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也疯狂

第二百七十九章 沙包的真相

四排长 Ctrl+D 收藏本站

    戒指也疯狂无弹窗 仍旧是那身廉价的蓝色运动服,头上一顶~破的没沿儿的斗笠,当这一身扮相的李卫东出现在乱舞地下车库的时候,泥鳅就忍不住骂了句:“他~妈的,老子不是特意给了你四百块钱,让你去弄身像样点的衣服吗?难道你当沙包还想兼职要饭啊?”

    李卫东只是笑了笑,说:“对不起泥鳅哥,我现在真的很需要钱。”

    “废话,不缺钱谁他妈脑子进水了,来做这种玩命的勾当!”泥鳅郁闷的打量了他一遍,说:“至少你也把这破草帽摘了吧?戴着这玩意去打拳,也太离谱了吧?”

    身后的阿坤因为曾在李卫东手底下吃过亏,对他相当的不爽,所以听了这话一步跨上前,身手往李卫东头上掀去。李卫东手腕一翻,闪电般的扣住他手腕,冷冷的说:“对不起,这是我的习惯。”

    阿坤这厮生的人高马大,可惜给单薄的李卫东扣住脉门,半边身子都酥软了,脑门涨的红通通的,就是挣扎不开。泥鳅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操,算了别管他,不嫌丢人就让他戴着好了。真是的,什么臭毛病!”

    李卫东跟着泥鳅去了健身房那边,进了旁边的一个房间,似乎是休息室。泥鳅只是简单的扔下三个字:“在这等。”然后就出去了。李卫东不禁微微一怔,因为他看到这个健身房里除了他之外竟然还有两个人。

    这两个人一个身材胖大,正坐在椅子上打瞌睡,另一个个头不是很高,却给人一种很敦实的感觉,尤其特别的是他的两条手臂,看上去跟两条腿差不多粗细。这个矮个子似乎有点紧张,正低着头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嘴里还念念有词,李卫东进来他甚至看都没有看一眼。

    李卫东也没说话,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来,闭目养神。过了大概有一个小时,休息室的门忽然开了,进来的却不是泥鳅而是阿坤,冲三个人扬了扬下巴,说:“下一个,谁上?”

    李卫东刚要站起身,那个矮个子蹭的就冲了上去,说:“该我了!”不想那个看上去一直打瞌睡的胖子突然站了起来,也不说话,身手捉住那个矮子的衣领向后一甩。这厮力气极大,随随便便的竟把那个极敦实的家伙给抡了起来,好在矮子反应也够快的,凌空翻了个跟头落下,哗啦啦撞翻了两张椅子。

    就这么一眨眼的工夫,胖子竟两步就跨到了门口,如果不是李卫东亲眼所见,很难相信一个胖的甚至可以用臃肿来形容的家伙,竟然动作如此灵活。那个矮子险些跌了一跤,勃然大怒,握着拳头就想冲过去pk,阿坤皱着眉说:“抢个JB,怕赶不上送死啊?神经病!”

    说完带着胖子出了休息室,矮个捏了捏拳头,却还是没敢还嘴。大概是肚子里窝着火气,经过李卫东的时候很不客气的朝他腿踢了一脚,说:“让开,好狗不挡路!”

    李卫东并没有还手,因为来这里当沙包的基本上都是被生活逼的没出路,也够可怜的了,犯不着跟这种人计较,就很是听话的让开。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忍耐让这厮当成了软柿子,用四分之一眼角打量了他一遍,轻蔑的说:“你个要饭的跑这里来干嘛?想钱想疯了吧,这份钱不是你这种人能赚的!”

    李卫东笑了笑,说:“你这两条胳膊看上去挺特别啊,练的什么功夫?”

    矮子傲然伸出一只胳膊,说:“告诉你也无所谓,这是正宗的山东严家拳,哥们六岁开始,已经整整练了二十一年。识相的话,记得待会别跟我抢生意。”

    李卫东点点头说:“哦,原来是严家拳,呵呵,我还以为是铁臂阿童木呢。”

    “操,你他妈敢取笑老子!”矮子手臂一轮,呼的一下向李卫东后背砸去,李卫东不闪不避,就保持着那个姿势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只听砰一声闷响,李卫东纹丝不动,矮子却蹬蹬连退两步,脸涨的通红,眼中露出惊惧之意。

    吃了个下马威,矮子明显消停了不少,也乖乖找了张椅子坐下来。这一次倒是挺快的,大概有十几分钟,阿坤又推开门,说:“下个该谁了?”

