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往昔恩怨

周浩晖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九章往昔恩怨

    从人民医院出来,周平立刻开车往回赶。接近山区后,他便不停地尝试通过对讲机呼叫罗飞,但一直没有得到罗飞的回音,这使他心中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当周平再次回到南明山派出所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还没把车停稳,姜山便迎了上来,告诉他吴燕华在办公室里已等了近两个小时了。

    周平匆匆赶回办公室,原本坐着的吴燕华一看到他,立刻忧心忡忡地站了起来:“周警官,你找我?”

    “坐下说吧。”周平颇有风度地做了个手势,“我想问你一些问题,是关于你父亲的。”

    “我父亲?”吴燕华用秀气的双眼看着周平,满是诧异的神色。

    周平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心情不免有些沉重:她还不知道自己的生活在短短的一天内经历了多么可怕的颠覆。周平没有勇气向她说出她的父亲和丈夫都已死亡的事实,于是临时编了一个谎言:“嗯……是这样的……公安局目前正在清理一批积压的档案,你父亲因失踪多年前报成了死亡人口,这样的情况,我们现在必须重新加以核实。”

    “不,你撒谎。你有事瞒着我。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了?”吴燕华淡淡地说着,语气却显得非常肯定。

    面对吴燕华执著的逼视,周平下意识地躲开了自己的目光,犹豫了片刻后,他终于决定向面前的这个女人缴械投降。

    “今天上午,枯木寺里死了一个叫‘空忘’的和尚,经初步查证,他就是你的父亲吴健飞。”周平挠着额头,说出了真相。

    吴燕华微微张开嘴,一时间显得有些茫然。她那双清亮的眼睛慢慢变得湿润,终于,泪珠从中滑落了下来。

    不过很快,她便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抬手擦干眼角,问道:“能肯定那确实是我的父亲吗?他是怎么死的?”

    “身份应该可以确定了。现场情况看是上吊身亡,不过,也不能排除其他可能。”周平回答着吴燕华的问题,目光却饶有兴趣地看着对方手指上戴着的一枚戒指,那戒指是白银打制的,虽然不算昂贵,成色也已旧了,但式样精雅别致,颇富韵味。

    “那陈健的坠崖又是怎么回事?也不能排除其他可能吗?”吴燕华突然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周平。

    周平对这个问题显得有些猝不及防:“你……什么意思?”

    “也许是我的父亲杀了陈健。”吴燕华毫不掩饰地说着自己的想法,“如果你了解我父亲,又知道他们之间曾经的恩怨,你也会这么想的。”

    说实话,周平也曾作过这样的猜测,不过吴燕华的话勾起了他另外一个好奇心:“你父亲是什么样的人?能说说吗?”

    “暴躁,狭隘,报复心极强。如果他发现了陈健和张斌,他是不会放过他们的。”当提到陈健和张斌的时候,吴燕华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夹杂着愤怒和得意的神色,在这瞬间,假想中复仇的快感似乎已经冲淡了她心中丧失亲人的悲伤。

    “你也恨他们?”周平捕捉到了对方内心的变化,试探着询问。

    “他们使我失去了父亲。不管他多么令人讨厌,他都曾经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吴燕华的眼角再次泛起莹光,但脸上却是一副冷漠的表情。

    “可据我所知,你们一家人和陈健、张斌的关系还是不错的,似乎并没有因为以前的事而记恨他们。”周平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其逐渐表露出来的内心世界愈发激起了他继续探寻的兴趣。

    “你知道我们之间的那些往事?”吴燕华微微露出意外的样子。

    “张斌和我说起过。”

    “嗯。”吴燕华换起一种平淡柔和的语气,“是我先生太宽容了,他原谅了那些伤害过我们的人。为了他,我可以把那些仇恨藏起来。”

    从吴燕华的话语中,周平明显地感觉到了她对胡俊凯的爱意。这个女人平淡儒雅的外表下,隐藏着属于自己的强烈的爱憎。能征服这样一个女人,胡俊凯又应该是怎样的角色呢?

    “当初就是你先生偷偷把你父亲从牛棚里救走的吧?”

    “是。”

    “那后来你父亲去了哪里,你们不知道吗?”周平慢慢把话题引往自己关注的方向。

    “最初是知道的,我先生把他带到了南明山里,让他藏在当地的一户村民家。”

    “那后来呢?他怎么会又失踪了?”

