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79章 强悍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你们这是打算占山为王吗?现在是法治社会,你们这就是强劫,是强盗土匪。

    别忘记了,你们警察局里面已经有档案了。现在没事吧?没事是因为沈家不追究你们,可不代表我们家不追究你们。

    我告诉你们王家的人,你们还别真的以为我王秀秀怕你们。”

    我实在是被王家的人真的火大,这群人贪得无厌的样子看的让人觉得恶心。’

    “我告诉你们,别说沈家不追究。你们对沈秋玲做的事情,就算我不是沈秋玲,我都可以举报你们。你们是非法囚禁,还涉嫌**妇女。

    现在王根还做着村长对吧?那你就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别以为这里是村子,就没人管。等到警察下来了,一个个的问话,到时候你们王家要是还敢当着警察的面跟我伸手要钱,那是你们的能耐。”

    我的话瞬间让站在我家门口外面的王家人安静下来,特别是我这么一吼,王家的亲戚脸上都露出了惊慌的神色。

    “哎呀,那我还是先走吧。我可不想要整天再被警察盘问了。”

    鸟嘴婶一听我这话,居然拍拍屁股,转身拿着我给的裙子就跑了。

    听到鸟嘴婶说的,在场的人全部都皱起了眉。

    “秀秀啊,你别冲动。”有一些人明显是不想要沾染麻烦的,就开口说:“都是乡里乡亲的,何必呢?”

    “叔,这不是我何必。是王家都把刀子戳到我家门口了,我把话说清楚了,免得到时候又说不知道。这两条罪只要我去举报,五年以上的牢是坐定了。”

    现在特别是对于伤害妇女的罪名,判的都非常的重。

    我就这么站着盯着王家的人,那个拿刀子的人被我看的一阵阵的不自在,想要开口,我直接大喊。

    “你们要是说我是胡说八道,吓唬人的。那就想想上次在警察局,是谁被我问的没话说的。想清楚了,在回答。”

    王家的人脸色更加难看了,估计没有想到,他们浩浩荡荡的过来“要”钱,居然被我一个小媳妇给堵在门口进不去不说,还当着一村子的人的面前被下了脸面。

    “王秀秀,你……”王根看到自己的亲戚都不动了,气的就要朝着前面冲。

    我爸马上拦在我的面前,沈哥和黄建国他们也都跑了出来,我站在后面大喊。

    “只要你们王家的人伤了我们家的人一下,你们跟过来的都是从犯。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不信走着瞧。”

    “哥,等等。别冲动……”

    王家的人吓得急忙抓住了王根,那个拿着刀子的直接把刀子收了起来。

    “大伯,大伯,你冷静点。这件事情咱们再想办法。”林得财急忙拖着王根朝着后面走,一副看鬼的眼神看着我家。

    “有本事别走啊,孬种一个,养出来的什么东西?”我爸站在门口看着王根被人拖走,恨声说道:“要不是看他家只剩下他这个一个了,我非揍得他不能下地不可。”

    我听见我爸的话,忍不住好奇的问旁边的人:“婶子,王中平彻底废了?”

    可能是我刚才的表现太强悍了,这么一问别人,那婶子脸上马上慌了一下,才回过神来说。

    “可不是呢?现在王家是真的就剩下个空屋子了,把能卖的都卖了去治病。不过王中平倒是治的有点儿盼头,听说腿有感觉的,就是不能动。造孽啊,整天在家里面骂人,他妈老是哭……”

    我点了点头,看来王家还真的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那也是王中平不好,怎么能起坏念头呢。”有人在旁边说了一句比较公道的话,不过看着我家的眼神也怪怪的。

    我没再为自己辩解,直接带着我妈就朝着屋子里面走了回去。

    村里面的人可能多多少少都觉得我家太狠心了,可那又怎么样?

