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也疯狂

第七十三章 脚踩两条船?

四排长 Ctrl+D 收藏本站

    戒指也疯狂无弹窗 宁港市公安局局长叫王维山。其实他说的没错,宁港市治安一向很差,黑势力团伙极为猖獗。全市一共有四个区,排的上号的就有六个团伙,而且都养成了气候,一夜之间全部连根拔起,无疑是根本不可能的。并且这其中的各种关系、黑白纠葛极为复杂,就算是拔出萝卜**泥,对于宁港来说将不亚于一场地震。

    在这六个团伙中,沙口区的刘四是势力最大的一个,如果把他打掉,就成了群龙无,整个宁港的黑道势必要重新洗牌。而由此带来的可怕后果,自然不言而喻。

    沙口区是宁港市最繁华、商业最密集的一个区,也是油水最多的地方,一直以来都为所有团伙所觊觎。其实按实力来说,于海龙只能排到第三第四的位置,想一口吃掉沙口区这块肥肉,当然是不可能的。但是有警方的暗中支持,结果就不同了。而警方最担心的问题,就是于海龙一旦得势,便会脱离掌控,搞不好就成了下一个刘四。

    也正是因为这重重的顾虑,所以李卫东特殊的身份,也就显得尤其重要。其实在跟李卫东谈话之前,王维山已经跟市领导通了气,对于目前的宁港市,这大概也是最稳妥的办法。

    王维山说的这一番话,说的客气,其实没有什么征求意见的意思,就是说你同意不同意,这事就非你莫属了。李卫东这下子可犯了难,话说当老大当然拉风,当黑道大哥们的师父则更加的拉风,可是那毕竟是黑道,沾上容易,再想脱身可就难了。

    看李卫东很犹豫的样子,王维山又点上棵烟,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说:“小李啊,这一次抓捕幕雨虹走私团伙,你立下了汗马功劳,我们警方也正准备给你适当的嘉奖。但是因为这件事,你也算彻底得罪了刘四那些人,刘四原本就是*走私和贩毒的家,在幕雨虹的身上,他可是捞了不少的钱,你现在断了他的财路,你想他会跟你善罢甘休吗?而打掉刘四团伙,现在可以说是最好的一个机会,拖的越久也就越不利。以你的先决条件,再加上警方的支持,你还顾虑什么?”

    低头想了半天,李卫东说:“王局长,这件事不是小事,我还要考虑一下才能答复你。另外我马上就要高考了,一方面,我不想在其它事情上分心,另一方面如果高考我考上了大学,就要离开宁港。这么短的时间里,我怕起不到什么作用。”

    王维山马上说:“这些都不是问题。关于学习,不需要耽误你太多的时间,作为师父,你只要能够压住于海龙,镇住这些人就可以。至于两三个月以后,于海龙应该也可以顺利接手沙口,局势一稳定,你尽可以上学,不会有丝毫的影响。关键问题,就在于现阶段的过渡,小伙子,时间紧迫啊,我只能给你一天的时间,最迟明晚,我希望能得到你的答复,可以吗?”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还可能拒绝吗?李卫东只好点头答应。

    这时一夜过去,天已经蒙蒙亮了。王维山亲自送李卫东出了公安局,并让张队长开车送他回家。李卫东坐进车里,看到王维山把张队拉到一旁低声说话,李卫东立刻催动精神力,凝神细听,只听王维山问:“小李跟琳琳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只是师徒这么简单?”

    张队长迟疑着说:“我看不像。沈琳对他,好像……好像挺那个的,今天在上救护车的时候,一直拉着他的手,我还从没见过她对谁这样的呢。”

    王维山低声说:“不管怎么样,你可得把琳琳给我看好了。像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还好是救回来了,要不然,老领导不拿枪崩了我才怪!***,你小子就知道跟我捅娄子,赶紧把这丫头从一线给我撤下来!”

    张队长委屈的说:“王局,这事真不怪我啊,这丫头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是她自己非要去,谁能拦得住……”

    全文字版小说阅读,更新,更快,手%%打%%文学网,支持文学,支持手%%打%%!“还敢顶嘴?我告诉你,今天这事多亏了小李,要不然,咱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说起来,这个年轻人还真是挺不错的,虽然年龄比琳琳小两岁,只是……咳咳,我听说,他跟市委姚书记的女儿,好像有那层关系?”

    “啊?这我可没听说。***,这小子难道是脚踩两条船?”

    “那还不快去查清楚!这两个主,咱是哪个都得罪不起。我可告诉你,要是出了什么岔子,我先把你给收拾喽!”

    “是是是,我马上就安排人去查!……不,我亲自去查!”

    李卫东在车里听的一阵暴汗,话说这年头,啥都不快,就绯闻传的是嗖嗖的快。这都哪儿跟哪儿的事,挨得着吗?

    回家这一路,张队长就一直偷偷的瞄着李卫东,那眼神也说不出是鄙视还是佩服,或者是两样都有了,把李卫东看的心里这个郁闷。真想大喊一声你们说的那两个主,全都跟我没关系,我***还是一清清白白的处男好不好。可是一想要是真喊了,就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的感觉,只能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他们说的姚书记的女儿,难道会是姚薇?自己上次也这么猜的,可是姚薇却说不是啊。再说想想也的确不像,宁港市一把手的女儿,怎么不去上一中啊九中什么的重点,却跑到十六中,而且还是天天坐公汽上下学呢?

    难道学校里还有个姓姚的女孩子在暗恋我?这倒也不是没有可能。李卫东心说等明天到了学校,先要动孙小那一票小弟好好的查一查,看看市委书记的女儿到底是那只,是美女还是恐龙。

    回到家里,老爸老妈还睡着。李卫东也没惊动他们,悄悄溜回房间。躺在床上,精神一放松下来,白天的经历就像放电影一样不由自主的在眼前晃动起来。想起那两个被自己干掉的马仔,李卫东仍然觉得胃在一阵阵强烈的收缩,其实张队已经安慰开解他很多遍了,只是这种事实在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即便是过去了一晚,现在想想仍然觉得后怕。

    而他想的最多的,还是王维山跟他说的那一番话。收道上大哥们当徒弟,这在以前李卫东连想都不敢想,现在却成了警方的迫切希望,这事怎么想怎么觉着滑稽,可偏偏又是事实。如果不答应吧,真的如王维山所说,刘四那伙人迟早会来找自己的麻烦;如果答应了,想想自己一个中学生,每天前呼后拥的一大堆社会大哥管自己叫师父,这场面,也太那个了吧?

    唉,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