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也疯狂

第一百八十四章 原来你是反骨仔

四排长 Ctrl+D 收藏本站

    戒指也疯狂无弹窗 从郊区小镇到市区,是一段比较偏僻的路段,尤其在夜里来往的车辆更少。李卫东坐在后座,不时的回头向后面看去,他相信以罗北的为人,绝不可能轻易的让他卷了六百万就这么从容遁走,这王八蛋肯定还会留一手!

    沈琳就坐在他旁边,这丫头倒很是兴奋的样子,还沉浸在刚才的赌局中。她第一次亲身体验这么大的赌局,面对数百万的筹码,如果不是身临其境绝不会体会到其中的刺激。赌博的魔力就在于此,输的急着翻本,赢了的就越想赢,甚至有人能几天几夜不合眼熬在赌台上,简直比吸毒更可怕。一想起刚才那大堆大堆的筹码,沈琳忍不住抓着李卫东的手急切的说:“东子,我才知道原来你赌的这么厉害啊!一晚上都没见你输过,真是神了!最后那一把,你为什么不跟啊?”

    李卫东连忙咳嗽两声,说:“输,怎么没输啊?后来不是筹码都输光的咱们才走的吗。”说着使劲捏了下沈琳的小手,沈琳这次会意,尴尬的笑了笑说:“是啊,后来都输了的。那个,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队长刘朋。”

    队长刘朋大概四十岁左右的年纪,长的很具有猥琐大叔的潜质,怎么看都看不出像个刑警队长的样子,在后视镜里看了李卫东一眼,嘿嘿笑着说:“你就是李卫东吧?常听小沈说起你啊,听说你是小沈的师父,还曾经救过她对不对?没关系,赢了就赢了,就冲你跟小沈的关系,我当没听到好了。”

    李卫东还没说什么,沈琳倒是低低的啊了一声,赶紧就想把手抽回去。不料软绵绵的小手李卫东握的正舒服呢,一抽竟没**,沈琳羞的满脸通红,气急败坏的说:“放开,你个臭流氓!”

    李卫东一怔,随口说:“干嘛啊你一惊一乍的,我咋流氓了?”

    “你,你……”想起刚才他死不要脸的摸自己那一下,完了还理直气壮的样子,沈琳就气的两眼黑,可是当着队长刘朋的面,这话又说不出口,使劲抽回手臂又捎带脚的在李卫东腰上狠狠扭了一下,说:“去死吧你,臭流氓!”

    李卫东这时也想起来刚刚在赌场里确实摸了人家,话说那可是为了演戏,哥们也是被逼的好不好。汗了一下,说:“那也不能怪我啊,还不是你说非要去贵宾室的,不然我用得着演那么卖力么。先说好哈,咱们这事哪说哪了,不准打击报复。”

    沈琳狠狠瞪了他一眼,说:“想的美,你先前跟那个小丫头又是亲又是摸的,想就这么算了?哼,你看我不告诉薇薇的,让她收拾死你!”

    “靠,你敢卸磨杀驴!”李卫东一急就顾不得刘朋在旁边,大声说:“那你怎么不干脆告诉薇薇,我刚才还摸你咪咪了呢!”

    “%¥#a……”沈琳又羞又急,慌忙去捂李卫东嘴,但是前座的刘队长已经憋不住扑哧笑喷了。李卫东这才想起来还有别人在,连忙解释说:“刘队长不像你想的那样子,那个,其实也没摸到,真的。误会,绝对是误会。”

    “你还说,给我闭嘴!”沈琳气的手脚冰凉,恨不得直接把这个牲口掐死算了。刘队长呛的连声咳嗽,连连摇手说:“别管我,你们随意,我年纪大了耳背,什么都听不到。”

    “……”

    沈琳一阵无语。看李卫东坐在旁边东张西望的,跟个没事人似的,怎么想怎么咽不下这口气,伸手在他胳膊腿上一通乱扭。李卫东却一把抓住她手臂,说:“不对劲,你们看后面那两辆车!”

