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章 沈秋玲吴军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我跟在我哥旁边,李永斌在另外一边,这边是村里头,也没有什么地方好去的。

    我想了想,就带着他们朝着家里面的田边走了过去。那边有个小池塘,水清的都能看见泥巴,还有鱼虾,也算是有东西能看看。

    “我想和你谈谈。”

    到了池塘边,李永斌忽然开口。我哥顿了顿,朝着我看了过来。我明白了过来我哥这是担心我不想和李永斌说话,在问我自己的意思。

    不远处还有人在田里面收拾着,牛粪的味道也不时飘过来。我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这边人不少,我哥就在旁边的话,我和李永斌直接说话,别人也不能我家的闲话。

    “你肯嫁给我?”李永斌站在我面前,高大的身形侧了侧,直接就将我给罩在了阴影下。

    我没成想里李永斌看着面瘫冷酷,居然说话这么直白。

    直白的,让我就算作了心理准备,可脸上还是忍不住被问了一个大红脸。

    “你救了我哥。”

    我抬头看了一眼李永斌,对上那迫人的视线,还是忍不住又低了头。可没注意到,我低头的时候,李永斌的视线还紧紧的盯着我露出来的脖子看。

    那眼神要是让我看到了,非骂李永斌耍流氓不可。

    太……炽热了。

    “我的脸毁了,你不怕吗?”

    李永斌忽然朝前走了一步,说话的声音还是冷冰冰的,可是让我忽然想到上辈子。

    这么一个冷冰冰的人,上辈子也打算娶我。可我却跑了,让他一个人留下来面对那么多的流言蜚语。

    “说真的,我……我不认识你。可我哥说你人好,你还救了我哥。我也不知道我算不算是好姑娘?我只读到小学,你姑姑有一点说对了。就是我也不是什么天仙,我就是一农村小丫头。

    你要是觉得我好,我就跟着你。我……好好学习怎么照顾你。你的脸,我也不怕。谁也不能漂亮一辈子,我就当你是提前变老了,我肯定不嫌弃你的脸。”

    我语气真诚认真,虽然低着头,虽然不敢对上李永斌的视线,可把我自己心里的话给说出来,我觉得安心踏实。

    从李芳华的态度看来,李家看来也不是什么没钱的小地方的人。

    我哥也没说清楚李家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要是我之前就知道的话,也不会在大街上就让对李永斌说提亲的话了。

    搞得李芳华觉得我们家答应婚事,是因为钱似的。

    不过,只要李永斌还选择和我结婚。我一定会本本分分的跟在这男人后面,做个好媳妇的。

    “我比你大很多。”李永斌又开口了,我听了这话,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我十七了,你多少岁?”

    我抬头去看,不得不说一句良心话,李永斌这男人长得真的很精神,浓眉大眼方脸,一身正气。就是脸上那些伤疤还泛白,看着有些影响。

    一米八几的个头,站着是军人标准的站直,挺拔而立,像宣传栏里面说的白杨树一样。

    我心底想了一下,我哥都23了,这李营长和我哥差不多大的样子,还真大了一些。

    “我25岁。”李永斌看着我,皱眉说。

    我听到25,是真的有些惊讶了。

    这一口气还真的是大我七岁,这可不算小。

    “你后悔了?”应该是我脸上的惊讶让李永斌误会了,李永斌的眉头皱的更近了,脸更加严肃了起来。

    我怕伤到这男人的自尊心,急忙摆手。

    “没有,我不是嫌弃你。你很好……”

    “那我和我姑姑明天就来下定,然后娶你过门。”李永斌听到我的否认,眉头终于松开了。

    可一开口,却是一锤定音将婚事直接就给敲定了下来。

    我有些懵逼,这男人刚才问我的那些话,其实……就是个铺垫。

    就是为了直接说这句话,才扯那么多的?

    就算我不同意,这大冰山肯定也和上辈子一样,直接就把日子给定下来,然后算娶我过门?

    我看着李永斌利落干练转身就去和我哥说“商量”结果的高大背影,忽然冒出来一个念头。

    这男人看着怎么有点儿像是……早就盯上我的样子?

    跟着我哥走着,和出来的时候一样,三个人都没说话。不过我明显感觉到,我哥轻松了不少。

    “秀秀。”有人从后面喊我,我一回头,牙齿死死的咬紧。

    年轻的沈秋玲抱着书站在不远处,头发编成麻花辫,斜斜的垂在脖子边,一身碎花的衣服一看就知道是新的,那边角的折子都新新的印子。

    在村里面的年轻姑娘里头,我和沈秋玲玩的最好。因为现在家里面有条件的,都给男孩子读书。

    像是我们家这样的,给我一个女孩子读书的真的少的很。

    而沈秋玲还在读书,是因为他爸就是我们这边小学的校长。

    “真的是你啊,我听人家说,你要定亲了吗?”

