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0章 跳楼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我把门关上了,想了想也把门后面的帘子也给扯上了。

    心里想着,我这么一扯帘子,估计明天出去真的名声就要变得更加不好了。

    小夫妻两个人在屋子里面能干什么?

    别人一想就知道了。

    可刚才听着李永斌那患得患失的话,我却心疼了。

    上辈子我就对不起这男人,这辈子都结婚了,这男人还没和我发生其他的一些事情。

    让我也有些舍不得。

    我低着头也不去看李永斌的脸色,不用看我都知道这家伙肯定在笑。

    我把窗帘也拉上了,然后回到床边,李永斌已经把被子掀开了,要不是这男人沉稳,我估计现在他就要拍着床让我上去了。

    “咱们先说好,要是你伤口疼了,就不许弄了。”

    我的脸都快烧起来了,可没办法,谁让我欠了这个男人的呢。

    我一躺下,李永斌的手就顺着我的衣服摸了进去,粗粝的手心其实摩挲着我的皮肤,让我一点儿也不舒服。

    反而有种过静电的感觉,麻麻的兹兹的,头皮都带着酥麻。

    我微微喘着气,感觉李永斌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我笑了笑,忽然开口说。

    “要是睡了我,我可就不找别人了.。”

    对于李永斌说改嫁的话,我还是生气的。

    李永斌在黑暗之中也轻轻笑了一声,呼出来的气喷砂在我的脖子上面,像是大金毛那种动物一样,轻轻的在我的脖子上面一下下的亲吻着。

    如果这家伙不揉着我的胸这么乖的话,我真的会觉得两个人之间不会发生其他的事情。

    窸窸窣窣的,李永斌的呼吸越来越重,我的上衣也被这家伙缠着扒了下来。

    肌肤相贴的感觉让我们两个人都有些紧张,我紧张是因为还害怕李永斌的腿。

    李永斌紧张是因为:“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这话才一说完,我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了一声尖叫,我吓了一跳,身子也跟着一颤抖。

    “怎么了?”

    我没想到这里也有人大半夜的尖叫,刚才是全身心的都乖乖的被李永斌磨蹭着。

    这么一吓,我也跟着一机灵。

    接着,走廊上就传来拍门的声音,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李永斌小小声的骂了一句脏话。

    我原本紧张的神情,马上被他这懊恼的小孩子举动给逗笑了。

    “把衣服穿上,肯定是出事了。”

    李永斌说着,就开了灯,把刚才扔在被子上面的我的衣服给拿了过来。

    这家伙手脚太快了,等到我想要自己去拿衣服的时候,他已经把我扶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的身上。

    “去,都出事了,你还闹呢。”

    我忍不住觉得这家伙好笑,严肃刻板又像是大金毛一样粘人。

    “我帮你穿。”

    李永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看,然后把我的背心拿好了,我听见外面的声音是越来越近了,也不敢闹着玩。

    把背心给穿上了,李永斌才把外套递给我。

    果然外面马上就有人拍门,声音还挺着急的。

    “李营长,你在吗?李永斌?嫂子?”

    我急急忙忙的上去开门,一打开门就看到王玲和牧瞳希站在门口,紧张的朝着屋子里面看。,

    我不明白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让这两个小护士吓得脸色都白成这样了?

    “怎么了?”

    “李永斌没事,对吧?”

    牧瞳希手上拿着一个文件夹,另外一只手拿着笔,正颤抖着记着什么。

    我摇了摇头说:“没事,他已经睡下了。”

    就李永斌那激动的摸样,外面的人一看就知道刚才我们做了什么了。

    牧瞳希点了点头,朝着屋子里面看,这才拿着文件跑去下一个房间。

    我有些好奇的站在门口看了看,就看见牧瞳希拍着隔壁的门喊开门,可是喊了好一会儿都没人来开门。

    就算是受伤了,这么大的动静肯定也被吵醒了。

    不能下床,喊一声进来是没问题的吧?

