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也疯狂

第三百七十三章 交换条件

四排长 Ctrl+D 收藏本站

    戒指也疯狂无弹窗 业务和财务工作实际上都很琐碎,正常来说三五天都未必能交接完,但是李卫东要求一切从简,林雨萌和杨露只负责登记流水账。好在和兴记虽然规模不大管理却比较正规,往来账目明细包括客户资料全部由电脑管理,省去了不少麻烦。

    郑乐是个去年刚毕业的小伙子,去年回老家考公务员,面试的时候被官二代给顶下来了,心灰意冷跑到中海打工。刚开始跟李卫东说话总显得有些拘谨,一问才知道原来他也是中大毕业,学的是经管专业,都是师兄弟,一下子就显得熟络起来。得知公司即将倒闭,郑乐也觉得十分惋惜,毕竟这份工作薪水比较丰厚,尤其对刚出校门的人来说机会挺难得的。

    一直忙到晚上九点多,基本交接完毕,陈怀宇那一票人灰头土脸的走了,门店和加工厂那边并没有人提出辞职,估计是被李卫东这出人意料的三把火着实吓到了。看看时间已经很晚了,李卫东说请郑乐三个去吃饭,没想到大家兴致都不是很高,郑乐和杨露是因为工作马上就丢了觉得闷闷不乐,林雨萌却是爬在电脑前面头也不抬的继续整理账目。

    这丫头已经连续忙活了n个小时,也不觉得累,大眼睛紧紧盯着电脑屏幕。李卫东看着怪心疼的,几次催促她收工吃饭去,她都随口说:“马上马上,就来就来。”可就是不见她动地方。杨露提议说:“对面有一家川菜馆,他家的外卖挺不错的,反正公司这会也没人了,要不咱们叫外卖吃吧。”

    李卫东想想反正就这么四个人,在哪吃都是一样,就让杨露叫了外卖,外加一打啤酒。一直到酒菜都送过来了,林雨萌还是赖在电脑前面不肯起身,李卫东气的一把将她拦腰抱了起来,说:“乖乖给我吃饭去!你午饭是不是还没吃呢啊,想当神仙啊?”

    林雨萌本来脸皮就薄,一看旁边杨露和郑乐在那大眼瞪小眼,羞的满脸通红,挣又挣不脱,急的结结巴巴的说:“快放我下来!你,你现在不是东子,是李总,别胡闹了好不好!”

    李卫东嘿嘿一笑,说:“那你乖乖听话啊,不然我就这么一直抱着好了。”

    林雨萌连忙说:“我听,我听,我这就吃饭还不行吗!你……快放我下来啊!”

    不单是她臊的不行,李卫东这时也是一阵砰然心动。尽管他跟林雨萌都已经梅开二度了,但是真正像现在这样亲昵的动作却是不多,第一次是因为被幕雨虹下了药,脑子里什么都没想只记着嘿咻嘿咻了,第二次则是完完全全的喝多了,做了什么脑子里全都没记住。

    此时软玉温香抱在怀里,李卫东惊讶的现这个看上去苗条的似乎有些偏瘦的小美女竟然是偷偷的长肉,尤其是屁股紧绷绷的弹性十足,翘的欲死欲活的,似乎随时都要挣脱裤子的束缚跳出来一样。李卫东脑子里不可遏制的就跳出那天在车里面叉叉圈圈的时候,抱着她雪白诱人的屁屁野蛮冲撞的那些不堪画面,一下子就有点精~虫上脑,呼吸都不由自主的急促了几分。

    如果这个时候旁边不是还有人在,说什么也要好好轻薄她一番不可,李卫东很是不甘心的把她放下来,趁机死不要脸的在她小屁屁上捏了一把。其实从这个角度杨露和郑乐肯定是看不见的,问题是林雨萌哪有过这种**的经验,敏感部位突然遭袭,条件反射啊的叫了一声。这一叫让李卫东都忍不住老脸一热,林雨萌更是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慌里慌张的去拿餐盒,又不小心碰掉了筷子。

    杨露郁闷的说:“李总,这里还有个纯情少女呢您没看到啊,跟你女朋友亲热也不用这么过分吧,这不是故意刺激人呢吗!”

