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也疯狂

第三百零九章 五十四张照片

四排长 Ctrl+D 收藏本站

    戒指也疯狂无弹窗 岳天雄这人长的其实并不算难看只是表情总透出那么一丝阴鹜尤其此刻狰狞起来更显怕人。李卫东笑了笑没有说话只自顾把玩着手中的打火机。岳天雄回过头盯着他眯缝的眼中精光闪动好一会才说:“李兄弟你难道不想知道我跟夏继岭之间究竟生过什么事?”

    李卫东淡淡的说:“我很想知道不过我更想留着脑袋吃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您说呢岳老板?”

    岳天雄眼中掩饰不住的掠过一丝欣赏之意微微颌说:“不错你是个很谨慎的人。好奇害死猫往往好奇心太强的人嘴巴也都不会太严只有像你这样的人才能活的长远。呵呵李兄弟你很与众不同我现我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

    李卫东突然有种起鸡皮疙瘩的感觉心说只可惜哥们并不好背背恐怕你再怎么感兴趣也都是浪费了。事实上他当然不可能一点好奇心都没有之所以不问岳天雄只不过他很清楚这厮是在有意试探岳天雄一看就是那种城府极深的人老谋深算至少不会输于方震南如果他想说的话不问也会说出来否则问了也是白问。既然这样倒不如索性不理会看他到底想打什么鬼主意。

    顿了一顿岳天雄说:“其实这件事也没必要对你隐瞒只不过现在还不到告诉你的时候我想以后你自然会知道。今天我要跟你说的是另外一件事。夏继岭其人为人如何先不必评价但是他白手起家纵横商界数十年确实是个奇才。那么李兄弟你知不知道他是怎样掘取的人生第一桶金?”

    李卫东不由一怔。作为一代商业大亨关于夏继岭的创业史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是几乎所有版本都只从夏继岭涉足国际市场开始而关于他年轻时究竟如何迹却都是寥寥数语带过。李卫东对于夏继岭的了解也就是十六岁开始在珠宝行做工后来白手起家自立门户再到后来迎娶了香港著名富豪6伯涵之女6盈盈才算正式踏入国际市场从此叱咤风云一不可收拾。

    此刻听到岳天雄问的有些莫名其妙李卫东犹豫了一下才低声说:“你是说……香港6家?”

    “聪明!看起来我岳天雄果然没有看错人李兄弟一猜便中!”岳天雄嘴角浮起一丝冷笑说:“夏继岭最初做工的珠宝行本身就是6家的产业!珠宝这个圈子的特殊之处就是除非有雄厚的资本和足够的资历否则别说是十年就是五十年、一百年也只是个跑腿的伙计休想出人头地!嘿嘿说什么白手起家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天上掉馅饼的事?说穿了只不过是夏继岭更会钻营更有心计博得了6老爷子的好感和信任仅此而已!”

    李卫东心里一动。事实上像这种靠东家赏识并得以重用、最终迹的例子从古至今比比皆是听起来也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到了夏继岭身上所有说辞却不约而同的撇开这一茬似乎有意无意的都在回避这就很有些讳莫如深的意味了。李卫东也不问只是静静的等待岳天雄的下文。

    岳天雄似乎也知道了他的脾气对他的沉默丝毫不以为忤继续说:“刚才你说是香港6家其实错了早在九七香港回归之前6伯涵一家老小便已移民去了新加坡虽说仍打理6氏祖业却应该算是新加坡籍直到九九年金融风暴之后才以外籍华侨的身份重返香港。”

    这简单的一句话却让李卫东眉头不由自主的跳动了一下。一九九九年金融风暴记得也正是夏继岭欧洲业务拓展受挫整体业绩下滑夏氏产业陷入最艰难的一段时期同时夏继岭本人也被卷入一宗哥伦比亚假钞案接受调查这几件事几乎同时生在一个时间段只是偶然的巧合还是……

    “6伯涵其实也是组织的一员夏继岭其实只不过是6老爷子扶植起来的傀儡对不对?”

    李卫东忍不住脱口而出岳天雄赞许的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说:“你比我想象的还要聪明可惜你只答对了一半。6伯涵不只是血手的一员准确的说应该是元老之一若非如此夏继岭也不可能在极短的时间爬上高位。”

    李卫东轻轻吁了口气。香港6家是屈指可数的几大财团之一积祖行商早在民国时期就已经雄霸一方当年孙中山起同盟会时就曾经得到过6家的大力资助。但6家行事向来低调所以尽管产业遍及世界各地却很少出现在公众视线之内也正因为如此在听到岳天雄亲口说出这句话时李卫东尽管已经猜到却还是掩饰不住的惊讶。

