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也疯狂

第二百八十一章 原来早有预谋

四排长 Ctrl+D 收藏本站

    戒指也疯狂无弹窗 泥鳅看到阿坤的奇怪举动,不禁骂了一句:“想JB啥呢不干活,脑子进水了?”自己也忍不住好奇,心说***这个巴西鬼子据说不是一般的凶残变态,难道是光打死了还不过瘾,把胳膊腿~儿的都给大卸八块了不成?又没什么深仇大恨的,不至于吧!

    走到门口刚看了一眼,猛然就是一激灵,“妈呀”两个字都冲到了嘴边差点叫出声来。出现在他眼前的并不是那个瘦瘦弱弱的沙包,而是巴西拳手,眼睛瞪的大大的,而让泥鳅感到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腾而起、直窜天灵的,是这张面对自己的脸孔下面,居然是巴西拳手的后背!

    整个脑袋竟被生生扭转了一百八十度,这是怎样骇人的一幕,如非亲眼所见根本想象不到!据说曾经有个人,天生脖颈关节异常,头部可以扭转一百八十度,有一天他的一个朋友从后面跟他打招呼,拍了下肩膀,这个人就很随意的把头扭了过去,结果他朋友当场被吓死了。这个故事泥鳅也曾经听过,当时只当是一个笑料,却从来都没想过这样恐怖的一幕竟然有天会真真切切的在自己眼前上演!

    莫非这个巴西人也育异常?泥鳅连忙举手示意说了声“嗨”,突然注意到这个巴西佬不单眼睛睁的大,嘴巴也是张的大大的,一脸的错愕,表情古怪之极。泥鳅战战兢兢的伸出手轻轻碰了一下,就看这个半兽人一样魁梧的身躯,轰然倒下!

    出现在巴西佬背后的,是那个矮小瘦弱的沙包,正弯着腰不住喘息,那顶~破烂不堪的斗笠下面,是灰白的脸孔,嘴角还泌出了一丝血迹。但是毫无疑问,这个原本应该是用来作为猎物的沙包,居然干掉了正角儿――那个据说是杀人无数、号称鬼手狂人的职业拳手!

    泥鳅和阿坤面面相觑,不知所措。这次却是阿坤先缓过神儿来,颤声说:“老、老大,你说这个……巴西佬,他是……他是九哥交待下来的……”

    泥鳅啊的一声惨叫,从腰间抽出把手枪。还没等他把枪举起来,李卫东微微抬头看了他一眼,那冷厉的目光宛如刀锋,刺的泥鳅心头一寒,手臂也跟着一抖,手枪咣当掉到了地上。

    泥鳅下意识的伸手想去捡枪,可是刚伸出去一半便生生顿住。这个房间并不大,从李卫东到泥鳅,直线距离不过四米,而一个能在十分钟之内将专打黑拳的职业拳手轻松放倒的人,泥鳅绝对相信没等自己摸到枪,他的手怕是已经捏上了自己的脖子!

    听到老大的叫声,七八个马仔乱糟糟的跑了过来,有的便直接架上了枪。李卫东直起腰,淡淡的说:“不关我的事。他想杀我,我是逼不得已。”

    身边有了兄弟,泥鳅胆子明显就壮了不少,捡起手枪对着李卫东,喝令他举起手。李卫东压根儿也没想跑,听话的照做,一堆马仔马上涌了上来,七手八脚将他捆住,生怕他反抗,将他腰带还给抽了出来。

    泥鳅这才稍稍松了口气,擦了把冷汗。那个倒霉的巴西拳手

    c还没有完全死透,手脚还在轻微的抽搐。阿坤心存侥幸的去探他鼻息和心跳,泥鳅忍不住骂道:“傻~逼,我把你脑袋拧成那样,你看看还他妈能活不!”

    阿坤哭丧着脸说:“可是……这事九哥要是追究起来,咱们咋办啊?”

    “催催催,你催个鸟!”泥鳅气急败坏的抽了他一巴掌,在地下来来回回的转了两圈,说:“你们两个,把这间屋子给我看好,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准进;阿坤,把这小子给我弄到保安室去。他~妈的这事邪门,我要调监控录像!”

    阿坤连忙答应一声,上来拽李卫东。可是这一次对他就明显多了些忌惮,说是拽,不如说搀扶更贴切,生怕这活祖宗一个不高兴,起飙来就倒大霉了。倒是有另一个马仔不知深浅,抬手想把李卫东的草帽掀掉,李卫东躲都没躲,闪电般伸出脚照着他脚背踩了下去,那厮疼的哇呀一声怪叫,蹲在那捧着脚嘶嘶的倒抽凉气。

    虽说李卫东手上帮着棕绳,但是对于一个能在十分钟之内摆平鬼手狂人的主儿,还是让人心生怯意。来到保安室,泥鳅马上调出了监控录像,因为这种摄像头拍摄的画面质量都很一般,帧数较低,而李卫东两人的出手度有极快,所以即使是用慢放看起来也仍然模糊,很难分得清路数。

    整场打斗都是那个巴西佬在疯狂的进攻,狂风暴雨般压的身材瘦小的李卫东几乎喘不过气。只在最后一秒钟,两条人影一合即分,然后李卫东便弯腰大口大口的喘息,而那个巴西佬脑袋被拧到了背后站住不动了,身体却仍然摆着进攻的姿势,似乎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竟然会稀里糊涂的做了鬼。而泥鳅这一票人更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

    点了根烟狠抽了几口,泥鳅坐到李卫东面前,盯着他顿的说:“人真的是你杀的?”

