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前因后果

周浩晖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十五章前因后果

    一九五五年。

    盛夏的龙州市。午后的天气异常炎热,简陋的街道上冷冷清清,没有几个行人。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不急不慢地穿行在路边的树阴中。他个子不高,但腰板却很挺拔,衣着简单得体,虽然神情已经显出一丝疲惫,但他的双眼仍然放着炯炯的光芒。

    他的身上背着一副画板,在走出树阴的时候,他便把画板举过头顶遮挡毒辣的阳光。他的目光始终注视着正前方,这通常是意志坚定的人所具备的特征。

    前面不远处的槐树下,坐着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他衣衫褴褛,浑身上下脏兮兮的,一看便知道是个流落街头的小乞丐。在男子到来之前,他一直在垂头哭泣着。在他的身旁躺着一只刚刚死去不久的小花狗,这正是造成他哭泣的原因。

    也许是哭累了,也许是男子的气概吸引了他的注意,总之当男子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小男孩抬起头来,用婆娑的泪眼看着对方。男子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目光,他转过头来,与小男孩对视着。如同命中注定一样,男孩眼中某种说不出的东西立刻打动了他,他停下了脚步,走到男孩面前,从此开始了一段横跨数十年的恩怨。

    “小孩,哭什么呢?”他饶有兴趣地问道。

    小男孩有些畏缩地挪了挪身体:“我的狗……我的狗死了……”

    “哦。”男子蹲下身来,用手拨弄着小狗的尸体,这是一只五六岁大的黑白花土狗,模样倒是可爱得很,从男孩依恋的眼神来看,这也许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个伙伴了。

    男子低头沉思了片刻,似乎作了什么决定。

    “你跟我来吧,我能让你的小狗变活。”说完,男子便自顾自地起身离去了。

    小男孩看着男子的背影,噙着眼泪犹豫了片刻,然后他抱起小狗的尸体,跟在了男子身后。

    男子侧过眼角往后瞟了瞟,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脚下却是丝毫不缓。

    如此一路走了有二十多分钟,两人穿过街道,走进小巷,最后来到了一间绿树遮盖下的平房前。

    男子进屋搬了张凳子出来,然后在门口坐下。小男孩站在五六米开外,期待而又胆怯地看着他。

    男子架好画板,手中的画具如彩蝶舞花般挥洒起来。在这个时刻,他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工作中,他的神情是如此专注,周围的任何声响,任何动静似乎都已和他处于了不同的时空之中。

    终于,他结束了画板上的舞蹈,重新回到了现实世界中。那个小男孩此时已显得有些疑惑和不耐烦,但又不甘心离开。

    男子笑了笑,冲小男孩招招手:“你过来。”

    小男孩犹犹豫豫地走到近前,男子转过画板,一只活灵活现的小花狗出现在男孩的眼前。

    男孩睁大了眼睛,那画上的小狗双目盼盼,垂耳摇尾,便像要从纸面上跳下来一般。他禁不住伸出手去,想要抚摸那小狗身上的柔软毛发。

    男子突然把那张画纸从画板上揭了下来,然后当着男孩的面,几把将其撕成了碎片。

    男孩愕然地看着他,刚刚的欣喜霎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眼泪又开始在他的眼眶中打转了。

    “想要这样的小狗吗?”男子问道。

    小男孩急迫地点着头。

    男子不易察觉地笑笑,把手中的画笔和画具塞在小男孩的手里,然后径自走开了。

    大约三个小时后,男子从幼儿园里接回了自己的女儿。当父女俩来到自家门前的时候,那个小男孩正趴在地上,他的身边铺满了画纸,每幅纸上都有着一只笔法稚嫩的小狗,而他仍在继续画着。

    “爸爸,那里有个小乞丐。”女孩扯着男子的衣襟说道。

    “不,他不是乞丐。”男子看着一地的画纸,眼中露出难以掩饰的兴奋,“以后他就是我的徒弟了。”

    这个中年男子便是吴健飞,此时的他正处于艺术生涯的第一个巅峰期。在和小男孩对视的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了对方眼中闪动的灵气。画纸上那些小狗证明了他的判断,而男孩展现出来的坚韧不懈的性格更让他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可造之才。

