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78章 刀子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她婶子,你可别乱说。”我妈听到鸟嘴婶的话,马上就打断她说下去。

    看向沈哥的时候,脸上全是骄傲:“云腾你也见过的啊,就是之前来家里面的食品厂厂长,现在是我的干儿子。”

    鸟嘴婶哎呀一声的叫了起来,上上下下的打量站在我旁边的沈哥,怪声怪调的说::“秀秀他妈,现在你们家可是走了大运了、

    王家闹腾的那么厉害,你们家跟没事似的走了。还认了这么一个有本事的儿子,都是厂长了。啧啧,那王家啊……”

    鸟嘴婶还抓着我妈想要说闲话,我看到有其他婶子进来了,要是让鸟嘴婶说下去的话,我家都快成恶人了。

    “鸟嘴婶,你不是来帮忙的吗?正好,我一件裙子啊太大了,翠花姐要不要啊?”

    我知道鸟嘴婶这是嫉妒我妈,毕竟当初沈哥的身份都能让一村子的妇女打着帮忙的旗号来我家了。

    现在王家那样惨兮兮的,对比起来,虽然王中平是恶人有恶报,可是还是太残忍了。

    别还没收拾东西,就先让一村子的人觉得看不过眼了。

    “真的啊?你翠花姐肯定要啊,你可不知道,你翠华姐找到对象了。就要嫁到市里面去了,到时候啊,说不定还可以和你串门子呢。、”

    鸟嘴婶也是一脸的喜气洋洋,说着的时候,还捂住嘴巴偷笑。

    我心底觉得好奇,既然鸟嘴婶家里面也有好事情,怎么鸟嘴婶还跟我妈说刚才那样酸溜溜的话?

    这不像是鸟嘴婶的风格啊?

    不过我也没有多想,笑着说了恭喜,就打算进去拿那件裙子。我还真的有一件裙子是不能穿的,现在每家每户的布料都有限。

    可我有我哥在部队,以前我哥刚去部队的时候,都能想办法的给我寄东西回来。

    所以,我的东西还真的不少。

    进去拿了东西出来,沈哥和我妈也都进屋子去收拾东西。我把裙子递给鸟嘴婶,鸟嘴婶笑着一把就抢了过去。

    旁边的其他婶子看见了,好奇的问我:“秀秀,你怎么给你鸟嘴婶一个裙子,她也穿不上这东西啊?哈哈……”

    村里面的妇女在一起,就喜欢说笑,我看鸟嘴婶没着急,只是用手摸着那布料,估计是在想着要怎么改。

    “一件裙子,太大了,我穿不上。鸟嘴婶说翠华姐要结婚了,正好送给她。”

    “哎呀,翠华还要办酒席啊,不是嫁给的人是个带孩子的吗?”

    有人看见鸟嘴婶得了便宜,马上就嘴上不饶人的把事情给说了出来。

    我一愣,不过想一想,上辈子好像翠华姐还真的是嫁给这么一个男人。只是时间也不知道对不对得上,难怪刚才的鸟嘴婶遇到我们家,没马上开口说这件喜色。

    “你说什么呢?结婚哪里能不办酒席的?人家是市里面的,请的人不太多,自请那些交好的。秀秀,到时候你们家都来啊。”

    鸟嘴婶嘴巴也不饶人,直接就呛呛了回去。还说人家不是好的,这不是得罪人吗?

    我笑着也没说话,转身回去屋子里面了。

    外面几个女人叽叽喳喳的一直在说话,好像还吵起来了。我憋着笑回去屋子里面,沈哥正和黄何平搬东西呢。

    “笑什么?我怎么听着外面像是吵起来了?”我妈正在把衣服王袋子里面装,看到我进来就问我。

    我把事情说了,走过去帮我妈拿柜子里面的东西。

    我妈摇了摇头说:“你鸟嘴婶那是看错了,一直想要让翠华嫁到城里面,和她姐夫那样,她也不管管翠华。

    算了,现在嫁到市里面没人知道的话,好好过日子也就好了。”