    沈琳一愣,连忙扭头看去,只见两道耀眼的车灯光正飞快驶近,前面的车不停的闪着远光灯,好像准备要车的样子。刘队长低声说:“,追来了!你们两个坐稳!”

    一脚油门,黑色别克猛的向前蹿了出去,后面两辆车也随之加大了油门,紧追不舍。沈琳从后座下摸出一个包包,从里面掏出支手枪,打开保险。刘队长有些奇怪的说:“小沈,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没注意到,打草惊蛇了?”

    李卫东心说破绽个毛,老子白白卷走了六百万,罗北要是能咽下这口气才怪了。只是这话却不能说出来,沈琳心里也大致明白了怎么回事,支支唔唔的说:“也许吧,这帮人太狡猾了。”

    刘队长哼了一声,骂道:“兔崽子毛还没长齐呢,也敢跟老子挑衅,让你看看什么叫飙车!”抓紧方向盘,油门几乎踩到了底,别克如同脱缰野马一样在空旷的路面上飞驰。后面两辆车,一辆奥迪和一辆大山猫虽然紧紧追赶,但是车技明显差出一筹,距离越拉越大。刘队长得意的回头看了一下,鄙视的说:“,原来就这么点本事,也好意思拿出来丢人!”

    穿过一个过桥涵洞,前面一辆大货车正不紧不慢的走着。因为这条路一直都是车辆稀少,刘队长直接打方向盘准备过去。谁知刚打过舵,对向突然闪出两道灯光,刘队长气急败坏的吼了句:“!”本能的一脚刹车,但是车这时足足有一百四五十迈,只听轮胎擦过柏油路面出一阵刺耳的吱吱声,别克车几乎打横,车**蹭在路边护栏上,擦出长长的一溜火花!

    如果不是刘队长手把好,换上个庸手就这一下非翻车不可,三个人同时吓出一身的冷汗。还没等回过神,只听又是一阵尖锐的刹车声,一辆奥迪呼的从旁边蹿了过去,直接在车前别住,后面的大山猫同时卡住了车**。两辆车一前一后,将别克牢牢顶死,对向惹祸的只是一辆面包车,见势不妙,一脚油门跑的没影儿了。

    奥迪和大山猫上分别跳下七八个人,有的操着钢管,有的拎着砍刀,气势汹汹的围了上来。冲在前面的一个拎着把锯短的猎枪,掉过枪托狠狠砸在车窗上,哗啦一声将玻璃砸的粉碎。刚想架上猎枪把里面的人逼出来,不料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探了出来,接着是一声低喝:“不许动,放下枪!”

    这厮一愣,连忙将猎枪扔到了地上,其余几个大喊一声:“有喷子(黑话,枪)!”掉头就想往车里跑。刘队长跟沈琳同时拉开车门,朝天啪啪两枪,喝道:“站住!敢跑开枪了!”

    几个人齐刷刷的定住脚。刘队长喝令众人扔掉手里的家伙,手抱头趴到车**上排成一排,一边低下头去捡仍在地上的那把短筒猎枪,就在这时,只听车里的李卫东突然大叫一声:“小心!”

    呜的一声,一根钢管打着旋儿飞了过来,砰的一声重重砸在刘队长后脑。这一下力道之大,钢管从他头上弹起又转了两个圈子才远远掉在地上,刘队长一个踉跄,回手想要扣动扳机,但是身体刚转过一半便已支撑不住栽倒在地。沈琳大惊之下刚想回身开枪,只觉一股大力涌到,不由自主的摔了出去。而就在她跌出去的一刹那,只听一声沉闷的枪响,原本在她身后的那面车窗砰的一声穿了个洞。

    危急关头推开沈琳的,正是从车里窜出的李卫东。一个前滚稳住身形,顺手抄起仍在地上的一把砍刀飞了过去。车灯映照下,开枪的那人一身黑衣,正是在赌场里见过的那个绰号老虎的三角眼,先前在奥迪里并没有下车,碰巧在背后暗算了刘队长,如果不是李卫东动作快的出奇,沈琳可就遭殃了!