    男孩已经画得入了迷,直到吴健飞父女俩走到他面前,他都没有发觉。

    “这只小狗死了吗?它真可怜。”小姑娘看见了躺在地上的小花狗。

    这银铃般的童音传到了男孩的耳朵里,他抬起头来,在生命中第一次看见了吴燕华。

    吴燕华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衬着她那细腻的肌肤,如同瓷娃娃一般娇柔可爱。男孩呆呆地仰视着她,感觉对方就是一个来自不同世界的天使。

    在遇见吴健飞父女之前,男孩已经漂泊流浪了很久,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从没想过再要留在哪个地方。但是现在,你就是打也打不跑他了,他永远也不想再离开这个女孩。

    正处于兴奋中的吴健飞没有看出男孩内心的变化。当他要求男孩拜师时,男孩痛快地答应了,这让他非常高兴,他愈发认为自己和这男孩之间有着某种非同一般的缘分。

    从此,这个叫胡俊凯的男孩便成了他们家庭中的一员。不管他留下的初始目的是什么,后来他确实迷上了绘画艺术并显示出过人的天赋。在吴健飞的指点下,他的画技突飞猛进,很快就入了门道。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吴健飞并不是一个容易相处的人。冷癖、执拗、暴躁都是他性格上的缺点。但他和胡俊凯却相处得很好。也许因为从小流浪,受了太多的委屈,胡俊凯早已学会了把脾气藏在心里。吴健飞对他的责骂他都能泰然承受,有道理的他听着,没道理的他也不作辩解。就这样,两个人的性格达成了一种奇妙的默契。

    对于吴燕华来说,胡俊凯则是一个非常好的玩伴。长年的漂泊使他掌握了很多有趣的生存技能。他了解动物,知道哪些昆虫可以吃,怎么吃,这在当时是一个非常能够让孩子着迷的本领。没过多久,两人便成了形影不离的伙伴,朴实的情谊也与日俱增。

    胡俊凯的画技达到了一定的水准之后,便不再需要吴健飞过于费心的指导。于是吴健飞陆续又收了两个徒弟:张斌和陈健。

    由于有胡俊凯在先,吴健飞对这两个徒弟的起始期望值都很高,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他们在艺术天赋上和胡俊凯相差甚远。失望之余,吴健飞的坏脾气彻底发泄了出来,他对张斌和陈健的打骂成了家常便饭,两个孩子敢怒不敢言,时间长了,心中难免形成积怨。

    胡俊凯在这个家庭式的团体中承担了兄长的角色,虽然获得师父的宠爱,但他从不会以此来弹压自己的两个师弟。他用自己的画技赢得了张斌和陈健的尊敬,同时用真切的关怀赢得了两人的信任。因此虽然吴健飞对三人区别对待的态度令张斌和陈健非常不满,但他们并没有把这股怨气记在胡俊凯的头上。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转眼到了一九六○年,胡俊凯已经长成了一个十五岁的少年。

    此时胡俊凯的画技已经隐隐有自成一家的趋势。吴健飞和他的交流已不仅仅是指导和学习的关系,很多时候,他们是在互相探讨艺术上的感觉,两人之间的关系也因此而愈发亲近起来。在那个夏天,他们常常彻夜而谈,累了便抵足相眠。时间一长,吴健飞的心里开始产生一些微妙的变化,这种变化也许是常人难以理解的。

    吴健飞曾经有一个挚爱的妻子,但她在吴燕华出生后不久就病故了。失去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怀着对妻子深深的思恋,吴健飞从此再也没有接触过任何女人。十几年来,他独身一人,默默忍受着寂寞的煎熬,这也是造成他日后性格古怪的主要原因。

    人类最原始的本能终究是压抑不住的,对女人的拒绝心理使得吴健飞的**从另一个方向萌出了头。他开始关注胡俊凯日益挺拔的身材和清秀的脸庞,心灵上无距离的沟通加上身体上的频繁接触,成了这种**滋生过程中的催化剂。