    想让我拿钱给王中平治病缓解两家人之间的关系?我宁愿把钱扔了,也不给这样的人家。

    收拾东西很慢,不过幸好家里面还有一点儿米,煮了白粥,中午就在家里面吃了起来。

    很简单,就配咸菜和一个汤。

    等到把东西都搬上车了,我想了想跟我爸说:“爸,要不然你找一下熟人,看一下屋子……不成。”

    我想了想摇了摇头,我担心的是我们走了之后,王家打我们屋子的主意。

    不说别的,我们在这村里里面没有亲戚什么的,就算真的出事了,现在也没有人有办法给我们家打个电话什么的。

    “哟,这就是要走了啊?”鸟嘴婶手上拿着一小段的粿品在吃着,我一看到鸟嘴婶忽然眼睛一亮。

    “鸟嘴婶,你看我们要走了。这屋子你们要不要放点儿东西什么的?要是想要的话,我们把这大门的钥匙给你,你可以在这边养鸡什么的。”

    我刚说完,就看到我爸脸黑了。

    可是我给我爸递了一个眼色,我爸才没开口了,只是脸上明显是不乐意的。

    不过,鸟嘴婶却是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把那粿品直接放到自己的衣服里面,也不管这样脏不脏,就直接拍着走过来。

    “好啊,哎呀,这多好的事情啊。你们放心,这院子我肯定收拾的妥妥当当的。放心吧,啊。”

    鸟嘴婶一把就从我的手上把钥匙给抢走了,我笑了笑说:“那大屋的门倒是锁上了,里面我们还放了一些东西,就不一起让你用了啊、”

    “啊~那好吧。”鸟嘴婶听到不能进屋,眼神失望一点。我把钥匙装作要往回拿,鸟嘴婶马上就抓紧了。“有个院子也好啊,你们放心吧》”

    我笑着上了车,等到上车了,我才靠近我爸小声说。

    “咱们不在这村子里面了,要是王根对咱们家做什么,咱们也没办法得到消息。咱们把院子借给鸟嘴婶,她嘴巴厉害。

    要是王根跟她抢的话,肯定不能从鸟嘴婶手上沾到便宜的。”

    我爸听了我的话,虽然还是不乐意,可还是点了点头。我妈笑了笑说:“你这丫头,鬼点子就是多。”

    我笑笑没说话,眼神却是朝着在另外一个角落坐着的几个人看了看。

    回到家,搬东西又是好一会儿。等到折腾好了,已经都天黑了。

    我看着被布置的耳目一新的屋子,却觉得开心的不信。

    “我去收拾一下,咱们就吃饭。”我说了一声,就朝着厨房里面走了进去。

    我妈想要来帮我,我让她去弄衣服去。

    我还年轻,还扛得住。可我妈今天这上上下下的走来走去,我都看见她一直在锤腰了。

    沈哥走进来说:“我帮你弄饭。”

    我点了点头,趁机问沈哥:“大哥,你还没跟我说早上去邮局怎么样呢?”

    “他们四个人,建国都有两个孩子了,把二十块钱都寄回去了。我听何平说,他妈也在吃药,他哥也结婚生孩子了,他也把二十块钱都寄了。

    知財家里面就剩下他爸还有她媳妇,他给寄了十五块钱。文昌家里面倒是不那么辛苦,他也没娶媳妇,就寄了十五块钱回去。”

    我听了这话,点了点头说:“这样是差不多。那这个黄文昌,我看着怎么好像……”

    “怎么了?”沈哥皱着眉问我。

    我摇了摇头,说:“说不上来什么,就是感觉他看着你屋子的眼神不对劲。”

    沈哥笑了一下说:“我又没东西放在屋子里面的,就几件衣服,你是不是看错了?”

    我轻笑了一下说:“可能吧》”

    隔天早上,我才刚起来,就听见外面有响动。一起床就看到黄建国他们四个人都到了,正被我妈说着,和我爸在外面搭蒸馒头的砖炉。

    干得热火朝天,让我一看就忍不住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