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也疯狂

第一百一十五章 给她当保镖?

四排长 Ctrl+D 收藏本站

    戒指也疯狂无弹窗 “切什么切,我在跟你说正经的。”侯万风正色道,“我问你,你的外门硬气功,练功可有什么忌讳,比如是不是需要童男之身才可修炼什么的?”

    李卫东心里一动,这老家伙不会是也想找个美女来给我破处的吧?话说如果让冰冰来,我就将计就计了。于是很猥琐的点了点头,死不要脸的说:“是的。”

    “哦,这样说来,你练的应该不是铁布衫,而是十三太保横练。”侯万风想了想,说:“十三太保横练,是一门外门功夫,没有个十年八年的练不来。我记得你家原来是在中海,三年前才搬到宁港来的,对吧?中海离宁港不远,那儿的武术圈子我也比较熟,我怎么不知道竟然出了一位横练高手啊?”

    李卫东不禁心里有气,心说这老东西调查的还真够仔细的,对我是了如指掌啊!被人偷偷摸摸的调查,换上是谁估计心里都会不爽,当即没好气的说:“用你管?我自学成才,跟你有个毛的关系!”

    侯万风一愣,但很快就明白他为什么生气。歉意的笑笑说:“我的确是背后摸了你的底,你别误会,我也是迫不得已。你知道我和冰冰现在的处境,我是不得不防啊!不过这样也好,我知道你完完全全的就是一个普通人,所以才会相信你。要不然,你当我还能坐在这里跟你这么说话吗?哦对了,三年前你在学校对女生耍流氓,然后被开除的那件事,我可没跟二小姐提。年轻人吗,一时糊涂犯个错误什么的,总会有的,改了就好……”

    “闭嘴你!”李卫东筷子啪的一摔,怒道:“我那是被冤枉的,你知道个屁!”

    “冤枉的?对嘛,我就说你挺好的一小伙子,哪能干那种下流的事!恩,肯定是被冤枉的。来来来,喝酒,喝酒。”侯万风自知失口,连忙殷勤的给李卫东倒酒。两人喝的是五粮液,不知不觉一瓶已经快见底了。

    李卫东见老头又是倒酒又是赔笑,也就懒得跟他计较,捞起一只鸭掌一边啃一边说:“你别想打我这金钟罩的主意了,我是不会收你为徒的。你以为我不懂啊,教会徒弟饿死师父,你丫要是学会了金钟罩,还不成天欺负我?”

    侯万风正低着头往自己杯里倒酒,听了这话,差点一个倒仰从阳台直接栽下去。亏得他功力深厚,稳住身形,悲愤的看着李卫东,呼哧了半天才说:“你***,你还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我都活了一大把年纪了,还会惦记你的金钟罩?***我只不过是看你小子还有一身的蛮力,手脚也够灵活,想点拨点拨你功夫而已!你竟然说我在打你的主意,还想给你当徒弟?你个臭小子,我老人家头都白了,叫你师父你受得起吗你!”

    可怜的老头已经给刺激的语无伦次了,李卫东却一边津津有味的啃着鸭掌,一边没心没肺的说:“这样啊,你是想给我当师父?”瞥了老头一眼,扑的吐出块鸭骨头,说:“别想了,我是不会叫你师父的。你打又打不过我,我再叫你师父,太丢脸了。”

    “%¥#a……”

    侯万风抄着手里的酒瓶子,恨不得一下子丢到他头上去,可是一想这小子会金钟罩,用酒瓶子肯定丢不死他,但这口气憋在心里出不来,肯定会疯掉的。忍不住把酒瓶子还有面前的杯杯碗碗什么的,顺着阳台一口气丢了下去。乒乒乓乓一阵声响,下面马上送上来n句问候:“谁他妈这么缺德,大半夜的摔东西,妈巴子的!”

    侯万风摔完了东西,感觉泄了不少,喘着粗气说:“你行,算你小子有种!不过我还就明告诉你了,这功夫,你还非跟我学不可!”

    李卫东眼皮一翻,说:“靠,凭啥?”

    “不凭啥,就凭你要负责保护二小姐的安全,怎么着?你学也得学,不学也得学!”侯万风给气的早没了往日的风度,又拎了瓶五粮液过来,也不给李卫东喝了,自己对着瓶子咕咚就是一大口。

    李卫东楞了一下才回过味来,连忙说:“停停停,你先等会的。你刚才说什么?我负责保护二小姐的安全?我靠!”提起这茬,李卫东心里也正窝着火呢,一拍桌子怒道:“我保护她,谁保护我?***我招谁惹谁了,不就是去了趟广州么,莫名其妙的就给牵扯进来,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还来要求我?”

    侯万风一看李卫东气的抓狂的样子,心里立刻平衡了不少,嘿嘿笑道:“这都是你小子自找的好不好,怪得着我啊?我早就警告过你,离二小姐远一些,是你自己不肯听啊!这次去广州珠宝展,是我拿枪逼着你去的,还是拿刀顶着你去的?嘿嘿,是你自己死乞白赖的非去不可,那可怨不着我。”

    “……”

    李卫东给说的哑口无言,夺下侯万风手里的酒瓶给自己咕嘟咕嘟倒了一杯,说:“是,是我自找的,那也犯不着替二小姐卖命。靠,当我是免费保镖啊?她是你们家二小姐,又不是我家的二小姐,你们爱找谁找谁,跟我说不着。”

    侯万风马上说:“真的跟你说不着吗?你可别忘了,你在方震南面前,已经默认了你是冰冰的男朋友,抢了人家儿子指腹为婚的未婚妻,你以为就算跟我们撇清了关系,方震南会放过你?另外这话回头很快就会传开,即使方震南不来找你的麻烦,那些宵小之辈也一样不会让你消停的!跟你明说了吧,现在你跟我们,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飞不了你,也蹦不了我!”

    “我%¥#a……”

    李卫东这时才明白上了贼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郁闷的就差拿头撞墙了。吭哧了半天才说:“不行,我不干。保镖的事我做不来,要找你找别人好了。”

    “那可不行,找别人我不放心啊!”侯万风咳嗽两声,一本正经的说:“你看,先呢你功夫还不算赖,一般的坏人都差不多能应付下来,第二,冰冰很有点小脾气你是知道的,性子娇惯了点,跟别人只怕相处不来,可是对你么还是蛮不错的;这第三嘛,你练的是十三太保横练,需要保持童男之身,哈哈,我也不用担心你会对二小姐有什么不良企图。”

    “……”李卫东越的想撞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