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也疯狂

第三百三十四章 陈老大死了!

四排长 Ctrl+D 收藏本站

    戒指也疯狂无弹窗 夏若芸当然是美女。可就是因为她太完美了,反而让人觉得有种不真实,两个人嘴唇触碰在一起,李卫东突然有种缺氧的感觉,脑子刹那间竟是空白的,等到他回过神来急急的把舌头探出去的时候,夏若芸也刚好把嘴巴挪开了。差一点就吃到嘴的小羊羔,李卫东哪里肯放,伸手去搂她脖子,却被夏若芸飞快的躲开,几步闪的老远,一张俏脸通红,使劲儿的擦着嘴巴说:“你……臭流氓!”

    李卫东这时还没来得及把舌头缩回来,张着嘴巴一副猪哥相,要多糗有多糗。靠,什么意思,就这么嘴唇碰嘴唇的一下,还都没有反应过来呢,就算亲完了?李卫东郁闷的坐起身,说:“我怎么就流氓了,是你亲的我好不好!”

    夏若芸没好气的说:“亲就亲了,你,你舌头伸那么长想干嘛?恶心死了,还说你不是臭流氓!”

    废话,想干嘛还用说么?李卫东不甘心的盯着她红润性感的小嘴,心说都怪自己不争气,才给她轻轻碰了下而已怎么就晕晕乎乎的,也不知道刚刚有没有舔到她的嘴唇。……额,要是没舔到她,为什么她擦得那么用力?

    咳嗽了一声,一本正经的说:“亲嘴么,都是这样子的,不然你以为是小孩子过家家啊?先说好,刚才那一下不算数。”

    夏若芸眼睛一下就瞪圆了,说:“靠,凭什么?”

    “因为是你亲我的啊,”李卫东理直气壮的说,“明明是你占我便宜。恩,我本来应该亲你三下,现在你亲了我一下我肯定要还回来,加在一起就是四下,这样算很公平,非常公平。”

    “你!李卫东,你也太无耻了!”夏若芸一屁股坐到床上,说:“我不管,反正第一下算是亲完了,爱咋咋地。下次你要是再敢乱伸舌头,信不信我把它剪下来?”

    “咳咳!”李卫东吓的一口水呛到了。话说舌头又没有护甲加成,这悍妞脾气又那么凶,万一来真的就操蛋了,老子这辈子还指望着三寸不烂之舌泡妞呢。眼珠转了转,说:“好,让着你是女生,我不跟你计较。只能碰嘴唇是不是?也听你的,不过要先说好,剩下的那两下,可不能你再占我便宜,要我说什么时候亲才行。”

    夏若芸没想到这牲口居然这么好说话,喜出望外,连忙说:“行,你说的,可不许耍赖!”忽然神情又是一黯,说:“现在继承权没了,6老爷子分明是对夏家起了疑心。这一次就算出得了地下室,能不能活着离开香港都不知道了……”

    李卫东嘿嘿一笑,摇头不语。现在事情都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他脸上居然看不到半分紧张忧虑,夏若芸不禁微微一愣,说:“怎么,难道……你还有办法?”

    李卫东眯缝着眼睛,习惯性的伸出一根手指轻叩额头,好一会才低声说:“大小姐,有一件事我很奇怪。你外公突然变成植物人,是因为承受不住打击而突脑出血,这也就罢了,可是这个遗嘱,你不觉得来的太突然了么?”

    “这……”夏若芸迟疑了一下,说:“突然是突然了一些,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也许他真的感觉到自己已经撑不下去,交代后事也是情有可原吧……”

    李卫东微微摇了摇头,说:“或许你说的是对的,可是我想6伯涵苦心经营6家一辈子,能够将几大家族排挤出客家帮,并成功漂白,产业也步入轨道,这位老爷子不单极有头脑,行事也必定十分谨慎。就算他急于交代后事,至少也应该先查清内鬼才对,否则万一错将仇人扶上位,6家几代人的心血,老爷子一辈子苦心孤诣,岂不是反倒成了亲者痛仇者快、为仇人做嫁衣?如果说他指定的这两位继承人,都是他绝对可以信任托付的心腹,欧阳烈火看上去似乎还有些靠谱,至于那位6养浩6七爷,就算换上是你大小姐,你能信任他么?更有意思的是居然有两位继承人,像老爷子那么精明的人,怎么会不明白一个道理,叫做一山不容二虎……”

    如果说只是其中一个疑点,似乎也能说得过去,但很多疑点凑到了一起,那就绝非偶然了。夏若芸脸色不觉凝重起来,若有所思的说:“东子,难道你觉得是陈老大在暗中捣鬼?可是就算这遗嘱做了手脚,继承权放出去,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李卫东沉吟片刻,缓缓说:“大小姐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做两桃杀三士?”

    夏若芸一怔,说:“当然,可这跟陈烽和遗嘱又有什么关系?”

    “或许吧,这些也都只是我的猜测而已。”李卫东目光闪动,笑了笑说:“不过我想应该很快就能证明我猜的是对还是错,总有人比我们更着急才对。”

    话音刚落,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突然响起。两人不禁对视了一眼,夏若芸惊讶的说:“这么快?”连忙戴上面具。李卫东皱了下眉头,刚打开房门,便看到一左一右两个黑洞洞枪口顶了进来。

    “这是什么意思?”

    李卫东一看到对方手里的枪,便马上举起了双手。门外一共四个看守,全都一言不,其中两人手里拿着枪,一把是手枪,枪身极大,看上去像是改制的黑星枪,也就是仿五~四式手枪,虽然从技术方面说这枪早已落伍,但是其低廉的造价和可以击穿避弹衣的巨大杀伤力,却丝毫不影响它世界名枪的称号。这种枪现在已经很少有人使用,可一旦遇到惯于使用此枪的人,不用说便是心狠手辣的角色。那乌黑狭长的枪身,看上去便让人脊背顿生一股寒意。

    而另一个人手中握着的,却是一把长长的雷明顿霰弹枪!

    李卫东和夏若芸不约而同的紧张起来,看对方的架势,不用说便是出事了。剩下的两名看守走上前,用探测器把两人从头到脚都仔细检查过,然后面无表情的做了个请的手势。走出房间,顺着走廊一直到最里面看护房旁边的一间,也就是陈烽所住的那一个房间,看守停下了脚步。而李卫东的心也猛的一沉,因为级敏锐的嗅觉,他已经隐隐闻到了一丝血腥味!

    陈老大出事了?

    推开门,扑面一股血腥气涌来。正对着门的一张沙上,身材微微有些福的陈烽正斜靠着坐在那里。那张白胖的一副福相的脸孔诡异的扭曲起来,眼睛和嘴巴张的老大,像是在无声的诉说着什么。

    而他的咽喉,竟赫然插着短短的一截笔杆!――陈老大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