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也疯狂

第三百八十四章 赶鸭子上架

四排长 Ctrl+D 收藏本站

    戒指也疯狂无弹窗 老杨头天生的怪脾气,十分固执而且较真,如果是他占了理,你把嘴皮子说破他都未必会鸟你,可这一次他是输的心服口服,拜起师来也绝不含糊,谁拦着他磕头便跟谁急。大家阻拦不住,眼看着这位头花白的老头恭恭敬敬的给个只有十几岁的小孩子磕头,都有些哭笑不得。

    小甜甜倒是一脸的得意,平白收了个老徒弟,高兴的不得了。杨顺堂磕过头又双手奉上一盏茶,这小丫头也不推辞,结果茶杯抿了一口,老气横秋的说:“既然收了你做徒弟,师父也不会亏待你,以后自然会多指点你的。”

    大家一阵巨汗无语。李卫东心说你个小黄毛丫头能指点个毛毛,还不是靠着你龙族的天性在这招摇撞骗,难道还能把老杨头指点成跟你一样的贪财不成?就算贪财,他也绝对不可能辨别出石头的品质,那种与生俱来的能力其实靠后天能够学得会的!

    可是杨顺堂闻言却是大喜过望,连忙一鞠躬说:“多谢师父!”原来李卫东聪明归聪明,对于赌石到底是个外行,老杨头却是在行里浸淫了一辈子,当然懂得这其中的奥妙所在。

    小甜甜的过人之处,就在于不必切开石头就能感应到石头的内部,按照李卫东的解释这属于特异功能,杨顺堂也很清楚自己铁定是学不来的,但是他却完全可以根据石头的外表特征跟内在品质的比较,去积累自己相识的经验,比如什么样的外壳里面可能蕴藏着什么样的种地颜色,质地如何含翠多少,这些可都是求都求不来的学问!对他这个孤老头子来说乐趣并不在于能够赌来多大的财富,而是更加高的相石本领,而小甜甜这样的怪胎肯答应指点,对他的相石手艺来说无疑将是个质的飞跃!

    一老一小,一个为能学到过人本领而兴奋非常,一个为收到个听话的徒弟而沾沾自喜,也算是各得其所。李卫东跟沈琳、林雨萌对视了一眼,心想这才叫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以老杨头这种倔脾气,还就得小甜甜出马降得住他。

    切开的两块原石现在倒也不急着打磨,林雨萌第一个提出了疑问。下午的时候在仓库里那么多石头小甜甜看都不看一眼,却偏偏相中了这一块,结果就偏偏切出了极品宝贝,这种蹊跷事换做是谁肯定都会怀疑。

    李卫东于是将刚才对老杨头说过的关于特异功能那番话又详细解释了一遍,两个美女都惊讶的合不拢嘴。关于特异功能毕竟都只是在电视啊报纸杂志什么的见过,突然有天出现在自己身边,这实在是匪夷所思的一件事,可是这块切开的翡翠就是最好的证明,又不由得人不叹服。沈琳忍不住拉过小甜甜从头看到脚,说:“东子,你说小甜甜这不会是……不会是有什么病吧,要不要带着她去医院做一下全面检查?”

    李卫东吓了一跳,连忙一口回绝。开玩笑,这小东西可是游戏世界带出来的,谁知道她身体到底跟普通人有没有什么差别。如果真的检测出脑波啊心电什么的跟正常人不一样,那她不是一下子就成了怪物?坚决不行!

    心里是这么想,嘴上却只能解释说:“特异功能跟病完全是两回事,只是一种异于常人的特殊能力罢了,你们看小甜甜多正常、多健康啊!再说就算是真的检测出什么异常之处,肯定又是研究啊又是实验的,我听说各个国家有专门研究关于特异功能方面的机构,咱们国家虽然没有公开的,可秘密机构到底有没有谁知道。小甜甜还是个孩子,万一被人研究了怎么办,那她连个正常生活都过不了,这辈子不是毁了啊?”

    李卫东这么一说,大家都深以为然,连连点头。杨顺堂忙说:“可不能被研究啊,好人也给折腾疯了!师父一看就是聪明伶俐,多可爱……咳咳,多和蔼可亲,怎么可能有问题呢?特异功能,这可是普通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是运气啊!”

    小甜甜也不说话,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一副乖乖女的样子。这么可爱的小家伙要是被送去研究,当然是谁都舍不得的,沈琳总归觉得担心,把小甜甜搂在怀里,说:“唉,就怕她身体会出什么状况。只要她能健健康康的,我也就彻底放心了。”

    李卫东心说汗,只要你不把小甜甜折腾到医院去,我也就彻底放心了。正色说:“关于小甜甜的秘密,到现在为止就只有咱们这五个人知道,至于薇薇和冰冰我会找个机会告诉她们,不过这个秘密也就只能到此为止。因为这件事很特殊,如果宣扬出去肯定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甚至是危险,其中的轻重我不说大家心里也应该清楚,所以大家必须严守这个秘密,半个字也不准泄露出去!”