    吴燕华轻轻地叹了口气:“那时候我父亲跑了,我和先生都是重点怀疑的对象,那帮革命小将整天把我们俩盯得死死的,我们根本不敢和父亲有任何联系。直到几年后,那段日子过去了,我们这才进山想把父亲接回来,但那时父亲已经下落不明了。”

    “是原先的那户村民搬迁了吗?”周平猜测道。

    “不,我们找到了那户人家,可他们说父亲只待了不到三个月,就一个人出走了,以后便再也没有回来过。”说完这些,吴燕华呢喃着自语,“难道他这二十多年都是在枯木寺度过的?为什么他不回来找我们呢?”

    “原来是这样。”周平也在心中暗暗思忖着这种可能性:吴健飞在遭受磨难后,看破了世俗,所以干脆上山出家当了和尚?

    为了获得更加确定的答案,周平觉得有必要顺着线索继续追查下去:“那户村民住在什么地方?你还记得他们的名字吗?”

    “我进山那次,是我先生一路带着我走的,具体的地名我也不知道,反正是北边山谷里的一个小村庄。男主人姓黄,至于名字……”吴燕华摇了摇头,“我实在是没有印象了。”

    “事隔这么多年,你还能记得他的姓氏,已经很不错了。”周平满意地说,在自己辖区有限的住户内,根据这样一条线索查出目标应该不是困难的事情。

    “那个人口齿不太清楚,我反复问了好多次,才听清楚他是姓‘黄’,而不是姓‘华’,所以对这个记得牢一些。”

    “嗯,好吧,暂时就这样,谢谢你的合作。”周平客气地说着,“我会根据这些情况进行进一步的核实。”

    “我先生怎么样了?有消息吗?”吴燕华有些期待地看着周平,“他留在山上,是不是因为知道了我父亲的身份?”

    吴燕华的猜测很有道理,周平不禁暗暗佩服对方敏锐的思考能力,不过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胡俊凯已经紧跟着吴健飞一道步入了黄尘。一天中失去了两个最挚爱的亲人,周平只能在心中无声为她叹息着。

    “这些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现在山上山下已经完全断了联系。一有消息,我会立刻通知你的。”

    吴燕华有些犹疑地看着周平,对他的敷衍显然不太满意,但她还是很客气地柔声说了句:“谢谢。”

    从办公室里出来,周平召集王副所长、小刘以及相关的同志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周平和大家互通了一下情况,经过讨论后决定:明天天亮后,周平去北部山洼的村庄里继续调查吴健飞的事情;王副所长则根据雪势情况,安排进一步搜救坠崖者和派增援力量上山的工作。

    规划妥当后,众人各自找地方囫囵休息了一晚。周平因为从昨晚开始便一直在奔波,得到了特殊的优待:睡在值班室里唯一的那张床上。

    第二天五点来钟,天刚刚有些发亮,大家就早早地起了身。周平踏进院内,欣喜地发现:雪停了。

    负责后勤的同志准备好早点,大家匆匆填饱肚子,踏雪出发。

    进山后不久,周平便和大部队分了手,一个人走向北边的山区。通往山中村落的道路毕竟比上山的小路要好走得多,一个多小时后,周平到达了目的地。

    由于山区的村户住得非常分散,周平不可能一家家走访。他直接来到了当地的村委会,找到村长说明了来意。

    村长姓刘,是个四十多岁的村里汉子,他大大咧咧地说:“村里姓黄的能有**户,这些户你想一家家地跑到,非把你累死不可。这得我给你到广播台发个通知。”

    广播室就在村委会旁边,刘村长中断了正在播放的戏曲节目,抓起话筒说道:“现在播个通知。村里姓黄的住户,你们中间有谁家在一九七二年收留过一个山外来的汉子?这家人赶快到村委会来,有警察要问你们事情。听见没有?如果本人没有听见,其他村民见着人帮助督促一下。”

    说完,他乐呵呵地掂了掂话筒:“去年刚给装上的。有了这玩意儿,找个人、播个通知什么的可方便多了。”

    “就算那个人听见了,路上都是积雪,他会不会不乐意过来?”周平有些担心。

    刘村长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如果不下雪,他有活计干,那有可能不过来。现在这天,个个都憋在家里闲得慌,而且左右邻居都听见了,他敢不过来?”

