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也疯狂

第三百八十八章 我不是圣人

四排长 Ctrl+D 收藏本站

    戒指也疯狂无弹窗 李卫东真的完全没料到杨倩柔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之前一直以为她不过是因为受了魅力宝石的诱惑,想要勾搭他上床而已,了不起做个情人,根本没想过这位大姐头是动了真格的,想要给他当老婆!

    这个问题实在有些头疼,无论接受还是不接受,都很让人纠结。李卫东相信杨倩柔说的是实话,现实中的卧底、尤其是美女卧底,怎么可能像电影里那些好人演的那样冰清玉洁,事实上就包括现在,时不时的还会冒出些某国间谍色诱高官、美人计套取情报之类的新闻,这种事虽然听上去有些不齿,但哪个国家敢说自己从来没做过?只不过没办法承认罢了!都已经成年人了又不是哄小孩子,如果杨倩柔真的告诉李卫东说她还是处*女,跟岳天雄啊方林他们都是很清白的男女关系,那李卫东估计鸟都懒得鸟她,实在太假了!

    可矛盾就在于很多时候假话听上去往往都很美好,至少也不会像真话这么让人难以接受。是的,客观的说杨倩柔为了卧底做出这么大的牺牲,确实值得敬佩,牺牲身体跟牺牲生命同样都是为了惩奸除恶维护正义,同样的高尚和壮烈。可话是这么说的,真要是落在自己头上,找一这样的女人做老婆,有几个人敢拍着胸脯说哥们绝对不会介意你的过去?勇于牺牲固然可贵,可那是指牺牲别人的老婆,换成自己老婆去牺牲,当然让人接受不了。

    靠,这叫什么事啊!李卫东郁闷的想,干嘛非要做老婆呢?做情人其实也是可以的么。像杨警官你长的这么漂亮这么性感,再随便威胁我一下,我肯定就半推半就从了你啊,可是做老婆……这难度实在太大了些!

    见李卫东半晌不吭声,杨倩柔眼圈儿不觉红了,但还是努力笑了笑,说:“东子,其实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我全都明白,真的,我也不怪你。只是我还是想听你亲口告诉我一个答案,哪怕是拒绝。你放心,我既然有勇气向你坦白,就一样有勇气接受,就当是朋友一场,至少不要给我个无言的结局,好么?”

    沉默了好一会,李卫东说:“好。你都说了喜欢我是因为我够直率,要是再遮遮掩掩的倒是对你的不尊重了,那我就有话直说。杨姐,我很感谢你,感谢你能开诚布公的跟我说你的过去,我也打心里敬佩你,做为警察你是好样的,我甚至想象不出你一个女孩子居然能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如果没有你,岳天雄也许直到现在还逍遥法外,如果没有你,也许这次连我也要栽在他的算计里。虽然你是女人,但我相信你比绝大多数男人更要坚强更要勇敢,你是当之无愧的英雄。如果全天下的警察都能做到像你一样,那世界上也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罪恶了。”

    杨倩柔眼泪不住的打转儿,强忍着别过脸去,说:“算了,你不用给我戴高帽子,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李卫东摇摇头说:“不,这不是恭维,确实是我的心里话。杨姐你是一个好警察,应该得到理解和尊敬,可我想说的是,理解也好尊敬也好,这并不能代表感情。我尊敬你,是因为你能够恪守你的职责,坚持你的理想和信念,但我李卫东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想找的是能跟我平平淡淡相濡以沫的老婆,而不是一个除暴安良无私奉献的英雄。为了职责你可以牺牲你的身体,但是我没办法接受,我永远都不会容忍我的老婆睡到别的男人床上!”

    “杨姐你说的对,你虽然有过不堪回首的过去,但那并非你的过错,你不但不比任何女人脏,相反我觉得你很高尚。你真的很美,我想每个男人都梦想着能讨到一个像你这样又漂亮又性感的女人做老婆,你身上也有很多让我欣赏的地方,能得到你的垂青是我李卫东的福分。可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谁知道你什么时候还要跑去做卧底,难道我要头上戴着绿帽子,还鼓励老婆加油好好干,老公支持你?”

    “是的,我承认我不是一个专一的人,或许我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但就像你有你的职责,我也有我的底线!我从没要求过我的老婆这辈子永远都只跟我李卫东一个,永远都不离不弃,那样未免太矫情了,未来太漫长,分分合合谁都无法预料。但至少,我不可能眼看着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作践却视而不见!”

    “对不起,我很狭隘,很自私也很封建,但我也从未标榜过自己有多么广阔的胸怀,大公无私到连老婆都可以舍弃!我就是我,不是正人君子也不是奸诈小人,我不会像岳天雄、方林他们一样去处心积虑的谋害谁,也同样不会像你杨警官那样伟大,为了别人牺牲自己,我不是圣人!我只想过我一个小市民的平凡生活,守着老婆孩子丰衣足食无忧无虑,就算世界上有再多的岳天雄、再多的罪恶,那也是警察和的职责,全都与我无关,我没兴趣也没义务拯救地球。”

    杨倩柔纤秀的肩膀一阵颤动,明显是哭了,却扭过脸不让李卫东看到。李卫东也没有劝慰,有些事根本不是用语言能够劝解得了的。或许这番话对于杨倩柔来说很残忍,就像是在她的伤口里撒了一把盐,可这些确确实实都是李卫东的真心话,他总不能为了怕伤到杨倩柔而违心的接受她,心里存着疙瘩过一辈子吧?要是真的杨倩柔哪天又被派去做卧底,难道还要扣顶绿帽子当忍者龟不成?

    好一会杨倩柔才转过头,腮边还挂着没有拭净的泪痕。长而微微翘起的睫毛都被泪水泅湿了,看上去真如梨花带雨,我见犹怜。轻轻叹了口气,杨倩柔说:“东子,不管怎样,谢谢你能跟我说这些真心话。其实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配不上你,只是我的性格就是这样,不撞南墙不回头,结果自取其辱。”

    李卫东连忙说:“别,杨姐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真的没有半点侮辱你的意思……”

    杨倩柔摇摇头说:“别说了,你的意思我明白,我都明白。东子我从来都没有责怪过你,这个世界很公平,不可能什么好事都让你占了。岳天雄落网,我完成了我的卧底任务,却失去了爱你的资格,对我来说这就是公平,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选择的,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