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章 真的是太霸道了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我记得清清楚楚,上辈子李永斌也是这么带着家人一起过来的。

    村里面的人议论的很难听,我觉得丢人,根本就不肯见李永斌。现在再见到李永斌,我觉得李永斌不是脸上的伤吓人,而是这个男人天生的气势就很让人觉得有震慑感。

    有一种,什么事情都被这个男人看穿了的无助感。

    可是,这辈子我不打算让李永斌再被人说三道四了。

    “跟我走。”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感觉憋着脸都红起来了,转身扯着我哥哥的手,朝着家的方向走过去。

    “哎呀,这秀秀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现在都自己给自己亲事做主意了。”

    “我看这是看上这小车了,啧啧,这一看就是个有钱人啊。”

    “秀秀啊,从小就是个有眼机灵的。”

    我听着路边站着看热闹的闲话,都觉得脸一阵阵的烧。要是换做上辈子,我肯定直接就哭着跑回家了。

    可现在,我听到后面汽车发动的声音,我紧紧扯着我哥的手,不让我哥去跟那些人吵起来,憋着一口气就是不搭理他们。

    一到家门口,我就对我哥小声说:“我先进去跟爸妈说一声。”

    我哥脸黑的跟锅底一样,嗯了我一声,就把我朝着家里面推,转过头狠狠的瞪着那些看热闹的人。

    我也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李永斌已经下了车,一张冷脸严肃严谨,正朝着我看过来。

    我吓得一机灵,急忙朝屋子里面走。到了天井就朝着大厅里面喊:“爸妈,哥的战友来了。”

    我一叫喊,我妈和我爸就都出来了,我妈手上还拿着个盆,正在拌鸭食,就是一些米糠加野菜,弄得满手黏糊糊的。

    我一想到的跟着李永斌来的人,马上上去就把我妈朝走廊推,对着我爸努了努嘴巴,小声说。

    “爸,那人还带了家人来。我先带我妈洗手了,你快去看看,哥也在门口呢。”

    上辈子李永斌和他姑姑也是来的这么突然,家里面完全没准备,我还不乐意嫁给李永斌。

    结果让那李永斌的姑姑将我们家里每一个人都给嫌弃侮辱的不行。

    可记着李永斌救了我哥的恩情,我爸妈从头到尾都不吭声。

    这辈子我打算和李永斌好好的,那可就不能再让人对我爸妈说任何一点的闲话了。

    要不然,我也不会憋着气,不和村里面的那些长舌妇理论。

    “怎么忽然就过来了呢?”我妈也被吓到了,我一边把水桶噗通一声扔到井里头打水,一边皱着眉和我妈说话。

    “我也不知道,我和哥正准备去供销社打电话呢,就看到他们开车来了。”

    “开车啊?”我妈又吓了一跳,跟着我一块皱眉说:“这人什么身份啊?算了,来都来了。这都这个时间点了,没有叫人空着肚子说话的,你快去田里面弄点儿菜来。家里还有早上你哥弄得鱼,差不多就可以了。”

    我家在沿海边靠离的小村子,还真的不缺腥味的海鲜。可就是没肉,一年到头也吃不上几口肉的。

    “我知道了,妈,你快进去厅里。我知道怎么摆布!”

    我有些着急,怕我妈去的晚了,又被李永斌的姑姑说闲话,所以推着我妈赶她走快点。

    一看我妈进了大厅,我也没二话了。转身朝着旁门走了出去,直接就去了不远处的菜地。

    掐了一捧油菜花,还有一把小葱,想了想,我又跑到村口磨豆腐家里面佘了一块豆腐,这才往家里面赶。

    一到家,我就看到不少人围着我家门口的汽车看稀奇,指指点点的还伸着脑袋朝我家里头看,闹哄哄的样子,一看就是看热闹。

    “秀回来了?呀,还买了东西啊,这是打算给新女婿吃的啊?”

    有个好说话的婶子开口喊我,这话一说完,旁边的人全哄得一声笑了起来。

    “秀啊,这人是不是特有钱啊?你之前不在家闹着不同意吗?这是你哥跟你说了他多有钱了啊?”

    鸟嘴婶也跟着挤到我跟前,一脸打听闲话的好(四声)事摸样。

    这话说出来特别的不中听。

    我之前的确哭过,可让鸟嘴婶听见却是意外。

    我哥跟我说李永斌事情的时候,鸟嘴婶正好要到我家借点盐巴,就这么听见我躲在屋子里面哭。

    后来就整个村子都知道了,我不乐意嫁给一个毁了容的男人。

    现在鸟嘴婶当着这么多人问,不是就酸我是嫌贫爱富,看中了李永斌开车来的吗?

