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7章 套麻袋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秀秀说不定也喜欢单红呢?”

    李默男挑着眉看我,一副等我开口的样子。

    “我哥不喜欢的话,我也不会喜欢的,不管是谁。”

    我就不喜欢李默男这个样子,好像什么事情这男人都算计着,哪怕平常说话,都这么阴阳怪气的,怎么能让人喜欢起来?

    李默男嗤笑了一声,我爸妈看了看李默男,却没有开口说话。

    几个人走到了家门口,沈哥伸手先拦住了李默男。

    “我们也到家了,你回去吧。”

    “我今天好歹也帮着忙,不请我吃一段吗?”李默男这人真的是狗皮膏药,之前沈哥晾着他,他还不敢走的太近了。

    现在沈哥因为我的事情去找了他,他倒是黏上来了。

    沈哥皱眉,明显是不太想要李默男进去的,可是我爸妈却是开口。

    “云腾,这是你朋友?”

    沈哥点了点头,我爸看着李默男,李默男朝着我爸妈笑的十分的客气。

    “叔婶,我和沈哥以前就认识。后来沈哥退役了,我们就没机会遇见。那天正巧秀秀在商店门口卖东西,我们就认识了。”

    我爸听了之后点了点头,的对沈哥说:“来者是客,再说这位同志今天也帮了忙,请进来吃了晚饭吧。”

    “谢谢叔叔。”李默男反应的非常的快,一下子就回答了。

    沈哥瞪了李默男一眼,李默男却笑嘻嘻的,一点儿也不在意。

    到了家,我急忙煮了开心先让我妈去洗澡了,这一身脏的,肯定不舒服。

    我一个人在厨房里面洗菜,沈哥走了进来,小声跟我说:“李默男这人心思多,你别和他说话。”

    这是担心我被李默男骗了?

    我笑了笑,一点头说:“知道的。我一看这人就觉得这人跟莲藕一样,全是心眼。”

    沈哥笑了笑,这才放心了的样子。

    “要帮忙吗?”我妈去洗澡,现在厨房里面还有东西没收拾,我也没跟沈哥客气,直接说:“你洗菜吧,我去弄猪内脏。”

    沈哥点了点头,我转身把柜子里面的猪内脏拿了出来,猪肝和猪心的颜色都还很亮堂。

    现在可没有什么垃圾还是地沟油的,猪饲料更加没有出现。

    所以,内脏都没有什么杂味,我把猪肝切了,热油爆炒下葱花,等到差不多就下一点点的醋。

    猪心我也切片,煮了菠菜汤,猪肉我直接用小笼屉放在米饭上面蒸熟。

    一屋子都飘散着菜香,大厅里面传来李默男和我爸说话的声音。

    我爸这人很健谈,就是严厉古板了一点。李默男又是个聪明的,客厅里面一会就传出一阵阵的笑声。

    小笼屉很烫,我转身喊沈哥过来帮我拿出来。

    “你要做什么?”沈哥直接上手,看着这一大块的五花肉,问我。

    我想了想说:“我出去买瓶黄豆酱,咱们沾着吃,甜还不腻。”

    肥瘦相间的五花肉冒着热气,看的我都觉得胃口大开。

    今天把王家的人都收拾了,我好像整个人都通畅了起来。

    “你等等,我让李默男去买。”沈哥皱了皱眉说:“你要是出去遇见王家的人,就不好了。李默男是生面口,没事。”

    我也不在意,让李默男跑腿才好,省的他一直在外面套我爸的话。

    “李默男,你去买瓶黄豆酱回来。”沈哥说着就出去喊人了,我收拾了东西,就开始炒菜了。

    正好这时候我妈进来了,沈哥直接就朝着外面走。

    等到沈哥把桌子收拾好了,我正好把四菜一汤给端了上来。我爸笑着说:“这是在庆祝啊。”

    “王家的事情解决了,他们家要是再敢来找咱们的话,咱们直接就告他们。”

    我一脸的开心,还把给我爸偷偷买的一瓶小米酒给拿了出来。

    “我看路上有人卖,说是自己做的,给您的。”

