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也疯狂

第三百七十七章 林雨萌的策划案

四排长 Ctrl+D 收藏本站

    戒指也疯狂无弹窗 郑乐的话让李卫东大吃一惊,酒都吓醒了,连忙说:“你先别着急,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

    郑乐颠三倒四的说了一遍,大概的意思李卫东听明白了,原来这些天里预定了原石的客户6续退掉了订单,只有切涨的那三块石头客户并没提出什么异议。如果按价值来说,在所有原石中这三块石头可是占了将近一半,估价加起来不会低于四百万,本来林雨萌三个还都觉得这是件好事,不料昨天加工厂那边的一位加工师傅突然失踪,三块石头也不翼而飞,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客户突然提出要提走石头,在得知石头失窃之后,二话没说就报了警。

    李卫东眉毛一下子就挑了起来。从表面来看是加工师傅监守自盗偷走了原石,可这事也太巧了点,前脚原石失窃,后脚客户便来提货,并且珠宝圈子是个特殊行业,那些老加工师傅都在这行混了一辈子,再贵重的石头也应该见识过,难道才四百万的石头就值得见财起意吗?

    很显然这事绝不是巧合那么简单,倒更像是有人精心策划的一个陷阱。李卫东脑子里不由自主的跳出那位王韬华王副总的影子,如果说有谁跟李卫东有深仇大恨、迫不及待的要搞垮和兴记的话,那个老东西十有**脱不了干系!

    郑乐说林雨萌是被警察带走的,现在在胜利分局,这反倒让李卫东稍稍松了口气,因为至少安全还是能保证的。拿起电话给沈琳打了过去,这时是后半夜两点多钟,沈琳正睡的迷迷糊糊的,听他一说马上就醒了,想了想说:“胜利分局我不是很熟,不过这种经济大案一般都要移交市局,你别担心我会想办法,咱们一会在胜利碰头。”

    撂了电话匆匆下楼,黄育滔不放心也跟了上去。因为喝了不少的酒,也没敢开车,两人打车来到胜利分局,刚进门后脚沈琳也来了,后面还粘着条大尾巴,当然就是小甜甜。李卫东皱眉说:“这么晚了不睡觉,你跟着跑来做什么!”小甜甜躲到沈琳身后调皮的冲他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沈琳简单问了一下李卫东事情经过,然后去里面找她的一个同学,不大一会出来把李卫东拉到一边,说:“这事肯定有人背后捣鬼,不知道使了什么路子,这边一个副局点名抓的。现在放人肯定是不可能了,最快要等到明早,我给我们局长和队长都打了招呼,放心吧顶多在这里呆几个小时,不会有事的。”

    李卫东见实在没办法,只好说:“那我能不能先见见她?”

    沈琳看了他一眼,一语双关的说:“怎么,着急了啊?急也不急在这一会,明知道有人捣鬼,留下什么把柄反倒对她不利。”

    李卫东不好再说什么,心里却是一阵火起。这***王韬华,上次放了他一马本以为他会知道进退,没想到还是个不知死活的东西,非但不收敛,还敢跳出来搞事!好吧,既然是你自己找死,那就别怪我手黑了!

    沈琳的同学把大家带到接待室,安慰几句就走了。李卫东接口上厕所,躲在卫生间给于海龙打了个电话,这厮居然还没睡,旁边又有音乐又有女人直哼哼,也不知道是在k歌还是在打~炮,反正接电话的时候显得很是兴奋,师父长师父短的献媚。李卫东也不跟他绕圈子,说:“阿龙,我在中海想找一个人,你能不能帮得上忙?”

    于海龙马上说:“我~操,谁那么大胆子敢惹师父您?活腻了吧!师父你放心,我虽然不混中海,想找个人还没问题,告诉我那人名字还有干什么的,我现在就办。”

    李卫东说:“这人叫王韬华,大概五十来岁,以前是我公司的副总,中海和兴记珠宝公司。前些天他被我打伤了,应该不会好的那么快,帮我查查他住在哪家医院。记得找到人不要动手,直接通知我。”

    “明白!”于海龙一口答应,完了又说:“师父你什么时候开的公司啊,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中海道上几个名头响的跟我交情都还不错,有他们关照一下谁还敢找你的麻烦!”

    李卫东心里正烦,也懒得跟他解释,没好气的说:“少废话,快去办事!”于海龙唯唯诺诺的挂了电话。因为已经是凌晨了,找人也没那么容易,一只到早上六点多才把电话回过来,说王韬华前些天住进了第六骨科医院,可是昨天就直接闪人了,连出院手续都没办。这厮家人都在济南,不知道是不是回老家去了。

    看来这厮不光阴险,还挺狡猾,早防着李卫东找他算账了。想把他揪出来倒也不难,那个客户还有偷走石头的加工师傅肯定跟他是同谋,顺藤摸瓜看你还能往哪里跑!