    终于,在一个燥热的夏夜,吴健飞的**冲破了理智的束缚。懵懂中的胡俊凯茫然而又慌乱地承受了这一切,从此,师徒二人的关系进入了一个新局面。

    应该说,最初胡俊凯对这样的关系并不是非常抵触,从小失去亲人的关怀,他对吴健飞本来也有着一种较深的依恋和感激。在错误的引导下,这种感情很自然地向着一个不同常态的方向发展了下去。

    这样又过了两三年,胡俊凯的心智日渐成熟,开始意识到这种关系的荒唐。与此同时,另一种感情开始侵入他的生活,一种任何青春少年都无法抗拒的感情。

    吴燕华此时已经出落成一个婷婷初立的少女,那秀丽绝伦的面容和与生俱来的古典气质几乎让所有见过她的男孩痴迷。但那些男孩注定是伤心的,在她心中,除了与其朝夕相伴,青梅竹马的胡俊凯,已经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了。

    胡俊凯正处于情窦初开的年纪,而吴燕华一直以来都是他心中的天使,他的情感不可阻拦地向着吴燕华的方向靠了过去。他开始有意识地和吴健飞保持距离,追求自己正常而美好的未来生活。

    吴健飞感觉到了胡俊凯的变化,他也意识到随着对方渐渐成年,自己想要像以前那样控制他已不可能。而吴健飞自身对两人间那种关系也怀着很深的负疚感,因此,他也默认了这一变化,只希望这件事情能够永远地隐藏下去。

    胡俊凯和吴燕华之间的感情愈来愈热,很快就达到了生死难分的地步。不过胡俊凯对吴健飞多少还有些顾忌,他和吴燕华之间的感情交往一直都是背着师傅进行的。但越是这样,两人之间越能产生一种甜蜜的感觉。

    终于有一天,女儿忍不住向父亲倾吐了心中的情事。一直蒙在鼓里的吴健飞大吃一惊,对他来说,女儿便是生命中最宝贵的一块璞玉,他实在无法接受吴燕华在感情上夹杂到他们俩之间来,这对他来说,无异于是一种荒唐到几近**的行为。

    吴健飞立刻严禁女儿和胡俊凯之间来往,吴燕华伤心欲绝。对于她来说,父亲的话是不可违抗的,虽然不明所以,但她还是痛苦地断了和胡俊凯感情上的联系。

    胡俊凯仍然像小时候一样,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没有作任何的辩白和抗争。在他的生命中,吴燕华的重要性是超过一切的,他不会作无谓的争取,但在心中,他也绝对没有放弃。

    在这种尴尬和压抑的气氛下,三人间保持着微妙的关系,直到那段动荡的日子开始,平衡被打破了。

    本来占有绝对威严的吴健飞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地位,他被关进了牛棚,成了革命小将们的阶下囚。

    饱受怨气的张斌和陈健等到了发泄的机会,孩子气的报复心理和扭曲的社会环境暂时把他们变成了魔鬼,他们用各种方式折磨着吴健飞,积压了数年的怨气仿佛都要在这一刻爆发出来。不过好在中间多少还碍着吴燕华和胡俊凯,否则吴健飞的处境只怕还会悲惨很多。

    没有了吴健飞的监管,吴燕华和胡俊凯的感情很快又回热到了最高点。在一个月色蒙蒙的夜晚,胡俊凯拉着吴燕华的手,第一次正式向心仪的人求婚。

    “嫁给我好吗?”他说,“和我过一辈子,我会永远对你好的。”

    吴燕华咬了半天嘴唇,嗫嚅道:“只要我父亲同意,我就答应你。”

    胡俊凯把吴燕华搂在怀中,没有再说什么。

    第二天,胡俊凯来到了关押吴健飞的牛棚,向他提出了自己和吴燕华的婚事请求。

    虽然在地位上已今非昔比,但吴健飞的性格使他在这样的环境下只会变得更加坚硬如磐石。

    “绝对不行。”他的话语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只要我还活着,你们就休想走到一起!”