    矮子蹭的站起身刚想说话,看了李卫东一眼,又讪讪了坐了回去,说:“你先吧。”李卫东当然用不着跟他客气,随着阿坤走出休息室,穿过健身房,下到地下二层。刚好有两个保安抬着副担架匆匆走过,担架上蒙着白

    c布,只在边缘垂下一只胖大的手掌,但已经是软绵绵的,想必人已经断气了。

    这竟是刚刚的那个胖子!李卫东不禁捏了下拳头,才只短短十来分钟的时间,一条人命竟然就此断送,泥鳅的那句话说的还真是不错,十分钟两千块,也要有命拿到才行!而为了这区区的两千块钱,不知道已经在这里葬送了多少条性命?

    泥鳅正站在一个房间外面抽烟,看到李卫东就耸了耸肩,说:“看到了吧?跟你说了这钱不容易赚,要是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李卫东笑笑说:“谢谢泥鳅哥,可以开始了。”

    看他心意坚决,泥鳅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示意他进房间。李卫东这才现这个房间门有些特别,竟是黑黝黝的一扇大铁门,而且还带着一把大号的门闩,如果从外面闩死,估计除非是拿个炸药包,否则就别想出来了。

    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推开了铁门。而房间里的情形让他又是一怔,本以为这里就算没有拳台,至少也应该是用做打斗的场地,谁知道一座二三十平米的房间竟完全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异常魁梧的老外站在那里,缠着绷带的两只手交错捏着指节,出格格的响声。

    这个老外典型的遗传了不完全进化特征,又高又壮又丑,肩膀尤其宽大,微微前倾着身子,看上去就跟半兽人的体型差不多。李卫东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泥鳅,说:“就跟他打吗?”

    泥鳅一声冷笑,说:“你错了,不是跟他打,而是让他打你,别忘了你只是个沙包而已。再说就凭你这小身板,呵呵,有命活着出来就不错了。”说完咣当关上了铁门,并锁上了门闩。

    李卫东微微皱了下眉头,又打量了一遍眼前的老外。关于乱舞迪吧的地下拳场,到目前为止还仅仅是猜测,到底打拳的都是些什么人,拳场究竟是如何盈利,这些李卫东还都一概不知,甚至连今天他将面对怎样的对手也都毫不知情。本来他觉得沙包的概念,应该是那种有钱人的游戏,就是说如果你肯花得起钱,就随便找个大活人来任你打,一时兴起打死了也没关系,反正来当沙包的基本上都是没钱没势混迹在社会底层的小角色。

    但是没想到眼前的这个酷似半兽人的家伙让他很有些意外,不是因为这个人的身材高大威猛,也不是因为他长的过于返祖,而是因为他光秃秃的眉骨下面那一对眼睛里射出的光芒,那绝对是一双杀人的眼睛,流露出的阴鹜、残忍以及嗜血的狂热,让李卫东几乎瞬间就断定了此人的身份,绝对不是那种为了消遣的有钱人,倒更像是一个好战的职业拳手!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职业拳手为什么不去拳台打拼,跑到一个小小迪吧的地下拳场来做什么?

    就在李卫东感到惊讶的同时,那个老外似乎也对眼前的猎物相当的不满意,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哪国人,反正操着并不流利的英语哇啦哇啦的喊了几句,大意是为了明天的比赛,他需要时刻保持巅峰的状态,所以绝对不能容忍一个垃圾来当对手。

    原来眼前的这个家伙,是明天比赛的正角!李卫东心里猛然一动,这个地下拳场所谓的沙包,并不是用来给有钱人做游戏的,而是用来给这些职业拳手热身,就好像斗牛之前要在牛身上刺上几剑,或者斗狗的时候都要先扑只鸡,以彻底激出他们的野性!

    是的,如果是生死相搏的拳手,想让他彻底陷入疯狂,最简单最直接的刺激,就只有血腥!而让他们用来热身的代价,就是像黄育滔,还有刚才被担架抬出去的这些可怜的沙包们的性命!为了可怜的两千块钱,直接把他们跟这些杀人狂放在一起,李卫东毫不怀疑黄育滔之前几次侥幸没死,并非是靠着他的功夫好,只不过他们还没有进入一个狂化热血的状态,仅此而已!因为在这些职业杀人机器的面前,像黄育滔那样的功夫,恐怕连一招都过不去!

    是的,这一刻李卫东也总算是读懂了刚才泥鳅看他的那个眼神的真正含义,那是怜悯和不屑,那是完全再看一个死人!

    这就是一个沙包注定的命运吗?李卫东情不自禁的捏紧了拳头,冲着那个哇啦哇啦怪叫的老外伸出了中指,很是干脆的说:“Fu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