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7章 再遇马冬梅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没正经,要是外面知道李营长是这个样子,说不定都要吓死。”

    我忍不住偷笑,其实李永斌长得是真的好看精神,而且特别附和现在人们的审美观点。

    带着与生俱来的阳刚之气,和后来的那种所谓的明星一点儿也不一样。

    自从我发现牧瞳希没有来医院上班之后,我就发现了一个特别的地方。

    就是小护士们说闲话,已经没有那么提起李永斌了。就算提起来,也都是说李永斌冷着脸,怪吓人的。

    “没事,你是我媳妇。咱们是领证办事,谁也不会说什么的。”

    一边说着,李永斌就又开始不安分了起来。我不搭理他,用力把李永斌的手给摁住了。

    “还乱来,要是外面的人真的知道了,我可马上就回去。”

    李永斌又弯下腰来亲了我一口,笑着我的嘴唇笑着喊了我的名字。

    “秀秀,我真恨不能把你拴在裤腰带上面。”

    我忍不住又瞪这男人,这就跟开了荤的和尚似的,怎么要都要不够一样。

    不过,我却忽然想到我上辈子那么多年以后都没有生下孩子来。

    我忽然心底一凉,再看着李永斌的脸,心底想着找个时间去问问看。

    上辈子自己那么操劳,没有怀上孩子说不定也是被自己折腾坏了身子。可这辈子,自己一定要好好的过日子,生孩子。

    “真想一起带着你去部队里面。”李永斌的手摩挲着我的头发,把我抱在他的腿上,一脸不舍说:“你小我那么多岁,我以后一定给你吃好的穿好的,一定好好宠着你。也不枉费爸妈把你这个磨人精交给我。”

    “说谁呢?”我可不喜欢李永斌这么对我,我想要的是两个人平等的对待。

    李永斌这么跟宠闺女一样的和我过日子,我可不喜欢。

    我看了看外面没人,忽然把李永斌的手放在我胸口。

    “你还嫌弃小吗?”

    李永斌的手马上退开,朝着外面一看,看到没人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手却不老实的在下面捏了一下我的大腿,磨着牙说:“就能磨人,有本事你晚上别……”

    我急忙捂住李永斌的嘴巴,这家伙居然会说黄腔,太过分了。

    两个人闹了一回,李永斌就说他得到了指使,明天就回去部队里面了、

    我虽然心底也舍不得,可还是笑着说:“那正好,咱们今天就出院,然后去外面逛逛。”

    李永斌宠溺的对着我点了点头,真的就和我一起收拾东西。

    我的东西倒是添置了不少,李永斌的就特别的简单。收拾了一下,李永斌再次换上了军装,我看着都觉得好看的不行。

    “你这样真精神。”我踮起脚尖,拍了拍李永斌军装的肩膀,上面有一道小小的折痕。

    李永斌手一托,把我一提高,就对着我的嘴亲了下去。

    “真甜。”

    我气的拍他:“你要不是去参军了,肯定是个整天站在巷口朝女孩子吹口哨的小混混。”

    这家伙,太喜欢这么占便宜了。

    李永斌笑着抱着我的腰说:“我做小混混的话,也把你抢回去做媳妇。”

    我们两个人刚刚牵着手走了出来,就看到那个马冬梅也抱着孩子站在护士台。

    一脸的憔悴,怀里面抱着的孩子也蔫头耷脑的。

    看到我和李永斌,马冬梅愣了一下,然后看着李永斌有些震愣住了。

    李永斌被人这么盯着,又不认识马冬梅是谁,所以有些疑惑。

    我扯了扯李永斌的手,李永斌马上低下头来。

    我靠近李永斌,小声说:“这就是咱们原本隔壁病房的军嫂。”

    李永斌恍然大悟,虽然他知道马冬梅闹我的事情,不过李永斌和张指导员都是大男人,都是一样的心态。

    所以,都觉得马冬梅是被小护士的话给带偏了,都觉得马冬梅是太委屈才闹起来的。

    可我怀疑马冬梅在车上拿了我的钱包,所以我没有用马冬梅可怜的眼神来看待她,就越发现马冬梅的一些小细节很让人起疑。

    李永斌朝着马冬梅点了点头,我不想要搭理马冬梅,也没什么反应的跟在李永斌的身边走了过去。

    “那个……”马冬梅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忽然开口。

    我带着李永斌的脚步接着朝着前面走,马冬梅刚才看见我和李永斌出来的时候,眼神明显不对。

    “弟妹,等等……等一下……”

    李永斌刚才迟疑了一下的脚步,被我带着朝着前面走。可是听到后面马冬梅的声音都带上了哭腔,李永斌就先停了下来。

    “有什么事情吗?”

    李永斌轻轻的捏了捏我的手,安抚我让我停下来。

    我在心底叹了一口气,虽然觉得麻烦,可我还是停了下来。

    “对……对不起。那天的事情我也是没想到,我是太难过了,才会说那些糊涂话的,弟妹,你可一定不要生我的气,要不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马冬梅说着,还小声的啜泣了起来。

    怀里面的孩子被她这么一抽一抽的,弄得不舒服,原本在昏睡的蜡黄的小脸,马上就是一皱,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我看着马冬梅这样的举动,心底想着,这女人哪里会不知道怎么办?她非常知道要怎么利用自己的可怜,来博取别人的同情。

    “嫂子,家里面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都可以理解的。秀秀也不是小气的人,不会怪你的。”

    李永斌看见孩子哭了,马上就开口表明了态度。

    我虽然心底觉得马冬梅这么拿孩子做挡箭牌的举动恶心人,可还是笑了笑说。

    “嫂子,那天的事情既然说清楚了,那就过去了。张指导员都说了,他为你们争取到了另外的补偿款,你和孩子好好过日子,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是这么说。”李永斌转过头来,赞赏的看了我一眼。

    我唇角的笑容更深了,难道只有马冬梅会做戏吗?

    “是……谢谢,谢谢弟妹那天帮我说话了。我是个糊涂人,孩子都办法带好,原本都要回去了,可是现在孩子发高烧,补偿款还没有下来,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才回来医院这边的……”

    我几乎想要扶额了,马冬梅这女人实在是过分了。

    那天不说我们家李永斌说拿了五十块钱,就是这层楼的其他人,看她们孤儿寡母的也都给了几块钱的人可不少。

    可现在她故意这么说,想要的目的就很明显了。

    “这是二十块钱,嫂子拿着给孩子看病吧。什么事情为难的,可以跟部队里面说一声。虽然我和你丈夫不是一个连的,不过也知道。

    他们那个连队里面的指导员非常的维护战士的,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去找他。”

    马冬梅推开李永斌的手,摇着头一脸的可怜说:“不行,我怎么能拿你的钱呢?那天大家给我丈夫的安葬费,我还有剩下的……”

    “这是给孩子的,你就收下吧。、”

    李永斌坚持要把钱给马冬梅,我看马冬梅那样子,直接把李永斌手上的钱拿过来。

    这两个人都是一愣,马冬梅的眼睛一瞪,接着就开始抱着孩子掉眼泪了。

    “嫂子,这是我丈夫给孩子的,也是一片好心,你不为了自己着想,也想想孩子。现在还发烧着,护士站里面有可以坐着的地方,你还是抱着孩子在里面坐吧,别带着他在这里吹风了。”

    我直接把钱塞到了孩子的被子里面,抓住了李永斌的手。

    李永斌朝着我点了点头,我朝着他笑了笑。

    心底骂:这个呆子,没看到马冬梅刚才还盯着他口袋里面剩下的钱吗?

    正这么想着,我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