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章 村里来汽车了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一出门我就看到石斗门口旁边放着一个袋子,麻布袋子上面干干净净的,里面鼓鼓囊囊的装着东西。

    “这都是哥给你带回来的。哥原本想给你的,可怕你又多心,觉得……觉得是哥把你卖了,所以……”

    说话声越来越小,我的喉咙口也跟被堵着棉花一样难受。

    只是,上辈子的教训够了,再活一辈子,我宁愿自己苦点也绝对不让一家子为我担着搞破鞋的名声。

    “哥,你不用说了。李永斌就算成了残疾,我也嫁。你对我的好,我明白。”

    “没有,李永斌没外面说的那么夸张。哎,我也不知道怎么好端端一个人就成了怪物了。”我哥的脸上露出恼怒的神来,我吓了一跳。

    因为我哥性格好,对我说话从来都带着笑摸样,现在这样穿着军装忽然皱着眉脸不悦的样子,我真的是被吓到了。

    “哥,你……”

    我才刚想开口说话,忽然大门口有人在敲门。我家是那种南方的下山虎老宅,中间还有天井,外面的人一拍门,我和我哥就听到了。

    “王家嫂子,在家不?”

    这咣咣咣的敲门声,还有这大嗓门,让我忽然想到了一个人。隔壁家的李婶子,外号鸟嘴婶。

    “我说你们兄妹站着干什么?没听到有人喊开门吗?”我妈拍着衣服走了出来,眼圈还有些红红的。不过用袖子醒了醒鼻子,还是小跑着去开了门。

    “哥,鸟嘴婶来,肯定没什么好事。”我可还记得,我哥上辈子的媳妇就是鸟嘴婶的外甥女。两个人一个德行,喜欢说别人家的闲话,经常在外面惹事和别人吵架。

    “哥带你去供销社那打电话,再跟你说说李营长的事情。”

    我哥看了看我,笑着拍了一下我的头,扯着我的手就要带着我朝外面走。可我还没走,鸟嘴婶就扯着我妈的手,站在门口就大嗓门的喊了起来。

    “王嫂子,你快来看,咱们村来了辆小车,可阔气了,你快来。”

    现在还是80年,汽车在这个时候可是稀罕的不行。就连缝纫机,都不是买得起的东西,汽车就更是看都没看过了。

    “不去了,我鸭子今天还没赶去河边呢?猪圈也还没收拾好,不去了。”我妈的性格不是那么爱凑热闹,再加上眼圈还有些红,摆摆手就想要让鸟嘴婶走人,可鸟嘴婶跟着我妈却走到家里来。

    一双眼睛在我家转着,一下看到我和我哥就喊了起来:“秀啊,婶子听说你昨天哭的都晕过去了啊?啧啧,我说王嫂子,你们做父母的也太狠心了,这么精神的一丫头就要送去嫁给那毁了脸的。可秀啊,婶子做长辈的也要说一句,你这是报恩,做人可不能没良心,知道没?”

    这好话坏话都让鸟嘴婶给说了,我直接就想给她一对白眼。

    现在日子开始过的宽松点,不用到生产队去干活,村子里头的厉害婆子就开始在闲的时候东加长西家短的,要不然我爸后来也不会直接气的高血压上来没了。

    “婶子,我听说翠华姐也开始到毛织厂上班了?那你可就轻松了。”

    我也不是笨的,鸟嘴婶说带我妈去看热闹,却跟着我妈的后脚就进了门,肯定是热闹看了之后,打算再来看看我家是怎么闹得?

    这翠华姐说是去毛织厂,可村里面的人都知道,她是跟她表姐的男人好上了,这件事情闹得纷纷扬扬,我都不明白这鸟嘴婶怎么还有心情说别人家的闲事。

    “她啊,现在在外面干活了。你们还有事忙,那我先走了啊。”

    鸟嘴婶被我这么直直的问了出来,就算脸皮再厚也撑不住了,讪笑了两声,就转身跑了出去。

    我妈回头瞪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你个女孩子家的,别人的闲话不能瞎说,你爸听到要骂你了。”

    我哼了一声,回头看了一眼厅里面,看我爸没出来了,我才小声说。

    “她哪里是来让咱们看热闹的,她是专门来咱们家看咱们有没有吵架的?这种人,越给她留面子,她越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我妈又瞪了我一眼,不过也没说我了。

