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92章 合作上门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我想不到是谁在附近盯着我们,毕竟我们自从到了城里面,虽然说村里面的人都知道,可是我并没有告诉大家我们的地址。

    就算村里面的人知道我们是在做生意,可是没有具体的地址,也不知道我们在哪里的吧?

    能够找过来的人,应该都是存心在找我们家的人。

    那也应该到家里面去找啊,干嘛来着平房附近找?

    我想了想跟黄建国说:“这几天你自己注意看着点,让知財他们也注意点。

    这附近如果再发现那人,就去家里面喊我们。”

    制作吃的东西要更加小心一点,要是别人有坏心思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我心底其实也有点巧合,最近也是发展的太顺了,让我没有注意到这种事情应该防范点。

    毕竟现在市里面就只有我们一家人在做馒头生意,要是其他人模仿,然后过来偷学的话,这还算是好的。

    要是别人想要先毁了我们家,再模仿我们家做生意的话,那估计会找我们家的麻烦。

    黄建国听了我的话,点了点头,说:“好,最近我们注意一下。要不然的话,我们还是分出两个人住在这平房里面吧。

    要不然别人晚上过来查看的话,我们也不知道。”

    我听了黄建国的话,点了点头:“好,这件事情你自己安排一下。”

    我想了想对黄建国说:“这个月你的工资长到25块,但是其他人的话,现在还没有办法。”

    黄建国愣了一下,可能是没有想到他从22涨到25,只跨越了一个月的时间,对着我摆了摆手。

    “这样不太好吧?我们能够被连长收留,已经是很好的事情了。又让弟妹你给找的工作,现在有工作做,还能够寄钱回家,已经是是想不到的好事。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我们也会不好意思。其实我们根本也没有出什么力气,一直都是弟妹你自己在忙活而已。”

    黄建国这话说得很卑微,可是我却觉得也算是说的很实在的话。

    毕竟这店里面说的事情都是我在规划,如果黄建国觉得他们几个人,也很忙的话,那以后的事有些让我必须要警惕起来了。

    黄建国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想法,这人相对来说应该是几个人里面最坦诚最老实,也是最有领导能力的一个人。

    剩下的人我观察着,多多少少都有自己的小心思。

    只有黄建国是真的实实在在的在努力干活,所以我才想办法把这个月的工资提高一点。

    毕竟黄建国听说家里面的情况也不是很好。

    我点了点头说:“虽然说长得比较快,可是你也是靠自己的努力在吃饭的。

    你协调整个店里面的事情,还有他们安排送货的事情,也都是你在规划。你比他们多一点工资,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这件事情我不打算跟他们讲,到时候你自己知道就好了。”

    黄建国看我这么坚持,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原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毕竟黄建国他们如果安排人住在平房里面的话,别人盯着就会发现自己在试探我们厂房这件事被暴露了。

    既然被爆了,肯定会收敛一点。

    可是我没有想到对方没有收敛,反而直接找上门来了。

    一大早上的,我一出门就看见有人站在门口探头探脑的。

    我爸妈正在屋子里面,开始收拾东西要过去厂房那边。

    现在才早上的5点多,怎么有人这么赶着找上门来了?

    虽然我爸妈在市里面的时间不长,可是也交往了一些熟悉的人。

    我正疑惑是不是跟我妈一起去买菜的那些人,一抬头,忽然发现眼前这个人好熟悉。

    我走路过去看,透过大门朝着外面看,就看到一个身影忽然窜了出来。

    我吓了一跳,啊的叫了一声。

    对方急忙喊道:“秀秀啊,是啊,是我啊!”

    鸟嘴婶直接走了出来,对着我摆手说:“是我呀,我来市里面看你们了。”

    我一看是鸟嘴婶也吓了一跳,心底疑惑,她怎么跑到市里面来了?而且还这么早?