    上午九点,案子在市局那边挂了号,沈琳直接把林雨萌领了出来。这丫头一晚都没睡,哭的两只眼睛跟桃子似的。李卫东本想安慰几句,沈琳在一旁冷冷的说:“关心也不用急在这一时半会吧,先上车,有什么话回你公司说去。”

    三个人再加上一个小甜甜一个黄育滔回到公司,郑乐和杨露也在,看样子一晚上守在公司也没回去。林雨萌说出事情详细经过,原来这些天她带着郑乐和杨露一直试图跟那些客户沟通,把积压的这笔原石处理出去,可是客户不知道是不是受了王韬华那些人的挑唆,坚决要求退货。只有一个姓张的客户也就是一举吃下这三块切涨石头的家伙,态度一直都是模棱两可。现在想来,肯定那个时候王韬华就已经设下了套子准备报复。

    这些库存的石头一直放在加工厂那边,有专门的保险柜,一般来说在圈子里混的久的老师傅都极其可靠,这本子经手的石头价值都算不清有多少,不大可能再动什么歪心思。但是大家之前都忽略了一点,就是加工厂的两个加工师傅中,有一个是王韬华带过来的,这厮一直没有提出辞职,当然也是出于王韬华的授意。

    直到昨天晚上,林雨萌正跟郑乐和杨露商量策划案,那个姓张的客户忽然带着支票过来提货,这种突然造访本来就挺不合规矩的,林雨萌不想得罪人,还是给加工厂那边打了电话,谁知那个加工师傅已然跑的无影无踪,而那三块价值四百万的石头也不知去向。姓张的客户当场翻脸报警,这里归胜利分局管辖,警察赶到不由分说的就把林雨萌给带走了。

    事情到这里已经很清楚了,问题是找不出那个加工师傅还有失窃的三块原石,对于和兴记来说就没有有力的证据。李卫东其实本来就已经做好了赔本的准备,三块石头切过一刀,估价大约在四百万,如果客户直接退掉,砸在手里可能再切第二刀的时候仍然一文不值,所以这四百万损失也就损失了,没必要大惊小怪。按照李卫东的想法干脆把那个姓张的客户揪出来,总有办法让他交待实情,可是林雨萌却死活不肯同意,原因很简单,如果对客户下手,公司的名誉就彻底毁了,压下来的那三吨多的原石,一个子儿都别想再卖出去。

    李卫东就只有苦笑,心说就算名誉不毁,难道你还认为这些石头能卖得出去?由于这东西的特殊性,销售渠道非常之窄,大家又都是外行人两眼一抹黑,总不成摆到早市上去练摊吧?就算你说的天花乱坠,有几个人肯花成千上万块去买一块石头的,除非是赌石老玩家,可惜人家又有固定的圈子,根本不会买你的帐。这种情形下就算让李嘉诚去推销,估计也只有束手无策的份儿。反正李卫东本就没抱任何希望,卖不出去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干脆自己切着玩算了。

    这个时候沈琳却全神贯注的在翻开桌子上的一个文件夹,本是随手翻开扫的那么一眼,可是越看越惊讶,忍不住问:“萌萌,这个策划案是你想出来的吗?”

    林雨萌还没等回答,杨露在一旁抢着说:“是啊,是林总想出来的,为了做这个方案,我们三个已经熬了好几个通宵了呢!”

    沈琳把文件夹推给李卫东,说:“真看不出来,萌萌你这么厉害,还有这方面的才能,这个方案我觉得很有诱惑力!萌萌,你跟开商那边沟通了没有,有没有具体敲定?”

    听到沈琳夸自己,林雨萌有些羞涩的低下头,但接着神情又是一阵黯然,说:“开商那边我已经谈过了,只是定下个意向,让咱们这边拿出具体方案,没想到就出了这档子事。我现在最担心的是这事万一传开,开商那边肯定会对咱们失去信心,那就真的前功尽弃了!”

    李卫东好奇的翻开文件夹,第一眼就看到四个醒目的黑体字:买楼赠石!

    原来这个开商开的是中海玉丰源商住小区,因为地段比较一般,跟同档次的住宅小区总是差了那么一线,所以开商那边也正挖空心思的筹划宣传方案,为正式开盘造势。林雨萌提出的方案,就是买楼赠送翡翠原石,这一块石头可能成本并不高,但一旦切涨,几百上千万都是有可能的,对于购楼者来说无疑有着巨大的诱惑力。要知道舍得花成千上万去买石头的人当然少之又少,如果这石头是赠送的呢?运气好一刀切下去就是千万富翁,这样的好事谁会不要?

    这个颇为大胆的点子确实让人眼前一亮。开商需要的并不是这赠送商品本身的价值如何,只考虑能不能够最大限度的吸引人眼球,能不能达到炒作的效果。这笔原石总值五百多万,对于普通人来说当然是个天文数字,可对于开商来说就是洒洒水小kIss,不过是一个楼盘投入的广告宣传费了。再加上玉丰源本身就占了一个玉字,赠送翡翠原石这种策划案简直就是神来之笔,所以开商那边是一拍即合!

    策划案做的很简练而且一目了然,且不说最终是否能够通过,起码看上去确实相当诱人。李卫东也是掩饰不住的惊讶。说实话对于这些石头究竟能不能处理掉他并不放在心上,反正早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而林雨萌却是让他真正的出乎意料。这个女孩子比他还要小上两个月,家庭条件是不用说的,又没有过经商经验,只不过是个大学一年级才上了一半不到的学生而已,很难想象就是这样一个黄毛丫头居然懂得剑走偏锋,想出这么牛叉的点子来!

    莫非真的有传说中的商业天才这种人?李卫东一眼不眨的盯着林雨萌,直把她看的面红耳赤,旁边沈琳忍不住敲了敲桌子,说:“喂,这位先生,你是在看策划案还是在看人啊?”

    郑乐几个都忍不住笑开了,林雨萌更是羞不自抑。李卫东嘿嘿一笑,心说策划案要看,人当然也要看,只是当着琳琳姐的面,这话打死都不能承认。

    而这个时候李卫东也才真正明白,林雨萌的担心确实不无道理。坏就坏在王韬华那个老东西,如果由于这次事件影响到公司声誉,那么策划案做的再好对于玉丰源的开商来说也不具备可信度。这么一想李卫东就忍不住后悔,妈的上一次对他下手实在是太轻了,居然打蛇不死反成仇,早知如此,真该直接废了他个老东西,让他后半生从此生活不能自理,看丫还敢有什么花花肠子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