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74章 落难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我愣了一下,摇了摇头说:“没有,我们是在火车上才认识的。江淮南说话很有眼界,我就和他多聊了一点。”

    沈哥想了想,忽然开口跟我说了一句:“秀秀,你结婚了。以后你要和别人保持一些距离,不管是谁,你都不能太熟悉。

    我不知道你和江淮南是怎么认识的。只是,江淮南是个好人,我知道。可他是个男人。”

    我忽然听见沈哥这么说,整个人都有点儿懵。

    “我……”我想要说我没做什么?我就是在火车上生病的时候,江淮南递给了我感冒药,之后我觉得江淮南知道的很多,就和江淮南说多了的一些很普通的话而已。

    可是我想要辩解的话才刚刚要说,沈哥却摇了摇头说:“秀秀,你不用那么紧张。我不是说你不好,我是说……

    你很好,所以你更应该比别人更注意。”

    可能沈哥看我的脸色太难看了,才叹了一口气说:“那天沈家把沈秋玲抢回来,我正好送一个工人去医院。

    沈秋玲在沈家,被折磨的已经不成样子了。可是看到我的时候,沈秋玲……很仇视。”

    我忽然明白沈哥在提醒我什么了,我点了点头说::“大哥,我知道了。”

    冷静下来一想,我忽然清楚沈哥是想要说什么了。

    我把上辈子的习惯,带到了现在,其实是不合适的。

    现在的人们都保守,有一点点的新鲜事就喜欢说的天花乱坠。我是军嫂,我更加应该谨慎一点。

    而且,我还有王家和沈家这么两家人恨着我,我要更加小心行事。

    我笑了笑说:“虽然这么说,我知道了。可我还是想要做生意。”

    我离开的时候,李永斌把剩下的钱全部都给我了,剩下六百多块。

    李永斌跟我说了,他回去部队之后,会发放一些奖金,不会特别低,所以,我就跟李永斌说了我想要做生意的事情、。

    李永斌没有二话的同意了,其实我看的出来,李永斌是想要让我开心的。

    估计是担心我因为吴静的事情生气,所以就同意了。

    人都是互相的,李永斌哄着我,我对于吴静的事情自然不会那么介意。

    特别是看到吴静高高在上的样子之后,我更加想要努力一点。

    “好吧,那你想要做什么呢?”

    沈哥看到我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无奈的笑了笑。

    好像,他就知道就算开口了,我还是会这样。

    “我想要弄一个酱肉厂。你先别着急,我去北京看了,那边很多的酱肉,就是北方人吃的那种。

    可是南方人吃的酱肉什么的,都很很少。而且我记得商场里面,也是没有这个的。可是,南方人现在也很多都去了北边。

    销路的话,我想要找李默男帮我看看能不能进商场。在火车上我和的江淮南说了一句之后,他说他想要合伙。

    不过,他出钱,我需要管理厂子。我想要把厂子记在我爸妈的名下,这样就算以后赚钱了,太打眼了,也是家里面的事情,不会影响到永斌和我哥。”

    军人的父母部队不会多管,因为是长辈。

    可如果是妻子或者是妹妹……我可记得,什么是贪污反腐。

    虽然我是正正经经的做生意,可也不想要被小人算计了,刚才沈哥要是不说,我是真的没想到。

    可沈哥这么一提醒我了,我却忽然想到了这个。

    沈哥皱着眉说:“你都规划好了?”

    “对。”我跟沈哥点头说了一下我的计划,南方这边不做这个,现在还是因为有些穷,不如北方有个首都。

    可是再等等,再等等,只需要再等一下广州深圳东莞发展起来了,那这边就是工厂的鳌头。

    到时候,南方的经济再加上北方的实力,中国能够一片大好。

    我只是其中的小小一个军嫂,可如果我是其中一份发展的参与者,那我能给家人争取到了的,就会更多。

    “好,那我帮你想办法。”沈哥看我是下定了决定,而且也不是一睁眼胡说八道的,听完我的计划书,马上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我有些激动的说:“那找个时间,你和我到李默男那边,喊上江淮南,咱们谈谈。”

    “嗯。”沈哥点了点头,正这么往回走,忽然看到自家巷子口有几个人这么站着。

    身上的衣服脏的都不能看,可是看着个字蛮高大的。

    “你们是谁?”我和沈哥走到这些人后面,因为这几个人的眼神是一直朝着家那边看过去的。

    想到沈家,我警惕的开口问了一句。

    那些人好像被我吓到了,急忙转过身,我才发现是几个大男人,年纪都不是特别老,可是看着特别的憔悴。

    “建军,何平,文昌……你们怎么了?快,到家里面去。”

    沈哥比我还惊讶,看着这些比乞丐还落魄的人,急忙就要去拉他们。

    “连长,我们……”其中一个人刚刚开口,眼睛就红了,只是看到我在场,倒是马上憋住了。

    “连长,我们出来打工,被人带到了山里面做工。可没想到,对方抢了我们身上的东西不说,给我们下了药还打算杀了我们。

    我们连夜跑了,也不敢回家,就先……”其中一个男人还算有点儿胆子,先开口把事情给说了。

    虽然只是轻飘飘无力的几句话,可是我却忽然想到了后世在报纸上面看到的一段新闻,好像就是一个地方专门坑人做工,不听话的就直接杀掉。

    等到事发被发现了,那个窑矿里面有多少的尸骨,已经不能够数的清了。

    这些人这么说,应该是从那边逃出来的吧。

    “别担心,有什么事情还有我在。”沈哥看着自己的兄弟变成这个样子,眼里也露出了不忍心来。

    “要不然,咱们还是先回去,让这几位兄弟吃点东西吧。你们好,我是大哥的妹妹,我丈夫是李永斌,哥哥是王文强,你们应该也都认识。、”

    “你是弟妹?”其中一个人看了我一样之后,忽然没有力气的笑了笑:“我记得,文强一直拿着你的照片。我们都看过你。”

    我笑了笑,其中一个人说:“没想到,永斌居然真的娶到你了。那时候看到你的照片,他就愣住了。

    我们还从来没有看过他愣住的样子,那样子让我们取笑了他许久呢。”

    这人说着,好像是想到了在部队里面的日子,慢慢的安静下来。

    “嗯,他也跟我说过,他在部队里面有很多的兄弟。既然到了家门口了,那快进去吧。”

    我说着,就扯了扯沈哥。

    这几个人一看就快要饿晕了,还不快点带他们回家,我真担心等会儿他们直接晕倒。

    “嗯,秀秀说的对。咱们都快回去吧。”

    几个人朝着家里面一起走,有开着大门的邻居看到了,都一脸好奇的朝着这些人看。

    那眼神,明显就是把这些人当成乞丐了。

    “这是我哥的战友,来找我们的。”

    我感觉到这几个战士的情绪都很低落,是啊,曾经让人崇拜的军人现在成了这个样子。

    他们肯定都饿得不行,可普通人还能乞讨。

    我看他们身上是没有任何一点点的东西,鞋子都破的不能看了,衣服也脏的不行。

    肯定是宁愿挨饿,也不肯乞讨的。

    到了家门口,我朝着我妈喊:“妈,哥的战友来了。”

    我先给我妈提了醒,免得我妈出来之后吓到了。我爸妈听到我的**,马上就从厨房里面出来了。

    虽然我喊了一声,可他们还是愣住了。

    “快,怎么回事?云腾,这些战士是遇见麻烦了吗?”幸好我爸开口了,我走过去拿着我妈。

    “咱们去找一下大哥的衣服和爸的衣服,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