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也疯狂

第一百六十章 中大第一变态

四排长 Ctrl+D 收藏本站

    戒指也疯狂无弹窗 罗桀的算盘,打的那叫一个精。赌约作废?靠,土建院输掉了比赛,全中大的人都看在眼里,论坛上议论这事的帖子都快成六月飞雪了,用你黄老大来假装仁慈?即便是握手言和了,跆拳道社在中大今后也一样是抬不起头来,不搞垮你武术社,我罗桀就永远没有出头之日!

    而搞垮武术社最好的办法,就是设法激怒黄老大和他的武术社,等着他们来报复。由于之前在擂台赛生过事故,有个学生被打成了重伤,差点挂了,所以校方对两个社团之间的关系相当的敏感。只要能让武术社的这帮牲口上门来报复,那事情的性质就变了,别说是中大,任何一个学校也不可能允许这样的暴力社团存在!

    不过罗桀倒是真的没有想把黄育滔伤的那么重。之所以下这么狠的手,是因为黄育滔多说了一句:“你跟李卫东过去有什么过节,一笔勾销吧,东子是我兄弟。”

    一笔勾销?去你妈的!罗桀现在对李卫东的恨,简直是刻骨铭心、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一样,这个时候还谈什么一笔勾销?好,既然他是你的兄弟,那不妨干脆拿你来开刀好了!

    罗桀的阴狠和恶毒,是黄育滔事先根本没有想到的,所以他只是十分坦然的独自一人来找罗桀这票人谈判。而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的下场,就是他被跆拳道社三位好手围殴,其中就包括罗桀本人。对李卫东的深仇大恨,让他在黄老大倒地、已经失去抵抗能力的情况下,又朝头部踢出了一记重腿。即便是黄老大自幼练武、抗击打能力比正常人要强的多,也无法以血肉之躯禁受跆拳道黑带高手一记过七百磅的重腿,摇晃着站起来还没有走出跆拳道社的大门,便已颓然摔倒,颅内出血让他很快陷入了昏迷。

    校方的第一个反应,是尽可能的把影响降到最低,暂时不要报警。而这就让嚣张的罗桀更加的有恃无恐。事实上就算真的报警他也未必会害怕,因为在中海这座城市里,似乎还没有什么是他哥哥摆不平的事。

    现在,跆拳道社近一百名骨干已经聚齐,不少人还特地准备了家伙,等待武术社的人找上门来。罗桀对他的小弟们下达最后的命令:“见到人,就给我往死里打,不要手软,打出事情我担着……”

    咣当,就在这个时候,跆拳道社的大门被人一脚踢开了,一个瘦瘦弱弱的男生走了进来。比起那些练跆拳道、练武术的肌肉男来说,眼前这只牲口显得过于眉清目秀了点,一点都没有散出传说中的那种王八之气,但是随着他一进门,跆拳道社里面的所有人就立刻安静了下来。这个看上去既不嚣张也没有杀气的人畜无害的小男生,却仿佛霎那间带给所有人一种说不出的压迫感!

    因为平静,这只牲口实在是太平静了!当任何一个人走进一间屋子,却一下子看到杀气腾腾的近百号牲口,清一色的跆拳道服,其中不少手里还操着片刀、木棒和钢管的时候,很难想象会是一种怎么样的表情,但无论如何,都不应该这么的平静,在他眼里,看不到惊慌,恐惧,甚至是愤怒什么的,就好像是在面对近百个人偶一样,平静到没有任何的表情!

    这是怎样的一只牲口?!

    “李东!”罗桀下意识的就叫了出来。跆拳道黑带四段的他,场上场下已经不知道打过多少架了,但还是头一次在面对一个人的时候,这么的沉不住气。不过他很快就替自己找到了理由:妈了个逼的,我是太恨他了!就是这个王八蛋,害老子被扣上了中大大便男的帽子,现在居然还敢找上门来!今天要不把你丫弄成残废,老子都是你养的!

    李卫东仍旧是一脸的平静,关上了门。跆拳道社是在东区图书馆的一个侧厅,修改成了训练场地,为了方便跟武术社的人群殴,中间的垫子已经撤下去了,露出光亮可鉴的pVc塑胶地板。李卫东走到靠门的那一侧,脱了鞋整齐的摆在旁边,这个动作一下子就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想起了电影精武英雄里面,陈真一个人单挑虹口道场的那经典一幕,竟是如此的相似!一时间厅中鸦雀无声。

    近百道视线的交错中,李卫东走到场中央,平静的说出四个字:“我要踢馆。”

    “踢馆?”

    “踢馆!!”

