砸狗。”

    “对,这钱我们绝对不出。”我爸脸色强硬的对着王根吼。

    王根站了起来,对着走出来的人皱着眉说:“董局长,这件事情……”

    原来出来的这个人是局长?而且还跟王根认识?难怪王根来了之后这么有恃无恐,看来是找到说得上话的人了。

    我刚才放心下来的心,瞬间又提了起来。

    这局长不会帮着王根吧?

    “这件事情你不要多说了,刚才我也全部都听见了。你们各执一词,事情我们的民警会调查清楚的。王村长,如果真的和这位军嫂说的一样的话。

    那你们家就真的是犯了法,到时候就算这位军嫂不追究,你们家也会被处理的。”

    “我……”王根的脸色一下子灰败了下来,像是不敢相信自己认识的人居然不帮自己。

    我也有些惊讶,不过想到身后站着沈哥和李默男,心底却是有点儿数了。

    “既然已经立案了,那我们就等到结果出来。现在也不早了,我们就先回去了。”

    我看着王根还有王家的人全部都是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心底一阵的痛快。

    为非作歹这么多年,王家的人在村里面欺负别人家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现在出了这件事情,真的是现世报了。

    “嗯,好的。有结果的话,我们会马上通知你们的。”那个做笔录的民警对着我点了点头。

    我爸急忙说谢谢了,我们几个人才朝着外面走了出来。

    临走的时候,我还听见王根在和那董局长说话,只是说什么,我也听不清楚了。

    “秀啊,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王家就这么栽了?”我爸还有些不敢相信。

    我点了点头,很肯定的说:“王家做出这样的事情,只要民警一调查,咱们村里面的人什么时候见过警察,肯定都会老实说出来的。

    王家以为自己来的人多,到时候每人说一句就好,可他们却还是没搞清楚法律的重要性。”

    “你好像对法律很懂?”李默男忽然开口,我转过头去看了看李默男,笑了一下说。

    “略懂一二,只是一些普及的法律懂而已。我上学的时候,就喜欢读书。”

    李默男点了点头,忽然转过头对沈哥说。

    “要是秀秀在大院那边的话,和单红倒是聊得来。”

    李默男这话我也不知道是在说谁,可是却可以注意到沈哥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你别给我打什么主意。”沈哥忽然脚步一顿,都没有顾忌爸妈在,就直接对着李默男警告道。

    李默男笑了笑,看着我的眼神却更加古怪了。拍了拍说手:“秀秀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