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9章 受人非议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我看着在场的人脸色都白了,心底忍不住觉得好笑。

    这些都是一些小护士,年纪看起来都不过二十岁上下的样子,可明明知道聊这样的事情不好,还喜欢说别人的闲话。

    “我想问问,这附近哪里有卖吃的?”

    我在乎的是我家男人怎么看我?至于这些人,要是我因为这样的“闲话”闹了起来,虽然这几个小姑娘会没脸,可是那样的话我也会受人非议。

    我才刚刚到这边,李永斌也说自己是做任务的时候受伤的,将来怎么分配还不知道呢,我现在要是闹起来,说不定会影响了李永斌的工作。

    所以,我笑着面对。

    不单单要让这些人知道心虚,还要把我和李永斌的面子给做的足足的。

    “嫂子,出了医院门口右边的巷子里面就有不少卖吃的。”

    王玲站了起来,其他人的脸上都很尴尬。王玲也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她还是开口了。

    我笑了笑,点了点头说:“那就谢谢你了,王玲同志。”

    我转身就走,当我走远一点的时候,还可以听到护士台那边紧张的说话声。

    “她听没听见咱们的话啊……”

    我摇着头下了楼梯,按照王玲说的朝着右边走了过去,果然一过去就看见一条小巷子里面不少的店铺。

    首都就是首都啊,哪怕是八十年代初的首都也比别的地方好上太多了。

    不说别的,就是这吃的都有不少。南边的小包子,北边大面条混沌馍馍……

    我想了想走过去买了两碗混沌,想着李永斌从中午没吃到现在,我又买了十个小巧的绿豆饼,打算当成零食吃。

    北京的东西比家那边贵,一碗混沌就要一块五,我有些心疼。

    十块绿豆饼也要了一块钱,想了想,我在这附近看了一下,马上就看到了卖杂货的。

    等到我买好了东西回来的时候,李永斌一看到我就问。

    “怎么去了那么久?”

    “我买了一张席子,也不能晚上跟你一起睡觉啊?要是真弄到你的伤口了,那可就麻烦了。”

    李永斌看到我拿回来的席子,脸色有些不好看。

    “你睡觉很老实。”

    我笑了笑,感觉李永斌这粘人的性格特别好玩。眨巴了一下眼睛说:“我睡觉是老实,可我怕你不老实。”

    李永斌闹了一个大红脸,气的想要伸手抓我,我急忙喊伤口,注意伤口。

    把买的两个碗给拿了出来,再把馄炖隔着袋子放在了碗上面。

    “你之前都吃的什么?我买了馄炖了,你喜欢吗?”

    李永斌没迟疑的点了头,我笑的更加开心了。把勺子递给他,两个人就吃了起来。

    一边吃,一边和李永斌说:“我给家里面打电话了,我爸妈都担心我丢了。我跟他们说了你的情况,他们这才放心了。”

    李永斌皱着眉,盯着我说:“回去的时候,我让人送你。下次,绝对不许一个人出来。”

    我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了,可是心底却不以为然。

    身为军嫂,我肯定要做好独来独往的准备啊。如果什么时候都让人护送保护的话,估计要等到李永斌成了大长官的时候吧。

    可是吃完了饭,我就犯难了。

    李永斌躺在床上看书,我皱着眉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李永斌就开口问我了。

    “怎么了?”

    “我需要帮你洗澡吗?”