    沈琳、林雨萌还有杨顺堂一起点头说:“这个当然,就算烂到肚子里也绝对不能说!”

    尽管对特异功能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天价的石头已经切开摆到了眼前,这无疑是一个相当震撼的事实。沈琳刨根问底想知道小甜甜到底是怎样看出石头内部的秘密,而林雨萌这时却一直低头沉思不语。李卫东说:“萌萌,你怎么不说话?这里就只有咱们几个也没有外人,你想什么随便说没关系的。”

    林雨萌犹豫了一下,说:“东子,你告诉我这件事,是不是心里已经有什么主意了?”

    李卫东赞许的看了她一眼,说:“不错,我确实有个计划。我在想既然小甜甜有相石的特殊本领,杨师傅又熟悉原石渠道,那么咱们何不干脆自己赌石呢?和兴记之前之所以要黄掉,是因为核心员工集体离职,公司无法正常运营下去,并且我们之前做的是中间人,只赚佣金跟一点点加工费,这个利润实在有限。而现在我们可以完全跳过客户这个环节,直接赌石,对于别人来说这可能是一个高风险的行当,可是对我们来说,这将是一笔无法想象的巨大财富!”

    沈琳脱口说:“有了小甜甜,那我们岂不是只赚不赔了么?”

    李卫东点点头说:“就是这样!和兴记公司根本用不着倒闭,库存的那些石头也没有必要再去做任何的策划案,直接切开,卖就卖,不能卖的直接丢掉。原有的业务全部停掉,集中人手,全力以赴去赌石。嘿嘿,王韬华不单将了我一军,还想下个套阴我,搞垮和兴记,那我们偏偏就要把和兴记做起来,做成珠宝界的no.1!”

    杨顺堂这时也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拍着胸脯说:“李总,你就说怎么干吧,老杨别的本事没有,这石头的路子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没有我不知道的!国内最大的原石集散地要数云南腾冲,缅甸的帕敢则是世界闻名的原石产地,这些场口都有我的老交情。总之一句话,只要有我师父在,整个原石市场还不就是咱手里的蛋糕,想怎么切,就怎么切!”

    一听说要去云南、去缅甸,小甜甜兴奋的大眼睛瞪得溜圆,拍手叫道:“好啊好啊!哥哥,那咱们明天就去好不好?”

    李卫东拍拍她的小脑瓜,说:“去是一定要去,不过咱们不能贸贸然的去,起码先做好准备再说。还有小甜甜,从现在开始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你可以鉴定原石,但是不能把每一块石头都自己藏起来,听到没有?如果有你实在喜欢的,可以告诉我,遇到最大最好的那一颗,我也一定留给你,但是你绝对不可以再像今天一样胡闹,否则的话你永远都给我呆在中海,哪都不许去,听到没有?”

    “啊……”小甜甜小脸儿一下子就哭丧下来了,对于这个贪婪的令人指的小财迷来说,从她手里把宝贝抢走,简直比割肉还疼。可是看到李卫东沉下脸,一副绝不讨价还价的表情,小财迷只好期期艾艾的说:“哦,小甜甜知道了。”

    沈琳看到小甜甜吃瘪的样子,忍不住笑的前仰后合。林雨萌想了想,说:“东子,你刚才说公司业务全部停掉,如果指业务部这一块我不反对,可是包不包括门店?”

    李卫东说:“如果咱们赌石的话,门店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林雨萌点点头说:“我觉得很有必要。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玉石圈子本身又很窄,如果咱们动作太大太直接,肯定会引起外界的猜测,每个行业都有每个行业的游戏规则,咱们可以赚钱,可以敛财,但是轻易不要去挑战这个行业规则,否则一旦引起同行的敌对,肯定后患无穷。既然你想以公司性质去赌石,门店的存在就是咱们竖立形象的最佳方式,目前和兴记主做的是中档玉石,咱们完全可以转型做高档翡翠,提升公众形象,打开知名度。随着财富的积累,我们甚至可以考虑做连锁,做自己的品牌,再加上自己的工厂,实现产销一体,等到咱们真的有一天能够做到这个行业的龙头,那个时候游戏规则也就完全由咱们来制定!”

    林雨萌的这番话说的简单明了,杨顺堂连连点头,李卫东则又是惊讶又是钦佩,说:“萌萌,这些道理是你听来的,还是自己琢磨出来的?”

    林雨萌俏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也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不过很多文章里都是这么说的。我很喜欢经济管理、市场营销什么的,平时偶尔也看一些这方面的书籍杂志,只是高考选专业的时候担心这种专业太热门了,以后就业压力太大,又没有这方面的门路,所以才选的自动化。”

    李卫东说:“难怪你之前的策划案做的那么好,你才只是偶尔了解就已经有这样的见识,经商果然也要看天分。你也知道我对这方面一窍不通,顶多是一拍脑门出个主意,有你在那就太好了,之前我们就约定了的,公司运营由你全权负责,你说了算。萌萌,和兴记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我虽然不懂经商,可是也知道一个企业运作的好坏要看管理,这方面你确实比我强,也就不要跟我推脱。和兴记最终能走多远,能不能做成行业的no.1,这就看你的了!”