    胡俊凯沉默片刻,转身离去。和以前一样,他暂时没有反抗,但这并不代表着他已经放弃。

    吴燕华对父亲的答复非常失望,但在她心中,父亲永远是最重要的,即使承担着再大的痛苦,她也绝不会违背父亲的意愿,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父亲正承受着极大的苦难。

    随着“文化大革命”的继续进行,吴健飞的苦难还在加深。性格刚硬的他在面对各种折磨和羞辱时从不露出一丝一毫的退让,这使得那些革命小将们非常恼火,他们把吴健飞竖立成了“死硬派”的典型,批斗的次数和力度都逐渐加强。几个回合下来,吴健飞已是憔悴不堪,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

    面对这种情况,吴燕华再也忍受不下去了,她要把父亲从苦难中解救出来。只凭借自己的力量显然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她找到了胡俊凯,这是她目前唯一可以依赖的人。

    胡俊凯答应了吴燕华的请求,两人共同制订了解救吴健飞的计划:利用胡俊凯轮值看守吴健飞的机会展开行动。

    那是一个月色明亮的夜晚。胡俊凯把吴健飞带出了牛棚,两人一路专门选择偏僻寂静的小道,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城郊。在那里,吴健飞和吴燕华父女俩见了最后一面。

    这是一个惜别的时刻。不管三个人在一起的关系多么微妙,但他们相互之间都是最亲密的人。

    吴健飞父女互吐亲情后,终于到了要挥泪作别的时刻,按照计划,接下来将由胡俊凯带着吴健飞到南明山地区的山户中。

    而此时的吴燕华似乎仍没有说完,犹豫再三之后,她终于开了口:“爸爸,我还有一件事情……想求你……”

    “什么事?”吴健飞看着女儿欲言又止的神态,很快明白了过来,他的目光从二人身上扫过,然后执拗地摇了摇头,“我不会同意你们的婚事,如果你们想借这个机会来胁迫我,那你们现在就把我送回牛棚。”

    吴燕华垂下头,委屈的泪水在眼眶中打着转儿。

    “算了,这些事都放一放,等以后师傅回来了再说吧。”胡俊凯淡然地打着圆场,然后吴健飞父女俩便在这样一种略显尴尬的气氛中作了最后的诀别。

    胡俊凯带着吴健飞向深山中走去,那时候山路还没有修葺,山中的村落与外界几乎处于一种隔绝的状态。胡俊凯早年流浪时,曾跟随一个挑夫讨过一段生活,因此对山中的地形等相关情况还算熟悉。

    山路崎岖难行,吴健飞的身体又很虚弱,虽然一路上胡俊凯半拉半背地协助着他,但一两个小时之后,他明显支撑不住了,气喘吁吁地要求休息一会儿。

    “再坚持一会儿吧。”胡俊凯指着不远处,“前面山腰上有个平台,到了那里我们好好歇会。”

    吴健飞点点头,咬牙支撑着,又往上攀了六七十米,终于来到了胡俊凯所说的那个平台处。这时的他早已累得不行,一屁股坐倒在地,再也不想动弹。

    此时空山幽静,月色蒙蒙,偶有微风吹过,树影婆娑作响,别有一番韵味。

    吴健飞的气息逐渐平息之后,不禁被这淡泊清雅的气氛迷住了,他站起来,走到悬崖边向山下远眺,只见山谷中郁郁葱葱,枝蔓茂密,一派生机盎然之象。

    “这下面是什么地方,你知道吗?”吴健飞饶有兴趣地询问,“景色很不错呀,以后可以来采采风。”

    胡俊凯沉默片刻,沉着声音说道:“那个地方叫‘死亡谷’。”

    “死亡谷?”吴健飞皱起了眉头,不明白这看上去一片生机的地方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可怖的名字。

    似乎受到了这诡异地名的感染,吴健飞突然觉得有些不安,脊背上泛起一阵凉凉的感觉,他转过身,想退回到平台上。

    胡俊凯不知何时已无声无息地来到了他的身后,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吴健飞猝不及防,一下子几乎和他贴了个脸对脸。只见他呼吸急促,两眼圆瞪,额头上泛着青筋,在寂静的夜色中,他俯视着吴健飞,令其不寒而栗。

