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7章 改嫁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我不用你给我递毛巾,我自己放在椅子上面就好,你快点转过去。”

    虽然结婚了,可是我和李永斌只是亲了嘴,可什么事情也还没有发生的。

    现在要是让李永斌坐在床上这么盯着看我洗澡,那节操真的要掉一地了。

    “好。”李永斌看我瞪着他,这才慢悠悠的转了个身子。

    我把窗帘和门都弄好了,就把水给调上了。温温的热水,我把手泡在里面都觉得舒服。

    我把一件件的脱下来,感觉屋子里面太安静了。安静的有些小尴尬,前面躺在床上的就是我的男人,可我们两个人的交际太少了。

    现在这样子不说话了,我怕李永斌觉得不自在,就先开口说。

    “你和我哥是去做任务的吧?你受伤了,我哥呢?”

    “你哥没事,我们是半夜起来发现了有特务,打算逮捕对方的时候,出现了激战。

    也是我大意了,幸好你哥推了一把。要不然,我就被躲在暗处的特务给打中了。”

    李永斌说着,语气里面也是忍不住带上了感慨。

    我听了之后,点了点头,把裤子也给脱下来扔在了地上。白蓝的毛巾是我从家里面带出来的,我想起来包里面我好像还塞了一块茶圈。

    现在想起来,我都不记得我为什么要拿那个了。虽然表现的很镇定,可拿东西的时候还是泄露了我的紧张。

    我转身去布包里面拿,放在水里面摩挲了两下,一股子茶香就出来了。

    “那你们这样是立功了吧?”我用毛巾洗身体,一边问李永斌。

    “嗯,因为特务当时是打算烧掉部队里面的一个物资点的,被我们发现之后处置了。

    我受伤了之后,就被送出来了,你哥没事应该是接着参加任务。你不用担心,这次的任务也快结束了。”

    我嗯了一声,笑着说:“我也不知道你们是去做什么的,反正只要你们好好的就好。”

    “那我要是出事了呢?”李永斌忽然开口。

    我愣了一下,笑了笑说:“你怎么会出事?”上辈子你就活的好好的。

    下面一句话我没说,不过我是真的不觉得李永斌这话有什么问题。

    “秀秀,我大你那么多。要是我真的出事的话,你就改嫁吧。”

    李永斌沉默了好一会,我都洗好澡了,忽然听见他在床上开口。

    “李永斌,你什么意思?”

    我千里迢迢的赶了过来照顾他,他让我改嫁?

    我气笑了,直接走过去,打这李永斌的肩膀问::“我问你呢,你说话啊?你是不是真的不喜欢我了?喜欢上别人了?要是这样的话,那咱们也不过过日子了。

    我也不用照顾你了,你直接打报告,咱们离婚。”

    李永斌忽然转了过来,我没想到这家伙忽然转身,啊叫了一声。

    我还没穿衣服呢。

    转身想跑,李永斌却忽然抓住了我的手,一下子就抓住我了。

    “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要你过的更好。”

    “你想要我过的好,你还拿话来气我,说让我改嫁是为了我好,你就该想想要是我嫁给了别的男人。”

    我忽然气急了,扯着李永斌的手直接就摁在我胸口上面。

    低着头看着那只黑黝黝的手,咬着牙说:“现在这么碰着我的,就是别的男人。”

    李永斌的手忽然一动,我的脸却是红透了。

    可这男人说这样的话,不是诚心气我的吗?

