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也疯狂

二百二十章 对不起,我不打工

四排长 Ctrl+D 收藏本站

    戒指也疯狂无弹窗 “贴身保镖?等等,我说你开玩笑呢吧,我什么时候说过给你做保镖了?!”

    李卫东一头雾水,还没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夏若芸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怎么,你有意见?”

    “大小姐,我反对!”没等李卫东说话,眼镜男先站了出来,说:“眼下正是多事之秋,岳家、方家的事都还没摆平,这次集团出事,已经引起了黑白两道的不少流言蜚语,不知有多少人正对夏家虎视眈眈,这个时候贸然找一个完全不知底细的外人来做你的贴身保镖,太草率了,人心隔肚皮,万一出了事怎么办?再说了,这小子一看就是乳臭未干,毛还没长全,能有什么真本事?”

    这厮说的前几句话,李卫东十分的赞成,连连称是,但是听了最后两句,勃然大怒,***什么叫毛还没长全,老子长的比你爹都全,要不要给你看看?刚想反唇相讥,夏若芸一皱眉,沉声说:“杨轩,你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我怎么安排,轮得到你来教我吗?没规矩!”

    杨轩激昂的神情立刻收敛了不少,躬身说:“对不起大小姐,是我失态,只是这件事非同儿戏,还希望大小姐三思而行。我杨轩自幼便是孤儿,是夏叔把我抚养长大,在我心里他就像我父亲一样,夏家的事,就是我杨轩的事。大小姐,夏家现在正处在风口浪尖上,无论内外都是危机四伏,这件事我想夏叔如果还在世,他老人家也肯定不会赞同……”

    “放肆!”夏若芸一挥手,抓起一只水晶杯啪一声摔的粉碎,指着杨轩一字一顿的说:“早跟你说过,别拿我父亲来压我!他当初收留你,是看你可怜,不是让你站在这里对我指手画脚!”

    杨轩肩膀一颤,连忙后退两步,低声说:“不敢,不敢!”

    夏若芸脸色白,本来就扭曲难看的五官此时跟鬼差不多,冷厉的目光在屋子里这些人身上缓缓扫过,说:“你们都不说话,是不是也跟杨轩一样的想法?”

    除了那两个穿西装的保镖男不明就里,慌忙站到夏若芸身后,剩下的三个男的,全都低头默不作声。在窗口把玩小刀的那个女人扭头看了李卫东一眼,似乎想说什么,看看大家都保持沉默,犹豫了一下还是低下头。反倒是那个杨轩,本来是躬着身的,这时反倒不自觉的把腰挺起来几分,脸上略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之色。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沉闷,侯万风咳嗽两声,咧嘴笑着说:“这个,也不是的,大家都只是替大小姐担心而已。……但是大小姐既然这么决定,自然有您的道理,恩,这个,这个……”干笑了几声,看众人都不说话,只好讪讪的闭了嘴。

    好一会儿,夏若芸缓缓说:“现在站在这里的几位,都是当年跟着我父亲一路拼杀过来的,也是我最信任的人。夏家能走到今天,大家都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是既然我父亲临终的时候把我推上了这个位子,我想他希望的是大家能给我,而不是质疑!既然刚才杨轩说起来,那么我倒想问问你们:如果现在站在这的不是我而是我父亲,你们是不是也敢说出刚才的话?”

    众人默然。夏若芸点点头,回身从一个保镖腋下抽出一支手枪,啪的放到桌子上,说:“都不说话,好,那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今后谁敢再提半句,就是故意跟我过不去,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杨轩几个脸色明显变了变,互相看了看,就都低下头去。李卫东忍不住叫了起来:“靠,什么叫决定了,你们好像还没问我答应不答应呢吧!这次我来日本只是答应帮忙而已,现在东西到手,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谁说过要给你当保镖来着?”

    夏若芸眉头一挑,瞪着李卫东说:“我说的,怎么着不行吗?”

    “废话,把那个吗字去掉,当然不行!”李卫东背过手唰唰唰把戒指里的路易王冠和玛瑙手串都取了出来,连同装着翡翠书简的木盒子一并丢在桌子上,大声说:“我一个人过的好好的,凭啥给你打工,给你当保镖啊?东西都在这里,我该做的都已经做完了,从现在开始,你们夏家的事爱怎样怎样,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夏若芸看了杨轩几个人一眼,说:“你们先出去。”杨轩、侯万风几个跟保镖都退出房间去。经过李卫东身边的时候,杨轩故意用肩膀撞了李卫东一下,又扭头恶狠狠的盯了他一眼,李卫东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勾搭他媳妇了还是抱他儿子跳井了,竟然让他有这么深的敌意,莫名其妙!