    “门好像反锁了。”

    牧瞳希紧张的看着王玲,王玲眼神一暗,推开牧瞳希说:“你让开,我来撞门。:”

    她们手上都没有钥匙,今天晚上轮班的护士站也不在这里吗?

    我看了看,发现护士台那边的确没人了,走出去问。

    “需要帮忙吗?”

    不说别的,身为北方的姑娘,王玲看起来比我还纤细呢。至于牧瞳希,看起来倒像是吓坏了。

    “钥匙在护士长身上,她下楼了。我要看看这房间里面的病人还在不在、”

    王玲虽然脸色也很慌张,可是最少比牧瞳希好一点,还能说话。

    我点了点头说:“我来试试吧。”

    说着,直接一抬腿,朝着那门就狠狠踢了下去。

    砰地一声,没开。

    我的力气还是不够大,正好看到别的病房有男人走出来,我对着对方喊。

    “大哥,过来帮着踢下门。”

    那人看这边乱成一团的样子,走了过来,王玲把事情由说了一边,那男人才踢门的。

    男人的力气比我们有用,门一踢开了,直面面对的就是窗户。

    屋子里面很昏暗,可是趁着外面的月光我却看到了窗户上面全是血。

    这……

    这是真的出事了?

    “就是这个病房,名字叫做什么?”

    王玲也看到了,急忙转头去拍牧瞳希。牧瞳希吓得都快要哭了,抓着文件的手颤抖着报了一个名字。

    我看见这是真的出事了,也不再多问回去了李永斌的身边。

    “好像是隔壁的房间出事了,应该是自杀,然后人从窗户掉了下去。”

    我一想到刚才自己去拉窗帘,忍不住身子一抖。

    这种事情不能细想,一想自己都觉得害怕。

    “到床上来。”李永斌对着我开口说,刚正的脸也露出了郁结的神色。

    我马上到床上,李永斌还热热的身体让我缓过来一口气,我就听见李永斌低声说。

    “隔壁的也是一起去做任务的其他队的,受了很严重的伤,我听护士说,就算好了也只能退役。”

    我忽然明白了过来,看来真的是自杀的。

    军人离开部队的痛苦,有时候我看电视都可以感觉得到。那肯定比剥皮还难受,要不然一个个的大男人这么会哭着眼睛走的。

    我摁着李永斌的心口,不断的呼出。

    “我希望你和哥哥一直都在部队里面,虽然这样你们在家的时间不多,可是我希望你们都开心。”

    李永斌没说话,却可以听见楼下传来哭声。

    是女人的哭声,还有被人捂住嘴巴的呜咽声。我听了心头特别的不忍心,慢慢的靠向李永斌。

    等到第二天,我去打水的时候就听见了事情的大概了。

    的确是有人自杀了,还是用水果刀捅了肚子,然后从窗户栽下去的。

    老婆孩子都在屋子里面,发出尖叫的是他的老婆。因为医院下面他们那个屋正好有一大堆的树丛。

    所以男人掉下去的时候,声音很小。

    都是被那女人的尖叫声给吓醒的,护士台昨晚轮班值守的几个人,全部都被处分了。

    我听了之后摇了摇头,虽然说军人离开部队难过。

    可是我哥那样的人,虽然难过可还估计家里面的父母。李永斌的脸受伤了,也不理会别人的流言蜚语。

    我不知道那男人是怎么想的,居然当着老婆孩子的面这样子做,难道就没想过其他人吗?

    等到回去,我跟李永斌说了事情的大概,叹了一口气说。

    “如果真的出事了,死了就可以一了百了,那也不用这么难的活着了。”

    “胡说什么,不许说这样的丧气话。”李永斌不太乐意了,朝着我小声吼。

    牵着我的手说:“这是他自己没过去心底的防线,既然有孩子,你拿五十块去送过去吧。”

    以后,这母子估计要难过了。

    我也没说什么,这人李永斌打过照面,现在送钱也是不忍心。

    我拿了钱,就去了隔壁的屋子,正好门打开了。

    我一走进去,看到里面的人就有些呆住了,是那个在火车上坐在我隔壁的母子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