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端倪初现

周浩晖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十三章端倪初现

    周平在外围的调查也进入了关键的阶段。确定了死于周秀英家地阱中的男子不是吴健飞之后,周平对发生在二十年前的那些往事有了一个新的猜想。不过就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这个猜想虽然能解释一些暴露出来的事实,但也存在着很多不合情理的地方。周平强烈地感觉到,他所了解的东西少了某个重要的环节,这个环节对于穿接所有的已知线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由于急切地想要弄清这其中的究竟,周平行走在出山的雪径上时,步伐甚至比清晨进山的时候还要快些,没过多久,徐丽婕就有些跟不上了。

    “你走慢点行不行?”她终于忍不住发起牢骚来,虽然是寒冷的雪后初冬,但她的额头上此时已渗出了晶莹的汗珠。

    周平看到她的窘相,不免也觉得有些心疼。他停下脚步,抱歉地笑了笑:“我们歇会儿吧。”

    徐丽婕点点头,突然,她的眼中放出兴奋的色彩,指着周平身后的远处群山:“你快看那边!”

    周平回过头,顺着徐丽婕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原本阴霾密布的天空中,一轮红日正顽强地探出头来,绚烂的阳光穿过群山间的罅隙,给皑皑的雪域镀上了一层瑰丽的金色外衣。

    “真漂亮!”徐丽婕完全忘记了劳累,轻声赞叹着。

    沐浴在久违的阳光中,周平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心情一下子变得开阔起来。如果这种好天气保持下去,那么被封锁的山道应该很快就能被打通,到时候山上山下隐藏着的案情也必将暴露在这无孔不入的灿烂光芒中。

    心情变得愉快了,两人一路谈笑风生,似乎步履也轻便了很多。下午四点钟左右,他们回到了山脚下的南明山派出所。

    所里的大部分同志都跟着王副所长疏通山道去了,只有姜山和段雪明留守在各自的岗位上。知道周平回来后,他们都聚集到了刑侦科的办公室里。

    徐丽婕和所里的老朋友相见,高兴地互相打着招呼。

    周平等他们寒暄完了,立刻把话语引向正题:“那几个家属还在所里吗?”

    “其他人都暂时回去休息了,等山道通了后再过来。”姜山回答道,“只有那个吴燕华一直不肯走,一定要等着见自己的丈夫。”

    周平点点头,他现在最想见的人正是吴燕华:“那她人在哪儿呢?”

    “在接待室里睡着了,据说昨天一夜都没合眼。”

    父亲离奇死于山上,丈夫情况不明,只怕是再坚强的女子也难以承受这样的双重心理煎熬。周平正在琢磨是不是该让她继续休息一会,吴燕华却自己从门外找了进来。

    “周科长,现在有什么消息吗?”她柔柔的声音现在给人一种虚弱的感觉,虽然她很努力地在脸上扯出一丝微笑,但憔悴的心力还是通过凌乱的发梢和略微发白的脸色无法掩饰地显现了出来。

    即使在这样的状况下,青春靓丽的徐丽婕看着这个比自己大了十多岁的女人,仍不免为其身上洋溢着的古典气质所倾倒,羡慕的眼光中甚至暗暗浮现出一丝妒意。

    “山上还是没能联系到,不过现在有一些新的情况需要向你了解一下。”周平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沙发,“请坐下说吧。”

    “谢谢。”吴燕华礼貌地颔了颔首,施施然坐下,然后睁大双眼忧虑地看着周平。

    周平在吴燕华面前来回踱了几步,似乎在考虑该从哪儿说起,然后他开口问道:“你父亲被胡俊凯救走,是在一九七二年?”

    “是。”

    “你们后来去找他,发现他失踪了,那是什么时候了?”

    “一九七六年吧。”

    这和档案上记载的一九七八年默认死亡,一九七六年登记失踪的情况是吻合的。

    “嗯。”周平迈上一步,目光炯炯,“为什么会隔了这么长时间?”

    吴燕华微微锁起眉头,沉默不语。

    “你手上戴着的那个是结婚戒指吧?”周平突然话锋一转,问出这样的问题,在场的人不免都觉得有些突兀。那枚别致的银色戒指戴在吴燕华纤细的左手中指上,虽然非常引人注目,但它和现在讨论的事情能有什么关系呢?

    吴燕华更是诧异地看着他,不过她还是点点头,算是做了回答。

    “我注意到了,那上面刻着你们的结婚日期,一九七五年十月。”周平整了整自己的思路,继续说道,“其实在一九七四年,对文化界人士的迫害就已经停止了,你们应该立刻去把吴健飞接回来才对啊。为什么会等了那么长时间?而且在此之前你们就举行了婚礼,这似乎有些不太妥当吧?”

    听周平这么一分析,徐丽婕等人都有些悟出了味儿。的确,在长辈去向未卜的情况下,两人不去寻找,而急着完婚,不能不说是一个反常的举动。大家不禁都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吴燕华。

    吴燕华抿着嘴唇,沉默片刻后,她叹了口气,说道:“这是我的主意,先结婚,然后再去寻找我的父亲。”

    “为什么呢?”周平对这样的回答并不意外,他关心的是其中隐藏的原因。

    “说起来也简单得很。”吴燕华露出一丝苦笑,“因为我父亲并不赞成我们俩的婚事。”

    周平点头沉吟着,他正顺利地一步步地迈向自己所追寻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