    对这种白痴的问题,李卫东只是淡淡一笑,拒绝回答。泥鳅忍不住咬牙切齿的骂了句:“***王八蛋,老子叫你来是让你来当沙包的,沙包,就是挨揍的你懂不懂?你他~妈的不想干直说啊,居然把正角儿都给杀了!我看你不是来当沙包的,摆明了是故意玩老子呢是吧?”

    李卫东平静的说:“赚钱也要有命花才行,这话还是你告诉我的。这个老外下的全是重手你也看到了,不是他死就是我亡,还手也是迫不得已。我想就算是换上泥鳅哥你,也不可能眼看着别人要杀你,却无动于衷坐以待毙吧?”

    “mLgB,你是不坐以待毙了,这下老子就快被你玩死了知不知道!”泥鳅郁闷的要死,两口将烟抽到底,然后将烟蒂狠狠一扔,说:“阿坤,你带几个人今天什么都不要做,就把这小子给我看住了,回头九哥要人兴许能顶一顶。操了的,没事的话就算咱们福大命大,要是真怪罪下来,咱这一票人谁也别想跑,全他妈玩完!”

    反复又叮嘱了几遍,转头想走出保安室。李卫东却忽然叫住他,说:“泥鳅哥,我有几句话,你想听不想听?”

    泥鳅这时都恨不得一口把他咬死算了,越是看他不慌不忙的样子就越的来气,咬着牙说:“好,让你说,你最好别消遣老子。真把我惹毛了,我他妈就算死也要拖着你垫背!”

    李卫东微微一笑,说:“你们刚才说的那个九哥,是你老大对不对?你担心他会怪罪你,我想是因为这个老外被我弄死了,会耽误比赛,是这样吗?”

    泥鳅没好气的说:“操,罗嗦!这他妈是个人就能想到,还用你说?”

    李卫东说:“既然这样反倒简单了。我打死了他,回头比赛的时候我替他出场,不就完了?”

    泥鳅当即就是一怔。其实这事本来很容易就能想到的,只是一个沙包打死了职业拳手,实在太让人震惊,况且这个巴西佬又是老大亲自交待下来的,所以泥鳅一心只想着怎么跟老大交差,压根儿就没望这方面想。旁边的阿坤一拍大腿,说:“对啊老大,这小子连那个鬼手狂人都能干掉,你跟九哥说,直接让他去打比赛啊,不是更牛~逼?”

    泥鳅能够做得上老大的位置,自然也不笨,相反比一般人还要狡猾的多,这一点从他的外号完全能够看得出来。眼珠转了几转,又走回到李卫东面前,若有所思的说:“哦,我明白了,原来你小子是早有预谋啊!还说什么迫不得已,其实打死这个拳手,根本是你计划好的,好取代他去打比赛,是不是?”

    李卫东耸耸肩,说:“无所谓,反正我现在落在你手上,怎么说都随便你。不过我是不是早有预谋,好像并不关键,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怎么跟你的老大交差,对吗?”

    泥鳅左右扫视了一眼,一票马仔都拼命点头。不由得心里暗骂一声:日他娘!老子聪明一世,竟然被个毛头小子给耍了,现在巴西佬也挂了,还有的选吗?沉吟了半天,冲李卫东冷冷丢过一句:“你小子也别得意,这件事我做不了主。能不能让你上场,看造化吧!”

    李卫东微微一笑,如果说在没有遇到那个巴西拳手之前他心里有些不托底的话,现在则完全是胸有成竹。原因很简单,以这个职业拳手的实力,他所参加的比赛也一定不简单,还没等上场就先挂掉了一个,那么一场重要的比赛就此泡汤,无论乱舞的地下拳场是出于什么目的都是划不来的。况且地下拳赛不同于正式比赛,更注重的是实力而不是名气,如果有一个实力过巴西佬的拳手取代,对乱舞来说,当然是求之不得。

    想到这里李卫东长长吁了口气。话说那个巴西佬,功夫还真是不简单,拳头竟然能够破防!刚才交手的最后一合,巴西佬的肘击重重砸在他胸口,让他嘴里泛起一股咸腥,自从装备了网游装备之后,还从没有遇到过这么强横的对手!还好他的那一下更为致命,咔嚓一声,干净利落的扭断了巴西佬的脖子。

    这个巴西佬已经实力不凡,却不知真正的比赛,又将面对怎样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