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8章 真土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这?”我没想到牧瞳希居然哭着跑了出去了,有些愣的看着跟着牧瞳希一起来的小护士。

    “没事,牧瞳希的性子一直有些着急。嫂子你不用在意。我叫王玲,偶尔也帮着李营长上药的。”

    王玲尴尬的笑了笑,帮牧瞳希找补了一下。

    我笑了笑,牧瞳希这样的样子出去肯定会被人询问的。

    我摇了摇头说:“没事,我理解。”

    反正我不会让牧瞳希光明正大的靠近李永斌就是了,剩下的她一个小姑娘自己的名声都不要了,我也没办法拦着她。

    更加不会圣母心的觉得对方这样做是为了李永斌好。

    如果真的是担心李永斌的伤口的话,牧瞳希不会这样子把纱布拆开了,然后哭着就跑了。

    我走过去,王玲很认真的把李永斌的伤口给处理了。

    我真正看到伤口的时候,才发现这一道估计真的伤的很疼,因为附近的皮肉都黑化了。

    “嫂子不用担心,李营长的恢复情况很理想的。也没有伤筋动骨,就是需要养着,让新的肉再长出来。”

    我皱着眉点头,忍不住转头去看李永斌,却发现李永斌的伤口被处理着,他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变化。

    “疼吗?”

    李永斌摇了摇头,我当着王玲的面,也就没有再细问了。

    送走了王玲,李永斌对着我招了招手。我走过去,李永斌忽然一下就抓住了我的手。

    “你上来睡觉。”

    我看了看地上,这边的条件应该是给李永斌这样的伤员特别的优待了。

    单人间还有一个小柜子可以放东西,剩下的就是空空荡荡的。

    我摇了摇头说:“我等晚上在地上铺件衣裳就可以了。我上去了,很容易弄到你伤口的,又流血了怎么办?”

    李永斌轻轻笑了一声,说:“没事,你坐了这么久的火车肯定累了。我现在不睡觉,就看看书。

    你上来睡觉,我朝着旁边靠就可以。我醒着,不会弄到伤口的。”

    我的确是真的累的不行,看到李永斌扯着我的手,也没多说了。

    把外面的外套脱了,里面就剩下一件衣服,这床是真的不小,我和李永斌两个人躺着的确可以。

    “那我休息一下,你等会儿看时间了喊我,我出去买东西吃。”

    我朝着李永斌甜甜笑了笑,感觉旁边的男人手在碰我的头发。

    这男人看着冷冰冰的,可是却有些粘人。

    “好,你睡觉吧。”

    李永斌还有模有样的帮我盖被子,我又笑了笑,靠在他身边,原本还以为会再等一会儿才能睡觉。

    没想到一闭上眼睛,就昏睡了过去。

    我醒过来的时候,是因为有一只手正不安分的放在我的胸口。

    我先是一惊,还以为自己是在火车上面。可是闻到熟悉的味道,我忽然就放松了下来。

    感觉李永斌的手伸到我衣服里面去了,暖暖的大手轻轻的放在我的胸口上面。

    我有些被打搅的生气,啪的一下轻拍了李永斌的手一下,小声嘟囔。

    “干嘛呢?人家睡觉呢。”

    李永斌的身子马上一僵,我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这男人,真是太好笑了。

    “没事,那你睡觉。”李永斌的声音有些低哑,我马上感觉到了这男人是有情绪了。

    我转了个身子,直接伸手就抱住了李永斌的腰,微微睁开眼,就看到李永斌一只手上还拿着书呢,脸色却有些憋的红红的。

    看到我睁开眼,李永斌的脸色更红了。

    “我是你媳妇,你摸摸还害羞啊?”明明这种事情该害羞的是我,可是看到李永斌满脸通红的样子,我就是忍不住想要逗逗这个一本正经的军哥哥。

    李永斌不说话,却是忽然看了看我,那眼神很认真也很霸道。

    直勾勾的盯着我看,然后把手上的书给放开了,身子挪动了一下。

    “你干嘛呢?”