    “踢馆,你自己?哈哈哈!”

    一阵哄然狂笑,与其说是对李卫东的蔑视,倒不如说是为了掩饰刚才的怯意。而笑声在很多时候的确是可以起到增加胆气的效果,尤其是这么多人一起狂笑,让大家立刻记起:靠,原来我们有这么多人,就算这牲口有三头六臂,靠人堆也堆死他了,怎么可能怕了他呢?我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罗桀也笑了,而且是声音最大的一个。李卫东的篮球他是见识过了,但是要说到打架,这么孱弱一小身板,怎么可能是跆拳道黑带四段的对手?所以就无比牛叉的说了一句:“李卫东啊李卫东,黄育滔蠢,想不到你比他更蠢。你知不知道,我还没想好要怎么弄死你,你居然就自己送上门来了?哈哈,这是不是就叫做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啊?”

    “黄老大是你打伤的?”李卫东皱了皱眉,说:“他都已经提出跟跆拳道社和解了,你为什么还要下这么重的手?”

    “和解?我罗桀用得着跟这种垃圾和解?哈哈,笑话!”罗桀放声大笑,不屑一顾的说:“武术社算个什么东西,也配跟老子的跆拳道争高低,妈的!不这么做,怎么能引那帮孙子上钩,怎么能搞垮武术社?不过6明那票牲口倒真是学聪明了,居然不上当,但是不要紧。能把你钓出来,比收16明那些人爽多了!说吧李东,今天想让我怎么玩死你?”

    李卫东笑了笑,说:“这样啊。本来我还想打到你说出来,现在既然你主动招了,那太好了。”

    罗桀就是一愣,马上警觉的说:“恩?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就是随便问问。”李卫东掏出裤袋里的手机,对着话筒说:“喂,张导员,你都听见了吧?……恩,事情就是这样的。好,等学校处理。”

    “我靠,你个杂碎,你***敢阴我!”罗桀处心积虑设计的毒计,没想到李卫东竟是这么的狡诈,不动声色的就让他一下子全招了,气的眼珠子都红了。崔东哲操起家伙带着几个小弟,骂骂咧咧的冲上去就想动手,罗桀大吼一声:“都他妈滚开!这王八蛋是我的!李东,你有种,今天老子要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罗桀其人嚣张,但他的跆拳道倒的确是真功夫。十数米外开始力,奔至李卫东面前,飞身跃起,一记腾身抡踢,再接一记腾空转身侧踢,跟着前踢、抡踢、侧踢、挂踢,一腿快似一腿。跆拳道本身就以腿法见长,再加上罗桀身高腿长,只见霎那间幻化出层层腿影,狂风暴雨般向李卫东倾泻而下!

    如此疯狂的进攻,就是崔东哲这一票小弟也没有见识过几回,在旁边看着都觉心惊。李卫东却仍旧是面带微笑,手臂都没有抬一下。看着对方一腿踢下,只是稍稍侧身让步,每一腿都只差毫厘,擦身掠过。反应跟度上的绝对差距,让罗桀始终差着那一线的距离,连他的衣角都沾不到。

    眨眼间数十腿踢过,小弟们眼看李卫东连还手之力都没有,顿时叫骂起来:“嘿,那孙子,躲个毛啊,有种还手啊!”“垃圾,老大是吓他呢。先吓他个半死,再踢他个残废,让***敢来这装逼!”

    罗桀现在却是有苦说不出。他踢的固然是眼花缭乱,潇洒已极,可是竟然连对方的衣角都沾不到,难道这家伙不单篮球打的好,居然还会功夫?脑门上登时就见了汗,这种连环腿法最是耗力,加上他对李卫东不遗余力的出手,一口气尽,收势呼呼喘息。李卫东微微一笑,说:“完了?好,该我了!”

    沉肩错步,呼的一拳击出,毫无花俏。但这一拳的度,快如奔雷,罗桀惊觉不妙想要后退的时候,已然小腹一紧,整个人竟被打的像只虾米一样弓了起来,一米八七的块头凌空飞了出去,扑通一声重重摔在数米开外!

    只有一拳!简简单单的一拳,竟然将跆拳道黑带四段的罗老大给打飞了!这是什么样的功夫?所有人一时间目瞪口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李卫东摊开拳头,冲罗桀招了招手,微笑着说:“再来!”

    罗桀只觉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肠子都好像被什么东西在狠狠的拉扯,差点当场吐出来。但是身为跆拳道社的老大,岂能在这么多小弟面前栽了这个面子,咬牙强忍着站了起来,指着李卫东说:“你,用的什么功夫?”