    我爸一看到酒,脸上就忍不住高兴了起来。沈哥端着饭走了出来,就看到有酒。

    “我去拿碗。”幸好前几天有多买了碗,现在正好就派上用场了。

    “李默男怎么还没有回来啊?”我有些不明白的嘀咕,这菜都抄好了,按说人应该回来了啊。

    “我去看看。”沈哥听见我说话,就站起来打算去找李默男。

    刚刚才站起来,外面就传来了脚步声和开门声。

    可是,李默男的样子却吓了大家一跳。

    “这是怎么了?”我也跟着站起来,沈哥已经走了过去。李默男的嘴角流血,脸上也被打的乌青了。

    身上的衣服被扯得歪歪扭扭的,看起来就是被人打了的样子。

    “半路上有人套麻袋,被打了。不用担心,我反应过来就打回去了。那人脸上戴了东西,没看清楚脸。”

    李默男这话一出口,这屋子就安静了下来。

    “是不是王家的人不甘心?”我皱着眉问,要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件事情就麻烦了。

    这拖拖拉拉的被王家纠缠着,王家的人这是打算干什么?

    “我觉得像是王家的人,估计是我跟你们过去的时候,回来被人盯上了。幸好刚才是我出去,这人估计一套之后发现了不是你们家的人。

    就打算松开我跑了,我这才能反应过来的。”

    李默男甩了甩手,擦掉了嘴上的血。忽然从怀里面拿出了一瓶黄豆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

    “幸好我誓死捍卫这黄豆酱。”

    我看着李默男这个样子,就知道他说的是真的,看他这也就是伤在了脸上,也不算太严重,心底也放心了下来。

    “收拾一下,吃饭吧。吃了之后,咱们再说话。:”沈哥看我爸妈都一脸的忧郁神色,马上开口。

    “嗯,我去洗个脸。”李默男去洗了脸再回来,我看着他问。

    “你没看清楚脸?”

    李默男一点头,也没客气的直接拿了碗就开始吃起来。

    这家伙看着斯斯文文的,饭量比沈哥都大。这一开始吃起来,就看出来这家伙是真的饿了。

    我吃着饭,不过吃了小半碗,就感觉饱了。我妈也跟着不吃了,我急忙说。

    “你接着吃啊,我是饱了。”

    我妈叹了一口气说:“这要是王家真的就这么盯上了咱们家,那咱们家怎么过日子啊?”

    我爸喝了一口酒,却是忽然笑了起来说::“王家要是真的能一整天都这么盯着咱们家,那咱们家的确是不用过日子了。

    可是,他们王家也不用过日子了。这应该是王家小一辈的,跑出来干的事情。要不然的话,现在王家比咱们家还头疼,怎么有时间来找麻烦?”

    转过头,我爸朝着李默男抬了抬碗:“就是连累你这孩子了。”

    “没事。这人是跑得快,要是跑得慢的话,吃亏的就是他了。叔婶,你们放心,我回去就跟警察局的人打招呼。”

    “这件事情你还是不要插手了。警察局那边已经立案了,走程序就好了。”

    沈哥很少这么不喜欢一个人,李默男这是好心,他都直接拒绝了。

    我微微眨眼,这两个人看起来像是有什么不可描述的故事啊。

    我爸也跟着开口说不用,李默男这才点头说了好。

    李默男一个人能吃,再加上我哥和沈哥都喝酒,这一大桌子的菜倒是很快就吃光了。

    我和我妈收拾碗筷,两个女人去院子外头洗碗了。

    我妈靠近我,小声问我:“你在警察局的时候,怎么没有把沈秋玲的事情也一起说了?”

    我笑了笑说:“她捅了我一刀子,也就让我记得更深了。我要是说了沈秋玲,她被救出来之后还帮着王家,那到时候咱们就麻烦了。”

    “不能吧?王家都那么对她了……”我妈说着,脸上露出了迟疑的神色。

    我马上发现了不对劲,小声问我妈:“是不是王家还怎么对她了?”

    我妈脸色忽然有些脸红,点了点头说:“你爸不让我跟你说,其实沈秋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