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93章 把你做的事情抖出来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这人根本就不是来合作的。

    我眼睛一转,对着鸟嘴婶说:“婶子,你要是想要来谈合作的话,不如让你后面的人跟我谈吧。”

    鸟嘴婶眼睛一眨,还在嘴硬说:“什么我后面的人?哎呀,你这丫头不要再乱说了。婶子今天来啊,就是想要和人家合作啊。

    如果你可以答应婶子的话,婶子保证不会亏待你的。”

    我真的是被鸟嘴婶这个逻辑给气的够呛,哪里有人这样的?

    一分钱也不想出,就想要直接来我家拿着我的馒头,然后卖了之后,再给我钱?

    就鸟嘴婶现在说话这个样子,到时候,能不能给我钱还是另说的?

    她这根本就是拿我当傻子,而且别的不说,他这态度就不是来谈合作的。

    什么叫做王家人恨我?王家人做的那些,她难道不知道吗?王家算是什么东西?

    她难道不知道,王根家里面到底是怎么糟蹋了沈秋玲的吗?

    我沉了沉气说:“婶子,你要是这么说的那话,那就没有办法合作。毕竟,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也不是傻子。

    你想要来分这个生意,肯定得让那后面的人直接出来谈话吧。”

    鸟嘴婶的眼神在我身上看了看,说:“我要是让她来跟你说,你就同意了?”

    我一听婶子的话我就知道,这真的是别人给他出的主意。

    一想到翠花姐那人品,我都忍不住觉得想要骂人。

    一个好端端的女孩子莫名其妙就跑到城里面去,说要住在自己表姐家里。

    最后别的不说,和自己姐夫搞到一起了,居然还不顾名声的一直乱玩。

    和那表姐夫乱来之后,最后才在场子里面混到了一个工人的身份。

    现在这个时代工人的身份的确很值钱,别的不说就是谈亲事都好谈。

    可是问题是,翠华姐工人的身份来的就名不正言不顺的,而且他自己的名声都坏了,还怎么谈心事?

    最后居然还赖到那表姐家里面不肯走,也不知道翠华姐又为什么忽然肯嫁人了?

    可是我敢保证翠花姐嫁的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要不然的话翠华姐不敢把主意打到我的身上来,肯定最城里面的人才知道我家做生意做的多好。

    翠华姐一个工人,要是在上班的话,哪里去打听我家的事情。

    “婶子,你让能说话的人来和我说吧,我倒是想要问问她,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合作!”

    鸟嘴婶却根本听不出我的话外之音,点着头说:“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我就让你来跟她说,你等等……”

    说着鸟嘴婶直接就跑到外面去了,也不留个话什么的。

    我还有些莫名其妙的,我妈走过来说:“我看翠华就在外面等着。”

    我这缓过来劲,气的眼睛都瞪了起来。

    “这一家人也太奇怪了,莫名其妙就想要到咱们家来占便宜?咱们和她是什么关系?就是一个邻居呀。

    要是说他以前帮过咱们好,那这生意还可以。

    可是他以前是怎么糟蹋我的名声的?怎么说李永斌的脸?哥哥回来之后,她是怎么说哥哥的?这件事情我是绝对不同意的。妈,你也不许同意。”

    我就担心我妈被鸟嘴婶说,说得因为面子上过不去,就答应了下来。

    我爸也走了出来,对我妈说:“对,秀秀说得对,你看看她刚才说的是什么话?

    什么叫做做生意容易,就是秀秀这起早贪黑的,难道就是白干活的吗?就是等着拿钱的吗?

    等她来了,说什么也不能同意。”

    我妈努了努嘴,说:“我也没说什么呀,肯定听了你们父女两个人的。”

    不过我看我妈这神情,说不定还真的容易同意。

    我给我妈打了一句预防针:“妈,你要是同意的话,这生意肯定就没法做了。

    不说别的,他们要是一直不拿钱回来,咱们怎么进货?怎么给工人发钱?”