    我是洗碗洗衣服的时候才想起来这个问题的,虽然我做好了给李永斌洗澡的准备,可是一想到那画面,我还是觉得有些……羞涩。

    李永斌也愣了一下,忽然笑了起来。

    看得出来,李永斌真的很少笑,忽然这么一笑,脸颊都是僵的。

    “不用,隔一天,部队里面就会有小战士过来帮忙。你要是觉得不舒服,就打盆水来,我擦洗一下就好。”

    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我四天没洗澡你都能抱着我,我怎么会嫌弃你?我是在想,我也抬不动你啊。”

    瘫痪在床的人,我可以随便使劲的收拾。因为一般都没有什么痛的感觉了,而且还好收拾。

    可是李永斌这是还没完全愈合的伤口,这要是碰到水就麻烦了。

    李永斌朝着我点了点头,我马上就帮他把水给弄回来了。拿着我自己的毛巾,我对着李永斌说。

    “你把衣服脱了,我帮你擦擦身体吧。”

    李永斌嗯了一声,直接就把衣服给脱了下来。这算是我第一次看到没穿衣服的李永斌,浑身和脸差距不大。

    我走过去,就看到身上大大小小的有不少的伤口。健硕的胸膛和强壮有力的手臂看起来让人觉得很有安全感。

    我看着李永斌,心底给了自己男人一个一百分。

    走过去抬起李永斌的手,就擦拭了起来。一边和李永斌说话:“那个护士小姐也这么给你洗过澡吗?”

    李永斌警告的瞪了我一样,我马上就笑了起来。

    “只有小战士帮我洗澡过。”

    我恩恩嗯的点着头,脸上却还是忍不住的调戏他:“我刚才出去问路的时候,可是都听见了。

    护士站里面的人都说那个牧瞳希喜欢你,之前不知道你有媳妇的,还说我穿的土。”

    “谁说的?”李永斌的脸沉了下来,我拍着李永斌的肩膀,笑吟吟的让他转过来,我帮他擦后背。

    “他们都这么说,哦,就那个王玲让他们别说了。剩下的小护士,我看都知道牧瞳希喜欢你。”

    李永斌哼了一声,抓住了我正在擦背的手,冷冰冰的说。

    “我有你喜欢就够了,不用别人。”

    一边说着,李永斌的手就顺着我的手腕摸了上来。摁着我的肩膀,就把我摁着坐在了床上。

    “你干嘛呢?不擦身子了啊?”

    我笑着躲李永斌的手,李永斌却是一只手直接圈住我的腰,呼吸微微急促。

    “秀秀,让我亲亲。”

    我的脸猛地一下就红了起来,气的锤了他一下,小声说:“这里是医院呢,我门都没关好。你快放开。”

    李永斌听见我这么说,却是不肯放手,把头放在我的肩膀上面,说话的热气都喷在我脖子上面。

    “那你还觉得别人喜欢我吗?”

    他是故意逗我的。我明白了过来,马上笑着说:“有人喜欢你是好事情啊,说明李同志你人缘好,哎呀……”

    李永斌一口咬在我耳垂上面,我吓得叫了一声,就感觉他又吸允了一下。

    “你还真是磨人。跟你哥说的一样。”

    我笑了起来,其实我也看出来了,李永斌是真的没有把牧瞳希给放在心上。

    所以才故意这么和李永斌说笑的,现在被他这么笑话,我也不觉得难为情。

    “你知道我磨人,你还敢娶我啊?你胆子够大的呢。”

    李永斌就这么抱着我,我整个人像是镶在他怀里面一样,被他抱得紧紧的。

    李永斌没说话,可是我却可以感觉到他把头埋在我脖子上面轻轻的呼吸者。

    “秀秀,我想要你。”

    这句话不是玩笑话,因为我可以感觉到来自身后男人灼热的体温。

    大婚当天就走了,其实我和李永斌并没有真正的在一起过。

    现在小别了这么一段时间,我也是想李永斌的。

    可是一想到李永斌的腿,我拍了拍他的手,忍住害羞小声说。、

    “不行,以后再说,你现在受伤呢。”

    李永斌轻轻的靠在我耳边,小声说:“没事,你把门关上,你在上面,我不动。”

    这个流氓……

    我的脸红的不行,可是身后的李永斌却忽然放软了声音说。

    “你要是不愿意……我不勉强你。”

    我豁的站起来,直接跑到了门口,把门关上,上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