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72章 文人气质江淮南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你再抓紧的话,我的手就要麻了。”

    我实在忍不住了,对着李永斌开口说道,李永斌这才摸了摸我的手,无奈说。

    “回去我会去看看报告什么时候下来,然后再给你打电话的。”

    自从我和李永斌彻底的在一起之后,我感觉李永斌身上那种粘人的劲头真的是越来越厉害了。

    不过,我也很喜欢李永斌这种对外冷冰冰,对我却黏糊的状态。

    所以,我抬起手在李永斌的脖子上面摸了摸,朝着他露齿一笑。

    “我时刻准备着,到你的身边。”

    李永斌的脸上忍不住笑了起来,可想到在外面,他马上又恢复了冷面酷酷的摸样。

    “你快下去吧,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

    我赶李永斌下去,李永斌也没有拖延,毕竟火车要走了。

    我脸上带着笑,可是头还是疼的。我估计是休息的不太好,把东西放好之后就躺了下来睡觉。

    卧铺是四人位置的,两边是个挂架,人躺在上面,可比坐在椅子上面要舒服多了。

    我倒头就睡,和李永斌说的一样,东西放好了,钱我也没拿出来。

    特别是卧铺这边一点儿也不杂乱,现在买卧铺还需要介绍信,还是李永斌用军人证帮我买的。

    所以,能在卧铺这边的,一般都算是有素质的人。

    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发现天有些黑下来了。

    我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看着火车外面的天色,猜想自己应该是睡了一下午了。

    对面也有人坐着,是个男人,也穿着军装,不过和李永斌他们那种不一样。

    看起来应该是文职工作者,我站起来想要去一下厕所,火车却忽然一个摇晃。

    我刚刚起床,脚都是发软的。

    直接一个杯子就砸到对方的床上去,我马上道歉:“对不起,不好意思。”

    幸好水杯里面是没有水的,要不然的话,还真的是太尴尬了。

    对方抬起头来,大约二十几岁的年纪,看着很沉稳,而且特别的白净。

    这幅样子倒是让我想到了李默男,李默男也是这么干干净净的,不过李默男的身上有商人的那种锐利。

    这位同志身上倒是一股阳光的感觉,看到我的杯子,也不生气,递给了我说。

    “没事,我看你睡了一下午了,好像脸还挺红的,你是不是生病了?”

    我被问的一愣,摸了摸自己,这才发现脸上有些烫。

    看来,我不是头疼,我应该是感冒了。

    我笑了笑,点了点头说:“好像是,摸着有点儿烫,应该是着凉了。谢谢你哈。”

    对方嗯了一声,对着我问:“需要我去帮你倒水吗?”

    我摇了摇头,道谢之后转身就去上厕所加倒水了。等到回来的时候,那个原本在看书本的男人把手上的书放下了,正在翻包。

    我坐了下来,刚刚打算灌下去热水,那个男人就转过头来。

    “我带了感冒药,你需要吗?这是我之前吃剩下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试试看。”

    对方手上拿着的是一整个塑料的瓶子,上面的确贴了标签说感冒药。

    可是我和对方不认识,对方忽然说要给我药,我有些为难了起来。

    现在的确好人居多,可我一个女人出门在外的,也不敢什么都乱吃。

    对方看出了我的犹豫,笑了笑说:“这是我的军官证,可以给你看看。我不是坏人。”

    说着,他真的把放在口袋里面的军官证拿出来给我看。

    我看过李永斌的军官证,现在看见这男人的军官证,也相信了一点。

    最重要的就是,现在军人的身份,根本没有人有胆子造假。

    抓到的话,判刑可不是说着玩的。

    “江淮南?你的名字真好听。”这名字在现在这个时代,真的是少见的好听了。

    我笑了笑,把军官证还给对方,也接过了对方递过来的感冒药。

    把药吃了下去,我也没有接着躺下,坐在床上和对方闲聊起来。

    听到对方居然是和我同一个目的地,我很惊讶的说:“也是却出任务吗?”

    江淮南点了点头,对着我笑着说:“你别看我白,我也经常出差。去的地方蛮多的,可就是晒不黑。”

    江淮南熟悉起来之后,我才知道他的职位还蛮大的,有点儿调派调查员的意思。

    “你对军人好像蛮熟悉的,是军属吗?”江淮南打量着我,我也落落大方的一点头。

    “对,我的家人是军人,所以我对你们这样出任务还蛮熟悉的,你这样虽然是文职,可是在家的时间也很少吧。”

    江淮南点了点头,一路上有江淮南说话,倒是不那么的无聊了。

    等到四天的火车到站的时候,我拿着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江淮南帮着我拿着,跟着我一起下了火车站。一下来,我就开始找沈哥。

    可还没有看见沈哥,就看到了李默男朝着我跑了过来。

    “王秀秀,本事挺大的啊,自己一个人独来独往的。怎么没在火车上把你丢了你?”

    李默男一看到我就没说好话,一双眼睛瞪着我,让我莫不清楚头脑。

    “我没惹你啊?你这人说话怎么阴阳怪气的?我哥呢?”

    我朝着李默男身后看了看,就看到沈哥正朝着这边走过来,我笑着要走过去,才忽然想起来身后还跟着江淮南在帮我拿东西。

    “淮南哥,谢谢你帮我拿东西了。我哥哥来了,你把东西给我吧。”

    我话还没有说完,李默男已经哼了一声,对着江淮南一拍肩膀说。

    “表哥,你真的和这丫头一个车厢啊?”

    我眼睛忍不住瞪大,没想到江淮南和李默男居然是亲戚?

    难怪江淮南还说自己来这边,会有亲戚接待,我还以为沈哥借了李默男的车子来接我的。

    “默男,好好说话。”江淮南笑着看了一眼李默男,对着我点头说:“也没想到这么巧。”

    江淮南这幅笑的温和阳光的样子,让我忍不住心底犯嘀咕。

    怎么和李默男差别那么大?

    这两个人真的是表兄弟?

    “秀秀,这位是?”沈哥走过来,我急忙帮他和江淮南介绍。

    两个男人身上的气质都特别的沉稳干练,只是江淮南的文人气质更加的出众一点。

    我在心底感慨了一下当兵的都和自家老公一样帅,就问沈哥:“爸妈怎么样了?”

    我离开的这段时间,最担心的就是沈家或者王家来找麻烦?

    “他们没事,都在家里等着你呢。咱们先出站吧。”

    沈哥笑了笑,伸出手去拿江淮南手上我的东西。

    因为沈哥是和李默男一起来的,李默男也开车了,所以四个人就一起上了车。

    “爸妈都蛮担心的,不过永斌说了给你买了卧铺,他们才放心了一点。这几天就一直等着你,妈今天还特意去买了一只鸡。:”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是李永斌受伤了,又不是我受伤了,怎么给我进补?”

    “我看你还是瘦了,北京那边怎么样?永斌的腿没事吧?”

    说到腿的时候,沈哥的脸色有些凝重了起来,。

    我担心他多想,急忙说:“没事,他伤在了皮肉上面。”

    沈哥点了点头,我想要问沈家和王家的事情,可是又因为车子上面有外人,倒是不能把事情说的太多了。

    “王秀秀,你去北京就没带什么回来吗?”

    李默男一边开着车,还一边说话。我知道他是故意要和我抬杠的,没好气的说。

    “有也没有你的份。”

    李默男笑了起来,从后视镜里面看着我,笑的狡诈。

    “东西都在我车上,你说没我的分,那我可不把你送回去了。、”

    这话说完,李默男就盯着我看。我被看的有些毛毛的,心里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