    “你怎么了?”吴健飞惴惴地询问。

    胡俊凯没有回答,向前又迈进了一步,把吴健飞逼到了悬崖边上。

    吴健飞心中一惊,意识到不妙,侧身想要从胡俊凯身边绕开,逃离危险的境地。

    胡俊凯突然伸出手,使劲把吴健飞往悬崖方向推过去。吴健飞重心一晃,一只脚踏进了悬崖,他大惊之下,下意识地伸出手,顺势牢牢地抓住了胡俊凯的一只胳膊。胡俊凯一个趔趄,摔倒在悬崖边,而吴健飞则完全失去了支撑,仅靠攥着胡俊凯的胳膊形成悬挂在悬崖外的姿势。

    “你干什么!”吴健飞最初的惊慌和恐惧已经完全转化成了愤怒,他瞪着胡俊凯的眼睛,嘶哑着声音叱责。他无论如何没有想到,作为生命中最亲近的人之一,胡俊凯居然会对自己下这样的毒手!

    胡俊凯躲避着对方的目光,用手疯狂地掰着吴健飞攥在自己另一只胳膊上的手指。

    “你活着,我和燕华就不能在一起……你活着,我和燕华就不能在一起……”他用一种既似呜咽又似号叫的可怖声音反复说着这两句话,这两句话支撑着他现在的行为,其他所有的事情,师徒俩所有的恩情此刻似乎都不存在了。

    霎时间,吴健飞明白了一切。他心中的失望、痛苦和愤怒远远超出了对死亡的恐惧,苦笑了一下之后,他自己松开了手。

    胡俊凯茫然地抬起头,看着吴健飞的身躯像树叶一般坠入了洋溢着邪恶生机的死亡谷,那一刻,吴健飞的眼神永远地烙在了他的脑海中,那种喷薄而出的愤怒像冰凉的利剑般刺入他的心口。直到二十年之后,每当他再次回忆起这种眼神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浑身上下沉浸在火焰中的感觉。

    一切重新归于沉寂之后,胡俊凯回到平台上,他的心情如波涛般起伏,被一种难以言述的复杂感情纠缠着:

    茫然、害怕、内疚,甚至还带着一点点的兴奋……

    逐渐平静住自己的心情,胡俊凯开始思考下一步的计划。其实他早已做好了安排,这将是一个完美的方案,而且到目前为止,一切进行得都很顺利。

    第二天拂晓时分,胡俊凯来到了山区中的林东村,花钱雇用了一个年纪和身材都与吴健飞相仿的挑夫。他付给了挑夫三个月的工钱,然后把对方带到了山区更深处的黄家村。在这里,吴健飞找到了老实厚道的黄德明夫妇,把自己的“师傅”托付给他们,让他们管吃管住,照料好他。吴健飞一次性付给了夫妇俩三个月的生活费,余下的钱由“师傅”自己按时结账。

    对于挑夫来说,简直没有比这更好的活计了。有吃有住,什么也不用管。按照和胡俊凯的约定,当三个月的期限快到时,他的工作也就结束了。他只需偷偷收拾好行李,离开黄家村便可。

    胡俊凯安排好这一切,回到了龙州市。面对革命小将们的猜疑和盘问,他如同铁板焊了嘴,一个字也不说。吴燕华深信自己的父亲已经脱险,看到胡俊凯为此而受了不少委屈,心中对其的感激和依恋日益加深。终于有一天,两人相互许下誓言,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样的情况,他们都不再分开。

    那段日子过去之后,胡俊凯和吴燕华开始商量结婚的事情。吴燕华主动提出先结婚,然后再把父亲接回来。胡俊凯知道这么做没有什么意义,但既然吴燕华有这个心,他也就顺势答应了。

    婚后,两人去黄家村找到了黄德明夫妇,正如胡俊凯设计好的一样,朴实的夫妇俩告诉他们“师傅”很早之前就独自出走了,下落不明。

    吴燕华虽然失望,但也没有多想,事实的真相似乎会就此而隐藏下去。但胡俊凯没想到的是:坠入“死亡谷”的吴健飞并没有丧命,而那个挑夫却出人意料地死在了黄德明家的地阱中。