    岳天雄缓缓说:“商界和政界历来不分家钱为权铺路权为钱保驾这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真理。当初6老爷子看好夏继岭一手将他扶植起来为了稳住他的心还不惜将掌上明珠嫁给了他。但是却没想到自己的这位乘龙快婿野心却比所有人想象都要大的多始终不甘心活在6家的掌控之下处心积虑想要将岳父一脚踢开自立门户。正因为如此他才故意对6盈盈也就是夏若芸的生母始乱终弃6伯涵一怒之下下毒誓要将他铲除只可惜此时的夏继岭已经羽翼丰满在组织中也占据了一席之地最为关键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的是他手中掌控了那笔数额庞大的基金那也是组织赖以生存的命脉所以几乎所有人一致反对6伯涵动用武力最终6伯涵也只能打落门牙往肚子里咽从此跟夏继岭断绝了关系。”

    大小姐夏若芸也就是夏继岭妻6盈盈的女儿6伯涵的嫡亲外孙女这一点尽管无论是二叔侯万风还是夏若芸本人从来都没有提起过李卫东也早已经猜到。而侯万风又曾经亲口说过夏若芸和夏若冰两人的生母又是嫡亲的姐妹那也就是说6伯涵应该还有一个女儿也就是6盈盈的妹妹夏若冰的母亲。据侯万风说夏若冰的生母在生下她不久就已病故至于6盈盈后来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李卫东点了根烟猛~抽了两口说:“岳先生你的意思是不是说6伯涵跟夏继岭的死……”

    一提到夏继岭的死岳天雄的脸就不由自主的阴了下来沉默了一会才说:“夏继岭虽然最后是我出卖的但杀他的却是另有其人。这个人到底是否是6家指示直到现在我还没有查出但以6伯涵此人毕生行事来看恐怕很难放下与夏继岭之间的那段恩怨。”

    李卫东点点头沉吟了一会才说:“既然如此假设夏继岭是死于他曾经的岳父之手是不是说那笔基金现在也已经落到了6家的手里?”

    岳天雄忽然冷笑了一声说:“你知不知道当初6伯涵为什么花那么大的代价甚至不惜把女儿嫁给夏继岭也要扶植起一个傀儡?”

    李卫东微一皱眉说:“为什么?”

    “嘿嘿当然是这位6老爷子本身也想从组织抽身退出所以才苦心孤诣将夏继岭推上位让他去做替罪羊!”岳天雄目光闪动低声说:“金钱和权力虽然不分家但是物极必反。当权力膨胀到了一定程度便会出人的掌控而权力一旦失控的后果将是你无法想象的可怕!现在的组织已经不是几个人或者一个简单的势力而是一只看不见的黑手把每一个人都紧紧的捏在里面这种彼此的利益纠葛就像一个大泥潭每一个人都在挣扎但是谁都没有办法爬出去因为你周围有无数双手无时无刻不在拼命的把你往下拖!6伯涵无疑是个聪明人懂得什么时候该进什么时候该退只是他没有算到夏继岭比他更精明也比他更狠竟先一步将他踹下了泥潭!”

    岳天雄并没有直接回答李卫东但是这句话其中的含义也是不言而喻。6伯涵自始至终都没能脱离组织的掌控而组织急于追回的那笔庞大基金自然也还没有浮出水面。事实上如果不是夏继岭已经挂掉那么在这一场较量之中最大的赢家只怕反倒是他了。

    那么杀掉夏继岭的究竟又是谁?或者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李卫东轻轻敲打着烟灰事情似乎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岳天雄轻轻叹了口气说:“这一切也都仅仅是我的推测。这些年来6伯涵虽然表面隐忍但是背地里却一直在跟夏继岭较量夏氏集团几次欧洲投资失败很可能都是6家暗中做的手脚。关于这笔基金是夏继岭手中最有力的一个筹码一张王牌我想6伯涵肯定不会放弃。如今夏继岭虽死但是基金究竟落入谁手还未可知最为关键的是6家本身的财力虽然没有基金那般雄厚但是几代人积累下来的财富也是相当可观据我得到的情报至少不会低于八十亿美元!”

    李卫东嘴角忽然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说:“你是担心方震南跟6伯涵结成同盟来对付你?”

    岳天雄看了李卫东一眼却并没有否认缓缓说:“没错。现在的方震南就是当初的夏继岭野心极大妄图培植自己的势力而且最近几年方家父子一直闹腾的很欢也深得组织的赏识。我可以跟你毫不隐瞒的说一旦让方家成了气候从此将没有我岳家立足之地!”

    李卫东脸色一板冷冷的说:“岳老板照这么说来你不还是想让我帮你对付方震南?”

    岳天雄却忽然笑了笑说:“我岳某人说过的话向来作数如果你李兄弟肯帮我岳家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如果不肯我也不会强人所难虽说我不是一个习惯被人拒绝的人但至少对你是个例外。”

    李卫东一声冷笑说:“哦照此说来我还要感谢岳先生才是!”