    林雨萌又羞又急,连连摇手说:“不是不是,我不是他女朋友,真的不是……”

    “啊,原来你是……”

    杨露差点就脱口说出你跟李总这么亲热又不是她女朋友,那肯定就是小三啊!虽然她反应算快及时刹住了车,可是这意思傻子也听明白了,林雨萌急的都快哭了,说:“也不是,我,我是……”

    说起来她跟李卫东的关系还真是件让人头疼的是,林雨萌自己都搞不清楚她到底算是李卫东的什么人。女朋友?人家姚薇才是正牌啊,自己根本没资格;要说是同学或者朋友,关系都好到床上去了,而且还是两次,说出去谁信呢!林雨萌本来性格就有些内向,不像是夏若冰那种伶牙俐齿,给杨露这么一说,更是无地自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李卫东笑了笑,说:“杨露,是不是女生天生都这么喜欢八卦啊?其实告诉你也没什么的,萌萌确实不是我女朋友,那是因为她还不肯答应我。不过我不会放弃,一定要追求到她答应为止。萌萌,别忘了今天我跟你说过的话,我一定会说到做到!”

    林雨萌当然知道李卫东是有意替她解围,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杨露在一旁都快嫉妒死了,心说还有什么好矜持的啊?李总又年轻又帅气又那么有钱,要是换成我不用追我都同意的啊!当小三我也愿意,唉,可惜没人家林雨萌那么好命!

    郑乐这时已经收拾好了桌子,四人围坐边吃边聊。因为大家都是年龄相仿比较有共同语言,也都不觉得拘束。半瓶酒下肚,郑乐话就多了起来,愤愤的说:“王副总真不是个东西,人模狗样的一肚子坏水!我说他怎么有事没事总喜欢找女营业员谈话,这个老流氓,太无耻了。李总你揍他一顿实在是太轻了,像他那种畜生,就应该送去坐牢,要不是他鼓动大家集体辞职,公司也不至于倒闭!”

    李卫东笑笑不语。王韬华在中海珠宝圈子里混了这么久,肯定方方面面都有门路,就算真的送进局子里面,十有**也是打个转儿就出来。法律永远都是给穷人定的,现在这世道杀人放火的都能逍遥法外,别说一强~奸而且是未遂了。与其如此,还不如直接教训丫一顿解气,虽然出手总共不过三下,但是轻重李卫东心里自然有数,这老流氓晚年基本上是半残了。

    至于公司为什么要关张,李卫东也懒得解释,悠然喝酒吃菜。杨露仍然不甘心,小心翼翼说:“李总,公司非关门不可吗?其实……其实我觉得陈主管那人不坏,这件事说到底都是王韬华挑唆的,最后临走的时候他们也都很郁闷,能看出来其实他们也想留下来的。要不……”

    “怎么,你想让我把说出去的话收回来吗?”李卫东微一皱眉,说:“公司没了不算什么,但我不希望跟我的员工之间心存芥蒂。陈主管还有那几个员工是好是坏我不了解,也不想评价,但是他们站错了队,没有商量的余地。”

    林雨萌忽然犹豫了一下,说:“其实我觉得……就算是陈主管他们离职,公司也不用黄掉啊,就算我们没有经验,但是渠道是现成的,我觉得只要有一个恰当的定位,公司一样可以有操作的空间……”

    三人都微微一怔,李卫东说:“萌萌,你说恰当的定位,是指什么?”

    林雨萌放下手中的筷子,说:“今天交接的时候我特别注意了一下,目前公司在门店方面的投入跟业务方面大约各占一半,也就是说两千万资金,门店的库存、店面、人员、运营等等加到一起也不过一千万,还有一千万投到了业务上面。公司目前的业务,按照陈怀宇的说法是赌石中间人,但是我觉得更像是通常所说的二道贩子,手中积压了大量的石头,这是我们面对的最大难题。”

    看李卫东仍是一脸的不解,林雨萌解释说:“是这样的,赌石由于利润巨大,所以各个环节中都可能存在猫腻,即使是熟客也会经常挨宰,而我们和兴记就承担了一个经销商的角色,因为我们的渠道相对稳定,可以从上游卖家那里拿到相对可靠的原石,帮助下游买家最大可能的规避风险。按照规矩这期间我们对原石一般是不加价的,而利润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原石成交我们可以拿到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的佣金,二是原石如果切涨,我们可以优先进行半成品加工,一般来说这一部分盈利能够占到原石总价值的千分之八,这也是赌石圈子里约定俗成的一个价格,比较公道。”

