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80章 赚到钱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不叫我起来?我睡过头了吧?”

    外面的天有些亮,夏天的日头长,早上亮的早,我也没办法猜出现在是几点了。

    心想,要是有时间的话,先去商场买个小时钟吧,习惯了上辈子看时间之后,现在再看太阳猜时间,心底总是不踏实。

    “没太晚,是今天这天亮的早。见过他们也都来的早,我就说先把这个给造出来。你妈在厨房煮粥烧开水呢,咱们吃过就能干活了。”我爸说着。

    我发现,好像昨天从村子里面回来之后,我爸的精神头就不一样了。

    我答应了一声,洗漱一下就去了厨房帮我妈。

    “妈,你发没发现我爸变得不一样了?”我问我妈,就看到我妈低着头笑。

    “你爸啊,之前虽然赚到钱,可他心里还想着村子里面呢。晚上睡觉也跟我说,不知道王家会不会没了他,就使劲欺负村里面的人。

    可昨天你那么说啊,你爸看样子是真的打算好好干,等到赚钱了再给王家看看。这不,早早的就起来了。”

    我听到这个原因,笑了笑。

    如果我爸真的一心要做生意的话,那我还真的要谢谢王家了。毕竟,那样我爸就能完完全全的跟我一条心了。

    为了不耽误早上,只做了白粥,把家里面的咸菜拿出来,大家吃过之后开始干活了。

    做馒头这种事情,就算是男人也会。所以,做起来的速度很快。

    我还是分成了馒头和花卷,花卷还做出了白的和黑白的。

    蒸出第一笼的时候,我就把东西装到泡沫箱子里面去了。看了看箱子,我朝着屋子里面喊。、

    “何平哥,文昌哥,出来一下。”

    两个人急匆匆的跑出来,我对文昌说:“你到沈哥那厂子里面,再买两个泡沫箱子吧。这是钱,一个多少钱,咱们照价给,厂里面的人都知道了。”

    文昌拿过钱,点了头就跑了出去。我笑着跟黄何平说:“何平哥,这一箱子你就抱着,到学校门口卖吧。那地方也是咱们经常卖的点,从这边走出去,看到商场再过三个路口右拐就是了。”

    我再把价格跟何平说了,何平就答应了一声,我还拿了一块钱的碎零钱让他能找钱给别人。

    馒头做的很快,我在外面看了一下灶台,整个人就被烘的满脸通红。

    “弟妹,你进去吧。剩下的我来。”

    黄建国出来,看到我这个样子就急忙说,我摇了摇头说:“没事,建国哥,你看你把这两箱子抱起来,到远一点的码头那边成不?那路有点儿远,你要是抱一箱,卖完了说不定还要回来。两箱子你一起带过去,可以不?”

    “当然成。”黄建国看了看那泡沫箱子,点头说道。

    我跟他说了一下码头的方向,码头是真的蛮远的。可是现在没有办法,大家没有车,连脚踏车现在都还没怎么出现呢。

    在北京倒是看见过,在这边我也就见过徐瑾萱骑过而已。

    所以,只能靠着两条腿走路了。

    “没问题的,我们训练都不止这个远度,弟妹放心吧。”

    黄建国把一块钱的零钱拿上了,马上抱着箱子就走了。

    等到把黄文昌和黄知財都送走了,家里面就剩下的不多的馒头和花卷了。

    我想要出去卖,可我爸妈说他们出去。

    我想了想,家里面还没收拾好,昨天搬回来的东西要是让我爸妈收拾的话,估计他们要收拾的很累。

    所以我直接就说我留下来了,一眨眼的功夫,家里面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我想了想,拿上钱又跑了出去。跟在我爸妈身边一块走。

    “我去买菜,爸,中午想要吃什么?”

    “什么也不想吃,等把做出来的都卖了,再说吧。”我爸有些担心的说。

    我笑了笑也不说话,对着我妈眨眨眼,我妈就明白的点了点头。

    我爸这还是担心失败了,反正中午,就肯定能看到结果的。

    我直接去菜市场那边走了起来,看到卖鱼的,直接过去买了一条大草鱼。

    没办法,几个大男人在家里面吃饭,肯定不能太简单了。

    最少一道肉菜,大家才能吃得饱。猪肉现在是买得起,可还是不如鱼来的有夹筷子的份数多。

    我现在手里面的钱已经很有限了,特别是前天给了黄建国他们四个人一个月的工资,剩下的钱我就一定要抓紧了。

    又买了一个大头菜,两颗白菜,想了想还是多买了十个鸡蛋,这才朝着家里面走。

    拿出一个不锈钢的那种盆子,我找了一块抹步就开始擦柜子桌子。

    里面的很多东西,也都拿出来一遍遍的擦洗。

    等到门口有动静的时候,我抬起头来一看,吓了一跳。

    “这么快就回来了?”我看着站在门口的黄建国,有些惊讶。

    这是没卖出去吗?

    可是黄建国脸上笑的那么开心,又让我觉得,不像是卖不出去的样子啊?

    “全卖光了,我一到,正好有一只大船过来,好多工人都要去卸货。正好就都先买两个吃了。我看他们是吃两个,中午就不用吃饭了。

    人特别多,一下子就卖光了。我就回来了。”黄建国看起来特别的兴奋,把两个箱子朝着地方一放,就从口袋里面把钱都拿出来给我。

    “弟妹,我也没数总共多少钱,你算算看对不?”

    我看着黄建国那兴奋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是和我第一次做生意一样,真的看到钱了,那种踏实的感觉没办法形容的。

    我觉得黄建国这人可以相信,所以也没二话,直接拿起来当着他的面就数了一遍。

    两箱子的馒头花卷,其实不用数我都大约能猜出来多少钱。

    这么一数,我的手指头也跟着压着钱一张张的数过去。

    “三块八,四块一,四块五,四块八……总工四块八,对头。”

    我笑着抬起头,就看到黄建国眼圈都红了。我愣了一下,黄建国却是忽然笑了起来。

    “不怕让弟妹笑话,我带着他们出来干活,差点儿没命出来的时候,我想着我死了都没关系,可不能带累了兄弟们。

    没想到,遇到了连长和弟妹,你们还给我们做工的机会,真的是……这份情,我一辈子记得。”

    我被说的有些感慨,笑了笑说:“不说别的,我哥和永斌都是军人。我原本就打算要招人的,让几个大哥帮着我,就是永斌知道了,也高兴的。”

    黄建国深呼吸着,笑着点头。站在屋子里面手脚都有些不自在了,对着我说:“那我出去先收拾灶台。”

    我看得出黄建国是想要平复心情,也没说什么,笑着送他出去了。

    看到有人回来了,我把东西规整了一下,就开始到厨房煮饭了。

    果然不到十五分钟,文昌和知財也回来了。

    这两个人比起黄建国,就没有那么激动了。只是把钱递给我的时候,也是一脸的满足。

    我当着他们的面点了钱,找出一个本子记上,这两个人也都很高兴、。

    人在被肯定的时候,是最容易满足的时候。

    倒是最后回来的,是离家里面最近的爸妈。

    我也和对待其他人一样,我爸把钱递给我,我当着面数着:“两块八,三块一,三块四。”

    我爸笑着点头,说:“昨天没去卖,今天就有人问我和你妈了。”

    我笑着说:“这算是中午最便宜的午饭了,肯定有人找着吃的。”

    我爸看到放在院子门口的那些空了的泡沫箱子,脸上止不住的笑。

    我把鱼剁成大块,放到锅里面剪,等到看到焦焦的了,就下一些水,炖起来的鱼瞬间就变成了浓白的鱼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