    我打开门朝着屋子里面喊:“爸妈,鸟嘴婶来了。”

    我爸妈急匆匆的跑了出来,可能是刚才听到我喊了起来,沈哥也急忙跑了出来。

    鸟嘴婶摆着手说:“哎呀,你们家的人啊就是实在,我就是来看看你们的,还全部都跑出来欢迎我。”

    我忍不住笑了起了,鸟嘴婶这人说话,还真的是……无与伦比的有个性。

    我爸看到是鸟嘴婶,再看到我没事,就点了点头转身进去了。

    我也朝着屋子里面走,毕竟鸟嘴婶来了,也应该是找我妈的。

    所以,我没有多想就想要进去屋子里面也收拾一下,到平房那边去。

    可没想到,鸟嘴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笑着对我说:“秀秀啊,你先别走,婶子是特意来找你的。”

    我皱了皱眉,有些不明白的说:“婶子找我什么事情?”

    难道是上次说的那样,鸟嘴婶还真的来请我们一家人去喝喜酒?

    不说现在没有联姻,嫁女儿根本就不会请人喝喜酒,就是自己的父母都很少有过去喝喜酒的。

    我和李永斌还是因为我爸想要告诉那些闲言碎语的人,我们家不是卖女儿,才办的酒席。

    而且,请我们去喝喜酒也没必要特意跟我说吧。

    “哎呀,还不是你翠华姐。你翠华姐啊真是来讨债的,结了婚了也不让婶子我省心。我没有你妈那么好的福气,养了你这么一个会赚钱的好女儿。”

    我一听这话,就想到了前几天黄建国说的事情了。

    那在平房附近转悠的人……是鸟嘴婶?

    我警惕了起来,鸟嘴婶喜欢说闲话,可不喜欢自己干活忙。

    她怎么会忽然想要学怎么做生意?

    “婶子,你也到了快抱孙子的年纪了,以后有的是福气。”我也忍不住好奇,鸟嘴婶这天没亮的就来找我家,到底是什么事情?

    鸟嘴婶看我不走了,这才笑了起来说。

    “哎呀,我啊,是来找你们做生意的啊。”

    “她婶子,你不要开玩笑了。你做什么生意?你就是在村里头,都少下地,怎么还要做生意呢?”

    我妈听到鸟嘴婶的话,也觉得好笑起来。

    可鸟嘴婶却一点儿不介意,笑着一摆手说:“做生意又不难,你看你们家不就做起来了。你们能做,我当然也能做啊。”

    我听见鸟嘴婶把做生意看的跟吃饭一样简单,忍不住也好奇起来。

    她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那婶子你想要怎么做生意呢?你有本钱吗?还是打算做什么生意?”

    鸟嘴婶听到我这么说,笑的一脸灿烂的说:“婶子啊,是想要来沾沾你的光啊。你是不是在市里面卖馒头,我都听说了,你现在一天赚的可不少。

    你也知道,婶子没有什么钱,所以啊,秀秀,你把批发馒头的事情给婶子吧。

    婶子帮你找批发的人,然后等别人把钱给我了,我再给你钱。

    咱们都是一个村子里面的,婶子这点小忙你要是还不帮婶子,那你可就太狠心了啊。”

    我一听鸟嘴婶这话,忍不住扑哧一下就笑了出来。

    这叫做做生意?这根本就差跟我说,让我把钱给她了。

    鸟嘴婶这人想不出这样的话来,我眼珠子一动,对鸟嘴婶说。

    “婶子,你这话不是自己想的吧?”

    鸟嘴婶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情来,还想要摆手解释,我直接肯定的说。

    “是不是翠华姐告诉你的?”

    想要空手套白狼?一分钱也不用出,就让我们家当牛做马做馒头,让她去倒腾二手的馒头。

    还真的是打的一手的好算盘。

    “哎呀,你直接说这件事情可不可以吧?”鸟嘴婶一点儿也没被拆穿的尴尬,一脸急躁的朝着我妈说:“秀他妈,咱们可是多少年的好友了,你可要说说秀秀,对长辈这么不客气,难怪王家的人恨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