    李卫东的这一刀又快又准,旋转着砍向老虎,**一道劲风。没想到老虎竟然也是一位行家,一击不中立刻后退,顺着车前盖滚到了另一侧。砍刀狠狠斩在引擎盖上,火花迸射。

    先前冲下车的那一票人这才回过神,一哄都钻到大山猫后面去了。李卫东不敢耽搁,两步冲到沈琳身边,抄住她腰夹在肋下,飞快的闪进别克车里。只听砰砰两声闷响,却是那伙人从车里又拿出两把猎枪,这枪打的是霰弹,将别克的后风挡玻璃打的粉碎。

    一般道上混的,真正动枪的时候并不多,就算杀人也比较习惯于用刀,这是因为警方在破案的时候,对枪案和普通凶杀案是区分开来对待的,毕竟这里不像是国外,枪支管制历来都比较严,一旦涉及到枪击,这案件的性质就变了。也正因为如此这票人才没有一开始就动喷子,不然的话肯定是凶多吉少。

    李卫东将沈琳按在车座下面,低声说:“快打电话报警!记住,呆在这,不管生什么事都不许出去,我去对付他们!”

    沈琳知道李卫东枪法极准,忙把枪塞在他手里,急道:“刘队还在外面,怎么办?”

    “别管,我会救他!”深吸一口气,李卫东脱下外套顺车门丢了出去。几乎是同时响起砰的一声,这一枪是从奥迪那边打过来的,很显然这个老虎反应不慢。趁着他开枪的一瞬间,李卫东飞快的拉开另一侧车门滚了下去,抬手啪的就是一枪,一个躲在山猫车门后面、正拿着猎枪瞄准的家伙脑袋猛然向后一掀,吭都没吭一声便翻倒在地。

    一枪爆头!剩下那几个家伙正蠢蠢欲动,见识了如此精准的一枪,吓的屁滚尿流缩了回去。一个家伙不死心的想看看那个倒霉的同伙是不是挂了,刚往前探出半截脚掌,被李卫东一枪把脚趾打开了花,痛的倒在地上连声惨叫。

    而这两声枪响,也暴露出了李卫东的位置,躲在奥迪车后面的老虎突然闪出,抬手砰砰砰连开三枪,还好李卫东马上缩了回去。两下里一时僵住,对于李卫东来说,能拖住时间就算胜利。而那边老虎显然猜出了他的心思,喝道:“上!上!不把这家伙做了,待会警察来了谁也跑不掉!”

    躲在车后的那帮家伙吃逼不过,装着胆子探出头来,有两个人拿着猎枪,朝着别克车没头没脑的开枪。就在开枪的间隙,李卫东猛然从车后跳出,砰砰两枪,将两个拿枪的家伙直接撂倒,紧跟着调转枪口一枪把在奥迪车后准备出来偷袭的老虎打的缩了回去。

    剩下的几个家伙情知进也是死,退回去等警察来抓,也好不到哪去。这些在赌场看场子的基本都是罗北网罗的一些亡命之徒,多数身上都背着案底,这时狗急跳墙,拼了命的朝李卫东扑了过来。李卫东毫不犹豫的举枪扣动扳机,却只听到“咔哒”轻响,不禁暗叫一声:糟糕,没子弹了!

    七子弹只开了五枪,剩下两却被沈琳刚才鸣枪示警了。就在这时老虎也蹭的蹿了出来,抬手接连扣动扳机,子弹打车身上,火花迸射。李卫东来不及换弹夹,只能打着滚儿避开。老虎一口气打光了子弹,却没有另外带弹夹,扔下枪从奥迪里抽出把寒光闪闪的匕,大喊:“快上!他没子弹了!”

