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4章 北京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走啊。”

    沈哥听到消息,有些震愣。可以说,这一屋子的人全部都愣住了。

    可是,我第一个反应,却是扯着沈哥就朝着外面跑。

    回头朝着我爸妈喊:“你们慢点走,我们先跑过去听电话。”

    “你快去。”我妈记得眼圈都红了,我爸扶着我妈快步跟着。

    我在听到消息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脑袋里面其实是一片空白的,可以说是嗡的一下,脑袋就空了下来。

    可是当我跑起来的时候,我却忽然想起了李永斌对着我笑的样子。

    我的心跳的非常的快,可是脚却没有软,手也不抖。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平静。

    心里头只有一个念头,李永斌就算出事了,我也和他在一起。

    我照顾这个男人一辈子,就像是他帮我出头的时候一样的坚定。

    明明不算短的一段路,我几乎是不敢喘气的跑到了食品厂的办公室里面。

    沈哥忽然拦着我,站在我前面喘着气说:“我听。”

    “不用,我来听。我是他的媳妇,是他的爱人。他发生了任何事情,我都需要去承担。”

    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在拿起电话的时候,我感觉除了喉咙有点儿干之外,我冷静的像是一块冰块。

    “喂,你好。我是李永斌的爱人,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电话那边顿了一顿,好像是没人的样子。这下我有些着急了,心底慌张的想着。

    难道是因为我们跑的太慢,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吗?

    “喂,你好,在吗?”

    我紧紧的抓着电话,多害怕那边的沉默。

    幸好那边的马上就出声了,是个女人的声音:“你好,请问你是李永斌的家人对吗?”

    “是的。”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对着站在我对面一样急的一脸汗的大哥点了点头。

    沈哥这才放松了身体,斜靠过来和我一起听电话里面的人在说话。’

    “我们这边是部队的医院,李永斌在出行任务的时候,受伤了。不过你们不用担心,李永斌的伤势不算特别严重。

    他是被子弹灼伤了,两道伤口都是在腿上面,所以行动有些不方便。医院里面的人手有些紧张,所以想要问问你们家属要不要过来亲自照顾?

    其实,也可以我们医院再调动一下的……”

    “不用了。”我直接拒绝,轻轻的呼出一口气说:“我收拾一下家里面,就过去照顾他。谢谢你们了,麻烦了。”

    “不用。那你直接到部队医院这边就好,到前台就可以找到我们。”

    “好的,谢谢了。”

    电话被那边挂断了,沈哥也听到了电话那一边的话了。我爸妈也赶到了,两位老人喘着气问。

    “怎么样了?”

    “什么情况?是永斌受伤了吗?严重吗?那文强呢?”

    我爸妈都很着急,我急忙开口说:“没事,你们不用着急。人家说了,就是永斌被子弹打到了,没打到身体里面。

    就是被擦了一下,被子弹灼伤了。不过伤在腿上,因为医院人手紧缺,就问咱们家里面要不要派人亲自过去照顾一下?”

    我走过去扶着我妈坐下,给我妈顺着后背说:“我哥没有消息,那应该是现在任务还没有做完。

    永斌这应该是受伤之后被人马上送出来的,你放心吧,妈。”

    我妈点了点头,马上又抓着我的手说:“那你去,你直接去永斌那里照顾他。”

    “对,你们结婚了,你是永斌的妻子,你要过去照顾他。过去不可以闹小孩子脾气,要好好照顾人家,知道吗?”

    我爸听到我说的话,这才跟着放心了下来。可是马上就摆出一副严肃的脸,对着我郑重的下了警告。

    我点了点头,很认真的说了好。

    “那生意你们能自己做吗?”其实我不太担心我爸妈,因为他们知道了我哥的心思,做父母的肯定不愿意让自己儿子被人压着。

    特别是我爸昨天虽然不说,可真的把馒头换成钱了,我看得出来我爸也很高兴。

    “一定可以的。你现在直接收拾一下东西,就走吧。我去给你买点吃的,你妈给你回去带衣服。”

    我点了点头,知道这种事情要速度。

    现在才被通知到,也不知道李永斌是受伤多久了?

    一想到那个但男人躺在床上,一只脚不能动的样子,我心底就七上八下的。

    沈哥想要跟着我们回去,正巧有工人来问事情,我摆了摆手,让沈哥留在厂里面先上班了再说。

    “哎,我也不知道当初让你嫁给李永斌是不是对的了?

    你看看你这没跟李永斌过上一天的好日子,这人结婚当天就走了。这才走了快一个月吧,一眨眼来电话就是这样的事情。

    不是妈嫌弃李永斌,是妈送你哥去当兵的时候,就差点把眼睛哭坏了。现在再让你嫁一个军人,妈是真的……”

    我妈牵着我的手,一边帮我收拾东西,一边眼圈就红了。

    我走过去抓住我妈的手,坚定的说。‘

    “你放心吧,李永斌肯定会没事的。我哥也是,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过去照顾他。

    他是将来的当家男人,只要他好起来了,你女儿也会好的。”

    我妈这才点了点头,把眼泪摸了,给我收拾东西。

    我爸买了东西回来,沈哥正巧也回来了。沈哥看我就拿着一个四四方方的布包,皱着眉说。

    “现在去的话,估计需要关系才能够买到卧铺的,要不然,我给李默男打电话,问问他有没有办法?”

    “不用,哥。你直接给我买最快的火车就好,我到了那边,就给你们打电话。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和李永斌的。”

    我脸上带着放心的笑,在得到确切的消息之后,我的心底反而不慌张了。

    反正,我一定会照顾好我自己的男人的。

    我没让我爸妈送我到火车站,跟着沈哥在路上找了一辆驴车就朝着火车站走。

    “要不我和你去吧。”

    在车棚子里面坐着,沈哥低声问我。一脸的不放心,就好像我一出门就能丢了一样。

    我摇了摇头说:“嫁给李永斌我就做好了准备,以后的路还长着,你是我哥,难道我就这么一直拖累着你?不成的,我自己过去就好。

    只是爸妈你要帮着看着点,还有赵秀华,沈家的人都不是省油的灯。我妈压不住他们,爸又爱冲动。你记得多看着他们,也别让沈家的人算计了他们。

    王家的人要是再找麻烦,你就直接报警吧。他们不怕咱们,不可能不怕警察。”

    沈哥点了点头,说知道了。

    到了火车站,正巧有要出发的火车,我花了十八块买了一张火车票,直接就上去了。

    没有卧票,我找了一圈,幸好找到一个位置了。

    急忙坐下,旁边是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才几个月大,两个人都瘦的很。

    我朝着对方笑了笑,就抱着布包开始想李永斌了。

    我在南方的艳阳里,李永斌现在却是被送到了北方的首都。

    我坐了四天的火车,才到了北京。

    一下车,我就随着人潮朝着外面走,因为坐火车,我身上的味道都变得特别的奇怪,还有没洗澡,更加是让人难受了。

    可我没时间等,我虽然没来过北京,可我知道顺着人潮走就能到大巴那边。

    现在北京是有大巴的,我直接跟着上了大巴,还特意问了售票员是第几站之后,就等着车子开。

    看着虽然还是灰砖却处处透着古朴大气的北京,我心底却只想着。

    我就要见到那个男人了,属于我的男人。

    我一下大巴,就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