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5章 胡闹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对面就是医院了,我把轻轻的摸了摸身上的包,忽然一愣。

    心底一急,把手就伸进去包裹里面一摸,跟着一愣。

    钱包没了。

    我忽然想起来坐在我旁边那个抱着孩子的女人,在我睡觉的时候,好像包裹动了一下。

    难道是在那个时候被偷走的?

    我叹了一口气,幸好我没把钱放在里面,也是想到了现在的治安其实不太好,丢了的东西根本就找不回来。

    所以我把钱包的位置给弄得突出了一点,然后把身上的钱全部都塞在裤圈里面。

    我把包裹拍了拍,一摇头才朝着医院里面走了进去。

    医院里面来往的人不是特别的多,不像后世那样人满为患的。我在大门查看了一下解释,直接就上了外伤住院部。

    三楼的楼梯走的我蛮累的,我左右看了一下,就发现白色的护士站正在前面。

    “同志,你好。我想要问一下,李永斌是不是在这个楼层?”

    我这么一问,忽然护士台里面的人都抬起头朝着我看了过来。我愣了一秒,接着就笑着问。

    “不是这个楼层吗?”

    “是。”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女孩子站了起来,朝着我走了过来。

    虽然脸上笑着,可是打量着我的眼神却很认真,还找出了文档翻找了一下说。

    “你是李永斌的?”

    “我是他的妻子。”我笑了笑,对于那些打量我身上衣服的眼神并不在意。

    这些人的身上有着北京人独特的时尚和骄矜,就算是现在,这些人的白大褂露出来的格子西装裤,都不是特别的俗套。

    相比之下,我身上的素色衬衫还有简单的黑裤子,和这些人一比完全就没办法看了。

    只是,看惯了后世的那些衣服,再看现在这些衣服,我觉得还是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吧?

    等到赚了钱,再慢慢改善生活质量也不迟。

    “我看李永斌同志档案上面,写的是未婚啊。”这个女护士好奇的看着我,我愣了一下,想了想说。、

    “我们结婚的很充满,是在家里面请客了的。他说等他到部队打报告,估计是现在报告还没有下来。”

    “这样啊。是家里面定下的亲事吗?我倒是没听李同志说。”

    对方的话瞬间让我警惕了起来,这人说话怎么怪怪的?而且,是不是家里面定下来的亲事,李永斌为什么要点名和她说?

    这人和李永斌是什么关系?

    刚刚这么想着,这位女护士忽然对着我伸出手,笑着说:“我是被分配照顾李永斌的护士,牧瞳希。很高兴认识你。”

    虽然现在对方笑着,可是我身为女人的本能反应却是感觉到了对方身上的那种高高在上的神态。

    这个女人应该就是那天给我打电话的人了。

    没想到,李永斌在这里居然找了别的女人吗?

    一想到这里,我心头忽然就一阵火涌了上来。我接到消息,马不停蹄的就上了火车,一口气就是四天没敢真的闭上眼睛。

    倒车下站,跟着那么多人走,我心底难道不害怕走丢了吗?

    可是李永斌却在这里……

    可这个女护士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我,我要是现在转身走的话,肯定会让她得意的。

    我不,那是我的男人,就算真的是渣,也应该是我甩掉李永斌。

    不可能让他们把我给挤兑走了。

    “你好,我叫做王秀秀。李永斌伤的怎么样了?我能现在去看看他吗?还是需要去跟上级说一声我来了,才可以去看他?”

    这人不是故意用李永斌没说他结婚了的事情说我吗?嘲笑我还没有上档案吗?

    那既然这样,我也不能让人白白欺负了。

    “不用,你跟我来。”

    牧瞳希没想到我居然还想要和上级反应,马上就拦截了我的话,急忙从护士台里面走出来。

    “我跟这位小姐去看看李同志,有事情你们先帮我看着啊。”

    牧瞳希朝着身后的小姐妹喊,那些人全部都答应了。

    这牧瞳希的人际关系还真好,刚才我开口问话的时候,这些人肯定也是没想到我来了吧?