    “少林,罗汉拳。”

    “操!装神弄鬼!”

    一声大叫,罗桀再次蹂身扑上,接连两记侧踢跟着转身抡踢,三腿一气呵成,闪电般朝李卫东头部踢去。而这次他学了个乖,刻意靠腿法迫李卫东拉开距离,以便随时避开对方的进攻。谁知就在第二腿跟第三腿踢出的间隙,李卫东身形一晃,不知怎么又闪到了面前,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两人脸相距不过尺许。罗桀吓的妈呀一声,收脚不及,踉跄着向后坐倒。

    就在他身体未及倒地的一刹那,又是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小腹。罗桀仰面摔倒,顺着光滑的pVc地板滑出去老远。而随着他倒地的一刹那,一条白色的跆拳道裤子飘落在地。

    “我靠,老大你的裤子!”n多小弟立刻叫了起来,只见罗桀爬在地上哇的一声呕吐不止,宽松的跆拳道服下面,裸露着两条腿,好像正等着随时被爆菊一样,姿势无比的性感,不觉一片恶寒。崔东哲大叫道:“我靠,李卫东你变态啊,踢馆就踢馆,干嘛扒我老大的裤子!”

    李卫东也汗了一下,马上就想起了那次在跟大小姐对打,一拳爆出了她的小裤裤的情形。难道这个百分之三的物品掉落,居然是以击倒来判定的?想想也是,在游戏中,角色死亡的方式就是倒地,也就是说,在现实中只要击倒对方,老天狼星碎片的属性加成便自动判定为物品掉落!

    想到这里李卫东一阵兴奋,迫不及待的对罗桀招招手,说:“再来!”

    罗桀接连吃了两记重拳,疼的两眼黑,胆汁都快吐出来了。可是一想到昨天被李卫东害的要吃便便,今天又让他给扒掉了裤子,作为跆拳道社的老大,这事传出去就不要混了!一股怒火直冲霄汉,撑着摇晃晃的站起来,刚吼了一嗓子还没等冲上去,李卫东等不及,上前就是一脚,将他踹的凌空飞了起来,重重撞到了墙上。

    呼,一个红色的裤头又落了下来,在场所有人一下子就傻掉了。打架的事情见得多了,但是谁见过两个大老爷们打架,扒了人家裤子还不算,还要扒裤头的?罗桀一头撞到地上,也觉出下面凉飕飕的,用手一摸,又气又急,差点昏死过去。

    “**,你们还他妈看热闹,一起上啊废了他!”

    跆拳道社老二,叫陈伟,大叫着朝李卫东扑了过去。崔东哲等人这才反应过来,再不出手的话,眼看着自己老大就要被这个变态男扒光了。这厮当初曾拍了李卫东一板砖,知道他身子骨不是一般的硬,所以特意找了根钢管,冲上去照着李卫东的后脑狠狠砸了过去。

    对李卫东来说,闪避还是挨这一下,消耗装备的耐久度都是一样的,索性一侧头,正迎着呜呜呼啸而来的钢管。只听当的一声,钢管弹起,倒抽在崔东哲嘴巴上,一口鲜血带着牙齿都喷了出来。

    李卫东一拳砸在他胸口,将他庞大的身躯打的连翻了几个跟头,可惜这次却没有爆出什么衣服来。相比来说陈伟就比较倒霉,被李卫东接连两脚踹飞,跆拳道服给爆掉了,吓的他倒在地上两手捂胸,活像遭芙蓉**非礼了一样。

    放倒了老二和老三,李卫东握起双拳,猛虎下山一般冲入人群。所到之处只听一片惊惶尖叫,衣服、裤子、裤头什么的,纷纷飞起,不经意间还爆出一件大号的胸罩,李卫东一阵暴汗,感情跆拳道社里面还有mm骨干!

    罗桀的小弟们彻底蒙了,踢馆就踢馆,还带扒衣服的吗?这要是扒的一时兴起,会不会还要爆菊花啊?眼看着不少牲口已经被被这个变态男扒的赤条条的,吓得心胆俱裂,大喊一声:“变态啊!!!”连滚带爬的夺门就跑,生怕慢了一步被这个变态抓住爆菊花,那就惨了。里面的人就倒了霉,挤挤挨挨的也来不及跑,被李卫东扒衣服扒的兴高采烈。陈伟见势不妙,爬在地上想趁乱溜走,不料李卫东又打出一记混乱攻击,一个小弟掉过头来照着他后脑勺恶狠狠的就是一棒子,凿的他吭都没吭一声就晕了过去。

