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1章 怎么死的不是你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对方看到我也是一愣,接着脸色就白了。

    “你是谁?来干什么?”

    如果对方没有这么紧张的话,也许我不会多想。

    可是说真的,一个人在火车上一起坐了四天,这期间我偶尔还和她对视一样,现在就问我是谁?

    真的是让人觉得很怀疑,我那个钱包是不是真的被这女人给摸走了?

    里面没多少钱,也就六块钱,我还塞了一些纸张,就是装样子的。

    心底不心疼,可就是被吓到了。那布包一直被我抱在怀里面,东西还能不见了。

    可见对方是离我很近,下手的时候我估计也在打盹。

    不过,想到这病房里面发生的事情,我也没有多问的心思了。

    “我丈夫是隔壁病房的,他曾经和你老公一起出过任务。听说出事了,让我送点儿白礼钱来。”

    这病房里面开着灯,墙上白白的,窗户边的血已经被擦干净了,就只剩下这个女人和孩子在屋子里面,冷清的可怕。

    “谢谢……”

    那女人听到我是来送钱的,神色这才缓和了下来。

    眼泪一眨,就跟着我哭了起来,伸手把我手上的钱接了过去,哭着说。

    “我是听到消息从老家赶过来照顾他的,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狠心,就这么走了,这孩子才八个月,家里面还有两个老人,这可让我们孤儿寡母的怎么办?”

    我点了点头,安慰了一句:“事情也是没想到,部队里面应该会处置的,你再等等吧。”

    而且,让在医院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医院肯定也会赔钱的。

    虽然说人走了是最大的痛苦,可部队加上医院一起给钱,一家人的生活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我又说了两句安慰的话,转身就走了出来。

    这女人送我到门口的时候,我正巧看到有人在开我们那边的病房门。

    “你是谁?”

    我看对方穿着一身军装,心底猜是不是李永斌的朋友?

    果然对方一转过脸来,看到我愣了一下,我走过去笑了笑问:“这是李永斌的病房,我是他的妻子。请问你是?”

    “是嫂子啊?我是永斌的朋友,正巧被安排过来这边处理一些事情,就来看看永斌。”

    处理事情?

    到医院来处理事情的人,应该说的就是今天晚上跳楼的事情吧。

    我点了点头,转头看见抱着孩子的女人还眼巴巴的看着我和那个军人。

    这是打算现在就说?

    这女人现在死了丈夫,应该很慌张才是。可是刚才跟我哭诉的时候,却没有多大的感情一样。

    我也没心思管别人的事情,再说我和这女人也真的不认识,所以说了再见之后,就过去开门了。

    “进来吧,永斌还没有睡觉。”

    果然一进去,李永斌正靠坐在床上,看到我身后跟着人进来,脸上的神情马上就变得高兴了起来。

    “你怎么来了?”

    “听说医院有战士出了事情,我就过来处理一下。这就是弟妹吧?你小子,不声不响的就娶了这么漂亮的媳妇了。”

    这人看起来和李永斌很熟悉,说话也很直接。

    我笑了笑,站在旁边拿出两个杯子来给他们倒水。

    “秀秀,这是我们部队里面的指导员,姓张。你叫张大哥就好了。”

    李永斌给我介绍,我喊了人就打算出去。

    这人刚刚到就说来看李永斌,肯定是有事情要说的,我怕我在这里他们不好说话,所以打算出去外面等着。

    “你们说话,我出去外面。”

    “不用,外面刚刚出了事,你别出去了。”李永斌急忙开口,我这才想起来外面现在还有一些乱糟糟的呢。

    “对,弟妹。这件事情你也听听,是永斌这次和你哥都立功了。他们大半夜的发现了敌人,还及时挽救了物资。

    队里面决定给予奖励,等到你回去,就给你颁发奖励。文强我听说现在是直接回去部队那边了,要不然你们兄妹还能遇上。”

    这张指导员很熟悉我哥和李永斌,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很高兴的摸样。

    我听了之后也跟着开心,虽然李永斌受伤了,可是却没有影响到身体的机能,所以还可以接着留在部队里面。

    我点了点头说:“这是高兴的事情,我哥没受伤吧?他还好吗?”

    “好,你哥可比这家伙机灵。别说,两次出任务,你哥都一点事情没有,就李永斌这小子喜欢弄一些小伤然后好休息偷懒。”

    张指导员的开着玩笑,还一边拍着李永斌的肩膀。

    正巧这时候有小护士进来给李永斌换药了,我们三个人就安静了下来。

    “你知道,我申请的随军报告,批下来了吗?”李永斌换着药,一边和张指导员说话。

    我站在旁边却不觉得害羞,跟着自家男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张指导员朝着我点了点头,笑着说:“放心,回去我就帮你催催。不过也没有那么快,最少也要再半个月才能批下来。到时候你的伤口要是好了,说不定能一块儿回去。”

    李永斌摇了摇头说:“我这伤口要是差不多了,我就直接归队。”

    张指导员没说什么了,不过小护士却是笑着说:“李营长这是要升官了吗?”

    这里是部队医院,这些小护士的眼睛都毒的很,一看就知道李永斌的情况。

    李永斌没开口接话,张指导员也笑了笑没说话,我觉得人家小护士就是好奇,走过去帮她解围。

    “是部队里面的指导员来看他了,他才这么高兴的。”

    那小护士我认得,是昨天说闲话的人里面一个。

    可她喜欢闹尴尬,我却不能让这人留在屋子里面。要不然,只会让张指导员看笑话而已。

    那小护士看了我一眼,心虚的低下头就不说话了,我轻笑了一下,没再开口。

    张指导员又呆了一会儿,就说要想过去处理事情了。

    我把人送到了门口,就看到那抱着孩子的女人还站在门口张望,看到我和张指导员出来了,削瘦的脸上一双眼睛还是红红的。

    我忍不住好奇,这女人看着怯懦,可是胆子不小。

    要不然的话,怎么会一直盯着我们病房里面看。

    “请问,你们是部队派下来处理我丈夫事情的吗?”那女人拦在张指导员的脸面,一脸要哭不哭的摸样问、

    张指导员愣了一下,我担心他不知道这具体的情况,站出来轻声开口提醒他。

    “昨天晚上这位嫂子的丈夫出了事故,她和孩子都是昨天才到的。”

    “就是你家丈夫?”张指导员有些惊讶,那女人抱着孩子就开始掉眼泪了。

    张指导员看了看身后的两间病房,脸上露出了难过的神情,对着那女人说。

    “这位同志,那你跟我来吧。咱们去医院的办公室谈谈。、”

    转过头张指导员对我说:“弟妹好好照顾永斌,那我先走了。”

    “嗯,再见。”

    我送走了这两个人,这才回去病房里面。

    和李永斌在一起的时间过得非常的快,我每天就照顾他吃饭,扶着他去厕所,然后帮他擦身子。

    因为那天的事情之后,李永斌的心情有些沉重,倒是没有再说要我怎么样了。

    我每天就给他读报纸,顺便自己也观察一下现在的时局。

    中午出门买午饭的时候,忽然在楼梯口看见了正在抹眼泪的隔壁房的那个女人。

    我不打算和对方深交,点了点头就要走人。

    可是,这女人却是忽然开口。

    “你丈夫是不是要升官了?”

    我的脚步一顿,转过头去看那女人,就发现对方一双眼睛哭红瞪着我看。

    这莫名其妙的,怎么找我的麻烦?

    一想到那天那个小护士的话,我就知道肯定是又传出闲话来了。

    刚刚想要解释,那女人却忽然朝着我喊:“怎么死的不是你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