    我原本被笑的有些发热的脸冷了下来,看着鸟嘴婶开口说。

    “婶子不是说,我要是不嫁给救了我哥的人,就是忘恩负义吗?现在我要嫁给人家了,你又说这话?要不,我带您进去,您和我爸说,给我拿个不被人说嘴的主意。”

    说着,我也不怕鸟嘴婶,一只手拿着东西,一只手就抓着她的手,就往家里面带。

    正好给外面这些看热闹的一个态度,想说什么闲话,我也不怕。

    有本事,跟我爸这个村里面有名的活阎王面前说。

    “哎哎,你这丫头,性子怎么那么着急?我这不就说说吗?婶子家里还有事,就先走了。”

    鸟嘴婶说着,就甩开我的手,转身跑了。

    旁边的几个婶娘看着也都散开了,不敢再和刚才一样,拦着我不让我进家门了。

    我拿着东西,一进门就听到大厅里面传来我爸说话的声。

    “我们王家也是个大宗祠,做不出来那种忘恩负义的事情。

    李营长,你救了文强,却害的你的脸成了这个样子。

    我女儿不说别的,懂得几个字,长得也水灵。你要是觉得好这丫头好,婚事咱们就这么定下来。”

    我听着我爸和上辈子一模一样的话,却不再觉得我爸是把我送出去给别人糟蹋的了。

    我拿着东西进来,李永斌带着他姑姑坐在我爸我妈对面。

    我一进来,李永斌他姑姑李芳华马上就朝着我看了过来。

    他姑姑脸上涂着雪花膏,看着比较白,还画了眉毛和口红。

    现在这个时代,能画的起妆的可都不是普通人,我忍不住好奇,这李永斌家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这就是你们家姑娘?”李永斌家是北方人,他姑姑一开口就带着很浓重的口音。

    幸好现在普通话已经在推广了,我爸还是一个小干事,才能交流。

    “嗯,秀秀,快叫人。”

    我爸虽然从小疼我,可在外人面前根本就是个大阎王。我马上朝着他们点头,笑了笑喊。

    “阿姨好,哥哥好。”

    李芳华看到我开口了,眼神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我,不过和上一世冲到屋子里面骂我不一样,这辈子李芳华还朝着我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

    而李永斌却是看着我,嗯了一声,那眼神就直勾勾的盯着我看,就好像我是什么特务一样。

    那强烈的目光落在我身上,让我原本坦荡的心态都忍不住窘迫了起来。

    这男人看人的眼神,真的是太霸道了。

    “我先去做饭了。”

    我实在受不了李永斌那迫人的视线了,拿着东西就朝着旁边的厨房里面跑了进去。

    “这丫头,真是的。”我爸有些嗔怪的声音传来,我忍不住脸更红了。

    忽然一道低沉冰冷的声音响起,带着点儿口音。

    “叔,没事。”

    这是在给我解围?

    我有些震愣,没想到李永斌看起来冷冰冰的这么一个大男人,还会开口帮我解围,怕我被我爸说。

    我的嘴角忍不住扬了起来,看来这男人还真的挺不错的。

    脸上的伤我没细看,可是看着也就是在耳朵下来那一块看的出来而已。估计现在还受伤时间比较短,脸上也有些受伤的白痕点,再过些时间说不定都能看不见了。

    也不是外面传的丑八怪啊!

    一边想着,我已经一边麻利的把小葱给摘掉葱须,再剥掉外面最硬的一层皮。在水桶里面洗了洗,拿起刀,直接就给切成小葱粒了。

    又把油菜花给洗了,现在油菜花还有点儿嫩,炒起来吃肯定好吃。

    旁边的镂空木柜里头,一个长盘里面放了一条鱼,我拿出来一看,是鲫鱼。

    想了想,家里根本没多少油,肯定做不了好看的煎鱼,那还不如直接清蒸了。

    厨房里边两个灶头,我用干草点了火,开始生火。

    上一世为了赚钱帮吴军圆艺术家的门,家里什么货我都干,还去给让当过保姆,所以做饭已经是熟手了。

    我把一个锅放上去,加了水,放了木头做的十字架,再把长盘放上去,浇上豆豉,再放上葱珠粒,就把锅盖给盖上了。

    再从柜子里面摸出三个鸡蛋,这原本是攒着卖钱的,可现在家里来了客人,也不能小气了。

    鸡蛋打了,再加葱珠粒,挖了一小勺子猪油放进去,我手上的碗一歪,鸡蛋顺着滑到热锅里面去,呲的一声,鸡蛋的香味就飘了起来。

    我妈这时候进来了,看到我熟手熟脚的动作,忽然眼圈红了红。

    “秀啊,你是不是不……”

    我妈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一抬头就看到李芳华一脸打量的站在我妈的身后,我急忙咳嗽了一下。

    “妈,阿姨,你们怎么过来了?在厅里头坐着就好,这边我快弄好了。”

    可李芳华的脸却在听到我妈刚才的话头,就刷的一下黑了下来。

    我心底一咯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