    李卫东头一次打的这么爽这么的舒坦,正过瘾呢哪肯罢手。余光瞥见罗桀正捂着宽大的跆拳道服,裸着两条遍生黑毛的长腿,正顺着墙根蹑手蹑脚往门那边溜,当即大喝一声:“别跑!”拔腿就追。

    且说6明、孟伟这些牲口,这时正堵在外面替李卫东提心吊胆,毕竟一个人去挑人家整个跆拳道社,这事实在太夸张了点。忽然咣当一声门被拉开,只听一片鬼哭狼嚎,n多的牲口跟头把式的逃了出来,就跟见了猫了老鼠似的四下乱窜,更离谱的是有的光着膀子有的露着腿,还有的光着**就跑了出来。一票人全都傻了,面面相觑不知所以。

    6明反应比较快,劈手揪住一个提着裤子的牲口喝道:“李卫东呢?”

    “大哥,大哥你行行好放过我吧!呜呜!”那牲口吓的腿直软,都快给6明跪下了,哽咽着说:“那个李卫东,他、他是个大变态啊,在里面扒衣服爆菊花呢!呜呜,踢馆也不带这么踢的……大哥你放我一条生路吧,我还年轻,不想做兔宝宝!”

    “%¥#a……”

    6明等人一阵恶寒,老孟结结巴巴的说:“我靠,不、不会吧,我看东子也不像是变态啊……”

    话音没落,就听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罗桀只穿了一件跆拳道袍,没命的从里面窜了出来。让人目瞪口呆的是这厮下面居然光着两条腿,因为跑的太快风吹起袍摆,露出下面**也是光溜溜的,连个裤头都没穿!而罗桀这时浑然不顾,好像鬼上身了一样玩了命的疯跑,顺着跆拳道社前面的林荫道,竟头也不回的一直穿过图书馆面前的广场去了。

    话说图书馆前面也算是一个学校人群比较集中的地方了,有男有女。更何况武术社和跆拳道社闹出的这码子事,今天聚的人尤其的多。看到罗桀这副模样,尽皆骇然,n多mm失声尖叫,而那些大三大四的女生则是兴奋的两眼冒光,大叫:“快看快看,裸男哎!”

    而李卫东这个时候,正在后面穷追不舍。可是让他郁闷的是罗桀这厮明显是真急了,也不知爆了多少潜能出来,空有敏捷加上邪恶光环,硬是没能追上他!难怪都说危急的时候人往往能做出不可思议的事情来,以罗桀现在的度,安上个翅膀起飞都绝对没有问题!

    从图书馆,到电教楼,到操场……罗桀这时脑子里就只剩下一个念头:跑!跟丫死磕,***死也不能让这个变态逮住爆菊花!话说法律上又没有爆菊罪,要是真被他对我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靠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这一跑几乎是以百米冲刺的度跑出个五公里越野去,就算罗桀再怎么爆潜能,也已经跑的口吐白沫、上气不接下气了,扑通一声瘫在地上。看看跑到了一食堂,眼看就到中午饭点了,来来往往的学生无数。见到一剽悍男光着下半截身子,被一个看上去瘦瘦弱弱眉清目秀的牲口狂追,不用说肯定有奸情啊,一窝蜂的都跑过来看热闹。

    李卫东这时也累的够呛,虽说有装备的属性加成,又不是体力无限,跑的大汗淋漓。一边拄着腰狂喘,一边指着罗桀说:“妈的,你跑啊,再接着跑啊!”

    罗桀已经说不出话了,呼哧呼哧喘的跟风箱一样,两眼直翻白,冲着李卫东连连摇手。李卫东怒道:“你妈的废物,不是说今天要玩死我的吗?跆拳道黑带四段原来就是这个鸟样,来,起来接着打!”

    罗桀吓的魂飞魄散,心说再打下去,非被扒光爆菊不可啊!想要报警身上又没带手机,吭哧了半天才对旁边看热闹的牲口憋出一句:“手、手、手机……”

    “哦!”那个牲口很是配合的掏出手机,一边调模式一边说:“靠,差点忘了,这么拉风的镜头怎么能不拍照呢!”这么一说周围n多牲口也立马掏出手机,对着罗桀嚓嚓就是一通狂拍。

    罗桀气的差点混过去,紧紧捂着袍服下摆,跪在李卫东面前,眼泪唰的就下来了:“老大,东哥,我错了!要不你打我一顿吧,但是求求你别再脱我衣服了!……呜呜,再脱……再脱就光了!”

    ps:今天一大章先,下午要出门办事,可能要很晚才回来,就等明天再更了。咱们东子在大学的生活,还算**吧,吼吼!接下来快要进入游戏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