    “玉石圈子的一个主要特点,就是交易基于信任,十分看重口头协议,因为这个圈子相对比较窄,无论是买家还是卖家,口碑都很重要。而和兴记的老员工集体离职,肯定会引起买家的误解,今天下午已经接到了三个客户的打来的电话,取消订货。可事实上这些货我们都已经从原石商人那里拿到了,如果客户取消订单,这些石头就押到了我们手中,我查了一下账目,目前最大的一笔订单有二十一块原石,其中三块切涨,价值过四百万,而所有库存加在一起,共计过三吨的原石,总值大约是九百二十万左右。”

    “在这种情形下公司如果真的倒闭,价值九百多万的石头就积压到了我们手里,这也就相当于把风险转嫁给了我们。赌石的风险实在太大了,九百多万的石头,可能让我们一夜暴富,也可能是血本无归,如果想保证收回成本,唯一的办法就是将这些石头出手,找到新的买家。既然是这样,我们为什么不干脆自己来做原石销售商,比如通过展会或者拍卖会等形式,看能不能将这些石头销售出去?虽说这种做法在圈子里来说可能不大合规矩,但是通过适当的炒作,总会吸引到感兴趣的客户,反正这些石头目前也是压在我们手里,我想至少值得去尝试一下,不会有太大的投入,但也许会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机会!”

    这一番话不禁让李卫东犹豫起来,老实说就算他现在成了土财主暴户,可是九百多万毕竟不是小数目,这些石头如果真的砸在手里,换上谁都会觉得心疼。虽说他现在有水晶之心的幸运加二,可也不认为在赌石方面会牛叉到逆天,就好像之前去赌博一样,幸运加成只能保证他在一局牌中赢面比较大,却并不能保证他手手都拿到同花顺。李卫东对赌石并不是特别了解,可是也知道翡翠这玩意品质上差别相当之大,比如颜色,是否有杂质、裂痕,这些细小的因素都会导致最终价值的天壤之别,如果这九百多万的石头让他去切,或许真的能够切出翡翠来,却无法保证品质如何,如果像赌牌的时候拿到蹩四一对那样切出一堆的下脚料,那他就真的只有哭的份了。

    但是按照林雨萌的办法,是不是真的可以将这些石头出手,实在是个未知数。虽说她的话听上去有些道理,可大家对于赌石圈子来说毕竟都是门外汉,甚至于连个确切的计划都没有,纸上谈兵的玩意究竟靠不靠谱,确实难说的很。

    林雨萌看他沉吟不语,不免有些着急,说:“李总,我知道我这个想法可能有些幼稚,机会能有多少我说不好,可如果我们不去尝试,就一点机会也没有!公司现在的困境,说到底都是因我而起,就算你不怪我,你可以承受损失,我也实在没办法让自己心安理得。东子,就算我求你,让我试一试,起码也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行吗?”

    李卫东将杯中啤酒缓缓倒进了肚子里,忽然嘿嘿嘿的笑了,说:“行,我可以答应你,公司的事情,委派你全权处理。不过呢不能白白答应,投桃报李,你是不是也应该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林雨萌脱口而出,接着就明白了他指的是什么,心里一阵慌,低头不语。

    李卫东一字一顿的说:“给我一个机会,我要重新追求你一次。萌萌,我要你做我的老婆!”

    “我……”尽管林雨萌已经猜到了他的鬼主意,可是亲耳听到他说出这样的话,还是忍不住面红耳赤,结结巴巴的说:“这、这是两回事,你,你,我……”

    可怜的丫头一着急,又说不出话来了。李卫东故意叹了口气,说:“那就算了啊,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你,就当没这回事好了。明早通知加工厂那边切石头,能切出什么就看造化吧。”

    “那不行!”林雨萌这下真的急了,腾的站起身说:“好,我答应你!”

    “真的?一言为定!”李卫东大喜过望,一把抓住林雨萌的小手拉了个勾,哈哈大笑起来,说:“萌萌,这可是你亲口答应的,不许反悔!哈哈,这下你再也别想逃得掉啦!”

    林雨萌郁闷的想:就算我不答应你,你肯放过我吗!……三年不见,这家伙真是越学越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