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9章 正经流氓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吴家这是打算把永斌喊过去做什么?你跟我说说。”

    李芳华的神态很傲慢,说话也带着些冷嘲。

    我原本以为,按照吴静的脾气肯定会被惹怒的。吴静连看到我和李永牵手都能够吵闹一番的人,怎么可能会受窝囊气。

    可是,出乎我的意料。

    吴静忽然安静了下来,就像是遇见猫的老鼠一样,忽然就没了那股猖狂的态度。

    低着头,侧着身子好像是想要躲在李永斌身后。

    “李姑,我不是这个意思。是妈真的……”吴静说这话一直偷看李芳华的表情。

    李芳华的脸上似笑非笑的,忽然朝着前面走了一步,李永斌的手动了动,我发现他这个小动作。

    下一刻,吴静就抓住了李永斌的手喊救命。

    “你喊什么喊?”李芳华一脸看不上吴静的摸样,对着吴静嫌弃的喊:“闭嘴。”

    吴静却紧紧的抓住了李永斌的手,就不肯松开了。抬起头看了一眼李芳华,躲在李永斌的旁边说。

    “李姑,我妈真的晕倒了,她很担心哥哥,想要让哥哥回去看看,也好让她安心。:”

    我看着吴静扯着李永斌的手,而李永斌却没有马上甩开的举动,心底暗暗猜想。

    看来以前李芳华经常收拾吴静,而吴静每次都是躲在李永斌的后面。

    不用多想我都知道,李永斌这样的男人肯定没有办法看着吴静被收拾还假装看不见的。

    “秀秀。”忽然被喊到名字,我一抬头就看到李芳华正一双眼睛带着不满的瞪着我。

    “我说,你和永斌先回去,我跟吴静去一趟他们家。既然嫂子晕倒了,那我自然要过去看看。”

    而吴静一只手已经被李芳华抓在手上了,正苦着脸朝着李永斌喊。

    “哥哥,你跟我一块回去吧。咱们妈妈一直在想你啊,哥哥……”

    “再不把你的爪子松开,行不行我再砸断一次?”李芳华忽然凉凉的说,吴静却是马上就松开了手,只是眼巴巴的看着李永斌,一看就是在求救。

    “姑姑都说了,咱们走吧。、”

    我也不等李永斌主动开口,直接就挽着李永斌的手,就带着李永斌朝着外面走。

    等到外面了,我忽然听到李永斌长长的呼气声。

    “真是的,不喜欢管这件事情,干嘛还拦着啊?要不是你昨天晚上说了拒绝了吴静和你的婚事,我都要以为你是心疼了。”

    我本是玩笑半是额认真的看着李永斌说,感觉李永斌刚才整个身子都是僵的。

    李永斌带着我走远了一点,才摇了摇头,在我面前露出一些无奈的神情说。

    “我妈嫁给吴叔叔,也算是得到了照顾。吴静性格太任性了,小时候就我姑没有对她手下留情而已。

    手脚都被我姑打断过,虽然吴家人都没有找我姑的麻烦。可是我知道,这样做总是让人为难的。”

    “让你妈妈为难吗?”我听见李永斌和我分享心里的忧虑,忽然觉得很开心。

    李永斌看了我一眼,笑着说:“吴静每次被我姑姑抓住,我都可以发现大院里面的其他孩子,都和你这样笑着。

    可见,吴静的性格是真的不好了。所以,吴家人才让我姑姑那么折腾吴静给她教训吧。”

    李永斌的话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我却听出来了,李永斌的妈妈在吴家的日子估计也是不太好过,又不太难过的状态。

    吴静家里面好像还有爷爷奶奶,所以难过应该是爷爷奶奶给李永斌妈妈的吧、

    至于好过,那肯定就是那个吴叔叔给的了。

    我点了点头说:“等我下次过来了,你就带我去看你妈妈吧。”

    李永斌点了点头,笑着带着我去了商场。我没拒绝,正好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发展机会的。