    我吓了一跳,这家伙的腿可还受伤呢?我紧张的想要摁住李永斌,可是他的手在床上用力一撑,人直接就躺了下来。

    “你是我媳妇,我想抱抱你,可以吗?”

    李永斌居然真的一本正经的把原本从我衣服里面抽出去的手,给伸了进去。

    暖暖的感觉并没有让我吓到,只是我没想到,自己调戏了一个这男人。

    这男人居然直接就用动作回应了我。

    感觉自己的胸口被捂住了,我的脸也慢慢的燥热了起来。

    李永斌的身子滑下来,我们两个人的脸面对面,我看着他黝黑的眼睛,都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

    “秀秀,你真好看。”

    李永斌的另外一只手慢慢的摸着我的头发,我轻轻的笑了一下,因为感觉有点儿痒。

    “那你是不是最喜欢我?”我感觉李永斌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两个人依偎在一起,就好像是取暖一样。

    我伸出手也抱住了李永斌健硕的身子,把自己靠了过去。

    李永斌的手在我的身上轻轻的抚摸,就好像是在帮我顺毛一样。

    “嗯。”李永斌回答了我刚才的问题,我忍不住笑的更加开心。

    脸上也跟着热了起来,朝着窗户外面一看,却是吓了一跳。

    “怎么都天黑了啊?”

    我是真的吓到了,撑着身子就半坐起来,朝着窗户不死心的又看了看,是真的彻底的黑了下来。

    我到底是睡了多久啊?

    “我看你累的不行的样子。就没有叫醒你,想让你好好休息。”

    “那你不是饿了一整天了吗?”我有些着急的翻身下床,李永斌的手也从我的衣服里面滑了出来。

    我一边穿鞋,李永斌躺在床上安抚我:“我不饿。”

    我转过头瞪他,看到李永斌还是一脸正经的样子,忍不住被气笑了。

    “你是石头做的啊,你不饿?”我把衣服给穿上,因为睡觉头发全部都乱了,把皮筋解下来,用手梳头。

    “我出去问问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吃的,先买回来再说。”我一边说着,就一边去翻我换下来的裤子。

    把一个线头给解开,从里面把钱给拿了出来。

    “这是你留给我的钱,一分钱没动全在这里了。不过现在你生病了,我赚的钱肯定不够,估计要花这些钱了。”

    我有些心疼,要是没有李永斌受伤的事情,估计等到我随军的时候,还可以攒下一些钱来。

    现在钱还没赚到,就要先花掉这些钱了。

    “嗯。没事,以后我的钱都给你。”

    李永斌说着,还朝着我的手上看了看,一脸的不以为然。

    我也知道心疼没有用,拿了零碎的几十块钱之后,我就出了病房门。

    才要走到护士台,却忽然听见有人在说到我的名字。

    “那个叫做王秀秀的看着年纪小小的,没想到这么开放。这大白天的就和李营长在屋子里面……”

    “瞎说什么呢?”有人反驳到。

    “这可不是瞎说,我路过的时候看到的,那时候瞳希从房间里面出来,我从门缝看到的。

    夫妻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我看见那王秀秀睡得可沉了。你说是吧,瞳希?”

    “嗯。”有人问牧瞳希,牧瞳希冷冷的应了一声。

    “瞳希,你不要伤心。之前大家都不知道李营长有爱人的嘛,现在那女人看着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出来的人,穿的那衣服,你们看见了吗?可真土。”

    “别这么说了,到底是营长的妻子。”这是今天帮李永斌换药的那个王玲。

    “怎么不能说了?瞳希照顾了李营长那么长的时间,她不说谢谢,还把瞳希给气哭了,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女人……”

    我摇着头走了出去,护士站里面正吃饭的一群人都愣住了。

    我站在护士台前面,轻声说:“我想要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