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也疯狂

第四十三章 收个警花做徒弟

四排长 Ctrl+D 收藏本站

    戒指也疯狂无弹窗 一直折腾到凌晨时分才算结束,隔壁房间暮雨虹一伙人,已经听的目瞪口呆。二条无比崇拜的说:“太牛逼了,三个多小时不歇气啊!***就算是磕了药,练过功夫的也到底是不一样啊!”

    暮雨虹鄙夷的说:“靠,这就了不起吗?站起来趴下去都差不多大,当然想要多久就多久!哼,牙签!”

    这边李卫东和沈琳,精心布置了现场,把床单被子什么的都弄的乱糟糟的。沈琳警告说:“今天的事你不准说出去,否则的话我饶不了你!”

    其实听美女**,也并不是什么幸福的事,沈琳叫了半宿,李卫东小弟弟就很坚挺的站了半宿的岗。话说那个东西站岗时间过长而得不到泄,对男人来说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就好像一张弓始终拉满,就是不把箭射出去,时间一长再好的弓也废掉了。李卫东没好气的说:“你当我愿意说啊?我也遭了半宿的罪好不好,现在还肚子疼呢!”

    “活该,小流氓,谁让你小小年纪就这么色的!”一看到李卫东郁闷的样子,沈琳立刻觉得平衡多了,捂着嘴吭哧吭哧的笑,极其不人道的说了句:“难受你不去自己解决,谁拦着你了。”

    “……”李卫东心说你够狠,过了河就拆桥。早知道这样,刚才真不该轻易放过你。

    于海龙和刘四等一大帮人,这时都在大厅恭候李卫东**归来,对他强悍的战斗力佩服的五体投地。这次刘四倒没有过多挽留,寒暄了几句,于海龙便开车送李卫东回家。幕雨虹那一票人顾忌着于海龙,也没敢来找麻烦。

    刚走进楼道,手机就响了,是沈琳打来的,约他和主抓这个案子的市局缉私中队张副队长立刻见面。幕雨虹走私团伙组织很严密,平时又都是单线联系,沈琳花了很大的力气也没能打入核心,所以对于警方来说,兽牙无疑是整个案子的突破点。

    李卫东原本一直犹豫要不要报警,现在既然警察已经知道了,又很重视,想想也是件好事。不一会沈琳开车过来,接他到一家宾馆跟张队长他们连夜见了面,将兽牙的情况以及跟幕雨虹的几次接触都详细说了一遍,并表示如果有情况,随时跟警方联系,协助破案。

    做完笔录,仍旧是沈琳送李卫东回家。一边开车沈琳一边用眼角瞄着李卫东,看的李卫东心里直毛,说:“琳琳姐,你该不会是还记仇呢吧?这种事又不怪我,应该把帐算到幕雨虹和刘四他们头上才对啊。”

    沈琳哼了一声,说:“当我像你那么小气!我是想告诉你,刘四、于海龙,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人,你现在还是学生,最好离他们远一点。”

    李卫东想起于海龙当众磕头拜师那一出,无奈的说:“我也不想啊,可是他们非要学我的金钟罩,撵都撵不走。”

    沈琳是练散打的,对功夫很好奇,说:“金钟罩应该属于硬气功的一种,没有个三五年是练不来的。可是我看你好像不会功夫的样子,整个儿就是一王八拳。你的金钟罩到底是怎么练的啊,教我好不好?”

    李卫东立刻很牛叉的说:“你才王八拳呢!我这叫无招胜有招,懂不!想拜师态度就诚恳一点,年轻人要谦虚。”

    “呸,少贫嘴,你才多大的小屁孩,也想当我师父。”

    “你可以不学啊,谁逼你来着?”

    “教不教?”

    “不教。”

    “你!”

    沈琳一脚刹车停在路边。李卫东撇撇嘴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动手你也打不过我的。”

    沈琳眨了眨眼睛,忽然拉住李卫东胳膊,甜甜的叫了一句:“师父~~”含糖量之高,至少四个加号。

    李卫东当即有点晕,不可遏制的想起她**的声音。再加上她的胸脯本来就挺的十分过分,这时拽着李卫东撒娇,右边的那只小白兔有意无意的蹭在他手臂上,李卫东就觉得血压严重升高,连忙说:“不要用美人计,我这么意志坚决的人,是不会上你当的……”

    话还没说完,沈琳抓着他的胳膊用力一扭背到了后面,接着咔嚓一声,一副冰凉的镯子铐在了手腕上。李卫东空有敏捷和护甲,可惜没有加力量,沈琳又是练散打的,近身扭摔的行家,根本挣扎不了。不禁大怒道:“你敢滥用私刑!靠,我要投诉你!”

    沈琳笑眯眯的把他铐在座椅上,得意的说:“你能拿出证据的话,就投诉去呗。唉,可惜啊,你现在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识相一点,快答应教我金钟罩,免得受皮肉之苦。”

    “少来这套,说不教就不教!”李卫东心说有本事打我啊,老子有护甲,不怕。如果是非礼我,那更好。

    沈琳在他手臂上使劲扭了几下,不过一看他坚贞不屈的表情,马上想到他是会金钟罩的,不怕疼。歪着脑袋想了一会,突然极其温柔的说:“师父,你肚子还疼不疼啊?”

    “废话,你……”李卫东的确是小腹胀胀的很难受,可是一想到这死丫头心思不是一般的恶毒,没道理关心自己的,就很警觉的说:“你,你想干嘛?”

    “哈哈,那就好办了。师父你可别怪我哈,是你逼我的。”沈琳轻咬着嘴唇,很是妩媚的看着李卫东,突然呻吟着说:“恩~~~~!师父……教我~~~~”

    “%¥#a……”

    李卫东气的吐血,看着那张如描似画的脸蛋儿近在眼前,恨不得扑上去咬死她。***,这也忒恶毒了!

    “呵~~~~,师父~~~~”

    “你,你,你……”

    李卫东不知是刺激的还是给气的,脸红脖子粗,说话都哆嗦了。下面那小东西哪受得了这么香艳的刺激,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李卫东死的心都有了,无比郁闷的说:“大姐你行行好,我跟你远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不要这么过分吧?万一留下个后遗症什么的,你负责啊?”

    “我只想……学金钟罩……”

    看样子要是不答应,这小贱人是打算一直叫到天亮。李卫东欲哭无泪,说:“教,我教还不行吗!”

    “真的?谢谢师父!哈哈,师父你真好!”

    沈琳笑的跟只刚偷到小鸡的黄鼠狼似的,连忙打开李卫东手铐。李卫东咬着牙说:“行,算你狠,这么阴险卑鄙恶毒的主意你都想得出来!”

    “这有什么,反正你都听了半宿了,再让你听听我也不介意的。”

    “靠,我介意!”

    李卫东连连做深呼吸,把旺盛的荷尔蒙努力抑制了回去。刚好路边有个便利店,沈琳下车进去,不一会拿了样东西出来,丢给李卫东说:“肚子疼的话,一会回去装点热水捂一捂。”

    李卫东一看,差点又要哭了,原来是只热水袋。日,这是给女生大姨妈用的好不好……行,这死丫头连师父都敢调戏,你不是想学金钟罩吗?看我怎么调戏你!

    ps:昨晚喝了六瓶啤酒,成功醉倒。今天打嗝,一股啤酒花的清香味^_^

    码字去,晚上继续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