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也疯狂

第五百零二章 你逼的

四排长 Ctrl+D 收藏本站

    戒指也疯狂无弹窗 李卫东确实没想到杨轩会逃走。尽管极有可能给陆老爷子下药的人就是他,可他并不是害死陆伯涵的凶手,罪不至死。另外他毕竟跟随大小姐多年,就冲他曾经舍命救过夏若芸,李卫东也不会真的把他逼上绝路。

    杨轩虽然心胸有些窄,可应该还算是个聪明人,不然的话夏继岭也不可能放心让他做女儿的贴身保镖。李卫东只说让人把这厮看起来,等裴三回来对质,以他的做事风格很显然已经给杨轩留了余地,为什么这厮如此想不开,竟然打死看守逃走,彻底断了自己的退路?

    李卫东的脑子里画了个大大的问号,但是这时已经顾不得细想了,让他更担心的是夏若冰,这丫头怎么也不见了!

    “我不是让你们看住冰冰的么?!”没等李卫东发问,夏若芸已经忍不住急了,“你们里里外外多少人,连个女孩子都看不住,都是干什么吃的?”

    张敬之也不敢顶嘴,只能喏喏点头,李卫东拉住夏若芸说:“别冲动,先问清楚再说。”想了想,对张敬之说:“负责看着二小姐的人呢,在哪?马上给我带过来。”

    张敬之赶忙招手让保镖押上一个人来,是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长着一脸的麻子,不过最醒目的还是脑门上磕了老大一个包,肿的跟小馒头似的。这厮被五花大绑,已经吓的魂不附体,一看到李卫东就带着哭腔叫道:“饶我一回,饶我一回!李先生我上有老下有小……”

    李卫东也没心思听他墨迹,厉声说:“少废话,二小姐到底怎么不见的?”

    中年男委屈的说:“我、我也不知道……她去阳台看风景,然后骗我说东西掉下去了,我从阳台往下一瞧,二小姐就、就把我推下楼,摔晕了……”

    这丫头会是自己跑的?李卫东眉头顿时拧了起来。旁边一个保镖小心翼翼的说:“李先生,张管家,刘麻子他……怎么处置?”

    张敬之眼睛一瞪,说:“还用我教你么?打折手脚,让他滚蛋!”

    刘麻子啊的一声瘫在了地上。邹家规矩大,李卫东早就知道,不过这事确实怪不得这个刘麻子,就凭冰冰的古灵精怪,想算计谁肯定防不胜防的,说起来昨晚她赌气跑了没有追上去就是个错误。李卫东摆摆手说:“算了张管家,不管他的事。以前邹家是什么规矩我不知道,不过现在既然我做主,就改一改,枪口一致对外,别拿自家人撒气。”

    新家主发话,谁敢不听,刘麻子没想到自己看丢了二小姐居然没受到追究,简直绝处逢生,不免感激涕零。夏若芸掏出手机一遍遍的打给妹妹,一直是无法接通,再打杨轩的,张敬之递过一部手机说:“他的电话在这里,昨晚就给收走了。李先生,大小姐,你们也别太着急,我已经派了所有能派的人去找,也通知了所有的关系。在昆明这地界上,无论混哪条道上的还没有敢不给咱邹家面子的。”

    李卫东心说那顶个屁用,就算再有天大的面子,人不还是不见了?夏若芸说:“就算冰冰骗得了一个保镖,也不可能跑出邹家去啊,里外都有这么多人守着,难道人还会飞了不成?东子,你说不会是……”

    李卫东似乎猜到了她想说什么,一点头说:“恐怕就是了。杨轩这一次是彻底撕破了脸,一个狗急跳墙的人没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看起来冰冰现在已经落在他手上了!”

    自从邹长龙出了事,邹家内外都增派了保镖,防守不可谓不严密,但杨轩却是个出色的狙击手,这是个很特殊的职业,基本上一个称职的狙击手同时也都是逃生专家,能够在这么多人枪还有监控器下从容绑走夏若冰的,除了他,很难再想到别人。

    夏若芸急的眼泪都掉了下来,说:“都怪我,都是我昨晚不该……东子,现在该怎么办,冰冰她要是出了事,我,我……”

    李卫东抓住她的手轻轻一握,说:“别哭,哭也没用。杨轩要是真的绑架了冰冰,那么他的目的也只会是对付我,相信我,冰冰绝对不会有事。张管家,派出去的人也都撤回来吧,如果这件事真是杨轩所为,凭他的本事想藏起来,你派再多的人也找不到。”

    话音还没落,就听门外传来一声吼:“妈个巴子的,在咱邹家的地头上也敢撒野,老子非亲手办了他!”

    顺着话声闯进两个人来,正是邹长猛、邹长胜兄弟。邹长猛拍着胸脯说:“李先生你放心,我平生最恨的就是这种叛徒二五仔,听说这姓杨的是大小姐的保镖?兔崽子还反了他了!老子要不活活剁了他,都他妈不姓邹!”

    李卫东只是笑着点点头,说:“多谢两位哥哥了。”这哥俩究竟多大本事不晓得,不过很明显这是急于向李卫东表忠心,真想逮住杨轩救回夏若冰,当然不能指望他们。

    正在这时,怀里的手机忽然嗡的传来一阵震动。李卫东飞快的掏出手机,显示的是个神州行号码,按下接听,就听一个很狂很欠扁的声音说:“怎么样啊李卫东,急了吧?你不是一直都看我不爽么?现在好了,你总算是可以名正言顺的对付我了。估计你已经猜到了吧,二小姐现在就在我手上,你是想要死的还是想要活的?”

    声音正是杨轩。李卫东深深吸了口气,尽量将语气放的平静,说:“我要听二小姐说话。”

    杨轩嘿嘿冷笑,说:“这好办。来吧二小姐,刚刚不是挺能说的么,来跟你男朋友说句话啊。……说啊?你他妈的,刚才一直骂我不是凶的狠,怎么不说了?贱丫头!”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听筒里果然传来低低的啊了一声,虽然短促,但李卫东还是一下子就听出了正是夏若冰的声音。一股怒火不可遏止的从心底涌起,李卫东拳头捏的咯咯作响,说:“你我的事,你我解决,跟别人无关。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杨轩哈哈大笑,很快又戛然而止,用一种异常怨毒的语气一字一顿的说:“当然,我就是要跟你解决,妈的要不是你,老子怎么会混到现在一无所有?李卫东,是你,你抢走了我所有东西,我喜欢的女人,我渴望的财富和地位,我的一切希望!我草你妈!我杨轩从十三岁就开始为夏家杀人,这么多年来功劳苦劳哪样没有,可是你一出现,我就什么都没了,我就像个傻逼一样,提着脑袋替夏家卖命,到了论功行赏的时候就什么都没我的份!凭什么,凭什么!李卫东,老子就是不服你,你不是身手好么?上次让你躲过我的枪,是你走运,看你这一回还会不会有同样的运气!北二十里,青云镇石材厂,给你三十分钟,如果看不到人,就等着替二小姐收尸吧!”

    听筒里立刻传来夏若冰的叫声:“东子!别来,这王八蛋疯了,他想杀了你……哎呀!”

    扑通一声,什么东西翻倒的声音。只听杨轩咬牙切齿的说:“李卫东,兔子急了会咬人,狗急了还会跳墙,你尽管当老子是条狗,这他妈全是你逼的!记住,一个人来,否则你知道后果会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