    “我以后都不说这样的话,你别生气。”李永斌的眼神盯着我,好一会儿都回不过神来。

    “放开,我穿衣服去。”

    我甩开李永斌的手,转身就去穿衣服。

    一回头,刚刚想要说话,就看到李永斌看着自己的手,脸上还是一阵迷茫的神情。

    没发现我正盯着他看,手还轻轻的握了握。

    这呆子,正是气人。

    我快速的把衣服都穿上了,又收拾了一下屋子里面的水,拿出去打算到厕所里面倒掉。

    这才一出门,正巧两个护士就推着小推车走了过来。

    “来了?”我看到来的人有牧瞳希,笑了笑说:“来给永斌换药吗?他在屋子里面呢,麻烦你们了。我先去倒水。”

    “嗯,王小姐去吧。”牧瞳希笑着点了点头,就想要越过我直接进去屋子里面。

    想到刚才李永斌那话,我笑着慢了一步走,对着牧瞳希和另外的一个小护士说:“你们不用喊得这么客气,永斌都跟我说了。

    从他受伤到现在,都是医院里面的护士小姐轮流照顾他的。你们细心才能让永斌好的那么快,真的是非常感激你们的。

    也不用叫我什么王小姐,直接喊我嫂子就可以。我年纪虽然比较小,可是你们先接触的永斌。

    他的年纪肯定比你们小姑娘大,你们直接喊我嫂子就好。”

    旁边另外的一个小姑娘笑了笑,看了看牧瞳希没说话。

    我也跟着笑着,可却不让开路来。

    “嫂子。”两拨人就这么僵持了下来,还是另外一个小姑娘看不能这么待下去,才先开口喊了一声。

    我笑着点了点头说:“看我,手上还拿着东西呢就和你们聊天了,快去忙吧。不耽误你们时间了。”

    我端着水,满脸笑的直接去的厕所倒掉了。

    刚才牧瞳希的脸色很难看,可是我要是不点名的话,就怕别人生出什么念头来。

    牧瞳希看李永斌的眼神就不对劲,还有在我面前说话的样子。

    我这是用话点播牧瞳希,如果之前牧瞳希对李永斌有什么幻想的话,在知道我的身份之后,还存在着侥幸。

    可这一声嫂子我让大家叫开了,到时候牧瞳希要是还缠着李永斌,那可就过分了。

    到时候不用我自己怎么做,就是部队里面都不会允许的。

    这种思想上面的错误,部队是抓的非常的严格的。

    “怎么好端端的就出血了呢?李永斌同志,你可不能这样子不照顾你自己。

    我们医院特意打了电话给你们家里面的人,就是想要好好让你的伤口好起来的。

    可现在这个样子,我们可都会让领导批评的。”

    我拿着水盆回来,一打开门就听见牧瞳希的声音。还带着点儿撒娇的嗔怪,让人讨厌不起来。

    不过,我却听出了言外之意来。

    牧瞳希这是在怪我没好好照顾李永斌?

    我笑着走了进去,心底摇头,看来这牧瞳希对李永斌没死心啊。

    “怎么了?”

    另外一个护士笑着说:“嫂子不用担心,就是李营长的伤口裂开了,牧瞳希正着急呢。”

    说着,还伸出手扯了扯牧瞳希的衣服。

    我点了点头说:“对了,是我没注意。让永斌在床上躺着别动的,可他非给我点说东西放在那里,估计是那时候动到的吧。”

    “嫂子,既然你让我喊你一声嫂子,那我也跟你说句真心话。李哥的伤口看着不严重,可是枪伤最是难愈合的,这样要是再折腾下去,可是会感染的。”

    牧瞳希一脸的认真,看着我的眼神还露出了责怪来。

    “不管我妻子的事情,是我刚才动作的时候没注意到。我自己的伤口我自己清楚,没事。你们上药就好。”

    还不等我说话,李永斌就先着急的开口了。

    那副样子,好像担心我被说的生气了一样。我笑着把水盆放下,点了点头说。

    “是我没注意到,我之后会注意的。”

    我们夫妻两个人都是这样的态度,没把这件事情当做是大事来对待,反而是牧瞳希直接就责备我。

    一瞬间,这屋子里面的立场表明的非常的清楚。

    李永斌帮着我,牧瞳希指责我的立场根本就站不住脚。

    牧瞳希忽然眼圈一红,捂着脸就跑了出去。

    “随便你们吧,我也是为了病人好,结果还落不到好了。”

    我一脸懵逼的被牧瞳希给撞开了,就看着那道白色的身影跑出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