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也疯狂

第四百三十九章 你是聪明人

四排长 Ctrl+D 收藏本站

    戒指也疯狂无弹窗 春城昆明,风景如画,气候宜人。这里除了灵秀的山水让人流连忘返,还有著名的温泉,游玩一天,整个人丢进温热的泉水里舒舒服服的泡个澡,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

    李卫东躺在浴池里,忍不住叹了口气。这是一家温泉浴馆,套房兼住宿的那种,装修什么的都很一般,只有浴室十分的撩人。四面墙壁上都是那种彩绘瓷砖,清一色男女共浴的香艳照,火辣程度丝毫不属于午夜小电影。在这种地方洗澡,但凡是个正常的男人想不动点心思都难。李卫东已经尽量克制自己不去看不去想,伸手去拿袋浴盐,结果撕开来一看才现竟然是个,于是就很郁闷的坚挺了。

    其实也难免,像这种旅游城市差不多都有这种通病。旅游的人是很多,但有多少是带自己老婆去的?基本上不是小蜜二奶,就是挎着别人老婆,既没二奶也没别人老婆的就只能泡泡吧搞个一夜情,要么干脆去**。

    这家浴馆当然也有小姐,可惜的是一个长相蛮标致可人的刚敲开门甜甜的叫了句“先生”,还没等问需不需要按摩啊特殊服务啊什么的,隔壁的夏若芸就母夜叉似的蹿了出来,黑着脸说:“滚蛋!再啰嗦小心一把火烧了你的鸡窝!”吓的人家小花容失色,跌跌撞撞的跑了。

    李卫东郁闷的想:你自己不肯服务也就算了,凭啥别人服务也不许?靠,这是老子的私生活好不好!……咳咳,不过回想起这小娘皮昨晚的一张小嘴,倒也是蛮**的,如果此时此刻能在这温泉里那啥一下……我靠那该是多么享受的一件事。

    但是很快他的眼睛又亮了,因为他看到那个吓跑了的漂亮居然又探头探脑的摸了进来。

    “刚才那个……是你女朋友?”犹然一副害怕的样子,拍着鼓鼓的胸脯说:“吓死我了!哥哥,她怎么那么凶呀,这样的脾气你们男人也受得了么?”

    李卫东笑笑说:“习惯就好了。”

    这个长相确实不错,相当的耐看,说话带着点闽浙口音,又软又甜,一声哥哥几乎叫的人骨头都酥了半边。尤其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像是会说话一样,忽闪忽闪的看着李卫东,不无嫉妒的说:“那你习惯了么?真想不到,哥哥你这么年轻帅气,都能当电影明星了,怎么偏偏看上那种女人。哥哥别生气,我实话实说,你女朋友长的实在……实在是很意外哦。”

    李卫东点点头说:“是啊,很特别。这就叫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这么说,你很爱你女朋友咯?”妙目一转,忽然吃吃的笑了起来,掩着小嘴说:“我明白了。哥哥你这么帅,脾气又温柔,女朋友却又凶又……嘻嘻,难道你是……”

    李卫东一本正经的说:“是啊,我是吃软饭的。说起来咱们还是同行,只不过你赚的是男人的钱,我赚的是女人的钱,所以你来找我,似乎选错了顾客。”

    “真的么?”笑的更甜了,整个人都腻了过来,从后面搂住李卫东的脖子,软软的黏在他背上,伸出一双芊芊玉手在他胸口轻轻划着圈子,一边朝他耳边吹气一边说:“妹妹很穷的哦,哥哥怎么忍心赚人家的钱嘛。嘻嘻,再说人家还不知道……你那里究竟有多厉害。”

    李卫东哈哈一笑,说:“这简单啊,你试试看不就知道了?”

    “你好坏哦,占人家便宜啦!”撒娇的在他胸口轻轻拍了一下,咪咪却是贴的他更紧了,伸手摸进了水里。李卫东可没有电视剧里那种洗澡还裹着浴巾的高雅爱好,浑身赤条条一丝不挂,的玉手从他腿间划过,眼睛顿时放出光来,说:“哇,你好色哦,一个人洗澡都能洗成这个样子!”

    李卫东说:“这叫色么?这叫男人的本钱好不好。要是没这个岂不成了太监,你们女孩子还会喜欢么?”

    吃吃娇笑不已,伸手摘下了肩上的吊带,本来就很短很小的裙子立刻滑了下去,露出柔软的咪咪在李卫东背上轻轻的摩擦着,玉手也很不老实的握住了他的小兄弟,一边轻轻套弄一边在他耳边呢喃着说:“那你现在,是不是很想……要人家了啊?”

    这的声音不单好听,那种温软的语气中还带着若有若无的喘息,也总能恰到好处的勾起男人的**,这样的女人大概天生就是让男人**的尤物。李卫东忽然叹了口气,说:“唉。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什么?”

    一怔,跟着脸色就变了,握住他的那只玉手突然用力向下一抓,看似纤秀苗条的身子也陡然跃起,修长的**从背后闪电般箍住李卫东的腰,猛的向后折去。哗啦一声,水花翻滚,李卫东没有被她掀出浴池,却不知怎么一头栽进了水里。一条修长白皙的手臂被李卫东牢牢攥住,刚刚还是轻轻柔柔在他身上摸来摸去的玉手,现在竟赫然多了一根两寸来长的钢针,在灯光下反射着寒光!

    “狠劲有余,力道不足。”李卫东笑眯眯的看着,说:“你也练过擒拿一类的功夫么?可惜,女孩子天生爱美,如果你不是为了保持身材而去节食什么的,刚才那一招差不多可以将我制服。”

    俏脸一白,恶狠狠的盯着李卫东,突然翻身扭腰双脚连环踢出。单看这出脚的度,对付一般的练家子已经绰绰有余,只可惜在敏捷加二的李卫东看来,实在是没什么创意。

    砰!直来直去的一拳,别无花哨,落在的肋下,苗条的身子整个从水池里飞了起来,远远的撞到了墙上又跌落在地。挣扎着撑起半截身子,但很快又倒了下去,缩成了一团虾米,嘴巴里渗出津津血迹。李卫东不禁摇了摇头,他本没想下这么重的手,可是装备的暴击几率却不是他可以控制得了的,只能说这个比较倒霉,听刚才那一拳出的闷响,至少打断了她两根肋骨。

    “别怪我手黑,要怪就怪你老板心狠,明知道你杀不了我,还派你来试我的水,唉!”李卫东重新躺回水池,叼起一根中南海抽了两口,淡淡的说:“何必呢,邹老板?”

    一阵安静。足有一两分钟,一个冰冷嘶哑的声音才响起:“李卫东,你就这么肯定我不敢杀你?”

    “不,不是不敢,是不会。”李卫东笑了笑,缓缓说:“因为我知道,你是聪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