    果然,不到一个钟头,就有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妇女找到了村委会,她探着身子站在门口向里张望着,有些畏缩地说:“村长,刚才是你通知……”

    “对,是我播的通知。”刘村长抢过话头,“原来是你们家?进来进来,这是派出所的周科长,他有话要问你。”然后他又指了指那个女人,对周平说:“这是我们村的周秀英,你们两个是本家咧。他男人姓黄,不过三年前就死了。”

    周秀英是个典型的山村妇女,身材又瘦又小,黝黑的脸上布满山风刮过后留下的皱纹。可能是不明白科长的含义,她走进屋,一边眯着双眼上下打量周平,一边问道:“你就是警察同志吧?”

    “对,我是警察。”周平搬过一张椅子招呼着,“来,大妈,坐下说。”

    “我站着就行,我站着就行。”周秀英有些受宠若惊,连连推辞着。

    刘村长在一旁打着圆场:“让你坐你就坐呗,你又没犯法,怕什么?”

    见村长发了话,周秀英这才答应了一声,小心地坐在椅子上,身体恭恭敬敬地往前探着。

    “二十多年前,是不是曾经有个中年男子在你们家借住过?”周平开口问道。

    周秀英点点头:“是,就是住在我家。一听见广播我就赶过来了。”

    “嗯,我就是想问问你关于这个人的一些事情。”

    “我知道。”周秀英不安地挪动了一下身体,“你们终于找过来了,我早就等着这一天了。”

    周平略微感到有些奇怪:“怎么?你知道我会来吗?”

    周秀英叹了口气,说:“早晚都会来的,这个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人家把一个大活人送到你手里,平白便寻不见了,谁能够答应?你躲得了一年、两年、十年,你能躲得了一辈子?我一直都是和我男人这么说的。”

    看着周秀英局促不安的样子,周平觉得这个女人对吴健飞的失踪似乎过于自责了,他岔开话题,想缓和一下气氛:“你男人姓黄吧?他叫什么名字?”

    “黄德明。”山里的口音说出“黄”来,确实和“华”很难区分。

    “黄德明?”这个名字好像有点熟悉,周平在脑子里搜索出相关的记忆,“噢!前些年在山脚下的那起车祸……”

    “对对对!就是他。”提到这件事,刘村长露出惋惜的表情,“多好的一个人,偏偏摊上了这种蹊跷事,真是冤到姥姥家了。”

    这个黄德明是三年前在山边公路发生的一起离奇车祸的受害者。当时他在路边正常行走,一辆装载原木的载重汽车驶过时,前轮轧到了路面上的一块尖石。那石头竟像子弹一般地飞了起来,不偏不倚,正好从侧面击中了黄德明的脑壳,致其抢救无效死亡。周平是接警后第一个赶到事故现场的人,对此事印象深刻。

    “这都是老天的意思,怪不得谁的。”周秀英喃喃地说着,对丈夫的意外身亡好像倒看得很开。

    原本想帮受询者放松一点情绪,结果却差一点适得其反。周平只好把话题又转了回来:“你还记得那个人是什么时候到你家来的吗?”

    “一九七二年春天。”

    这个时间和罗飞已掌握的情况是吻合的,他点了点头,又问:“当时是谁把他送过来的?”

    “一个姓胡的后生。”周秀英双眼微闭,回忆着往事,“他说那个汉子是他师父,在城里会被人害死,想在山里躲一阵。我们一是看他可怜,二则那个后生也给了一些钱,所以就答应了。谁知道以后会出那样的事情……”

    “他在你们家里住了有多久呢?”

    “大概有两个月吧。”

    这些周平从吴燕华口中已经有所了解,他真正关心的,是吴燕华也不清楚的那部分情况:“后来他是自己离开的吗?你们知不知道他出走的原因?”

    周秀英犹豫了片刻,然后摇了摇头,缓缓地说:“他没有走。”

    “他没有走?据我所知,这是你们当初的说法呀。”周平不解地皱着眉头。

    周秀英混浊的眼神中藏着一丝无奈,她看着周平说道:“那是人家女儿女婿找上了门,我们没有办法,只能编出这样的话来骗他们。”

    “是这样?”这出乎了周平的预料,“既然他没有走,那他当时在哪儿?”

    周秀英沉默着,不停搓动的双手显示出心中的惶恐和挣扎。最后,当她终于下定决心,说出事实的真相时,周平的反应便只能用目瞪口呆四个字来形容了。

    “他死了。”周秀英的声音缓慢而低沉,“他被我的男人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