    我没接话,正想要跟我妈说等会儿别答应鸟嘴婶去吃酒席的事情,鸟嘴婶这人还是别交往太深入了。

    就听见外面一声尖叫,接着就有我爸的呵斥声,还有女人的惊呼声。

    “出事了。”我妈吓得把手上的衣服给放下了,就朝着外面跑。

    “你别出来了。”

    我哪里能听我妈的话,外面都闹起来了,我怎么也要出去看看的。

    一出来,就看到大门口一大趟的血迹,吓得我脸色一白,急忙朝着院子里面看。

    在看到我们一起来的人都没事之后,才感觉心脏回归到了原本的位置。

    我爸正怒气冲冲的盯着站在门口的王根,王根瘦的很多,脸上原本因为当村长养起来的肉,现在全没了。

    农民黝黑的皮肤,再加上他那因为常年吸烟杆有些变形了的嘴,显得特别的诡异。

    “王根,你他么的王八蛋。”

    我爸想要冲过去,可是被交好的叔父给拦住了,我这才发现,我家门口居然丢着一只死了的黑狗。

    那地上的血迹,就是黑狗血了吧?

    这黑狗血在风俗里面可是驱除恶鬼的,王根这样子做,根本就是咒我们一家人呢。

    难怪我爸那么生气了,看来王根今天来就是来找麻烦的了。

    “王何工,你别以为有人,我就怕你了。我告诉你,我王根家里面现在成了这个样子,你们家也别想要好好过日子。

    你们一家子黑心肝的家伙,你们夫妻两个迟早没儿子送终。”

    王根像是疯狗一样,站在我家大门口就咒骂了起来。这样的话,我爸根本听不了。

    “王根,你才断子绝孙。自己养的儿子是个畜生才走到这一步的,我们家哪一点对不起你了,你给我说清楚,要不然老子打死你。”

    我爸怒气冲关,可是那些叔父却死死的拦着,就怕我爸真的冲上去和王根打起来。

    “王根,你这人怎么这样,何工家的也没干什么,你这么咒人家,你也太狠了。”

    有人看不过眼,朝着王根喊道。

    王根阴测测的朝着那人看了过去,把手上的碗一砸,直接吼起来。

    “谁要是帮着他们家,就别怪我王根以后做出的事情来,不顾一个村里面的情分了。”

    这就是**裸的威胁了。

    我皱着眉走下来,来到我爸身边说:“爸,你不用生气。说话大声没用,咱们家现在才是越过越好的人。

    咱们家站在太阳头地下对得起天地,谁家倒霉才是报应。别生气,哥在部队里面都立功了,要是真的诅咒有用的话,那也反弹回去的。”

    我爸愣了一下,忽然大笑起来、

    “对,王根。我儿子是军人,他才不怕你的这些话。你这些话啊,收拾一下带回家去吧。”

    “臭"biao zi",老子打死你。”王根看到我,原本眼睛就红了,听到我的话,更加是气的眼睛充血。

    站在王根旁边的王家人也都气的瞪着我,我笑了笑,看见王根要冲上来,直接喊。

    “你要是敢动我一下,我直接就报警抓你。你们家现在还有一个王中平吧,要是你进去了,那你家谁管?到时候,我倒要看看是谁家破人亡!”

    我咬着牙把这些话给喊出来,杀黑狗来咒我们家,这王根一家子真的是太歹毒了。

    “你……”王根想要冲过来,却被旁边的王家人给拦住了。

    “王秀秀,你别得意。知道你现在在市里面找到靠山了,可你们家也别太无情无义了。

    都是一个村子里面的人,你们既然回来了,那我们也不说别的。

    拿出一千块钱的医药费,以后我们就不找你们家的麻烦,要不然的话,今天你们就别想出这个村口。”

    王家的一个年轻人站了出来的,手上还拿着一把刀子。

    村里面的人都吓了一跳,可是看到刀子,全部都后退了起来。

    我看到王家这是有备而来,气的笑了。

    “你们是这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