    “既然档案上没有,我真的不用去找上级汇报一下我的身份吗?永斌这人心比较不在意小细节,也不知道外面会不会笑话我?

    要是外面对我有什么留言的话,麻烦牧小姐告诉我一下了,我也好去跟上级反应。”

    我一下子就抓住了牧瞳希的手,笑着说。

    牧瞳希愣了一下,转头朝着我打量了一会,我依旧开心的笑着,没有半点的不自在。

    牧瞳希触电一样的甩开了我的手,讪笑了一声说。

    “这里是医院,怎么会有流言呢?”

    没有流言的话,刚才那些护士台的人看我,怎么会像是看怪物一样?

    我也不说破了,反正等到真的见到了李永斌,这男人的态度才是决定一切的。

    我恨小三,更加恨破坏了自己婚姻的小三。

    可是,如果男人真的决定和别的女人玩游戏的时候,我却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女人。

    我会来一个痛快的,然后自己放手。

    医院很大,绕过了一个拐弯的地方,最后的第三间屋子才是。

    牧瞳希朝着我笑了笑,抬手直接打开了病房门。

    “李永斌,今天怎么样了?伤口还疼吗?”

    这女人,是在挑衅我?

    我轻笑了一下,把手上拿着的布包拿好了。跟在牧瞳希的身后走了进去,脚步轻盈。

    “不疼,就是伤口痒。应该是快好……”李永斌的声音戛然而止,那冷冰冰的脸上有着不少擦伤。

    我轻轻的朝着他笑着点了点头,站在原地没朝着前面走。

    “这位护士小姐给家里面打了电话,我就过来看看你。”

    “你怎么来了?”李永斌震愣之后,忽然着急了起来,掀开被子就想要下床。“这么远的路,谁陪你来的?”

    “李永斌,你现在还不可以下床。快别动。”牧瞳希的身子一下子就扑了上去,想要把李永斌给摁回到床上去。

    两个人的身形一下子叠加在了一块,牧瞳希扶着李永斌的肩膀,看起来很熟练的样子。

    我笑着还是站在原地,开口说:“我自己一个人过来的,家里面发生了一些事,现在我们都住在沈哥家里面。

    你的腿怎么样了?是出任务的时候受伤的吗?什么时候的事情?”

    “不好意思,你能退开吗?”李永斌被牧瞳希摁着,脸上少见的露出了着急的神色。

    刚正不阿的脸上浓眉紧紧皱着,一时之间脸色有些吓人。

    牧瞳希原本放在李永斌肩膀上的手一顿,猛地退开了。低着头,有些慌张的说。

    “我先出去了。”

    在经过我的时候,牧瞳希还朝着我点头笑了笑,可那苍白的脸色却掩盖不了她慌张的样子。

    这女人,以为和李永斌亲密一点,我就会闹起来吗?

    虽然说现在男女关系看得非常的严谨,我和李永斌在结婚前,连手都没有牵过几次。

    牧瞳希刚才那样的举动,但凡换成了别的女人,都要吃醋较真。

    可是我明白,这里是医院,我闹起来了,别人看不见牧瞳希的举动,到时候她说一句是普通的照顾病人,脸上不好看的只会是我和李永斌而已。

    而李永斌一个大男人被我闹起来,肯定会生气的。

    到时候最坏的结果就是我被赶回去。

    我笑了笑,难道除了我,别的女人心眼都这么多吗?要不是经历了一世,我还真的看不懂这些弯弯道道。

    “你过来。”李永斌看着我站在不远处,声音冷冷的对着我喊了一声。

    我看了看靠墙的椅子,笑着坐了下来。

    “有什么事情,你说吧。我看这里护士小姐也把你照顾的很好,要是没有事情的话,你们就好好互相相处。我先回去了……”

    “胡闹。”李永斌忽然脸色一沉,声音都忍不住带上了严厉。

    我被呵斥的吓了一跳,心头的火砰的一下就爆炸了。

    这男人,还有道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