    商场里面现在就已经有引进国外的牌子了,我还看到了冰箱和电视。

    不过,现在电视还只是九寸的黑白电视。

    商场里面围了不少人都在看电视,我看了一会儿就带着李永斌走开了、

    “不喜欢吗?”李永斌看着我问,笑着说:“你要是喜欢的话,那咱们就攒钱买一个。”

    我摇了摇头说:“咱们这点钱,还是先不动吧。要是我爸妈真的过来的话,估计还要租房子。他们就算有钱,我也不能吃白饭啊。”

    “放心吧,我每个月有三十块钱,在部队里面也不用其他花销,我都给你。”

    三十块钱一个月,其实在现在可以过得很不错。

    我笑了笑,说好。

    心底却是想着,怎么样让这三十块钱变成三百块钱,才是最实际的。

    走到食品区的是时候,我就没有心疼钱了,看到有不错的东西就买一些,打算带回去给爸妈和沈哥尝尝。

    现在可没有试吃什么的,全部都是装在柜子里面,想买多少让售货员拿多少。

    我买了一些麻花和看起来很有趣的饼干,中间夹着的应该是花生糖的饼干。

    “我家里面还在给你织毛衣呢,我尽快做出来。”逛到毛线的面前,我笑着和李永斌说我给他做的衣服。

    李永斌点着头说:“等随军你一起拿过来。”

    我嗯了一声,李永斌非要给我买衣服,最后我还是选择自己买两块布回去做衣服。

    李永斌知道我的衣服做的好看,也点头说了好。

    不过等到李永斌带我去买票的时候,打了电话才有些失望的说。

    “我原本打算找人跟你一起回去的,只是那小战士忽然有事情,就没有办法跟你回去了。我给你买个卧铺的,你也能休息好。

    东西就放在旁边,被偷了也没事,人好好的就成,知道不?”

    我捏着票点了点头,夫妻两个人才找了一间小旅馆开了一间屋子。

    李永斌就跟饿坏了的狼一样,一进屋就说我肯定累了,把我推到了厕所里面让我洗澡。

    我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想到两个人就要分开了,虽然觉得李永斌这样太不节制了,可还是听他的去洗澡了。

    洗到一半的时候,门忽然被敲了敲,我吓了一跳。

    “怎么了?”

    “我出去再给你买点东西,你等会儿直接等我就好。”

    这男人,还真的是又正经又流氓。

    我出来的时候,李永斌还没有回来,刚刚才走到床边,忽然就看到了放在床上的我的衣服。

    我拿起来一看,脸忍不住就红了起来。

    这是我穿着背心觉得空洞洞,所以学着内衣的样子做出来的。是收拾东西的时候,我妈放错了的。

    到了医院,我也就把这东西塞起来了。

    刚才肯定是李永斌拿出来的,我觉得有些好笑,可是想起李永斌那大金毛一样喜欢撒娇的样子,我忽然想试试看这衣服。

    把身上穿着的衣服又脱下来,我把内衣穿上。

    我在南方人里面算是瘦的,可是胸前也算是鼓鼓的有点儿料的。

    穿着背心还好,现在穿着内衣,虽然没有海绵垫着,可是胸口瞬间还是出现了一条沟。

    我拿着一个书本大小的镜子照着,觉得自己穿成这样,也算是制服的诱惑了。

    刚刚这么想着,忽然门就被打开了。

    我吓了一跳,急忙把手上拿着的镜子朝着桌子上面一放,整个人就打算朝着被窝里面钻。

    “你怎么不敲门啊?”

    我缩在被子里面,一脸通红的朝着李永斌喊。

    李永斌站在门口愣了一秒,接着砰的就把门关上上锁了,手上拿着的东西直接放在地上,朝着我就扑了过来。

    “你穿什么东西?”

    “没有。”李永斌的手朝着被子里面伸进来,我吓得尖叫。

    李永斌却是一下子就压在我身上,闷声闷气说:“你这是不好的东西,快,我帮你脱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