    我妈这才不说话了,话音刚落,外面就有人走了进来。

    鸟嘴婶急匆匆的就走了进来,脸上全是笑意,就好像生意已经成了,他已经拿到钱了一样。

    翠华姐脸上有些讪讪的,不过看得出来她还是有些尴尬的。

    我站在原地看着已经变了样的翠花姐,翠华姐的头发剪短了,一副妇女的打扮。

    身上穿着卡其色的衣服,看起来有些老了,和当初穿的妖妖娆娆留着长头发的时候不一样了。

    虽然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可是我觉得既然是她当初自己做的选择,那就应该自己承受。

    我冷着脸开口说:“翠华姐,是你想要和我合作吗?”

    翠华姐脸上讪讪的开口说:“秀秀,我听说你在做生意,而且生意做的还蛮好的,我想要和你合作……”

    我一抬手阻止翠花姐说下去说:“翠华姐,如果是按照刚才婶子给我说的那么合作,我看咱们这生意是做不成的。”

    鸟嘴婶一听我这么说,就着急了起来,拍着巴掌说:“秀秀啊,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跟我说只要把我把人带来了,你就同意了。”

    我对着鸟嘴婶笑了笑说:“婶子,我是让你背后的人跟我谈,不是说我直接就同意了。”

    鸟嘴婶瞪着眼睛看了我一样,一把抓住我妈的手,说:“他婶子,你看看你女儿,说的这是什么话?

    一个村子里面的人,难道你们发财了我们还不能沾点光吗?这是丧了良心啊,一点儿也不照顾村里面的人。”

    我冷笑了一声说:“我做生意,我做的正大光明的。好还是不好也和你没有关系啊?

    我为什么要让你沾光?而且你一分钱都不出,就想从我这里拿走馒头。

    馒头拿了,你们的钱要是不拿回来,我找谁要去?别的不说,你们想做二贩子,就让我没办法做生意。

    我这有直接过来拿批发的人,我为什么要给你做二道手?

    而且如果你们想要批发的话,可以到厂子里面去谈。

    我没有说不卖给你们,可是想要从我这里,白白的拿走我的东西,这是不可能的。”

    我言辞犀利,眼睛也瞪大,一点儿也没有顾念情分。

    或者说对上鸟嘴婶和翠华姐这母女,我也本来就没有什么情分呀。

    鸟嘴婶看我说的这么厉害,有些讷讷地转过头,去看着翠华姐。

    我看鸟嘴婶这模样就知道,之前说的话肯定都是翠华姐教的。

    要不然我这么一说,鸟嘴婶怎么会没有接话?鸟嘴婶根本就不知道做什么的事情,更加不知道什么批发。

    肯定是翠华姐之前就教了鸟嘴婶要怎么说,说什么事情才让鸟嘴婶来我家的。

    我眼睛看向翠华姐,虽然容貌已经发生了改变,可是那双在我家院子里面滴溜溜转的眼睛,却还是一样的,喜欢打量别人。

    我一点头说:“翠花姐,你想怎么谈呢?”

    我以为,翠华姐自己肯定是开不了口,说一分钱也不拿的。

    毕竟如果是谈合作的话,她应该知道,既然是做生意就不可能不出钱。

    翠华姐脸上有些讪讪的说:“秀秀啊,姐也知道你现在是做生意赚钱了,你这口气也大。

    可是我们都是本本分分的人家,我们家里面也没有那么多的钱可以做生意……”

    我直接抬起手对着翠华姐说:“你要是这么说话的话,那咱们没有办法谈。

    我们家怎么不本本分分?我们家这一分一钱也是都是自己赚起来的,为什么说不本分了?

    而且谁家做生意不出本钱的,你要是想要直接从我这里拿货,可以。

    可是必须按照批发的价格直接拿钱来拿货,要是想要赊账的话,也可以。你给我写欠条。”

    翠华姐一听这话脸上的神色就难看了,呐呐的说道:“秀秀啊,咱们都是一个村子里面出来的人,有必要弄成这样吗?”

    我真是被气笑了,一个村子里面出来的人就不用给钱吗?

    这是谁家的道理?这是哪里的道理?

    我对着翠花姐说:“你如果没钱的话可以打欠条,你如果有钱的话直接拿,这有什么不对的”

    反正,我是把这母女想要占便宜的事情,直接给拒绝了、

    翠华姐眼睛一瞪,不和刚才一样怯懦了。

    冷笑了一下,恢复许多年前我对她认识的那张猖狂和无赖。

    对着我说:“王秀秀,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事情,我劝你最好还是三思而后行。

    别让我把你做的事情都给抖出来,那时候你就不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