    岳天雄笑容一敛抓起面前的一叠照片说:“既然我说了今天要让你必须帮我做一件事就一定有足够的筹码。我猜李兄弟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血腥了那么我想请你看看这个!”

    这正是岳天雄开始时翻看的那些照片厚厚一摞甩到李卫东面前的茶几上打眼一看李卫东便不由自主的皱了下眉。虽说他已经不止一次的见过死人甚至是杀人但是看到数十张照片上无一例外的都是僵直的尸体而且男女老幼死的奇形怪状各种姿势的都有还是让他感到一阵恶心。

    岳天雄站起身走到舷窗旁边望着窗外粼粼海面头也不回的说:“你最好查一下那些照片看看是不是五十四张。”

    李卫东一怔将厚厚一叠照片从头数过一张不多一张不少恰恰是五十四张。用手指在照片上轻轻扣了两下说:“这是什么意思岳老板想打扑克牌?”

    岳天雄霍然回头一字一顿的说:“那么我再告诉你一件事:6家从6老爷子的大儿子6南青以下有资格继承6氏产业的不多不少恰恰一共是五十四人你又该作何感想?”

    “什么?!”

    李卫东猛然一惊手里的照片也不禁掉在茶几上。岳天雄嘴角浮起一丝阴冷的笑意说:“不要怀疑你的耳朵你一点都没有听错。有资格继承6氏产业的包括儿孙也包括一兄一弟一妹及家人一共四代共有五十口这些人现在全部就在这些照片上!”

    李卫东只觉一股凉气从脚底板窜起透过身体直达天灵!一家五十四口全部惨死那不是意味着雄霸一方、甚至可以只手遮天的6家竟已被人灭门?!

    我的天是谁有这么大的实力是谁下了如此狠手!李卫东定了定神再次抓起照片仔仔细细的看过照片上的人有大人也有孩子死状也是五花八门有的脑门中枪脑浆都流了出来有的是乱刀砍杀血肉模糊肢体残缺不全;有的是浑身上下看不到一点伤痕穿戴也整整齐齐像是服毒而死;其中有两个年轻女子竟是赤~裸~着下身像是被奸~杀的。而死亡的地点也不一而足有的室内有的室外有的还是在汽车里甚至是医院的病床上!

    “这些……这些都是……”

    “一夜之间全部暴毙。”岳天雄轻轻叹了口气说:“6老爷子的直系宗亲一共四代五十四人现在移民到九个国家至少二十个地区但是在前天夜里这些人无一例外的全部死掉了!李兄弟不瞒你说第一眼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我比你还要害怕因为我岳天雄自问黑白两道混了这么多年什么样的风浪都趟过什么样的事情都见过却从来也没有遇到过如此骇人之事一家五十四口而且是分布在九个国家竟然一夜之间全部暴毙!我不知道6伯涵这辈子究竟是造了什么孽也实在想不出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势力有这么狠的手段就连6伯涵最小的孙女一个人偷偷跑去美国加州攀岩都没能幸免!”

    岳天雄说话的声音微微有些~颤很难相信像他这种人竟然也会感觉到恐惧。当然李卫东知道他的叹息并非出于仁慈那只不过是一种兔死狐悲担心有天同意的厄运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

    面对如此血腥残忍歹毒到无以复加的一幕又有谁能不惧?

    好半天李卫东才算冷静下来盯着岳天雄说:“你是怀疑……这件事是方震南所为?”

    岳天雄缓缓摇头说:“绝不可能。其实能够搞出这么大动静的有很多人都能做得到也包括我。我并不怀疑方震南的势力也不怀疑他的野心和算计但是他却绝没有这样的胆量也使不出这么狠毒的手段!李兄弟你想不想知道6家一夜之间被灭门这里面有什么蹊跷?”

    这一次李卫东完全没有犹豫十分干脆的说:“想。”

    岳天雄深吸了一口气说:“6伯涵今年七十有三有句老话叫做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可能这一年对他来说真的是个坎儿。6伯涵得了癌症而且已经是晚期顶多还有两个月的活头。剩下的这段时间里他唯一能做的事情恐怕也就只有一件了。”

    “立遗嘱!”

    李卫东脱口而出。岳天雄冲他微一点头说:“你的头脑好像从来都不会让我失望。没错6伯涵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订立遗嘱。6家是多年养成的气候无论从金钱还是势力来说都是相当大的一块肥肉所以6氏产业最终落入谁手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盯着!”

    李卫东若有所思的说:“那么现在应该清净了除了6伯涵所有人死的死亡的亡可是如果这笔遗嘱最终没有了着落能够得到最大利益的又该是谁?”

    岳天雄伸出一根手指冲他摇了摇一字一顿的说:“不这次你错了!6伯涵的继承人并没有死绝起码到现在为止还剩下两个人!”

    “你是说……大小姐和冰冰?!”

    李卫东腾的站起脸色瞬间变的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