    “走。”我哥笑着扯了扯我的手,带着我朝着外面走。

    现在的路上还是土路,可是特别的干净。因为现在什么都能用,树枝能捡回去当柴火,鸡鸭屎也能当肥料,一草一木都有用处,哪里跟后世一样,垃圾到处都是,还要请环卫工。

    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看着路,我就想起哥你小时候背着我,和别人抢鸭屎的事情了。你从小打架就厉害,背着我都能打得别人夹着尾巴跑。”

    我哥扑哧一声就笑了,牵着我的手笑话我:“我跟你可不一样,就没谁家的妹妹跟你一样的,八岁了还非要人背,不肯自己走路的。”

    “那你再背我啊。”我笑着打我哥的手臂,发现还真的结实了好多。上辈子我记得我见过李永斌的背后,高高大大的特别吓人,看起来结实健壮。

    上辈子李永斌和他妈他姑来家里提亲,我躲在屋子里面就是不肯出去。还哭着喊着要他们走,最后透过窗户才看到李永斌的背影。

    这辈子再见面,我决定一定要好好看看那个男人。那个毁了容,却心地好的北方男人。

    一想到这里,我的脸上忍不住又露出了愧疚的神,听说那之后李永斌就没有再娶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说的话太伤人了?

    “那哥背你。”我哥看着我不笑了,马上就蹲了下来,要背我。

    我看着蹲下来的大高个,气的直拍他的肩膀,小声喊:“你快起来,你现在穿着军装呢。要是被人看到咱们村的英雄回来了,还被我欺负,还指不定怎么骂我呢。”

    这大道上的来来往往,不少人都朝着我们兄妹两看过来。我的脸忍不住砰的一下就红了起来,急的直扯我哥的衣服。

    “哔哔!”

    忽然刺耳的喇叭声响了起来,我哥也被我扯起来了,站在我旁边皱着眉,小声嘟囔了一句。

    “这声音听着,怎么像是……”

    我哥话还没有说完,大道上一个拐弯里面就开出来了一辆车子。我哥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忽然脸一变。

    “哥,怎么了?”我还没反应过来,也跟着我哥站着看着那车子。村子里面的人是真的都跑出来看稀罕了,大姑娘小媳妇的都跟在车子后面看,指指点点说说笑笑。

    我哥抓着我的手忽然一紧,低声骂了一声:“干他娘吔,不是说明天再等我消息。”

    我听着我哥的话,知道他说的是骂人的话,可他骂的是北方的方言,我听得模模糊糊的,可后面那句话我一琢磨,忽然脑袋嗡的一声像是炸了。

    开得起车,让我哥这么紧张的人……

    车子忽然停了下来,跟在后面的村里人说话的声音更大了。

    车门忽然被打开,我忍不住憋住了呼吸。

    是李永斌,能让我哥有这么激烈反应的人,只有李永斌了。

    车子上面的人走了下来,一身深绿的老式军装穿在身上,阳刚之气,不怒自威。

    薄唇紧抿,一双深邃的眼睛冷冰冰的朝着我们看了过来,一米八五的身高在南方这边显得鹤立鸡群。

    我一对上那双眼睛,忽然没有来的害怕,身子一转,就躲到我哥后头了。

    心口直跳,感觉像是被什么危险的猛兽盯上了一样。

    “李营长,你怎么来了?”我哥看到来人,终于还是出声了。

    我躲在我哥身后,呼吸都带着急促,可那男人忽然开口说的话,却让我双腿都差点软下来。

    “我带家人来下聘。”

    “这就是秀秀要嫁的男人啊?”

    “那脸上的伤,就是救王文强受的伤?好精神的一个男的,就这么变成这样了……”

    我听着那些人的话,脸忽然烧了起来。

    上辈子,我根本还没见过李永斌就被村里面的流言蜚语给吓没了半条命,以为自己要嫁的是什么门神。

    重活一辈子终于见到了李永斌,再听到这些嘲笑李永斌脸的话,我却忽然觉得气愤起来。

    “你就是李营长吗?跟我走,我带你去我家下聘。”

    我忽然站了出来,看着那个脸上带着伤疤的男人,朝着他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