    侯万风最后一个退出去,回手带上了房间门。夏若芸这才深深的喘了口气,坐到沙上,用手轻轻揉着太阳**,看上去很疲惫的样子。李卫东见她不说话,忍不住说:“喂,我刚才说的话你听到没有,你们夏家有钱有势,什么样的保镖找不着,别打我的主意,告诉你门儿都没有。”

    夏若芸瞥了他一眼,说:“为什么,你不是很喜欢钱的吗?给我当保镖,想要多少钱你只管开口就是了,我又不会亏待你,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李卫东伸出食指摇了摇说:“no,大小姐同志,我提醒你搞清楚,我喜不喜欢钱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有钱,那也是你自己的事,别以为只要有钱就可以强迫我什么都听你的。另外,我好像现在也并不穷,圣兽之泪你迟迟不肯跟我交易,如果你还想拖下去,我宁可拿去拍卖,这么大一颗祖母绿宝石,我想价格应该不会很低才对吧?所以,以我现在的身家,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值得我去给你当保镖!”

    “哦,我倒忘了,李先生原来还是个有钱人!”夏若芸揶揄的说道,接着又一声冷笑:“可是你别忘了,有钱也要有命花才行,这么贵重的东西,难道你就不担心别人见财起意?另外这么大一颗宝石的来历,就很值得怀疑,祖传?哼哼,以阁下妙手空空的本领,说出来你以为警察会相信?还有,我要忠告你一句,现在在方震南那些人的眼中,你可是头号仇人,搅了他们的好事,你觉得他们会放过你?告诉你,让你跟在我身边,只是不想让你死的太快罢了,你还推三阻四,哼,不识好歹!”

    夏若芸说的这一番话,应该说也不是没有道理,前两点都还好说,只要宝石捏在手里,早晚都能换成钞票。关键是最后一点,这次日本之行,跟方震南、岳天雄那票人的梁子就算是彻底结下了,以这些人的势力,雇两个杀手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他干掉,就算有护甲加二也抵挡不住子弹啊!

    如果夏若芸好言相劝,也许李卫东犹豫一下也就答应了,可是以李卫东的脾气,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像个木偶一样被别人安排摆布,夏若芸虽然是一番好意,但是这种大小姐式的独断和颐指气使,让他十分的不爽。

    夏若芸见他不说话,还以为已经被自己说动,淡淡的说:“行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早点休息,明天一早的飞机。还有,以后穿戴整齐一点,跟着我,就别给我丢人。”

    李卫东沉默了一会,忽然笑了笑,说:“大小姐,只可惜我对夏家了解甚少,这么跟着你整天提心吊胆的,没准还会拖累你,我觉得不大合适吧。”

    “你还在想关于我父亲的事吗?”夏若芸皱了下眉头,似乎犹豫了一下,说:“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有很多疑问,不过既然你做我的保镖,这些事,应该很快你就会清楚了。”

    李卫东摇摇头大小姐,我想你误会了。我觉得你应该搞清楚一件事,你父亲究竟是什么人,你们夏家究竟跟谁有些什么样的恩怨,这都是你们自己的事,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既不想牵扯进来,也根本没有兴趣听。”

    夏若芸一怔,霍然抬头说:“李卫东,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说的太多就没意思了。”李卫东不无讥诮的笑了笑,说:“关于圣兽之泪,既然大小姐没有诚意只是拖来拖去,我觉得我们就没有必要再谈了。你说的对,这么大一颗宝石,出手肯定会有些麻烦,了不起我砸碎了卖,一两千万应该没问题吧?对我这种小市民来说,够花就知足了。至于我跟方震南之间的梁子,这次我来日本好像是为了帮你的忙吧?我替人卖命,却得罪了仇家,想请教大小姐这又该怎么算?你不替我摆平,可以,就当我替蛇打鹰,结果却给蛇咬了一口,又能怎样!”

    “你说什么?!”

    夏若芸勃然变色,腾的站起。李卫东冷然说:“我刚才的话,应该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不想再重复第二遍。最后告诉你一句:该做的事我做完了,从现在开始,我跟你之间再无瓜葛,我不会给你当保镖,另请高明吧!”

    说完这句话,李卫东扭头便走。夏若芸脸色由白转红,怒道:“不准走!你给我站住!”

    喀嚓,一声熟悉的响声,李卫东猛然停住脚步,缓缓回过身,只见迎面是一只黑洞洞的枪口。

    “想杀我?”李卫东立刻捏紧了拳头,盯着她那张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缓缓松开手冷笑着说:“哦,我明白了。因为我看到了你的脸,你担心我会把这个秘密泄露出去,这才是你留下我当你保镖的真正理由,对不对?这样说来,你好心收留我而不是急着灭口,我是不是应该感激你才是?好,开枪吧,只需一颗子弹,这件事就变成永久的秘密了。开枪吧!”

    “李卫东,你不要逼我!”夏若芸深深吸了一口气,枪口似乎有些颤抖,低声说:“有很多事,我现在还没有办法向你解释,但是就算你给我做保镖,也不会太久,等到这些事过去,你想怎样都随你的便,但是现在你还不能离开,否则,我真的会杀了你!”

    “没关系,尽管动手好了。”李卫东用手指在额角轻轻一划,讥诮的说:“来吧,杀人多简单,一颗子弹,这个秘密就永远消失了。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你甚至都不必感到内疚。来吧,动手。”

    夏若芸用力咬着嘴唇,忽然枪口一台,扑的一声,消音器里射出的子弹,深深嵌入天花板。夏若芸猛的转过头去,说:“我枪法不好,杀不了你,这次算你走运。李卫东你给我记住,今天出了这道门,就再也不要让我碰见你,否则,我绝不会放过你!”