    林雨萌大吃一惊,说:“那可不行!先前答应你,是因为压着那么多石头实在没办法了,只能赶鸭子上架,可是和兴记如果想有大展,想做龙头,就必须有一个好的职业经理人来操盘,我以前只做过收银员,怎么管理都不知道,你这样也太儿戏了啊!”

    李卫东哈哈一笑,说:“儿戏?难道谁一出生就会管理的吗,还不都是从无到有,从零做起,没试过你怎么知道不行?而关键问题我刚刚已经说了,小甜甜的特殊能力是个秘密,只能我们几个绝对可靠的人知道,不能泄露出半句,在我们几个当中,你觉得谁更有资格来做老总的位置,是我还是琳琳姐,或者薇薇和冰冰?你说之前是赶鸭子上架,那么现在也是,今后也是,这个担子你必须挑起来。输了咱不怕,只要有小甜甜和杨师傅在,一样可以东山再起,可是如果没有一个真正可靠并且有商业头脑的人来运作,那咱们永远都只能小富即安,守着几块石头过日子!”

    沈琳也说:“东子说的对,萌萌,你既然有这方面的才能,总要挥出来,咱们几个人中,也就只有你最有资格胜任。你要是再推辞,那就真的是赶东子这只鸭子上架了。”

    额,李卫东郁闷的翻了翻白眼,心说什么叫“东子这只鸭子”,这话怎么听起来那么别扭呢?

    林雨萌虽然仍然是心中惴惴,可是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同时又想起件事,就是杨露曾经说过,王韬华在的时候一直跟门店的店长于姐不清不楚,而林雨萌在门店做收银的时候对此也听到一些传闻。自从王韬华走人、一票员工辞职之后,李卫东和林雨萌曾经一度认为于姐肯定也要提出辞职的,但是到现在为止却一反常态的消停,甚至一点牢骚都没有过。

    李卫东这些天因为在忙着学校篮球赛,对这事也就忽略了,林雨萌却始终有些不放心,就是王韬华最后摆的这一道,窃走三块原石偏偏选在跟玉丰源开商洽谈的敏感时期,而且又在媒体上大肆报道,导致跟玉丰源合作最终流产,虽然不能肯定公司是不是真的出了内鬼,但同样门店店长于姐的嫌疑也是不能排除。

    李卫东对这件事的建议十分干脆,既然和兴记整体业务准备转型,门店那边完全可以适当停业整顿,姓于的女人无论是否是内鬼,都没有必要再留下,甚至于包括门店的原班人马,要么不换,要换就索性一个不留,彻底换血,杜绝一切不利因素。这一点他的想法却是跟林雨萌不谋而合,虽说裁员这种事大家多少有些于心不忍,不过在商言商,没有铁的手腕去管理,也很难打造一支真正可靠而又可用的团队。

    这样公司由林雨萌出任总经理,工厂和库房仍然由杨顺堂负责,门店暂时停业。这一晚大家一起商量到半夜,初步拟定了和兴记整顿方案,具体细节再由林雨萌跟郑乐他们逐步去完善。而接下来大家将要面对的,就是真正的战斗――如何去云南缅甸的赌石市场淘金!

    正好是学期期末,通常一所学校每到这时才最为忙碌,类似李卫东这种习惯性翘课的牲口和妇女也终于开始翻开书本愤苦读,以及制作各种各样的作弊工具。中大考试历来比较严格,严禁携带书本、电脑以及家属进入考场,于是乎各色手机、mp4纷纷派上用场,基本上在中大随便翻开一部手机,都足以彰显出莘莘学子们对知识的强烈渴求。

    李卫东当然对作弊这种事相当之不齿,在借阅了寝室那三个牲口的手机和mp4查看了所有答案之后,便撅着屁股愤图强的斗地主去了。比较杯具的是夏若冰,这丫头虽然每天都跟着姚薇十分用功的去泡图书馆,可惜的是中大图书馆藏书实在丰富,一不留神她就把村上春树和安妮宝贝的书看全了,结果期末考试无耻的挂了三科。

    1月12号,中大正式放假,林雨萌和杨顺堂那边也早早预订了前往云南腾冲的机票。沈琳作为警察,本来年前的时候也是比较忙的一段时间,本来已经说好了这次腾冲不带她去的,不巧的是几天前一次任务中这个虎妞从三楼的脚手架上跳下去追歹徒,结果摔伤手臂打了石膏,被队里放了大假,看着她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李卫东很疑心她的伤有些故意的成分。

    这天中午,一行七人踏上了前往腾冲的飞机。中海的冬天天高云淡,当飞机冲出跑道跃上蓝天的一刹那,从机窗向外看去,是正午阳光洒下的一片灿烂金辉。李卫东知道,那是他想象不到的巨大财富在向他招手,那也将是见证和兴记起步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