    沈秋玲抱着书本朝着我跑了过来,到了我跟前,眼神却是盯着李永斌身上看。

    南方的男人都没鲜少有我哥和李永斌这么高大的,所以李永斌不单单脸惹人瞩目,特别是身高和气场,都特别的与众不同。

    “你有事吗?”

    重生回来,我没打算放过沈秋玲和吴军。这两个人把我坑死了,我一定会一点点的讨回来的。

    可是,这并不代表我需要不管不顾的和他们吵起来。

    一想到吴军和沈秋玲在床上的样子,我的眼神暗了暗。

    沈秋玲可是从小就订了亲的,我和吴军会在一起,也都是沈秋玲一直帮我们撮合的。

    那现在这两个人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你上次不是说要找吴老师借书吗?我刚才去学校,吴老师就顺便让我把书给你带来了。”

    沈秋玲脸蛋圆圆的,眼睛也有大,所以看起来特别的憨态可掬,还有着村里人的那种老实本分的感觉。

    我却因为长得像我妈,脸小眼睛大,按照老辈人的话,那就是长得有些不安分,勾人。

    可我现在的心思全部都坦荡荡的,所以我直接一摇头。

    “我没跟吴老师借过书,你弄错了。”

    说着,我也不管沈秋玲还在打量李永斌的眼神了,扯了扯我哥的袖子,转身就走。

    我哥有些奇怪,不过没开口问我。李永斌和沈秋玲完全不认识,自然跟不会问了。

    可沈秋玲却没有放弃,追上来,直接抓着我的袖子,跟在我身边一边走一边说。

    “怎么没了?咱们上回去学校的时候,你不是说你喜欢吴老师的画,所以想跟吴老师学吗?”

    我一听沈秋玲的话,就更反感了。

    沈秋玲明明知道我要和李永斌结亲了,还一直跟我提吴军,这意思也太明显了。

    “我以前喜欢,现在不喜欢了。秋玲,你也看到了。这是我哥的战友,李同志。

    他和家人来我家,就是打算来提亲的。我现在没办法和你一样,跟在吴老师的后面学画画了。你喜欢的话,就自己和吴老师学。以后,我要呆在家里帮我妈干活,你别来找我了。”

    我的语气有点不耐烦,看着沈秋玲还扯着我手的样子,把我的袖子直接给扯了回来。

    “你要是还想这么跟在我身边,看李同志的话,那你就跟着。”

    刚才沈秋玲一边跟我说话,可是眼神却一直盯着李永斌看。

    不管是李永斌的脸,还是李永斌开过来的车子,都足够让沈秋玲动别的心思。

    可沈秋玲也别真的把谁都当成了傻子。

    我的话很不客气,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很刺人脸。可我不在乎,沈秋玲这辈子我都不打算深交了。

    我不在乎,沈秋玲一个大姑娘被我这么点名了偷看男人,却不能不在乎。

    沈秋玲眼圈一红,直接哇的一声就哭着跑开了,还吼了我一句。

    “王秀秀,你太过分了,我还不是为了你好。”

    路上都是好事的人,一直盯着我们三个人看,也有不少人听到了我刺沈秋玲的话,都哄笑了起来。

    “秀啊,你这嘴巴可越来越厉害了。人家就看了李同志,你都不乐意了啊。”

    “秀啊,那么着急,那快点领家去啊。哈哈哈哈……”

    我被打趣了,抿了抿唇也笑了起来。没接话,接着朝着前面走。

    至于沈秋玲说的为了我好,呵呵!

    我哥和李永斌马上就跟了上来,我哥小声问我:“你之前不是和沈秋玲蛮好的吗?”

    “现在不想和她好了,不可以呀?”我忍不住带了点儿小情绪,还嗔怪的瞪了我哥一样。

    男人心都这么大吗?沈秋玲那么眼巴巴的看着李永斌,我还跟她好,我傻啊?

    “好好好,你高兴就好。真是女人心海底针,一不高兴就起风浪。”

    我哥调侃了我一句,手却摸着我的头,一副疼的不行的样子。

    我用鼻子哼了一声,眼角余光看到李永斌盯着我看,我又哼了一声。

    李永斌的嘴角扯了扯,既不可见的笑了一下,又马上恢复了原本面瘫冷酷的摸样。

    到家的时候,李永斌和他姑姑说了明天再来拜访,我爸我妈说好,这才把李永斌和李芳华都给送走了。

    我爸坐在厅里头和我妈说:“该把她外公外婆也喊过来,还有秀她舅舅。”

    我妈点着头,就让我哥去隔壁村子,给外婆家传信。

    我拿了细细长长的竹竿,对着我妈说:“妈,我去河边赶鸭子了啊。”

    我妈一点头,回头又跟我爸商量事了。

    可我没想到,我赶着鸭子到了河边,倒是有人早早的就等着我。

    “秀秀。”吴军穿着灰的中山装,梳着油头站在河边,拿着本书正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