    李卫东哈哈一笑,说:“真巧,这一点我跟你想的一样,我也觉得跟你没有再见面的必要了。”扭身走到门口,忽然又停下,说:“对了,之前答应过给我的报酬,还有在番江镇我赢来的钱,别忘了存进我的户头。”

    “滚!!!”

    一只水杯飞了过来,李卫东手疾眼快闪出门去,啪的一声水杯重重摔在门上。门外杨轩那几个人都是阴沉着脸,冷冷的盯着李卫东,倒是那个先前不鸟他的玩刀的女人,很是玩味的看了他一眼,冲他微微一笑。

    侯万风这时正急得走来走去,看李卫东出来,一把揪着他衣领把他远远拖到窗边,叉开两只大手抓着他肩膀,一边摇晃一边说:“你个小王八蛋,说,你到底对大小姐做了什么?芸儿身边从来不留任何男人,为什么单单留下你,还让你做她的贴身保镖?***,别告诉我你什么都没干,记不记得我上次警告过你什么?连大小姐你也敢碰,你小子是不是活腻了?”

    这老头说的跟连珠炮一样,看得出他是真急了,连眼珠子都是红彤彤的。上一次他对大小姐十分紧张的样子,还让李卫东很是纳闷,觉得就那么一极品恐龙,就算把她脱光光丢到中大北区色狼最泛滥的机械院十四舍都应该安全的很,只要对方不是高度近视或者有特殊嗜好,应该轻易不会被非礼的才对。可是看到了大小姐的真实样貌,李卫东才算是明白侯万风为什么紧张的都快抓狂了。

    但是表面上还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客气的将侯万风推开,说:“熟归熟,你乱讲话小心我告你诽谤。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碰大小姐了,就她那副‘花容月貌’我躲还来不及呢,我能碰她?至于她身边有没有男人,关我个屁事。废话少说,老子的护照丢在山田家了,大小姐的也是。明早你们定的机票,我们没有护照怎么走?”

    侯万风见李卫东丝毫没有做贼心虚的意思,半信半疑的说:“你真的没有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咦,那倒奇怪了,大小姐为什么偏偏留下你,就你小子这幅德行,也不比别人帅到哪里去啊,奇怪,奇怪。”

    李卫东在心里鄙夷的说了声靠,魅力宝石的魅力加成只对异性有效,如果给你看出我帅,那说明你这老家伙已经具备变性的潜质了。不耐烦的说:“我问你话呢听到没有,没护照,到时我怎么登机?”

    “哦,这事不用你担心,护照这玩意随时随地都能弄到,做个假的就成了。”侯万风挠了挠头,说:“那你留在大小姐身边当她的贴身保镖,学不上了?还有冰冰那边怎么办?”

    “我靠,我什么时候说答应留下了!少啰嗦,有什么话你自己问大小姐去,记住以后这些事都跟我没关系。”李卫东没好气的说,“我的房间在哪?折腾累了,老子要睡觉!”

    侯万风早已给他订好了房间,就在夏若芸的隔壁,是个豪华套间,除了他还有两个保镖住在一起。经过连续两个晚上连番的折腾,李卫东纵使精神加四也觉得有些乏了,脱衣上床,想到明天就能见到薇薇了,就有点小兴奋。虽然只离开三天而已,但是习惯了这丫头在身边,三天看不到,还真是挺想的。

    却说侯万风,安顿好了李卫东,心里仍有些不放心,又折回夏若芸的房间。夏若芸这时还没有睡,正站在窗口,手里端着杯红酒,对着窗外的夜色呆。侯万风轻轻咳嗽一声,说:“大小姐,已经很晚了,该休息了。”

    连叫了几声夏若芸才回过神,说:“知道了二叔,我没事。……他呢,睡了?”

    侯万风没有回答,却低低的叹了口气。好一会才说:“大小姐,有句话也许二叔不该多嘴,但是……但是我还是想问你,小东他,你们……他有没有对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夏若芸肩膀似乎颤动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说:“没有,什么事都没生,怎么了?”

    “哦,那就好,那就好。可是,可是……”

    “二叔,你到底想说什么?”

    “那个,大小姐……”侯万风吭哧了半天,小心翼翼的说:“你是不是……有点喜欢上他了?”

    ps:看到书评区大大们的留言,很惭愧!这段时间差不多是偶一年中最忙的时候,偶是跑团购滴,为了糊口实在没办法,所以基本上都是白天出去跑单货请客吃饭,晚上回来码字。所以这段时间精力分散了不少,状态一直很糟糕,感觉码字的质量也渣了好多,偶自己都觉得郁闷的要死。说真的,因为看这的有很多童鞋都是从起点跟过来的,偶很怕会让大家失望,很想写好,并且偶码字度又不够快,又害怕失言,每天保证五千字,结果最近的质量很糟糕。明天偶准备调整一下,把其他滴事情都推掉,好好整理一下思路,清理清理脑袋,偶要努力回归以前的状态!

    对提出意见滴大大,深深滴鞠躬致谢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