    剩下几个立刻来了精神,操起家伙朝李卫东直扑过去。冲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拿刀的家伙,一刀打着斜恶狠狠的砍了下来。李卫东冷冷一笑,,只要不用枪,哥们还怕个鸟!也不闪避,闪电般伸手抓住他手腕,用力一拗,那厮痛的一声惨叫,手臂扭成了麻花。另一个家伙拿着钢管狠狠砸在李卫东肩膀上,只听哎哟一声,李卫东还没出手他便已自己痛的捂着胳膊蹲了下去。

    百分之十反射伤害!李卫东一阵鄙视,这一钢管的力道老子是承受得住,不过百分之十而已你自己倒受不了了,窝囊废!一脚将他踹的滚出去老远。

    剩下两个都拿着砍刀,其中一个似乎会点功夫的样子,还挽了个刀花,左一刀右一刀的架势拉的倒挺足,可惜这度对于李卫东来说就跟演戏差不多,直通通一拳打了出去,直接将他打的飞了起来,一件东西掉在地上,定睛一看却是个钱包,瘪瘪的样子,估摸着也不会有多少钱。

    一个照面,四个人里面便倒下了仨,剩下的一个见不是头,掉头就跑。李卫东一个箭步冲上去,飞起一脚将他踹的翻着跟头飞了出去。那人飞在半空中,裤子却莫名其妙的掉了下来,偏这厮又长的比较白,晃动着两条白生生的大腿,尤其醒目。

    “李卫东!你是李卫东!”

    身后的奥迪车里猛然传出一声大叫,李卫东不必回头也立马猜出这人是谁。不用说,打架脱裤子扒衣服这个特殊嗜好,就只有他的老相好罗桀最清楚不过了。反正六百万已经到手,李卫东也不在乎被认出身份,回过头揭去嘴唇上的假胡子,笑嘻嘻的说:“原来你也来了啊,嘿嘿,谢谢你哥哥的六百万哈!”

    罗桀害怕子弹不长眼,一直猫在车里面,这时见李卫东手里没了枪,胆气也立刻就壮了,蹭的从车里蹿了出来,不怒反笑,一字一顿的说:“好,很好!正琢磨着去找你,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妈的,今天咱们老账新账一起算!”

    一声大叫,朝李卫东直冲过来,老虎这时也握着匕扑上,嗖嗖迎面就是两刀。这厮不出手则已,出手就是直奔要害,而且度奇快,刀锋划破空气竟出嗤嗤声响,显然力道不弱。

    李卫东闪身避过,伸手去叼他手腕,不料这家伙经验十分老道,一刀不中马上将刀锋向上一挑,让人无从下手。而这时罗桀飞身扑上,一记漂亮的旋风腿接下劈,狠狠踢在李卫东背上。李卫东只觉一阵波纹从背心荡漾开去,在看罗桀,腿一软竟跪在地上,嘿嘿一笑说:“我的儿,这是干嘛,不年不节的何必行此大礼。”

    罗桀气的七窍生烟,照说像刚才那么漂亮的腿法,以一个跆拳道黑带四段的实力踢出去,要是常人挨了不吐血也要当场趴下。可是不知为什么一脚踢在他身上,罗桀只觉得自己腿忽然给刀子狠狠扎了一下,痛入骨髓,不由自主的就跪了下去。旁边的老虎吓了一跳,这可是自己老大的亲弟弟,要是出了什么岔子可就完蛋了,连忙刷刷几刀不要命的朝李卫东攻了过去,一边说:“小桀,你没事吧?”

    罗桀一咬牙站了起来,恶狠狠的说:“没事!操,老虎咱俩一起上,今天非彻底废了他不可!”

    老虎说:“没问题,看我的吧!”话音未落,毫无征兆的突然掉过头来,嚓就是一刀,结结实实扎在罗桀肩膀上。

    “!”罗桀目瞪口呆的看着老虎,一时间都忘了刀子还插在自己肉里,也忘了喊疼,难以置信的盯着老虎说:“你他妈敢捅我?!”

    “恩,做了他!”老虎抽出刀子,顺手又是一刀,几乎将罗桀胳膊扎个对穿。还好这一次罗桀总算是反应过来,哇呀一声惨叫踉跄着后退,带着哭腔叫道:“老虎,原来你他妈是反骨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